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耍狠

    叶乘风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出了车子,躲过了一劫,现在心跳还在加速。

    也好在天色已晚,似乎周珂骏和货车司机还没注意自己逃了出来。

    他此时躲在巷口的一侧,看着周珂骏和那货车司机抽烟得瑟的样子,心头怒火陡起。

    叶乘风这才想到,原来周珂骏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后面跟踪,是故意把自己引到这哥偏僻的荒无人烟的地方来,就是想致自己于死地啊。

    他又看附近好像没什么其他人,这个时候上去摆平这两货色,就和削瓜切菜一样容易,他愤怒的捏紧了拳头。

    而此时周珂骏抽了几个烟,在迈腾车周围看了一圈,犹豫迈腾车的车顶已经完全陷了下来,四周的窗口已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货车司机这时将烟一扔,朝周珂骏道,“老周,还是先闪吧,一会警察就来了!”

    周珂骏点了点头,立刻走去自己的别克,上了车继续往前开,而那货车司机也朝着大路上跑去。

    现在要徒步追周珂骏的轿车是不可能了,他叶乘风又不是超级赛亚人,但是同样是徒步的货车司机还不手到擒来?

    叶乘风从巷口捡起一个砖头块,一个健步从小巷口蹿了出来,对着那人的后脑袋就是一下。

    货车司机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脑袋一蒙,瞬间就倒了下来,叶乘风一把将他身子托住,将他拖到路边的草丛里。

    他用的力道并不是很大,货车司机很快就醒了,一看叶乘风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见鬼了,慌忙坐起身来,就想逃走。

    叶乘风见这人似乎认识自己,不然不可能看到自己就这么害怕,立刻一个健步上前,一把将他将地上拎了起来,“周珂骏让你撞死我的?”

    货车司机这时却听叶乘风不是鬼而是人,心里的骇然小了不少,但毕竟叶乘风没被他撞死,他还是有些惊吓。

    叶乘风见他没说话,立刻一个嘴巴子过去,打的那货车司机七荤八素的,一个跟头又栽倒在地上了。

    货车司机这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等叶乘风再度上去的时候,立刻一个转身刺向叶乘风的胸口。

    叶乘风虽然没看清货车司机手里的匕首,但是看他这架势就是要过来和自己拼命的,没等他过来,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胯下。

    货车司机一个又栽倒在地,手上的匕首正好扎在了自己的腹部,痛的顿时闷哼不止。

    叶乘风还指望他问出其他事情来,所以并没下杀手,他知道自己那一脚不轻,但是不至于让货车司机这么疼。

    他翻开货车司机,才发现他腹部扎这一把匕首,这才知道这货刚才是要用匕首来扎自己。

    “麻痹的!”叶乘风这时一把将他腹部的匕首拔了出来,抵住货车司机的脖子,“说不说?”

    货车司机瞪了叶乘风一眼,叶乘风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手起刀落,一只耳朵就这么被他削了下来。

    叶乘风拿着他的耳朵看了一眼,又瞅了瞅手里的匕首,“麻痹的,这刀这么快?”

    货车司机只感觉自己耳朵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耳朵下面,脖子上已经满是液体在流淌了。

    叶乘风朝着他冷哼一声,又揪住了他另外一只耳朵,“哥最讨厌的就是重复的说一句话!”

    货车司机一手捂住腹部的伤口,一手捂住耳朵出的伤口,看着叶乘风,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他从叶乘风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一般像这样下手毒辣,做事雷厉风行的人,眼神中都会无形的透射出一股杀气。

    但是叶乘风的眼神里完全没有杀气,反而是出奇的平静,好像削人一只耳朵,就和呼吸一样寻常的事,这反而使他心中更加骇然。

    叶乘风没二话,见货车司机还没有说话,匕首已经又处到了他的耳朵根上,稍微手上一用力,耳朵那立刻就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痛。

    “你要知道什么……”货车司机立刻大叫着朝叶乘风喊道,“你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叶乘风停下了手,收回了匕首,看着货车司机道,“是周珂骏让你开车撞我的?”

    货车司机立刻点了点头,“我是接到他电话,还用微信发来你的照片,我才过来的……”

    叶乘风听他说着,从他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开他的微信看了一眼,在老周那一个对话栏里的确有自己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自己正在拉着迈腾司机出车,叶乘风见状心中不禁一动,原来当时周珂骏去超市不是为了买香烟,而是给这货打电话,

    从拍摄的角度来看,这就是周珂骏躲在超市里拍的,他又把微信往上拉了拉,见他和周珂骏对话不多,不过周珂骏称他志华,有时候也叫大华。

    叶乘风这时看向眼前的人,仔细看一眼他的脸型,还真有点熟悉,立刻又朝他道,“你是刘志华?”

