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最佳藏匿点

    叶乘风又补问一句是谁联系他们兄弟的,刘志国说是江浩风,叶乘风这才一排脑袋,当时没问清楚江浩风,现在只知道下家,不知道上家是谁。

    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好在还是从刘志国这里套到了一些消息,知道和周珂骏有关,下面将目标锁定在周珂骏身上就可以了。

    叶乘风见马红杰没有吭声,知道她这时肯定内心里在纠结呢,甚至有点不相信周珂骏会作出这样的事来。

    他又注意到刘志国的眼神不时地看向开车的女人,这时心下一动,看了一眼车外,见路边有一条小河,立刻让女人停车。

    女人一个刹车,在路边停了下来,叶乘风一把将刘志国拖了下车,提溜着他走到河边,一把将他手里紧紧抱着的塑料袋夺了过来。

    刘志国见叶乘风将自己的钱抢走了,刚要伸手来夺,却被叶乘风一脚踹下了河,河水不深,但他也是半天没爬上来。

    叶乘风走到驾驶座旁,打开了车门,将手里的塑料袋扔给那女人,示意她坐到后座,自己将车开走,“你拿着这笔钱离开盐海,刘志国没那么大能力出去找你!”

    那女人打开塑料袋,见里面全是花花绿绿的钞票,少说也有十来万,心中不禁一动,怔怔地看着叶乘风,“这些钱都给我?你不要?”

    叶乘风继续开着车,淡淡地道,“今天骗了你,这些钱就当是报酬吧,不过那个叫阿豹的也不是好东西,你如果非要和他一起,这笔钱别让他知道,如果觉得他是真对你好,拿出来也不迟!”

    女人一阵沉默,怔怔地看着手里的钱,马红杰也在一旁劝她道,“女人看男人一般都不准,男人看男人一看一个准,你多一个心眼对你没坏处!”

    叶乘风将车子一路开进市区后,这才在一个公交站台停下,让女人下车,女人抱着塑料袋连声和叶乘风说谢谢后,这才上了一辆公交车离开了。

    马红杰在她上车后,这才问叶乘风道,“现在我们去哪?”

    叶乘风指了指后座的西装男,“先送他去医院再说!”

    说着他启动了车子,直接开往医院,将他从车上弄下来,送去急救室。

    医生见伤者伤势严重,立刻就要报警,马红杰亮出警员证说自己就是警察,让医生抓紧时间救人。

    随即马红杰又给章司岩打了一通电话,说在西城有一个地下赌场,不但非法赌博,还涉嫌严重伤人和杀人,那至今还有一具尸体。

    她同时也告诉章司岩,尽量不要给所里的其他人知道,所里可能存在黑警,章司岩问是谁的时候,她并没有多说,只是让他派几个同事过来,先保护医院的伤者。

    等章司岩派来的同事过来,伤者还没有出手术室,马红杰简单的和同事交代了一下后,就和叶乘风离开了医院。

    上了沃蓝达,马红杰又问叶乘风道,“现在怎么办?”

    叶乘风不禁朝马红杰道,“我说姐姐,好像你才是警察,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马红杰一阵犹豫,其实她现在的内心已经乱了,完全想不出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了,半晌后道,“不如先告诉章队,让他部署一下?”

    叶乘风摇了摇头,“你敢保证警局就周珂骏一个败类?”

    马红杰眉头不禁一动,“那刚才我让章队去扫赌场的时候,你不说?”

    叶乘风却道,“赌场是另外一回事,说不定等他去了,那边已经都布置好了,况且我们这次的任务不是扫黄扫赌的!”

    马红杰一阵焦急,看着叶乘风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叶乘风道,“刘志国已经说了,和他们接洽的是周珂骏,现在还用我说么?”

    马红杰立刻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抓捕周珂骏……”

    “抓捕?”叶乘风摇了摇头,“动动你的脑子,你抓捕了周珂骏,他一口否认呢?万一再惊动他的同伙,鄢帆的安全谁保证?”

    马红杰一听是这么个道理,绑架案的关键是人质的安全,没有比这个再重要的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现在开始,我完全听你的!”

    叶乘风笑着点了一根烟,他其实也没有想好,抽了几口烟后道,“既然是他接手的人质,他应该知道人质现在在哪,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

    马红杰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跟踪?”

    叶乘风点了点头,将烟头弹出窗外,立刻启动了车子,问马红杰,“他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在哪?”

    马红杰犹豫了片刻道,“应该是在所里递辞呈吧?”

