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胡大小姐不姓胡

    女人下车后,看了一眼富士林的情况,最终眼神落在了叶乘风和鄢晚畴的身上,眼角微微一挑,在叶乘风身上多打量了一番。

    不过她刚要上前的时候,身后的高鹏志立刻走到女人面前,“大小姐,这就是天哥……也就是您的家了!”

    大小姐只是用鼻子哼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高鹏志的话,随即摘掉墨镜,朝着叶乘风走了过去。

    她摘掉墨镜后,叶乘风才看清她的脸,她眼睛不小,而且还画着眼瘾眼线,好像还带了美瞳,显得眼睛特别的大。

    这个女人看上去最多二十,微卷的短发,高翘的鼻梁,眼睛上居然是有点中性的剑眉,她嘴角微微上扬,彰显着自信和好强的个性。

    她还没来之前,鄢晚畴和叶乘风说,娜娜不但长的像胡啸天,而且性格也像,所以叶乘风潜意识里已经把她想成了一个浑身肥膘的胖女人了。

    但是现在一看,眼前的女人除了她的眉毛有点像男人之外,身上无一点像胡啸天的,仔细一看居然有点像女星李冰冰,又有点像刚出道时的林青霞。

    女人脚步很快走到叶乘风身前后停下,叶乘风已经闻到了她身上一股淡雅的花香味,这种淳朴的香气显得和女人张扬的外表有些格格不入。

    对于阅女无数的叶乘风来说,了解女人就要了解她们的生活用品,他只是一闻就知道她用的是浪漫公司出品的艾佩芝香水。

    “你就是叶乘风?”女人站在叶乘风面前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后,鼻子中不自觉的冒出一声冷哼,好像是在说不过如此。

    叶乘风朝她一点头,“我就是叶乘风,你就是娜娜?”

    高鹏志这时连忙走了过来,朝叶乘风道,“大小姐不叫娜娜,她叫毕墨,毕业的毕,墨子的墨!”

    他说着得意地朝叶乘风一笑,那眼神好像在说,出糗了吧,老子比你知道的多吧?

    叶乘风果然眉头一动,诧异地看向毕墨,胡大小姐居然不姓胡?

    毕墨不再看叶乘风了,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鄢晚畴,“鄢叔叔,好久不见了!”

    鄢晚畴正看着毕墨发愣呢,心中暗叹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原来的小胖妞居然出落成大美人了。

    想到这,鄢晚畴朝不笔墨一笑,“娜娜,你怎么改名了?”

    毕墨朝鄢晚畴一笑,“娜娜只是我的小名,我在国外读书一直都是随着我妈的姓,就叫毕墨了!当然,鄢叔叔,你依然可以叫我娜娜!”

    她说着瞥了一眼叶乘风,冷哼一声,“其他人还是叫我毕墨,或者大小姐好了!”

    鄢晚畴一笑,立刻朝毕墨道,“不管叫什么,回来就好,坐了这么久飞机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放心吧,你父亲的后事你不要操心,有我鄢晚畴在……”

    毕墨却有点漫不经心地道,“随便吧,我对于这些事不感兴趣,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吧!”

    她说完转身就走进了富士林的大门,高鹏志和乔老二立刻跟了过去,特别是高鹏志,就和是毕墨的贴身保镖一般。

    陈超路过的时候,阴阳怪气地朝叶乘风道,“看来大鹏是一心要做天哥的女婿了!”说完也进了大门。

    叶垚过来朝叶乘风低声道,“哥,大鹏从见到大小姐开始,就一路大献殷勤,而且大小姐似乎还很受用,我草,该不会真和那玻璃说的一样吧?”

    叶乘风没有说话,冷笑一声,和鄢晚畴也进了别墅大门,很快了到了胡啸天的别墅里。

    此时别墅里已经满是花圈了,大堂的正中间还挂着胡啸天的一张遗像。

    毕墨进门后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大声问,“我房间在哪?我想先去睡一觉!”

    鄢晚畴则上前和毕墨道,“娜娜,我看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老胡的身后事吧?”

    “我不是说随便了么?”毕墨继续打着哈哈道,“况且他尸体不是还在医院躺着等人剖呢嘛,着急什么?”

    众人一听这话,眉头都不禁一动,只有高鹏志大献殷勤的和毕墨道,“大小姐,你房间我昨天就让人收拾好了,我带你上去休息!”

    毕墨朝着高鹏志一笑,“谢谢大鹏叔了……”

    高鹏志三十还没到,居然被毕墨叫大鹏叔,脸色一动,连忙笑道,“大小姐,你真会开玩笑,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大鹏,实在不行叫我大鹏哥也行!”

    毕墨不置可否,立刻起身就往楼梯那边走去,鄢晚畴见状不禁一叹。

    高鹏志乐此不疲的在前面为毕墨带路,岂知毕墨刚走到楼道口,却被一人拉住了手。

    毕墨回头一看,正是叶乘风,却听他道,“回来了,先拜祭一下你爸爸再睡不迟!”

