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线索

    叶乘风一路开这沃蓝达到了南城郊区的一处民房,按着张文峰说的地址,顺着盐河的支流走到头,有一处门前一排柳树的就是江浩风家了。

    一条砖头路一直到到了江浩风家路边,砖头路边正晾着一排衣服,叶乘风的t恤给了马红杰,此时正光着膀子呢,立刻打开车窗顺了一件t恤穿上。

    他刚穿好衣服,江浩风家的铁门打开了,一个光头青年正牵着一条黑色的大狗,那狗一见沃蓝达,立刻冲着这边狂吠。

    光头闻声看了一眼沃蓝达,随即蹲下身子抚摸着黑狗,嘴里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叶乘风听张文峰说江浩风就是个光头,而且年纪和眼前的这个人也差不多,“江浩风?”

    光头闻言转头看了一眼叶乘风,站起身来,“你哪位?”

    叶乘风听他这么说也就是默认了,立刻打开车门,掏出了香烟朝他走过去。

    那黑狗见状不住地朝叶乘风狂叫不止,龇牙咧嘴,满嘴都是口水的。

    叶乘风见状立刻睁大了眼睛,瞪了黑狗一眼,那黑狗立刻蹲在地上吐着舌头不再乱叫了。

    姜浩接过叶乘风递来的香烟,诧异地看着叶乘风,“你到底谁啊?找我有事?谁介绍你来的?”

    叶乘风笑了笑,拿出打火机给江浩风点上,这才自己点上一根,“张文峰介绍我来的,主要是想打听一点事!”

    江浩风眉头一皱,夹着香烟看着叶乘风,“张文峰这货,尽给我惹事,你知道干我这行的,向来是守口如瓶的,你走吧,我没什么消息给你!”

    叶乘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牛皮纸风,赛到江浩风的手里,“这点小小意思!”

    江浩风也不打开,只是在手上颠了颠,眉头不禁一动,“你到底想打听什么事?”

    叶乘风开门见山的问江浩风,“最近有没有人委托你找人绑人?”

    江浩风一听这话,立刻将手里的牛皮纸袋还给了叶乘风,“没有!”

    他说完立刻就牵着黑狗顺着砖头路往前走去,还丢一句话给叶乘风,“你还是找别人吧!”

    叶乘风见江浩风如此,就更觉得奇怪了,找他的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一个案子,他回答的这么爽快,肯定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事。

    叶乘风立刻上车将车子调转过来,开着沃蓝达跟在江浩风的身后,打开车窗朝江浩风道,“被绑的这个丫头前几天才出车祸,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万一出点纰漏就有生命危险!”

    江浩风头也不回的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开善堂的,你走吧!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可能说的!”

    叶乘风无法,只好朝江浩风又道,“刚才的价格可以再加一倍……或者你直接开个价……”

    江浩风转头看了一眼叶乘风,冷笑了一声,“朋友,我看你是张文峰介绍来的,我才告诉你一声,这件事不是钱的问题!”

    叶乘风立刻问,“那是什么问题?”

    江浩风看着他道,“被绑的是你什么人?”

    叶乘风想也不想,“妹妹!”说着见江浩风满脸不信,立刻又补充一句,“干妹妹!”

    江浩风这时道,“我看你也是受人所托吧?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了!对你没好处,要是你惹火上身就不好了!”

    他正说话,这时又见黑狗突然停滞不前的朝着前面的岔口不住的狂吠了起来。

    江浩风蹲下身体又安抚了几下黑狗,又看了一眼前面的叉路口,也没见那有人,眉头不禁一动。

    就在这时那突然开出了一辆黑色的长城面包车,的朝这边开了过来,瞬间停在了叶乘风的沃蓝达前面。

    车子刚停好,车门就打开了,四五个汉子直接拿着砍刀冲了下来,没等江浩风看清楚,几个汉子的刀就朝他砍了过去。

    江浩风见状立刻撒腿就跑,后面的几个汉子立刻追了上去,江浩风的黑狗被他牵着一路跑,还不时的回头狂吠。

    其中一个汉子朝着江浩风喊道,“麻痹的,江浩风,给老子站住,上次是不是你出卖老子的!”

    叶乘风一听这话,嘴角不禁露出了笑容,看来这个江浩风并不是如他说的那样守口如瓶啊。

    不过他还是下了车,也追着那几个大汉而去,很快到了几个大汉身后,先一个手刃将落后的那人击晕,将他扔在一草的草丛里。

    前面的几个汉子还在追着江浩风,根本没注意身后的同伴被人打晕了。

    冲在最面前的那个大汉一路耀武扬威的挥舞着手里的刀,追着江浩风而去,等他感觉有些不妥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的同伴居然都不见了。

    那大汉吓了一跳,立刻握紧手里的砍刀,朝着后面大叫,“什么人?”

