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杯酒话西城

    胡啸天长的有点像大脑袋范伟,不过却是光头,还带着一副眼镜,他的眼镜是没有镜片的,主要是想尽量让自己显得斯文点,好和正经商人谈生意。

    叶乘风走了过去,朝胡啸天一点头,叫了一声天哥,就坐了下去,叶垚则是恭恭敬敬叫了天哥,随后毕恭毕敬的站在叶乘风的沙发后面,一言不发。

    叶垚很崇拜胡啸天,江湖传言他是在夜市卖翻版碟起家的,当时还只有不到三十岁,在夜市经常被那里的流氓欺负。

    后来胡啸天为了一张黄蝶没给钱,追了那货九条街,打废了人家一只手,从此夜市的那群地皮流氓看到他就和看到瘟神一样。

    胡啸天生意也逐渐从夜市到租了一个门市,然后垄断盐海的碟片市场。

    不过这些都是小生意,后来他又开了迪厅,ktv、酒吧,一直到开了盐海最大的娱乐场所大富豪。

    这一路走来,回头再看好像只是短短几篇,但是胡啸天却用了将近二十年时间才坐稳了东城大佬的位置。

    也是在他开迪厅酒吧的时候,认识了鄢晚畴,那会鄢晚畴也是不得志的工地包工头。

    有一次在胡啸天的酒吧喝酒被人打,胡啸天出手帮了他,两人义气相投,就拜了把子。

    早期胡啸天专门帮鄢晚畴去和地产商要工钱,后来鄢晚畴也逐渐做起来了,自己成地产商了,他又帮鄢晚畴去对付手下的那些包工头。

    等鄢晚畴将帝豪集团做成全盐海最大的地产公司后,就将公司里所有的拆迁项目都交给胡啸天去做。

    胡啸天一边帮忙拆迁,一边经营自己的娱乐城,也挣了不少钱,逐渐就开始退居二线,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交给手下的人去做了。

    虽然胡啸天已经属于半退隐状态了,但是在江湖的威望还在,当年人称东半天,就是说胡啸天在东城,那就是绝对的大佬,无人撼动。

    当年胡啸天还没混出太大名堂的时候,总想着要一统盐海的黑道,将脚也伸到西城区,一并解决掉西城的几个大佬。

    但是后来生意越做越好,加上把兄弟鄢晚畴的帮衬,钱也越挣越多,开始接触的也都是盐海的有钱人,也逐渐走入了盐海的上流社会。

    没进入上流社会的时候不觉得,等他自己容身在其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确是时候改变了,所以也放弃了早年幼稚的想法。

    不过叶垚更佩服的还是他族兄叶乘风,胡啸天这样一个人,叶乘风在他的面前,虽然嘴上叫着天哥,完全没有半点拘泥。

    最重要的是胡啸天对叶乘风很看重,叶垚知道在胡啸天退隐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接班人就是叶乘风,不过叶乘风那时候一口拒绝了。

    叶垚不知道胡啸天为什么这么看重叶乘风,不过也有江湖传言,胡啸天刚开大富豪的时候,得罪了很多同行,有人雇人来干掉胡啸天,是叶乘风帮胡啸天挡了一刀。

    不过这些仅仅是江湖传言,叶垚曾经问过叶乘风几次,叶乘风都只字不提,胡啸天就更不可能告诉自己了。

    胡啸天今天心情似乎很好,他也知道叶垚和叶乘风的关系,笑着朝叶垚招了招手,“和你哥一起坐,别那么拘谨!”

    叶垚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胡啸天,又看了看叶乘风,他在东城虽然名头不小,但是辈分不大。

    叶乘风淡淡地道,“天哥让你坐,你就坐吧!”

    鄢晚畴这时朝叶乘风道,“乘风,我女儿小帆这次多亏你了!”

    “小事!”叶乘风笑了笑,“我能这么快出来,也是鄢总帮忙!”

    鄢晚畴笑了笑,“要不是为了小帆,你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事,应该的,应该的!来,这杯我敬你!”

    叶乘风端着酒杯和鄢晚畴砰了一杯,又听胡啸天道,“阿风,康涵真的挂了?”

    鄢晚畴这时也看向叶乘风,却见他点了点头,“脑袋都爆了,不挂就有鬼了!”

    胡啸天哈哈一笑,“这个家伙,以前我就看他不顺眼了……死的好!阿风,你可真了解我心意啊!”

    叶乘风却苦笑道,“他可真不是我杀的,是他手下反骨内讧……”

    “谁杀的都不要紧!”胡啸天笑了笑,“总之阿风你这次在盐海是无人不识了,就算康涵不是你干掉的,就凭你单枪匹马,一个人追到康涵的老巢,全盐海估计也是舍你其谁了!”