    众人见状都不禁一愕,谁也没料到叶乘风会突然拉住毕墨。

    毕墨的脸色很是难看,一双大眼瞪着叶乘风看了良久。

    高鹏志见状立刻上前一把拉住了叶乘风的手,想要帮毕墨扯开叶乘风的手,“叶乘风,你这是想做什么?”

    叶乘风一手掰开了高鹏志的手,眼睛却依然看着毕墨,“天哥是你父亲,你回来后对于他的身后事爱理不理也就算了,起码对父亲的尊重该有吧?”

    毕墨这时立刻就要甩开叶乘风的手,但是无论她怎么甩都甩开,立刻朝叶乘风喝道,“喂,叶乘风,我怎么做要你教我?我现在很累,只想休息……你放手!”

    乔老二这时也过来朝叶乘风道,“叶乘风,你先放手,大小姐说累了,就让她先休息一下,其它事等她睡醒再说!”

    鄢晚畴也过来朝叶乘风道,“是啊,乘风,娜娜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应该累了……”

    叶乘风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拉着毕墨朝胡啸天的遗像前走了过去,嘴上冷哼道,“再累给她老子磕个头的力气总有吧?”

    他说完立刻一撒手,毕墨一个踉跄不稳,摔在了地上,众人见状都走了过来。

    陈超有些大惊小怪,“哎呀,大小姐,你没事吧?”他说着还要伸手上来扶毕墨。

    叶乘风却朝陈超大喝一声,“你扶看看?”

    陈超闻言脸色一动,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随即朝叶乘风一笑,“风哥,你真讨厌,吓的人家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毕墨这时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朝叶乘风道,“叶乘风,我拜不拜他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啊?”

    叶乘风一本正经地看着毕墨,“你父亲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我就有责任和义务教你,遵守孝道就是给你上的第一课!”

    毕墨一挥手,满脸不屑的说了一句神经病,转身就要走。

    叶乘风却又一把抓住了毕墨,一双眼睛盯着毕墨看,“你磕不磕头?”

    毕墨也等着叶乘风,朝他冷冷地道,“你放不放手?”

    两人一度僵持了起来,高鹏志朝叶乘风道,“叶乘风,你这是什么态度?大小姐现在代表的就是天哥,你这样对大小姐,天哥知道了……”

    叶乘风回头立刻看向高鹏志,高鹏志见叶乘风的眼神如此犀利,吓的将下半截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乔老二见状上前朝叶乘风道,“叶乘风,磕头只是一个形式,大小姐从小就出国了,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不喜欢磕头就算了,只要心里尊重天哥就行!”

    “心里尊重?”叶乘风闻言冷笑一声,“从她一回来,只要一提到天哥的身后事,她满嘴都是不屑,都是以随便应付了之,这是心里尊重?”

    其实毕墨对胡啸天的不尊重,乔老二他们从在机场接到毕墨就已经看出来了,好像死的天哥就和她完全没关系一样。

    现在听叶乘风这么一说,众人心中都是一动,谁都心里有数,但是谁也不愿意点破而已。

    鄢晚畴见状刚要上来打圆场,毕墨却连连甩了几下手,没甩开便上前用嘴巴咬住了叶乘风抓着他的手。

    叶乘风依然不为所动的站着,毕墨的牙齿已经深深陷入他手上的皮肉了,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毕墨见叶乘风如此,立刻松开了嘴巴,见叶乘风的手上两排清晰的齿印已经见红了,毕墨眉头不禁一动,嘴里嘟囔了一声疯子。

    又叫了几声让叶乘风放手,叶乘风依然不放,她立刻大叫道, “你谁啊?你凭什么管我们家的我,我要拜就拜,不想拜就不拜,关你屁事啊……”

    她说的激动起来了,嘴里一连串的英文毛了出来,叶乘风虽然不是听的很懂,但是也听得出不是什么好话。

    叶乘风冷哼一声道,“你说破天也没用,先拜祭天哥,然后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

    乔老二这时见毕墨已经开始激动了,立刻朝叶乘风道,“叶乘风,你忘记天哥临终前叫我们照顾大小姐了?你这么做……”

    没等乔老二把话说话,叶乘风立刻回头朝乔老二道,“我就是没忘,才这么做的,天哥让我们照顾她,不是让我们惯着她,我相信天哥在天之灵,会明白我这么做的用意的!”

    众人见叶乘风如此坚持,也不好说什么了,高鹏志这时朝毕墨道,“大小姐,这货就是一疯子,你别和他胡搅蛮缠了,你就磕个头吧?”

    毕墨却依然不为所动,冷笑一声后,盯着叶乘风道,“我今天就是不拜,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