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地下赌庄

    沃蓝达很快开离皇冠酒吧,马红杰坐在副驾驶,刘志国的姘头坐在后座,眼神涣散地看着窗外。

    马红杰一直注意她的神情,当沃蓝达开到酒吧面前时,那女人的眼睛盯着酒吧的门口看了良久,车子开走后,她还回头看了几眼。

    叶乘风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不过他没有吭声,倒是一侧的马红杰有些坐不住了。

    谁都明白,如果真把这女人交给刘志国,刘志国知道自己带了绿帽子,这女人还有好么?

    马红杰不住地朝叶乘风使着眼色,意思是让叶乘风别为难这个女人,叶乘风视若罔闻。

    根据那女人说的路线,沃蓝达一路往西,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子已经开离了市区,最终在一个城乡结合部的民宅区的路道上停了下来。

    下车后,女人告诉叶乘风和马红杰,刘志国向来嗜赌如命,而且最近得了一笔钱,好久都没去皇冠了,应该在这里的一个地下赌场赌钱。

    叶乘风听她说刘志国得了一笔钱时,和马红杰对视了一眼,相信自己没有找错人。

    女人领着叶乘风和马红杰在居民区的巷子里穿来穿去,如果不是这女人领着,估计叶乘风和马红杰早穿晕了。

    最后在一个小巷,女人指了指前面一座看上去普普通通门口是深红铁门的民房,说这里就是地下赌场。

    叶乘风连忙让马红杰带女人先回车里,他自己先进去看看再说。

    女人一阵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和马红杰,“不是要带我见国哥,给他一个交代么?”

    叶乘风什么也没说,已经朝那间民房而去了,马红杰这才和那女人解释道,“其实我们也是找刘志国的,我们不是他手下!”

    女人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立刻就要上前阻止叶乘风,“要是被国哥知道是我带你们来的,我死定了!”

    叶乘风闻言回头朝着女人一笑,“放心吧,刘志国没机会找你报仇了!”

    不过叶乘风还是让马红杰先看着那女人,毕竟现在还不确定刘志国在不在这里,如果不在,到时候还要麻烦这女人带着他们继续找。

    马红杰带着那女人原路返回,叶乘风现在民宅周围转了一圈,发现这家民宅的所有窗户都拉上了窗帘,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是隐约听到里面有些吵杂声。

    叶乘风附耳在其中一个窗口仔细听了一会,发现这个女人没有说话,里面的杂音的确是在赌钱。

    他这才又回到了铁门前,敲了敲门,大约五分钟左右才有人过来。

    不过那人并没有打开铁门,而是拉开了铁门上的一道窗口,露出了半张脸,“找谁?”

    叶乘风见那人横眉竖眼,脖子上还挂着一条老粗的金链子,满面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茬。

    他立刻拍了拍自己的怀里,“国哥让我送钱来的!”

    金链子仔细地看了一眼叶乘风,眉头一皱,“哪个国哥?”

    叶乘风立刻说是刘志国,说他给自己打电话,让他给送钱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输了钱。

    金链子什么也没说,又盯着叶乘风看了一会,“行了,你把钱交给我就行!”

    叶乘风连声说,那怎么行,这里大大几万呢,不亲自交给国哥他不放心。

    金链子又看了叶乘风一眼后,“等着!”说着将铁窗哐当一声拉上,就再无声音了。

    叶乘风等了一会,没见有什么动静,这时见路边的垃圾堆里,有几张废报纸和一些黑塑料袋。、

    他立刻过去拿起一个黑塑料袋,将报纸叠好放进怀里。

    刚准备好,铁门就打开了,叶乘风这才看清那金链子,赤.裸的上身全是纹身,嘴里叼着香烟,不禁脖子带着金链子,两只手也都金光闪闪。

    金链子让叶乘风进去后,立刻将铁门关上,指了指院子里其中一个门,“国哥就在那里呢,你去吧!”

    叶乘风应了一声,立刻朝那道门走了过去,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发现金链子的眼神不太对,心中不禁警惕了起来。

    走到那门口,他一推那门,门就开了,里面黑漆漆的,隐约看见几个身影,但是根本没有赌钱的声音。

    叶乘风心中起疑之时,后面那金链子一脚踹在叶乘风的屁股上,将叶乘风踢进了门,“麻痹的!刘志国整个下午一直在赢钱,你给他送什么钱?”

    他一脚将叶乘风踹进门口后,立刻将门关上,从外面反锁上。

    叶乘风刚进门就觉得脑后生风,立刻就地一个打滚,就听身后传来砰的一声,有铁器砸墙的声音。

    这时房间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叶乘风只觉得眼前骤亮,本能的用手去挡住眼睛。

    此刻三五个大汉站在叶乘风的面前,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铁棍,门外传来金链子的声音,“问问他到底什么人,到底来做什么的!”

