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大事件

    这时有几个警察已经到了帕萨特车前,举枪对着车内的叶乘风和章德帅。

    叶乘风举起手的同时,发现今天来的警察的穿着貌似和马红杰他们的警服有些区别,要说是警服,其实更像是军装。

    一个警察去试探了一下周珂骏的气息,发现还有一丝气息,立刻招呼同时过来救人。

    几个警察过来将周珂骏抬出车后,又有警察过来,呵斥叶乘风和章德帅一起出车。

    两人下车后,被警察用枪指着后背,押送两人到了人群中,叶乘风这才注意到,巷子口围着的警察,都他么出动微型冲锋枪了。

    为首一个皮肤黝黑的单眼皮警官看了一眼叶乘风和章德帅后,立刻朝两人呵斥道,“蹲下!”

    叶乘风这才注意到那单眼皮的警官看上去三十不到的样子,而他胸口警徽上“特警”两字分外的晃眼。

    “难怪和马红杰他们的警服有区别!”叶乘风一边蹲下身子,一边心中暗想,“原来都他娘的出动特警了!”

    不过一想今晚的阵仗,不知道死伤多少人了,出动特警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一群特警将叶乘风他们围在中间,而其他特警则牵着警犬在巷子里到处穿来穿去,寻找伤员。

    那单眼皮黑皮肤的警官一边踱步,一边抽着香烟,不时拿着对讲机,向上级汇报着这里的情况。

    没一会功夫,又一阵警笛声响起,很快一辆普桑和两辆依维柯的警务车停在巷口,十几个戎装待发的警察走了下来。

    为首的正是章司岩,他一下车眉头就一皱,看这架势今晚的情况,完全不比前两天在开心周末门口那场火拼要小多少。

    章司岩身后一个女警正是马红杰,她下车后满脸慌张,迅速的往救护车那跑,好像在找什么人。

    单眼皮警官这时走向章司岩,“这里已经有我们处理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章司岩却朝单眼皮道,“我是东风派出所支队长章司岩,我们是接到群众举报电话赶来的,这个地段属于我们派出所的管辖范围!”

    单眼皮警官勒了一下腰间的皮带,朝着章司岩一声冷笑,“我是盐海特警支队的队长杨帆,我的上司是王冲,有什么问题,让你们所长,直接和我的上司王冲联络!”

    正说着,这时几个特警跑来,想杨帆一敬礼,“队长,前面一所民宅的二楼发现一具死尸,年纪大约三十七八,身上有两处伤,一处是胸口被匕首刺中,但是致命的应该是额头的枪伤!”

    杨帆和章司岩一听这话,眉头都是一动,匪徒都出动枪械了,这个案子搞大了。

    特警继续向杨帆汇报着,“其他在巷子里,民宅附近,发现八具尸体,都有严重的内外伤,具体死因不明,另外还有十七人受了重伤,二十六人轻伤……”

    杨帆挥了挥手,回头看向眉头紧锁的章司岩,“现在你知道案情有多严重了?”

    这个时候马红杰在救护车那转了一圈,连受伤的带死尸都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叶乘风的踪迹,这才吁了一口气。

    等她跑到章司岩的身边,低声道,“没发现叶乘风!”

    章司岩点了点头,随即拿出了手机,给所长拨了一个号码,走到一边去汇报情况了。

    杨帆这时看了一圈周围,见不少民宅里的居民都站在院子门口看起了热闹,他立刻让手下去嘱托那些民众都回去休息,别出来破坏现场。

    等那些伤员和死者被救护车带走后,杨帆才走到那群蹲在地上的人面前,看了一眼众人后,一挥手,“全部带走!”

    特警们立刻将地上的人都叫起来,让他们排队往特警的警务车那走。

    叶乘风和章德帅一前一后走在最后,路过杨帆的时候,叶乘风见他一侧的女人正是马红杰。

    马红杰见状立刻朝杨帆道,“这位警官,我有几句话要和那个嫌犯说!”

    杨帆看了一眼马红杰,又看了看叶乘风,严声道,“有什么话,等审讯后再说吧!”

    叶乘风朝着马红杰点了点头,马红杰见状立刻朝他道,“鄢帆已经救出来了,你放心!”

    说完马红杰立刻又走到章司岩身边,“章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里不是我们管辖范围么,这些特警是干什么的?”

    章司岩刚挂了所长的电话,无可奈何的朝马红杰道,“小马,这个案子闹大了,已经惊动了市领导,市委书记和市政法委书记都已经发话了,现在是盐海搞文明城市创建的关键时刻,这个案子必须严肃处理!所长让我们不要管!”

    马红杰闻言连忙道,“可是叶乘风他……”

    杨帆这时走了过来,朝章司岩道,“章队长,和你们所长通完电话了?”

