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非常人贩

    门刚被踹开的时候,里面人都正赌的兴起呢,吵杂声盖天,除了靠近门口的那桌,里面的人根本就没在意。

    门口两边各站着一个汉子,都是一副雕龙刺凤,满脸横肉,赤膊上身的歹相,一看叶乘风进来,立刻就要上来阻止。

    叶乘风从踹门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里面的情况,没等那两人靠近自己身子呢,先是一棍子砸翻一个。

    另外一个则是被叶乘风一脚踹起,直接飞向了门口的赌桌,那的人刚看了一眼,也没太注意,见叶乘风拿着一根铁棍,还以为是赌场的打手呢。

    这一桌在玩牌九,其中一个汉子哈哈大笑,大叫一声双天至尊,就将牌摊开了,岂知众人还没看清他的牌呢,就从天而降一个人,砸在牌桌上。

    这一桌人顿时都避开了,随即又想到自己桌上的前,立刻又去抢钱,刚才那开双天至尊的货,不住地大叫,“麻痹的,我刚才是双天至尊,给钱,给钱……”

    哪里会有人理他,纷纷拿着钱就跑,叶乘风看了一眼其他赌桌,而周边又有几个壮汉朝着他这边跑来了。

    其他的赌桌瞥了一眼,根本没当回事,继续玩自己的,这里毕竟是赌场,每天这种事不知道遇到多少呢。

    叶乘风见状立刻一个健步跃上面前的赌桌,对着桌上那人的腹部又是一脚,直接把他踹的飞向了另外一桌,不过只是掉在赌徒的身后。

    周围的几个大汉立刻朝着这一桌跑了过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棍,其中一个带着近视镜的人不但没往前跑,反而退后了几步,拿着手里的对讲机,“彪子,彪子……”

    几个大汉此时已经冲到了叶乘风面前,叶乘风站在赌桌上居高临下,一脚将牌九踢向众人,在众人伸手来挡的时候,一个飞身跳起,手里的铁棍一招秋风扫落叶,将最前面的几个汉子直接撂倒。

    后面几个汉子见状,没有再冲上来,而是搬着一侧的凳子朝叶乘风那边砸了过去。

    叶乘风直接一个侧身翻,避开了砸来的凳子,他也不顾那些大汉,而是冲着那个戴眼镜的,正往门外跑的男人而去了。

    那男人刚到门口,叶乘风也已经到了,用铁棍一下子勒住了那人的脖子,见身后几个汉子还追过来,伸脚挑起一个凳子踢了过去,立刻撞翻一个。

    其他汉子还要上来,叶乘风立刻一勒面前的男人,“再上来,就勒死他!”

    这时其他桌的赌徒也发现了不妥,不少胆小的已经开始将现金收了起来,随时准备撤退。

    不过也有一些老赌徒根本不管这些,继续玩着手里的牌,外面的打斗权当是热闹看了。

    叶乘风环视了一眼赌场内的情况,却见最里面一桌的一个汉子,这时正站在桌前,一只脚踩着一个凳子,不断地晃着,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手里拿着扑克牌。

    虽然只是看背影,就觉得和刘志洲的身形有点相像,身前的眼镜男这时举起手,朝叶乘风道,“朋友,你是求财还是条子?”

    叶乘风朝着眼镜男一哼,“我找人的,叫刘志国出来!”

    他说话声音很大,故意是要在场所有人听到,刚说完他就扫视了一下房间里。

    刚才他怀疑的那人还真的回头看了一眼叶乘风,不过立刻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已经开始在收桌上的钱了。

    叶乘风刚要上前,这时铁门响了起来,门外传来马红杰的声音,“叶乘风……”

    他闻言立刻挟持着眼镜男走到铁门前将铁门打开,往门外一看,只有马红杰一个。

    马红杰进门后,看了一眼在场的情况,又看向眼镜男,皱眉道,“他就是刘志国?”

    叶乘风摇了摇头,指了一下一侧的房门,“那里有两个重伤的,你先带走,刘志国交给我!”

    马红杰闻言立刻就朝那个门口走去,另外几个大汉则立刻就要上前阻拦。

    叶乘风手下的铁棍稍微一用力,眼镜男立刻闷哼一声,随即让那几个大汉退开。

    同时他又朝叶乘风道,“朋友,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么?”

    叶乘风闻言一个一棍子敲在他脑袋上,“麻痹的,别总和哥说这么一句,谁场子关哥鸟事!”

    眼镜男这时摸了一下脑袋,冷笑一声,还是十分的冷静,“朋友,别冲动,我也是好心告诉你一下,免得你身首异处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叶乘风直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一棍子直接击中他的脑袋,立刻就打晕了。

    不过其他汉子见叶乘风手里没了人质,立刻又朝叶乘风跑了过来。

    叶乘风一棍在手,完全一副一夫当关之状,转眼前就将先跑过来的人击倒在地了。

    后面有一个汉子见识到叶乘风的勇猛,知道自己上也是白搭,立刻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场子出事了!”