    叶乘风见几个大汉并没有着急动手,只是不怀好意地朝着自己笑,不住地颠着手里的铁棍。

    他这时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房间不大,除了一道门,再无其他出口。

    他身后还有两张凳子,上面各躺着一个血淋淋的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想必是欠了赌债没法还的。

    叶乘风瞥了一眼,刚回头,就见面前一根铁棍已经朝着他面门挥了过来。

    他立刻一个侧身避开,一把抓住了那人的铁棍,用力一拉,连那人一道拉了过来。

    那人显然没意料到叶乘风的身手这么快,一个踉跄向前,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铁棍已经被夺走了。

    叶乘风刚夺来铁棍,立刻对着面前那人的脑袋就是一棍。

    后面四个汉子见状,纷纷骂了一句我草,立刻朝叶乘风冲了上来。

    四个铁棍同时朝叶乘风挥了过去,叶乘风一把将面前的人推向前面。

    那四人见是自己同伴,手下的力道都收了一些,而同伴刚到自己面前,叶乘风的铁棍也到了。

    几个人眼前一花,只觉得身上一阵剧痛,甚至还没感觉到是那里被击中了,就倒在了地上。

    叶乘风看了一圈地上躺着的四个人,对着五人的裤裆就是一阵猛踹,直踹的五人都晕了过去,这才停脚。

    他将铁棍扔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却发现打火机落车里了,蹲下身子五个人的身上都翻了一遍,这才在一个人身上翻到了一个陶瓷打火机。

    叶乘风看了一眼地上那人,又看了看手里的陶瓷打火机,眉头不禁一动,这陶瓷打火机是都彭的,根本不是这家伙用的起的。

    他先点上烟,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凳子上绑着的两人,其中一个穿着西装,虽然西装上满是血污,但还是可以看出质地不错。

    叶乘风走过去在那人的西装领口一翻,牌子居然是阿玛尼的,里面的衬衫是爱马仕的。

    他不禁退后一步,觉得脚下脚下踩着东西了,挪开脚见是一副眼睛,捡起来一看是罗特斯的。

    叶乘风立刻就知道眼前这个人肯定非富即贵,立刻伸手在他脖子上的大动脉试探了一下,发现还有气息。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了金链子的声音,“什么情况?搞定了没有!”

    叶乘风立刻拿起地上一个铁棍,朝着门外捏着嗓子道,“搞定了,这货骨头太硬了!”

    他说着就走到门后,就听门一阵响,门刚打开,叶乘风照头就是一棍子。

    金链子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就觉得脑门一疼,伸手一摸全是血,不过他脑袋还清醒,立刻就要关门。

    叶乘风哪里给他这个机会,对着他的手就是一棍子,在他吃疼的时候,叶乘风一把将他拉进了门,立刻将门又关上。

    门刚关上,金链子就地就捡起一根铁棍,就朝叶乘风的脚下挥了过去。

    叶乘风虽然闪身避开,但还是被棍头处着了,脚踝一麻,低头一看,居然出血了。

    他顿时火起,朝着金链子冲了过去,不管金链子手里的铁棍怎么挥舞,他就一招,对着金链子的脑袋方向砸。

    金链子连忙用铁棍格挡,但是叶乘风的力道越来越猛,他也逐渐有些撑不住了。

    等他手上稍微松懈,叶乘风一棍子就砸中了他的脑袋,没等他反应过来,第二棍子就紧接着而来。

    叶乘风对着金链子一阵猛砸,等金链子已经毫无招架之力了,这才朝着他吐了一口唾沫,“草……”

    金链子身形彪悍,脑袋已经被砸的鲜血淋漓了,但是意识还很清晰,半躺在地上朝叶乘风道,“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么……”

    “管他是天王老子的!”叶乘风冷笑一声,一个健步上前,对着金链子的胯下就是一脚。

    金链子尖叫了一声,双手捂着腿裆倒在了地上,不再吭声了。

    叶乘风对着金链子的脑袋又踹了两脚时,听到身后的凳子上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呻吟,“救命……”

    他立刻扔下铁棍,又朝金链子吐了一口唾沫,这才走到那人的身旁,蹲下身子问,“怎么样,还能不能支撑?”

    那人眼角都被打撕了,只有一只眼睛勉强能睁开,看着叶乘风又说了一声救命,便又闭上了眼睛。

    叶乘风拿起手机给马红杰打了一个电话,说这里有人受伤,让她赶紧过来一趟。

    而他自己则拿着一根铁棍出了门口,朝着另外一个门口走了过去,先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

    屋内很吵杂,但是偶尔还能听到一个粗矿男人的大笑,“草,和老子斗,老子今天穿的是红内裤……大杀四方……”

    偶尔还夹杂着几个声音奸细的女人声音,“国哥,你好厉害……”

    叶乘风听到这里,确定刘志国就在里面,一脚将门踹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