    叶乘风不禁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马红杰的胸口,又看了看她的脑袋。

    马红杰见状讶异道,“你看什么?”说着还作出要捂住胸口的架势。

    叶乘风叹了一声,“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相信他的鬼话,我真是不知道该不该说是你奶大无脑……”

    马红杰脸色一变,刚要反驳,叶乘风立刻一个急转调转车头,火速的将车开了出去。

    她不禁问叶乘风,既然周珂骏不可能去辞职,现在他们去哪找周珂骏。

    叶乘风笑道,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个警察,我就不信他不回警局,看来我们要守株待兔了。

    很快车子开到了派出所对面,叶乘风将车子停好后,让马红杰去一侧的超市买点吃喝来,“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得事先准备!”

    马红杰白了叶乘风一眼,她发现自己居然无形之中已经沦为了叶乘风的手下了,说难听点,就是他的一个马仔。

    不过马红杰刚打开车门,叶乘风又道,“看来不需要了,周珂骏出现了!”

    马红杰立刻关好车门,看向派出所门口,却见周珂骏正从警局里出来,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此时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面无表情的在说着什么。

    周珂骏走到门口,上了一辆黑色的别克,马红杰认出那是所里的公车。

    叶乘风这时启动了车子,立刻开着跟在前面的别克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车距。

    马红杰拿出手机给周珂骏拨了一个电话,“你辞职了么?”

    周珂骏在手机里道,“我正在去警局的路上,红杰,你放心,我答应你的肯定做到!”

    马红杰应了一声后,挂了电话,这时她才最终确定,周珂骏嘴里没一句实话。、

    叶乘风见状不禁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说马红杰什么好。

    很快周珂骏的车子开离了市区,一路往北,两人都不知道周珂骏的目的地,但是知道周珂骏一个人开车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不可能是郊游吧?

    不过很快路边的一个路牌标识引起了叶乘风的注意,他不禁朝马红杰道,“看来今天是无功而返了,周珂骏的目的地可能是看守所!”

    马红杰自然知道看守所的方位,闻言问叶乘风道,“那要不要继续跟?”

    “跟!”叶乘风立刻道,“我就不信他一点马脚不漏!”

    马红杰这时又朝叶乘风道,“也许他也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说不定人质已经不在他手里了呢?”

    叶乘风一阵犹豫,他知道马红杰说的一点没错,周珂骏也许只是经手人,鄢帆早已经不知道被他交给谁了。

    很快盐海看守所已经出现在前方不远处,周珂骏的车子立刻开了过去,在看守所的门口停了下来。

    叶乘风不能跟的太近,只能远远的就停下车来,看着周珂骏在看守所门口递了一根烟给门口的门卫,闲聊了几句后进了看守所。

    他不禁心下一动,连忙朝马红杰道,“你和看守所的人熟悉不?”

    马红杰诧异地看着叶乘风,“以前押送过犯人过来几次,谈不上熟不熟,怎么了?”

    叶乘风指了指看守所的门口的门卫,“你去问问,看周珂骏来这里做什么的!”

    马红杰虽然不知道叶乘风想干什么,但还是下车走了过去,叶乘风跟在后面。

    到了门口,叶乘风立刻也掏出一根烟递了过去,门卫不认识叶乘风,但是显然认识马红杰。

    门卫诧异地道,“马姐,怎么不和周队一起来?”

    马红杰笑了笑,“我和他不同案子,怎么?周队也来了?他来做什么?”

    门卫和马红杰说,“昨晚凌晨周队送来一个嫌疑犯,今天估计是要来审讯的吧?”

    叶乘风拿出打火机,帮门卫点上香烟,“什么犯人?还劳周队亲自来审讯?”

    “我也不是很清楚!”门卫吸了一口烟后,轻吐烟云,“昨晚不是我值班,不过我听老黄说了,好像是一个重伤的犯人,浑身都打着石膏呢!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案子!”

    马红杰闻言脸色一动,和叶乘风相视了一眼,他们万万都没有想到,周珂骏居然会把鄢帆藏在看守所里。

    叶乘风也不得不佩服周珂骏,谁会想到鄢帆是被绑架在这里的,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没有比这里更适合藏人质的了。

    而且凭着周珂骏的身份,还不会有任何人对这件事起疑。

    门卫见两人没有说话,问了一声,“对了,马姐,你为什么案子来的?”

    马红杰还没说话,叶乘风立刻朝那人一笑,“我们的案子比较秘密,暂时还不适合公开,大哥,你先忙!”

    叶乘风说着拉着马红杰就走,马红杰却道,“现在知道鄢帆就在里面,我们不进去?”

    他还是将马红杰拉回了车里,朝马红杰道,“从他们的藏人质地点来看,鄢帆应该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你就没想过,周珂骏和鄢帆、鄢晚畴又没仇,他为啥要绑架鄢帆?”

    马红杰脸色一动,怔怔地看着叶乘风,却听他继续道,“周珂骏不过是个喽啰,他幕后还有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