第113章 真淘气

    所有人的目光这个时候都聚焦在叶乘风的身上,却见叶乘风这时一脚踢中了毕墨的膝盖。

    毕墨腿上一痛,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叶乘风已经伸手摁住她的脑袋,在胡啸天的遗像前磕了三个头。

    等叶乘风松开手后,毕墨哗的一声站起身来,朝叶乘风大叫道,“叶乘风,你到底什么意思?”

    叶乘风冷笑一声,退后一步,点上一根烟,看都不看毕墨一样,“没什么意思,现在你可以去睡觉了!”

    毕墨站在原地,一双本来就不小的眼睛瞪的滚圆,看着叶乘风良久也不说话,但是所有人都看到她的身子因为气愤而在颤抖着。

    叶乘风继续抽着香烟,和鄢晚畴道,“鄢总,我们来研究一下天哥的葬礼!”

    “叶乘风……”没等鄢晚畴说话回应呢,毕墨就朝着叶乘风大吼道,“你……立刻道歉!”

    叶乘风继续抽烟,用眼睛余光瞥了一眼毕墨,“头已经磕了,道歉就不用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毕墨差点就要气炸了,这时立刻就要冲向叶乘风,却被高鹏志一把拉住了,“大小姐,他就一疯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鄢晚畴也朝毕墨道,“娜娜,算了,反正也是给你老爸磕的头,不算吃亏,你不是累了么,上去睡觉吧!”

    毕墨一把甩开了高鹏志,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一阵嘶吼后,朝高鹏志道,“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高鹏志也不知道毕墨想要干嘛,诧异的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还没举起手呢,就被毕墨一把抢了过去,转眼就跑出了别墅大门。

    乔老二一见,立刻朝高鹏志道,“大鹏,你疯了?给大小姐车钥匙做什么?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么?万一大小姐出事了怎么办?谁负责?”

    高鹏志一愕,“我……大小姐叫我给她车钥匙……我也不知道啊……”

    “草!”乔老二立刻朝高鹏志道,“还他妈愣着做什么,还不去追,大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拿你试问……”

    没等乔老二把话说完,高鹏志立刻就追了出去。

    乔老二这时转身朝叶乘风道,“叶乘风,大小姐刚回来,你就把她气走,要是她有事,你负责么?你怎么向死去的天哥交代?”

    叶乘风将抽完的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冷笑一声道,“她又不是小孩子了,腿长在她身上,我还能绑着她不成?”

    他刚说完话,高鹏志又匆匆的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朝众人道,“大小姐……她……她……她开车跑了……”

    “我草!”乔老二立刻骂道,“你他妈不会开车追啊?”

    高鹏志一手扶着门框,喘着粗气道,“我他妈没车钥匙……”

    乔老二立刻转头看向叶乘风,刚准备指责叶乘风,就见他站起身来,说了一句麻烦后,便出了门。

    叶乘风到了门口后,问了一声高鹏志,,“她往哪个方向开的?”

    高鹏志立刻道,“朝西面去了……”

    没等他说完,叶乘风已经走了出去,高鹏志立刻叫了一声等等我,但是叶乘风压根不搭理他。

    乔老二这时走到门口,看着叶乘风走远的身影,眼神一阵暗淡。

    高鹏志没追上叶乘风,又跑了回来,“二哥,现在该怎么办?”

    乔老二冷哼一声,“你这个废柴,在机场我和你怎么说来着?”

    高鹏志一阵无语地看着乔老二,陈超这时走过来笑道,“你们放心好了,风哥出去追就一定能追到,我还没见过盐海有谁飙车能飙赢他的呢!”

    乔老二和高鹏志都没有说话,良久后乔老二拉着高鹏志走出了别墅大门,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这才低声道,“你现在派人去通知西城的人,就说天哥的女儿去西城找人报仇了!”

    高鹏志闻言一脸惊诧地看着乔老二,“二哥,这么说,大小姐她岂不是要危险了?”

    乔老二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高鹏志立刻道,“不行,你说叫我追大小姐的,那她就是我女人了,我怎么能让她犯险?“

    乔老二立刻敲了一下高鹏志的脑袋,“草,你他妈还不明白我意思?现在大小姐是被叶乘风气走的,如果中途再出点什么事的话,那就完全是叶乘风的责任,我让你追大小姐,不也是要将叶乘风踢出局么,现在这样可以更好的踢叶乘风出局,你照做就是了!”

