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一网打尽

    熊天啸被扔下盐河的时候,不远处的桥上,叶乘风正和叶垚站在这里抽烟。

    夜色很深,冷风吹过,烟头忽明忽暗,看不清两人肃杀的神情。

    叶垚深吸了一口烟,烟头陡亮,他的眼睛正盯着原处的盐河边,“哥,你不会真要干掉他吧?”

    “干掉这种货色,脏了自己的手!”叶乘风拍了拍叶垚的肩膀,“你要记住,杀一个人很容易,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这未必是你最好的选择?”

    叶垚一阵不解地看着叶乘风,却听叶乘风继续道,“像熊天啸这种人,杀了也就杀了,本也没什么大不了,但你真要干掉一个人,还能做到和自己全无关系,这样才算本事!”

    叶垚还是有些不明白,“出来混的,不就是靠个狠字么,要是和自己毫无关系,我他妈还杀他做什么?”

    叶乘风笑了笑,“现在的江湖不是以前的江湖了,狠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城府和心机,不然你再狠迟早也会遇到更狠的!”

    叶垚冷哼一声,“怕他个老**,大不了和他拼刺刀!”

    叶乘风知道叶垚年轻,现在血脉里还都是热血,缺乏冷静。

    “要是人家不和你正面拼,跟你来阴的呢,你一次能躲过,两次能逃掉,难道能躲逃一辈子?”

    叶垚不再说话了,叶乘风说的没错,而且这种事他也不是没遇到过。

    就在前一阵子,东城一个牛逼轰轰的混子,到处张牙舞爪,最后被人暗杀了,至今也没查出是谁来。

    叶乘风见叶垚的脸色就知道他想通了,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你就知道了!”

    这时不远处的几个大汉已经把熊天啸从河里捞了上来,熊天啸喝了一肚子水,呛的半死,脸色惨白。

    原来他以为呼吸这个词在自己身上再也用不着了,没想到还有机会。

    他抓紧一切机会,不住的喘着粗气,深吸深吐,深怕下一秒又没机会了。

    谭方弘和徐庆国在一旁都看傻了,见熊天啸那生不如死的样子,心下骇然不已。

    为首大汉一脚踩在熊天啸的肚子上,用力不轻,踩的熊天啸又吐出一口水来,正好淌到了鼻孔里,立刻呛的咳嗽不止。

    熊天啸刚能喘过气来,立刻抱住肚子上的腿,“我全给你……三千万,我真的只有这么多……”

    为首大汉一声冷笑,“看来你还没喝饱……”说完立刻又把他拉了起来,往河边拖。

    熊天啸不住地在地上挣扎着,“好汉,好汉,三千两百万,我真的只有这么多,你就是真杀了我,我拿不出再多的钱了……”

    为首大汉一把将他按在河岸上,脚踩住熊天啸的脖子,“怎么取钱?老子今晚就要!”

    熊天啸随即道,“我有银,可以转账……”

    大汉拿出一个智能手机,塞到熊天啸的手里,“输入帐号密码……”

    熊天啸乖乖的照办,刚登录进去,就被大汉一把抢了过来,看了一眼存款余额,的确是三千两百多万。

    大汉又把手机递给他,让他转账。

    熊天啸看着手机上的数字,心疼的不行,但是保命更要紧,只好忍痛按着大汉说的帐号转了过去。

    而大汉却不查账,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瑜……瑜哥……已经转账了,你查一下!”

    熊天啸这时不住地朝大汉道,“钱我已经给你们了,可以放我走了么?”

    大汉也不理他,拿着电话看向不远处的桥上。

    叶乘风此时正拿着手机打开银行软件,查了一下账户后,拿起电话,“到账了,让他再喝几口水,再搞其他两个!”

    为首的大汉一听这话,收起电话,立刻一脚将熊天啸踢下了盐河,等他喝的差不多了,才把他又拉了上来。

    徐庆国和谭方弘这时连声朝大汉道,“我们说实话,一分钱不要,全给你们……”

    大汉笑了笑,点上一根烟,拿着手机过去,让两人转账。

    徐庆国钱不算太多,只有三十多万。

    为首大汉见状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信你就这么点钱?”

    徐庆国说自己本来就一个副校长,拿的都是硬工资,加上学生家长偶尔送的礼,一年也不过十万左右的收入。

    大汉冷哼着将徐庆国往河边拖,“瑜哥给你的钱都哪去了?就不说瑜哥的钱,你他妈做了这么多年校长,一点余款都没有?”

    徐庆国连声说,他包养了学校几个女学生,开销很大,平日子自己也大手大脚,所以没什么余款。

    大汉也不管他说的是不是实话,直接将扔到河里喝几口水再拉上来。

    如此几番的询问,徐庆国还是坚称只有三十多万,这才先把他放到一边。

    谭方弘也乖乖的转账,一共两百多万,刚转账就见大汉把自己往河边拖,连声说自己还有一辆大奔,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说真的没其他资产了。

    等叶乘风查完账后,对电话里道,“再吓唬两下就带走,瑜哥正满世界找他们呢!”

    大汉立刻将三个人一起踢下了河,将三人淹的半生不死后,才把三人又拖上了车,很快开离了郊区。

    叶乘风这时跨上了哈雷,朝叶垚道,“走,看瑜哥大显神威去!”