    章司岩没有吭声,看了看杨帆后,这才道,“杨队长,这批嫌犯要押往哪里?”

    杨帆只是说了一句,“章队,我们都是公务人员,你知道有些事我是不方便说的……告辞了!”

    杨帆说完转身就走,走到特警车那,上车前看了一眼马红杰,又回头看了一眼叶乘风,见他浑身的衣服都被染红了,立刻叫来一个手下,吩咐了一声。

    那手下听完吩咐后,立刻过去,将叶乘风和章德帅单独带了过来,上了杨帆的车。

    等所有嫌犯全部押上车后,特警队除了留下把守现场的警员外,全部离开了这里。

    看着特警车鸣笛走远,马红杰立刻朝章司岩道,“章队,叶乘风他来这里是想找到绑匪资料的……”

    “小马……”章司岩拍了拍马红杰的肩膀,“这个案子已经不是我们派出所所能管到的了,而且今晚死伤这么多人,案情太过复杂,究竟当中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好下定论!”

    马红杰一阵沉吟,想了半晌后,立刻上了一辆普桑警车,开车而去。

    叶乘风和章德帅此时已经被带上了手铐,正坐在特警车后的后面。

    章德帅不住地道,“警察同志,我可以证明,今晚这么多人,都是叶乘风一个人杀的……”

    叶乘风闻言不禁抬头瞪向章德帅,章德帅明知道此时叶乘风不能把他怎么样,却佯装吓的连忙朝特警身边坐,“你看,你看,他这眼神,分明就是想要杀我!”

    说到这里,章德帅连忙又道,“不对,警察同志,你们来之前,他就要杀我了,好在你们及时赶到,不然我就要死在他手里了!”

    看押叶乘风和章德帅的警员并不说话,倒是副驾驶的杨帆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朝章德帅呵斥道,“你给我住口,我们只管抓人,你话这么多,一会有你说的时候!”

    杨帆说完不自觉的又看了一眼叶乘风,从叶乘风的眼神中,杨帆不禁对章德帅的话有了几分相信。

    没想到这个家伙看上去不大,居然杀了这么多人?盐海也好久没有出现这种悍匪级别的人物了,暗想看来今晚甭想睡觉了。

    半个多小时后,特警的车子一路往北,一直开到了盐海的看守所里后,这才将车上的嫌犯全部押送了下来。

    杨帆和看守所的人做好交接工作,毕竟看守所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嫌犯,要重新安排一下。

    这一安排,又消耗了大概一个小时,眼看着时间已经是早上四点半了,天色已经开始蒙蒙发亮了。

    杨帆今晚是受命上级,所以今晚要留在看守所.

    看守所的所长也接到了市里的通知,要他们和特警的杨帆配合看守嫌犯,等专门的审讯人员过来审讯。

    叶乘风和章德帅都分别被关在一个号子里,正好是对门。

    章德帅一直站在号子的门口,看着外面的情况。

    叶乘风则坐在号子里,背靠着墙,今晚消耗的体力过甚了,现在已经有些疲惫了。

    而且他知道今晚这么大的事,不可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肯定是要连夜审讯,一会体力更可能透支,所以乘着现在抓紧时间休息。

    反正不该考虑的,叶乘风也不考虑,该考虑的现在他考虑也没用。

    叶乘风闭目养神了大概半个小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很快两个特警和两个狱警过来,分别带走了叶乘风和章德帅,两人并排走着。

    章德帅不时地看了一眼叶乘风,朝他冷笑道,“叶乘风,你怕不怕?”

    叶乘风转头看向章德帅,不屑的一笑,“再得瑟弄死你!”

    章德帅闻言立刻大惊小怪的朝押送他们的特警和狱警道,“警察同志,你们听到没有,这货威胁我……”

    押送他们的狱警和特警才不管这些,出了看守的号子,立刻将两人分别往一处审讯室押送。

    叶乘风刚在审讯室里坐下,外面就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正是叶乘风见过的特警支队长杨帆,另外一个穿着一身警服,梳着三七分头,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样子。

    两人进门后,立刻将审讯室的门关上,坐到叶乘风的对面。

    那个斯文的西装男看了一眼叶乘风后,这才道,“我是盐海市警局反黑组的组长李淞,这位是特警队的杨帆杨队长,现在由我对你进行审讯!”

    李淞一边说着,一边翻开了面前的笔记本,一丝不苟的摁了几下,有条不紊的拿出钢笔。

    这才看向叶乘风,“今天的案子已经引起了市领导的重视,在审讯之前,我有义务提醒你,你只有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争取宽大处理,才是你的唯一出路!”

    叶乘风还没说话呢,一侧的杨帆突然用力拍着桌子,“劝你不要存在任何侥幸心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