    叶乘风见状将铁棍朝着那人的脑袋扔了过去,那人话没说话,就被砸晕在地了。

    这时赌场里的赌徒纷纷开始往外跑,叶乘风也不拦着,只是刘志国混在人群里也往外跑的时候,却被叶乘风一把拉住了,“国哥,这么着急走?”

    刘志国立刻朝叶乘风道,“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刘志国,我叫张晓峰!”

    叶乘风朝刘志国一笑,扇了他一个嘴巴,“我他妈说你叫刘志国了么?还他妈装!”

    刘志国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道,“兄弟,我不认识你,你找错人了吧?”说着又朝他道,“这里是康爷的场子,你砸了他场子,他一会就派人来了,你还是快跑吧!”

    马红杰这时已经将里面那个穿西装的扶了出来,朝叶乘风道,“另一个死了!”

    叶乘风点了点头,立刻就拉着刘志国出了大门,和那学赌徒相反方向而走。

    西装男伤势不轻,走的比较慢,不过好在这里小巷子特别多,不易被发现。

    但是这也是缺陷,三一转,叶乘风和马红杰也不知道转到哪了。

    叶乘风一个一把撕住刘志国的耳朵,“从哪走?”

    刘志国眼珠子乱转,他见叶乘风那么蒙,一个人就把康涵的赌场给踢了,而且还不知道对方的来路,这时正寻机逃走呢。

    他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心中想着,叶乘风对这周围的环境不太熟,只要把叶乘风引回赌场那边,康涵的人肯定回来了,到时候自己就有机会逃走了。

    刘志洲正打着如意算盘呢,这时就听前面的路口传来一阵喇叭声,叶乘风和马红杰看去,居然是刘志洲的姘头开车来迎他们了,“这边!”

    叶乘风心中不禁奇怪,这女的居然没乘乱逃走,不过他想也没想,立刻扭着刘志洲往那边走了过去。

    靠近车子的时候,刘志洲才看清那女人,脸色不禁一动,还以为她是来救自己的,但是一看车子,就觉得不太像,她没钱买这么好的车。

    叶乘风已经把他推上了车,身后的马红杰扶着西装男也过来了,而这时巷口里已经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马红杰扶着西装男在后座坐好后,叶乘风坐在后座,马红杰立刻也上了副驾驶,那女人没等车门关上,一踩油门,沃蓝达就蹿了出去。

    车子刚开走,一群二三十个拿着砍刀的汉子就从巷子里冲了出来,追着沃蓝达跑了一会,实在追不上才放弃,不过有人已经记下了车型和车牌。

    刘志洲坐在后座,一直看着驾驶座的女人,却没有说话,他已经意识到是她出卖了自己。

    叶乘风这时回头看了一眼车后的情况,见没人追上来,这才一把扯住了刘志国的衣领,“说,鄢帆在哪?”

    “什么鄢帆?”刘志国的眼神明显一动,但是还在矢口否认,“你谁啊,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乘风立刻用手肘和他的鼻子做了一下亲密接触,刘志洲顿时痛的捂住了鼻子,鼻血正好滴在他腿上放的钱袋上。

    马红杰回头厉声朝刘志国道,“你今天赌钱的本钱是怎么来的?”

    刘志洲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嘟囔道,“老子捡的!”

    叶乘风冷笑一声,立刻将一侧的车门打开,一手扯着他的裤脚,随即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车子已经上了马路,路边偶尔呼啸而过的车子,吓的刘志国一阵大叫,“救命……”

    叶乘风在一辆车就要撞上他的时候,将他拎了回来,“再给你一次机会……”

    刘志国虽然吓的面无人色,但还是一口咬定,“我真不知道……”

    叶乘风不等他说话,立刻又是一脚将他踹了出去,拉着他裤子的手,还在慢慢放开。

    刘志国的头离地面越来越近,只要叶乘风稍微一松手,他的脑袋瞬间就能变成烂西瓜。

    他吓的顿时大叫,“我招了,我招了……”

    叶乘风再度将他拉回来,“不想学你的弟弟刘志洲,就不要说假话!”

    刘志国心中一凛,暗骂一声,我说这货是谁呢,这么横,原来是废了他弟弟的那个狠货。

    不过他只能心里骂骂,他从刘志洲那也听说,叶乘风绝对不是那种只是吓唬吓唬你的货色,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刘志国只能和盘托出了,“我和我二弟收了人两万块钱,只是负责去医院把一个丫头带出医院,出医院范围后,交给另外一个人,就没我们的事了!”

    叶乘风眉头一皱,“交给谁了?”

    “不知道!”刘志国连忙摇头,随即见叶乘风眉头一皱,立刻又补充道,“那人身材魁梧,长的还挺帅,左嘴角有颗痣,而且有配枪,用的手机是三星的……其他我真的不知道……”

    叶乘风和马红杰闻言脸色都是一动,刘志国描述的这个人,他俩都认识,中午的时候还见过,正是周珂骏。

    两人相视了一眼,都有些难以置信,绑架鄢帆的居然是个警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