    江浩风本来也在跑着,听到身后传来大汉的声音,也不禁回头看去,却见本来追着自己的四五个人现在就剩一个了。

    就在这时,里边一侧的草丛里,突然蹿出一个人来,速度极快的冲向大汉,一把夺去了那人手里的到,一个侧踢就将他踢翻在一侧了。

    叶乘风随即将手里的刀往河里一扔,朝前面的江浩风道,“我说,你老窝现在也不安全了吧!”

    江浩风一阵沉吟地看着叶乘风,却听他又道,“看来你也并不是很能保守秘密嘛!说个价吧!”

    叶乘风说着朝江浩风一笑,又拿出了手里的牛皮纸袋,直接朝江浩风方向扔了过去,“你现在需要跑路费!”

    江浩风一把接住了牛皮纸袋,一阵犹豫后,这才道,“城西的刘氏兄弟!”

    叶乘风还想再继续问什么,江浩风已经牵着狗跑回了民宅。

    大约一刻钟左右,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顺着一边的小道跑远了,那条黑狗一路跟在江浩风的后面。

    “刘氏兄弟?”叶乘风不禁嘟囔了一声,暗想两万块钱就买了这四个字,也不知道值得不值得,不过既然有了线索了,突破口也就打开了。

    他立刻回到沃蓝达开车回市区,路上拿出手机给张文峰打了一个电话,“认识刘氏兄弟么?”

    张文峰反问叶乘风道,“你是说,刘志国、刘志华、刘志洲三兄弟?”

    叶乘风一听到刘志洲这个名字,心中顿时一动,那不是前两天康涵派去砸花姐摩托店,被自己废了两条腿和一只胳膊的家伙么?

    既然刘志洲是康涵的人,那刘志国和刘志华肯定也是康涵的人了?难道这次鄢帆被绑架,和康涵有什么关系?

    叶乘风立刻又问这刘氏兄弟到底什么来路,张文峰说他们弟兄仨以前就是西城小瘪三,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跟了康涵了,不过一直也就是打手喽啰。

    刘氏三兄弟在康涵那边没什么势力,所以经常帮人干一些打架勒索的事,如果江浩风说是他们三兄弟干的,那就错不了。

    叶乘风想到刘志洲伤势严重,应该不可能参与,而且医院的闭路电视里就显示两个人。

    他纠正张文峰不是三兄弟,应该是刘志国和刘志华两人干的,刘志洲前两天被他废了,现在应该还躺医院呢!

    说着又问张文峰,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刘志国和刘志华,张文峰说他和刘氏兄弟不是一个势力的,还真不清楚。

    叶乘风沉吟了片刻,立刻想到了住院的刘志洲,既然找不到他两兄弟,那就只能去找他了。

    盐海市有一个骨科专科医院,是专门治疗跌打损伤的,叶乘风觉得刘志洲的膝盖和肩头都被自己打的骨裂了,多半是在这家医院。

    所以叶乘风长驱直入去了骨科医院,但是在里面打听了半天,也没找到刘志洲。

    刚出医院就接到马红杰的电话,“叶乘风,你现在在哪呢?”

    叶乘风笑道,“听你口气恢复的不错啊,怎么?你事情解决了?周珂骏那小子绳之以法了?”

    没等马红杰说完,叶乘风立刻又道,“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估计已经放了他吧?”

    马红杰闻言一愕,连忙解释道,“我不想他父母为他担心……而且他答应我了,今天就去所里辞职……”

    叶乘风笑了笑,不置可否,他不想当着马红杰的面说她傻,也只有她会相信周珂骏的鬼话。

    马红杰见叶乘风没吭声,立刻道,“你现在在哪,别妄图甩开我!”

    叶乘风对着电话一笑,“你在哪,我去接你,有点线索了,正想找你帮忙呢!”

    马红杰一听这话,立刻说了自己的地址,叶乘风按着她说的地址开车过去。

    这是一所郊区临近市区的茶餐厅,马红杰此时正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喝茶呢,一见叶乘风的沃蓝达开来,立刻朝着他挥了挥手。

    叶乘风进了茶餐厅,一屁股坐下后,盯着马红杰看,见她的起色比之前要好了许多。

    马红杰被叶乘风看的别扭,立刻呵斥道,“看什么呢!”

    叶乘风摇了摇头,微叹一声,“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神经大条,居然和没事人一样!”

    马红杰心下一动,之前周珂骏向自己道歉,要送自己回去,自己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所以到了这家茶餐厅坐了半天才算忘记这事,没想到叶乘风一来就提这事。

    叶乘风见马红杰脸色有异,立刻岔开话题,“对了,你能不能查到一个叫刘志洲的人,住在哪家医院?”

    马红杰朝叶乘风一瞪眼,“你用的着我了就来找我了?要是用不着我,是不是今天就不出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