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一锅端

    叶乘风和叶垚就在远处的一处高坡上,将这里的情况尽收眼底,刚才徐庆国被搅了一只手,他们就看的清清楚楚。

    其实在来的路上,叶乘风就已经预料到高瑜这会不会轻易放过熊天啸一伙人,所以刚到废工地就给马红杰打了电话。

    高瑜刚还在想是什么人坑了自己的钱呢,就见警察出现了,手下们吓的立刻四处逃窜,但是四周早就被警方被围住了。

    马红杰一马当先,持枪慢慢朝着高瑜等人靠近,一侧的一个中年警官殿后,朝着高瑜等人道,“都别动!枪子儿不长眼睛!”

    一伙人都将手里的棍棒砍刀扔到地上,蹲下身子抱着脑袋,熊天啸和谭方弘见状不住地朝警方大叫,“救命啊,他要杀我们!”

    马红杰扫视了一眼现场的情况,徐庆国血淋淋的倒在地上,谭方弘的右手也满是鲜血,此时正抱着右手瘫坐在地上呢。

    高瑜依然站在原地,但是犹豫手上没有武器,警方也没有太过注意,马红杰只是用枪指着他,命令他抱头蹲下。

    他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今天居然不是他熟悉的周珂骏带队,不好糊弄过去,只是眼前的这个女警很眼熟,貌似是周珂骏的妞。

    高瑜一边缓缓蹲下,一边试探着问,“周珂骏呢?我和周珂骏是哥们……”

    马红杰冷哼一声,“你和局长是哥们也没用……蹲下……”

    高瑜心中一动,这时依然放缓动作,慢慢的蹲下去,而周边的警察已经迅速的往中间靠拢。

    马红杰掏出了手铐,上前准备给高瑜上手铐。

    高瑜立刻抓起地上一把沙土撒向了马红杰,随即立刻一个就地打滚,滚到一边,爬起身就跑。

    马红杰眼睛看不清楚,立刻朝着远处逃跑的高瑜大喝道,“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

    高瑜脚下缓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其他警察都在忙着抓他的手下,马红杰则正在揉自己的眼睛呢,立刻又撒丫子就跑。

    这时几个警察发现不妥,再追上来的时候,已经有点追不上了。

    高瑜一口气拍了几百米远,在混乱的工地里穿来穿去,一会就没影了,最后躲在一个楼板堆后面喘着粗气。

    警方那边将所有人都控制住了,再去检查徐庆国的时候,发现他由于失血过多,早挂了。

    马红杰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朝着高瑜逃窜的地方追去,暗道叶乘风的举报,这次恶意伤人案的主谋就是那个家伙,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高瑜此时正在休息,好不容易找到了熊天啸他们,没想到警察就出现了,这好像完全就是有人设计好了的一个圈套,故意引着自己往里跳啊。

    他脑子一阵快速的旋转,努力搜索自己近期的仇人,思前想后也就一个人——叶乘风,除了他没有别人。

    正想着呢,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他心下顿时一凛,立刻就地拿起一块砖头握在手里,从石板的另一端饶了过去,从缝隙中看到一个被警服包裹着的高耸胸口。

    高瑜立刻知道肯定是那个女警,今晚出动的就她一个女警,这时缓缓地饶了过去。

    而马红杰这时正持枪朝着石板的另外一边走去,完全不知道高瑜已经绕到自己的身后了。

    等她听到身后有响声,转过身的时候,握枪的手顿时一痛,手上的枪掉在了地上,还没看清什么情况,脑门又是一痛,顿时就晕了过去。

    高瑜此时正拿着砖头看着眼前的马红杰倒在了地上,本来准备抢了枪就走,但是看到马红杰胸口不住地起伏,顿时感觉喉咙一阵燥热。

    他左右看了一下情况,发现没有其他警察跟过来,立刻一把抱起马红杰,朝一边的一个楼板丛中走去,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方,把马红杰放了下来。

    高瑜看着马红杰躺在楼板上,心痒难耐,立刻就开始脱裤子,周珂骏不是让老子别打她主意么,老子现在就上了她。

    脱完裤子,高瑜立刻就伸手去解马红杰胸前的纽扣,岂知刚解开第一个纽扣,脑壳后面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抵住了。

    高瑜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身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瑜哥真是好兴致啊,逃命的过程中都不忘风流一把!”

