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叶垚坏事

    马红杰还告诉叶乘风,现在鄢帆已经被鄢晚畴送去私人医院,而且有警方的人专门保护,暂时很安全。

    而且绑匪刘志国、刘志华兄弟也已经被捕归案,据他们的供述,只是交代出了周珂骏,案子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马红杰还叶乘风说,一会会有市局的同事过来专程为叶乘风录取一份关于鄢帆被绑案件的口供,让叶乘风做好准备。

    同时她还告诉叶乘风,她已经录过一份口供了,她的口供里声称叶乘风是主动联系她的,让叶乘风有心理准备,别说岔了。

    叶乘风其实有点犯困,毕竟昨天到现在一直都在奔命,现在歇了下来,神经线已经完全放松,便显出了疲态来了。

    马红杰见叶乘风呵气连天的样子,立刻对叶乘风道,“我去和市区的同事说一下,让你先休息一下,再做笔录吧!”

    叶乘风却朝马红杰道,“不用了,我在这能睡好么?你给我弄包烟来,抓紧时间录完,放我回家睡觉那就最好了!”

    马红杰闻言立刻让叶乘风等一下,随即出了审讯室,去帮叶乘风下楼买香烟去了。

    她刚走没几分钟,审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两个警察这时走了进来,将审讯室的门关上。

    叶乘风见两警察都很面生,其中一个将笔录簿放下,另外一个轻轻敲了敲桌子,开始询问叶乘风关于鄢帆被绑一案了。

    两警员一个负责询问,一个负责记录,整个录口供的过程很平和。

    中途马红杰给叶乘风送来了香烟,又和两中年警察打招呼,“两位师兄,他是我的线人……”

    两警察是直接受于局长之命过来给叶乘风录口供了,有些细节已经知道了,所以点了点头,同意叶乘风抽烟。

    叶乘风本来说着都快睡着了,抽了几口还魂烟后,立刻道,“重新录吧,刚才我忘了一些细节!”

    两警员对视一眼,朝叶乘风道,“就从你遇到有人想绑架鄢晚畴开始吧!”

    叶乘风点了点头,开始回忆起当时的事情,不过将发现是**的人那一缓解给省略了。

    他从救鄢晚畴的车战开始,讲到被鄢晚畴委托去查他女儿鄢帆被绑架一事。

    不过他在这里加油添醋说是他觉得私下去做这事不太好,但是报警又要威胁到鄢帆的安全,所以只联系了马红杰。

    又讲到自己和马红杰如何抽丝剥茧,找到两个绑匪刘志国和刘志华的,最终从他二人口中得知绑架案和黑警周珂骏有关的。

    之后两人跟踪周珂骏,才知道鄢帆是被周珂骏当成嫌犯藏在看守所里。

    再之后他和马红杰开始分工,马红杰找人去救鄢帆,自己则继续跟踪周珂骏,想要找出绑架案的幕后主使。

    他还将周珂骏发现自己,找刘志华来想要撞死自己的事也和警方交代了。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他跟踪周珂骏到了康涵的西城老宅,周珂骏想要放獒犬咬死自己。

    他为了自保,当场杀了一条獒犬,说着还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血衣,“这些血都是康涵的狗的!”

    两个警察不禁相视了一眼,叶乘风前面讲的就已经够夸张的了,完全就是一部侦探悬疑动作大戏。

    现在就更夸张了,叶乘风居然说他杀了一只獒犬,其中一个警员怀疑地问,“你是怎么杀的?”

    叶乘风又口沫横飞的和警察交代,自己怎么被逼上车子,怎么利用獒犬上不来车子,最后又如何将匕首插进獒犬的脖子。

    两警察见叶乘风说到动情的时候,眉头紧皱,而且每一个细节都说的十分的清楚。

    不过不管他们信不信,叶乘风的口供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叶乘风又开始将自己冲进康涵的民宅,不过他省略一些对自己不利的细节,比如自己挟持康涵等事。

    警察又问,“周珂骏的警枪上有你的指纹,你怎么解释!”

    叶乘风立刻说,当时康涵要周珂骏掏枪向自己射击,自己没有办法才抢的警枪。

    之后又说他只是想问周珂骏和康涵是受什么人指示,或者是收了什么人的好处,才绑架鄢帆的。

    但是这个时候,康涵的手下章德帅呆了百八十号人赶过来,把康涵的老宅围的水泄不通。

    之后又是康涵势力如何内讧,而且章德帅想杀康涵嫁祸给自己,自己寻机才从窗口跳了出去。

    中间他还特地讲到了自己在巷子里又遇到另外一只獒犬,为了躲避獒犬的攻击,不得已才翻墙进了一家民宅。

    之后獒犬在向子丽发疯似的撕咬章德帅的手下,自己想要逃走的时候,又遇到章德帅和周珂骏开车过来,用猎枪攻击自己。

    一直讲到特警出现,叶乘风才掐灭了香烟,朝两个目瞪口呆的警察耸了耸肩,“就是这样!”