    货车司机闻言错愕地看了一眼叶乘风,显然没想到叶乘风会认识自己,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叶乘风冷哼一声,立刻又问他周珂骏现在去了什么地方?

    刘志华刚一犹豫,耳朵上的疼痛感立刻又传来了,他立刻道,“我只是收他一万块钱,让我过来撞死你,其他我真什么都不知道!”

    “麻痹的!”叶乘风还是一刀将刘志华的另外一只耳朵给削了下来,“老子的命就他妈一万块么?”

    刘志华立刻双手捂着耳朵,嘴里咿咿呀呀的哼个不停,一脸委屈地看着叶乘风,这价格又不是他定的。

    叶乘风这时突然想起来,之前刘志国不是说他们把鄢帆交给周珂骏的时候,根本就不认识他么?

    而刘志华的手机里最早的对话都是三个月前的,说明他们早就认识了,刘志国当时为什么要撒谎?

    想着他立刻又捏住了刘志华的鼻子,“医院的女孩是你和你哥刘志国掳走的?”

    刘志华不想叶乘风还知道这事,错愕地看着他,不住地点头,他深怕自己反应慢了,鼻子又要遭殃。

    叶乘风继续问,“你大哥刘志国不认识周珂骏?”

    刘志华忍着疼道,“我和老周是在酒吧认识的,后来才知道他和康爷交情也不错,就故意和他套近乎……我大哥整天赌钱,哪里管这些!”

    叶乘风这才明白,立刻又朝刘志华道,“周珂骏车子不往回开,这里肯定是要见什么人,你不知道?”

    刘志华立刻道,“我真不知道,我就是收钱办事,而且上次掳人也不是周珂骏联系的我们,交人给他的时候,我见他故意装作不认识我,我也没揭穿,我甚至连掳的那人是女的,我都不知道!”

    叶乘风见刘志华这么说,看了他一眼,这才收起匕首,捡起地上两耳朵塞到他手里,“现在去医院,也许还来得及!”

    刘志华看着手里的两个耳朵都开始发黑了,而且伤口处全是泥巴,就算现在赶去医院也未必接的上,不禁眼泪就下来了。

    叶乘风并没有管那么多,从一旁走到路上,又回到“车祸”现场看了一眼,立刻朝着周珂骏开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里是乡镇小道,通往市区的路应该只有一条,周珂骏没有回头,说明肯定有地方而去。

    走了大约一刻钟,叶乘风发现面前的路边停着一辆摩托车,一侧的草丛里还听到有人说话,而且那边还有亮光。

    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是有人在那乘着夜里在池塘里麻鱼的,他想也不想,立刻跨上了摩托车,用手里的匕首在钥匙扣那边拧了几下,顿时车子就着了。

    叶乘风一拧油门,立刻开了出去,池塘那边的人听到声音,立刻破口大骂,“谁他妈偷老子车?”

    摩托车是那种老式的二五零,在这种颠簸的乡镇小路上很耐操,很快前面有了亮光,开过去才发现是一家乡镇超市,门口一辆小货车,正在那卸货呢。

    叶乘风进超市买了一包烟,出来的时候,给货车司机散了一根香烟,“师傅,有没有看到一辆黑色别克开过去?”

    货车司机打量了叶乘风一眼,指着一侧一条小道,“是有一辆黑轿车从那开过去了,是不是别克没注意!”

    叶乘风立刻道了一声谢,骑着摩托就从超市旁的小道开了过去,很快就发现面前一座民房灯火通亮。

    在灯光的照耀下,叶乘风也看得出这座民房似乎装潢的不错,和周边的房子有些格格不入,而最引他注意的,是民房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等摩托车开近的时候,叶乘风看到了轿车的标志就是别克,车牌也和周珂骏开出的别克相辅,立刻熄火下车。

    叶乘风先在民房的周围转了一圈,这家民房的窗户都用不锈钢焊接的栏杆给挡住了,而且围墙上全是玻璃渣子和铁钉,根本没办法爬进去。

    最后他又回到了民房的门口,推倒别克车前,一拳打在了别克的前车盖上,前盖上顿时一个硕大的蹩塘,车子的警报器也开始响了起来。

    叶乘风则和没事人一样,点上一根烟,站在别克车旁,既然自己进不去,那就只有请里面的人给自己开门了。

    果不其然,民宅院子里传来了一阵狗吠,和一个男人的骂咧声音,随即哐当一声传来,不锈钢大门哗啦一声打开了。

    还没看到人,两只黑色的庞然大物就朝着自己这边扑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