    高鹏志一阵犹豫,见乔老二双目一瞪,这才立刻拿起电话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但他满脸都是怜惜之色,毕墨长的不错,要真有什么事,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叶乘风开着途观一路往西,他知道高鹏志的座驾是一辆深蓝的宝马小跑,一路上看到不少豪车,但就是没见到高鹏志的宝马。

    他立刻将油门踩到了底,途观轰鸣而驰,富士林里住的都是有钱人,所以这条路上来往的都是豪车。

    不好人见一辆途观居然在路上如此嚣张,都不免有些不忿,纷纷踩着油门,想要和叶乘风较一个高下。

    叶乘风现在哪有心情去和这些富二代去飙车,乔老二说的不错,现在胡啸天一死,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西城的人杀的。

    这个时候毕墨身为胡啸天的女儿在西城出现,不管胡啸天是不是西城的人杀的,这都将是一种挑衅,对于毕墨来说很危险。

    叶乘风本来是看不惯毕墨对胡啸天的态度,所以才会执意要毕墨给胡啸天磕头拜祭,但是没想到这丫头的脾气这么扭,居然生气跑了。

    这个时候,叶乘风才意识到,之前鄢晚畴说她的性格和胡啸天很像是什么意思了。

    很快路边一辆黄色的保时捷开了上来,一个年轻人朝着叶乘风比起了中指,随即一踩油门超了过去。

    那货也不开远,就是挡在叶乘风的途观前不让叶乘风超车,好像就这样挡着,就是在杀叶乘风的嚣张气焰一般。

    叶乘风被保时捷挡着无法加速,这时一个急转朝着保时捷的右侧开了过去,那保时捷好像知道一样,立刻也转向了右边。

    当叶乘风的途观想要往左拐的时候,保时捷立刻也就跟着左转,反正就是挡在途观前,不让叶乘风超过去。

    叶乘风冷笑一声,先不急不缓的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之后,立刻一踩油门,往左边拐了过去。

    保时捷见状立刻就往左边打方向盘,但是他刚转动方向盘,就听车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银灰色的途观从他的右边穿越而过了。

    那货不禁暗骂了一声我草,再想踩油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车已经驶出了车道,现在在另外一车道逆向行驶呢。

    前面一辆奔驰疾驰的朝他开来,他吓了一跳,立刻朝右打满了方向盘,总算回到了原来的车道。

    他刚嘘了一口气,就感觉车子一阵巨震,这才知道自己回到车道的时候,后面一辆车已经追了上来,好在方向盘下的安全气囊已经弹了出来,他保住了一命

    叶乘风刚甩开保时捷,就见前面一辆深蓝的宝马出现在他的眼前了,他立刻一踩油门追了上去,很快就和宝马并排了。

    他一边抽烟,一边看向宝马车里,确定的确是毕墨的时候,这才舒了一口气,打开车窗,悠闲的将烟头伸出窗外弹了弹。

    本来毕墨还在气头上,没注意身边的车,这时瞥了一眼,发现叶乘风正一边谈着烟灰,一边朝自己微笑示意呢。

    叶乘风的笑在此时的毕墨看来,就是一种挑衅,她立刻朝叶乘风一瞪眼,一踩油门飞驰而去。

    “真淘气!”叶乘风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烟头弹出窗外,关上窗户后,也跟了上去。

    不过叶乘风只是跟在宝马的后面,并没有要超车的意思,毕竟宝马车里坐着的是胡啸天的女儿,他不可不想让她有什么危险。

    不过即便如此,毕墨在后望镜见叶乘风的途观紧紧地跟在自己后面,顿时又来火了,一心就想甩开途观,立刻连续超过前面几辆车,想要甩开。

    不过无论毕墨超过了前面几辆车,等她看向后望镜的时候,途观车依然和她的宝马保持一定距离的跟着。

    毕墨眉头一皱,这时看到前面一个红灯口,绿灯已经开始在闪了,转眼间就要转换成红灯了。

    她完全没有刹车的意思,而是反将油门一踩到底,在绿灯红灯转换的一霎,冲过了路口。

    而就在宝马刚刚到路道中间的时候,红绿灯完成了转换,另外南北朝向的车开始驶了过来。

    不过他们见路道上突然冲出一辆车来,都吓的立刻踩住了刹车,只听砰砰砰几声,两边的路道连续发生追尾事故。

    毕墨却完全没有停车的意思,还是踩着油门飞驰而过。

    而叶乘风的途观这时刚好到了路口,他一脚踩住了油门,看着毕墨的车开远了,不禁眉头一皱。

    毕墨这时看了看后望镜,没有再发现叶乘风的途观跟在后面,这才得意的一笑,“叫你跟着我!”

    不过就在毕墨得意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的丰田汉兰达已经跟在了她的宝马车后面。

    汉兰达里坐着几个黑衣大汉,都带着墨镜,副驾驶那人看了一眼宝马的车牌,随即拿着手机道,“已经跟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