    叶垚这时忍不住插嘴道,“天哥说的没错,我哥的胆识,别说全盐海了,就是放眼全国,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胡啸天哈哈一笑,点头称是,这时突然收敛了笑容,朝叶乘风道,“阿风,之前我让你接手我的那些事,你借口说你不想干,现在你的名声这么大,在下面兄弟们的心中,恐怕未必记得我胡啸天,但是肯定知道你叶乘风,你不妨……”

    叶乘风却挥了挥手,“天哥,不是我不答应,你知道我这个人闲散惯了,肩膀上担当不了什么重任,我看你就别为难我了,总之我还是那句话,天哥你有事我一定到,但是这个做老大嘛,还是算了!”

    胡啸天看着叶乘风良久,没有说话,叶垚不住地碰了碰叶乘风的肩膀,那意思好像在说,哥,你傻啊,放着老大都不做?

    鄢晚畴这时一笑,朝胡啸天道,“老胡,你也不要为难人家乘风了,现在年轻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当年你也不是这个脾气么?”

    胡啸天听鄢晚畴这么一说,这才释怀一笑,点头道,“好,我不强求!你想清楚了可以再找我!”

    鄢晚畴这时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叶乘风道,“对了,乘风,康涵临死前有没有说出谁让他帮我家小帆的?”

    叶乘风在警局没有说,但是对鄢晚畴可没什么隐瞒的,“不提我都快忘记了,康涵说是富建集团的江淮彪!”

    鄢晚畴闻言脸色一沉,沉声道,“原来是江淮彪这家伙……”

    胡啸天看着鄢晚畴道,“要不要我找人……”说着在脖子上作出手一横的动作。

    鄢晚畴却摇了摇头,朝胡啸天道,“江淮彪这个人不简单,而且现在康涵死了,小帆也被救出来了,江淮彪肯定开始提防了,而且我听说他和西城的陈岚鑫走的挺近的!”

    胡啸天闻言眉头不禁一皱,“陈岚鑫算个球,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他还在西城踏三轮车呢!怕什么,难道就这么放过江淮彪?”

    鄢晚畴朝胡啸天一笑,“老胡,你忘记了?你已经是正经商人了,我也是,我可不做这种杀人越货的事!”

    胡啸天闻言一笑,拍了拍自己的光头,“是啊,是啊,我总忘记!”

    却听鄢晚畴继续又道,“而且这次为了保乘风出来,我在老厉那也听说了,市里年底前会有大动作,这个关键点上不能出事!”

    胡啸天脸色一动,点了点头,朝鄢晚畴道,“主要这次西城改建,是富建集团和陈岚鑫的地盘,他们是见你动了他们的利益,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吧?”

    鄢晚畴苦笑一声,“只是他不知道,这次市里决定招标进行,而且不止有本市的地产公司,还有南边几家比较大的公司,都可能参与竞标!”

    胡啸天闻言眉头一紧,“按理说,市里不可能不照顾本地的企业去便宜外人吧?”

    鄢晚畴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最近一直在打通关节,希望如愿吧!”

    说到这里,他又一声闷哼,“其实这次我怕的倒不是竞标不到西城改建项目,而恰恰是竞争到了!”

    胡啸天不禁皱眉,表示不解,“竞争到了你还担心什么?”

    鄢晚畴这时看了一眼叶乘风,问他道,“乘风,你知道我的意思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叶乘风一直没吭声,这时听鄢晚畴问自己,才道,“鄢总是担心工地在西城,不免会被富建集团以及西城的几个势力缠上吧!”

    鄢晚畴立刻一笑,表示叶乘风说的全中,“就是这个担心,到时候老胡你的势力都在东城,西城那边是块难啃的骨头啊,只怕是有的烦了!”

    胡啸天也摸着光头喃喃道,“现在西城的康涵已经挂了,他的残兵余党根本不足为惧,倒是陈岚鑫和张森比较头疼……”

    叶乘风这时插嘴道,“天哥,鄢总,这点你们可以放心,我和西城的张森还算有些交情,张森这边只是求财,到时候只要分他一杯羹,因为没有问题!”

    胡啸天不解地看着叶乘风,“你和张森的弟弟不是有什么恩怨么?怎么和张森也套上交情了?”

    叶乘风笑了笑,“出来混的都是求财的,有几个是求气的?张森又不是傻子,他知道陈岚鑫和康涵背后都是富建集团,他势力最小,不可能靠上富建这个靠山,他也只能指望帝豪了!”

    胡啸天闻言一笑,点了点头后道,“只要张森能在西城稳住,到时候拆迁的项目交给他也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是西城三大佬中势力最小的,康涵一挂,陈岚鑫一家独大,张森能抗的过他?除非是……”

    他说着看向了叶乘风,“阿风,你既然结交了张森,何不乘着康涵倒了,把他的地盘势力都接手过来,到时候和张森连成一线,那陈岚鑫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叶乘风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康涵已经挂了,他的地盘就算张森不想,陈岚鑫肯定已经开始想着蚕食了。

    只不过叶乘风是想让胡啸天派其他过去,不想胡啸天却把这件事推给了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