    ……

    高瑜这会的确带着一批手下在到处找熊天啸呢,他本来带人杀去大富豪的时候,见熊天啸早已经不见踪迹了。

    问大富豪的经理才知道他们被人抓走了,他立刻又带人开车满大街的找,最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熊天啸的住所。

    只好带着人杀去盐海世贸大厦的互有实业公司,上楼后直接砸了门,冲进去一阵洗劫,毛都没捞到,又冲下了楼。

    今晚就是不睡觉,也要找到熊天啸,被姐夫康涵看不起就算了,被叶乘风欺负也算了。

    现在连他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骗子也能忽悠到自己头上来,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在盐海还能混下去了?

    加上高瑜的钱被黄蓉卷走后,他真穷了,真的心疼投资在熊天啸那的钱了。

    一伙人气冲冲的下楼,被盐海世贸大厦的保安拉住,正愁气没处撒呢,立刻又把保安一顿狠殴,这个不开眼的。

    高瑜郁闷的站在路边抽烟,说实话,如果熊天啸真的捐款潜逃了,他还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这笔钱可能也和黄蓉的一样,有去无回了。

    正他当郁闷的时候,一辆mpv车在路边急速的停了下来,刹车声刺耳,高瑜还以为是仇家上门了,吓的一哆嗦,连退几步,手里的烟都掉了。

    岂知mpv车车门打开后,车里的人直接扔出三个人**的人后,又迅速的开走了。

    高瑜正纳闷呢,这时一看地上三个人,顿时眼前又亮了。

    麻痹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自己满世界找的熊天啸居然有人给自己送来了。

    要是以往,高瑜可能还会想一下,谁会这么好心帮自己抓了熊天啸他们。

    但是这会他更着急的是他的钱,立刻上前一把拎起了熊天啸,“麻痹的,舍得出现了,老子的钱呢!”

    熊天啸又吐了几口水,“瑜哥……不是已经给你了么?”

    高瑜立刻一个大嘴巴就抽了过去,“麻痹的,少他妈说废话……”说着一挥手,“不还钱是吧,带走!”

    一群手下立刻上来,将三人又拖上了车,火速的开离了盐海世贸大厦。

    车子刚开走,叶乘风的哈雷就跟了上去,不过始终和前面的车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很快到了郊外的一个废弃工地上,熊天啸三人被拖了下去,三人还不住地叫道,“我们已经把钱都还你了!”

    高瑜一声冷笑,直接让人把一旁的搅拌机打开,“再他妈不把钱交出来,三个人都搅碎了,弄到混凝土里做楼板盖楼去!”

    说完立刻一指徐庆国,“麻痹的吃里爬外的东西,老子给你那么多钱,你他妈最后和叶乘风搞到一起去?就他妈从你开始!”

    两个手下立刻上前就拉着徐庆国往搅拌机走了过去,高瑜又问了一声钱吐不吐。

    徐庆国连声说已经还了,高瑜眉头一皱一挥手,两个手下立刻将把徐庆国的手伸进了搅拌机里。

    荒郊野外本来寂静无声,此时突然传来一声划破天际的惨叫,熊天啸和谭方弘都愣住了,高瑜的手段可比刚才还要残忍。

    高瑜点上一根烟,朝着地上抱着自己已经没了手臂的徐庆国道,“真他妈以为老子和你们说笑的?”

    徐庆国这时已经疼的晕死了过去,高瑜上前对着徐庆国的断臂猛踹了几脚后,这才转头看向熊天啸和谭方弘,“你们呢?”

    熊天啸立刻哀求地朝高瑜道,“瑜哥,我们真的把钱给你了,你不能忽悠我们啊……”

    高瑜一听到忽悠二字,立刻上前对着熊天啸一阵猛踹,“麻痹的,老子忽悠你们?是你们忽悠老子……”

    他说着立刻又一挥手,两个手下过来拖着谭方弘就往搅拌机那里走。

    有徐庆国的活例子在前,完全和在盐河边上的吓唬不一样,这一次真的要命。

    谭方弘吓的甚至忘记了求饶,只觉得裤裆一热,屎尿都出来了。

    很快他被架在了搅拌机前,高瑜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还不还钱?”

    谭方弘这才回过神来,满脸鼻涕眼泪的道,“真还了……刚才把我们扔下车的人逼着我们还的……”

    高瑜心中顿时一动,这才想起了刚才的事,现在仔细一想,徐庆国已经这样了,谭方弘还一口咬定还了?

    难道真是要钱不要命?高瑜还没见过这种人。

    再加上有人无缘无故把熊天啸三人送过来,这明显是有人捷足先登。

    想到这高瑜心头更气,立刻让人把谭方弘往搅拌机里拽,“麻痹的,是谁让你们还的?是谁坑了老子的钱?说!”

    谭方弘的手指头已经触及到了旋转螺旋了,这时大叫着说不知道对方什么人,但是他们说是你高瑜的手下。

    高瑜心中一动,好像在想到底是什么人的时候,突然远处灯光皱起,六展车头灯朝着这边照了过来。,

    还没等高瑜反应过来呢,十几个身影已经冲了过来,为首一个人大声道,“不许动,警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