    两个警察不禁又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警员问道,“等等,周珂骏是怎么中枪的?”

    叶乘风补充道,“是章德帅开枪的,他让周珂骏杀我,不然就杀他,周珂骏可能不愿意杀人留什么把柄给章德帅吧,所以犹豫了一下,就被章德帅开枪打中了……”

    警察迅速的记录下来,抬头看向叶乘风,“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叶乘风想了一会,摇了摇头,“基本没有了,两位警官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

    其中一个问,“康涵说幕后主使是谁没有?”

    叶乘风犹豫了片刻,“没有,他一直没说!”

    两警察一个坐在那怔怔地看着叶乘风,感觉自己刚才听的根本就不是口供,还是小说情节。

    另外一个检查了一边记录下来的口供,确认无误后,交给叶乘风,“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吧!”

    叶乘风拿起笔迅速的签了字后,问两警察,“我可以走了么?”

    其中一个朝叶乘风道,“暂时还不行,你说的口供,我们还要查证……”

    两人说完就出了审讯室,出门后两人又相视一眼,“你信他说的么?”

    那个警察连连摇头,“鬼才信呢,这是什么?好莱坞的警匪片,还是香港的黑道片?太扯了……”

    两人说着走去了局长办公室,将叶乘风口供交了上去,于局拿着口供看了之后,眉头不禁一皱,“他真是这么说的?”

    两警察都点了点头,于局看着笔录犹豫了良久之后,“嚣张,小陈,你们怎么看?”

    叫小张的警察道,“鬼话连篇,完全就是讲故事,不能相信!”

    小陈却道,“不过根据现在掌握的线索和证据显示,现场的确有两具非纯种藏獒的尸体,一个的确是被断首了,而且医院方面送来的验伤报告,说那八个死者的致死原因,都是因为犬类的撕咬,而中刀的人,伤势都不致命,重要的是那把猎枪上虽然有叶乘风的指纹,但只是在枪管和枪托上,扳机上只有康涵、章德帅和周珂骏三人的指纹!”

    于局长一边听他说着,一边拿起办公桌刚刚送来的一些证据报告,仔细的核查了一遍。

    小张和小陈站在办公桌前看着于局长,这时却见于局长点上一根烟,手指在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他们都知道,于局长一般这个举动说明他现在比较心烦意燥,心中肯定是在纠结某些事。

    小张试探着问于局长,“局长,您怎么看?”

    于局长深吸一口烟道,“如同小陈所言,根据证据显示,叶乘风说的这一切都很附和逻辑!”

    小陈一笑,“那么局长的意思就是说,叶乘风没有说谎?”

    于局长轻吐一口烟云,意味深长的道,“这并不是说明他没有说谎!”

    小陈不解了,小张也满脸诧异,于局长解释道,“叶乘风的口供只能说明他大部分说了实话,但是不能保证他每一句都是实话!”

    小张摸了摸脑袋,问于局长道,“既然叶乘风没有完全说实话,那他就不能放,我们继续问,非闻道他说实话为止!”

    于局长却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他是鄢帆的救命恩人,鄢晚畴力保的人,鄢晚畴又和历书记通了气,历书记的意思是大事化小,最好能小事化了!”

    小陈却冷哼一声道,“这么大的事,一晚上死了这么多人,天都快被捅了,怎么可能了的了!”

    于局长长叹一声,他何尝不知道这些,他内心的纠结就在于此,不过这一次叶乘风是必须要放了。

    市委的意思应该也是如此,这件事还没有传出去,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整个盐海市的形象。

    想到这里,于局长走到窗口一叹,“先让叶乘风回去,但是派人监视他,而且要明确告诉他,这个案子他要随时协助调查!”

    小张和小陈还想说什么,于局长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去办理这事,“去吧!”

    他俩刚走,于局长就发现警局外的路道两边,好像多了十几辆mpv车,刚才自己开车赶来警局的时候好像还没有,眉头不禁一动。

    正纳闷着呢,所有车子的车门打开了,几十号人从车子里同时下来,朝着警局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人年纪不大,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站在警局门后四处打量着什么,而他身后的人越来越多,好像其他地方也敢来了不少。

    叶乘风此时也正站在审讯室的窗口,打开窗户呼吸着新鲜空气,吹吹早上的冷风,散散身上的血腥味。

    这时他也看到了警局门口居然聚集了百十号人,再定睛一看,为首那个叼烟的不正是叶垚么?

    叶垚这是要做什么?围堵警局?叶乘风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动,我草,叶垚这是要坏事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