    高瑜虽然没回头,但是已经听出了叶乘风的声音来,立刻沉声道,“叶乘风,我草你妈,我知道一切都是你的圈套,你吞了老子的钱……”

    “你的钱?”叶乘风朝高瑜一笑,“那是熊天啸的钱……废话少说……”

    叶乘风没给高瑜再说话的机会,直接上去用枪座砸在了高瑜的后脑袋上。

    高瑜立刻晕了过去,趴在了马红杰的身上。

    叶乘风则扶起高瑜的身子,将他的手放在马红杰领口上,作出一副要扒马红杰衣服的架势。

    随即又把马红杰的警枪拿出来,擦了擦上面的指纹,在高瑜的手上握了一下,又将它交给马红杰握着,连她的手指都给放到了扳机上,正好抵住高瑜的心口。

    叶乘风这时点上一根烟,看了一眼马红杰,抱歉地道,“不好意思了,要借你的手了……”

    抽了两口烟后,叶乘风迅速的离开了现场,大约过了十分钟,马红杰头脑昏昏的醒来了。

    而这时有两个警察也找到了这边,毕竟一个女同志出来追嫌犯,队长有些不放心,所以派了两人跟了过来。

    两警察一到这边,就看到高瑜已经脱了裤子,露出雪白的屁股蛋子,正趴在一个穿警服的女人身上。

    两人立刻意识到,这个匪徒是要强.奸自己的同事,同时拔枪指向高瑜的方向,“警察,举起手来……”

    马红杰本来脑袋还昏沉沉的,听到有人大喝一声,顿时也醒了,一醒来就看到自己身上趴着一个人,顿时吓了一跳。

    手下一紧张居然扣动了扳机,“砰”地一声划破夜空,两个警察也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是谁开枪,紧张之下也对着高瑜的后背连开了两枪。

    两个警察迅速的朝着马红杰那边靠拢,这时马红杰用力的推开身上的高瑜,她的脸上毫无血色,至今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同事见马红杰胸口有血,衣冠不整,但是好像并没有生命危险,再去检查高瑜,连中三枪,早已经断气了。

    两个同事先问马红杰有没有事,又问是怎么回事?马红杰只觉得脑袋一阵空白,只记得自己被人砸晕了后,在醒来高瑜就趴在她身上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开枪了,两同事立刻推断,是高瑜要强.奸马红杰,马红杰奋力抵抗下,失手开枪击毙了高瑜,而他们也是担心马红杰出事,才开的枪。

    马红杰还没来得及细想,这时带队的章队长已经循着枪声过来了,两同事立刻把情况汇报了一下。

    章队长点了点头,他见马红杰面色惨白,知道她差点被侮辱了,而且至今没从上次开枪的经历中缓过神来,如今就又开了第二枪。

    他拍了拍马红杰的肩膀,“小马,没事的,一会收队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有心里负担,刚才的人都招供了,今晚的主谋就是这个家伙,他还想冒犯你,是死有余辜!”

    原处的高坡上,叶乘风将烟头扔在地上用力踩了踩,叶垚这时看了一眼叶乘风,他都不得不佩服叶乘风的计谋,借用警察的枪干掉高瑜,也只有他想的出来。

    叶乘风骑上哈雷载着叶垚回程后,叶垚朝叶乘风道,“哥,你说的没错,我今晚算是长见识了!”

    他拍了拍叶垚的肩膀,“今晚谭方弘和徐庆国的钱,我会转给你,你给你爸妈点,剩下的自己悠着点花!”

    说完叶乘风骑着哈雷绝尘而去,叶垚站在原地看着叶乘风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这才由衷的赞叹,这才是他的哥。

    一群人在叶乘风的手里就和玩似的,所有的计划天衣无缝,不但将几个人的钱都搞到手了,还整死了高瑜和徐庆国,熊天啸和谭方弘虽然被警方救了,但是下场估计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叶乘风骑着哈雷到了花姐的摩托店前,摩托店的卷闸门已经重新修好了,但是已经打烊了。

    他拨通花姐的电话,花姐这才从店里将卷闸门打开,叶乘风进去后,直接拿出一张卡,交给花姐,“这些钱就当是摩托店的损失费吧!”

    花姐诧异地看着手里的卡,又交还给他,“我都已经搞定了,不需要了!”

    叶乘风执意要把卡给花姐,花姐最后拿着卡看着叶乘风说,如果你非要给我,我会收下,但是从此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叶乘风这才作罢。

    花姐见叶乘风今晚的心情似乎不错,“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叶乘风拿出手机调开银给花姐看,花姐一看那数字就蒙了,“这么多钱?你抢银行了?“

    叶乘风笑了笑,“我要抢早就抢了,还等今天?不过最开心的不是这事!”

    花姐不禁奇道,“还有什么能让你更开心?”

    叶乘风一把抱起了花姐,就往后面的隔断走去,“你懂的?”

    花姐眼睛顿时放大,一把搂住了叶乘风的脖子,“你的……那什么好了?”

    到了隔断,叶乘风一把将花姐扔上了床,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你检验一下就知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