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假小子

    叶乘风蹲下身子来,先在黄毛的身上摁了摁,看看他有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发现他的腿和胳膊可能摔断了,其他并没什么大碍,但是有无内伤看不出来。

    又在他的口袋翻了翻,找出一个钱包,里有几千块钱现金和一堆银行卡,还有身份证和驾驶证。

    不过叶乘风这才注意到,身份证上的照片上居然是一个青涩的长发女生,而一侧的性别栏赫然写着女。

    叶乘风拿着身份证仔细的对比了一下地上的黄毛,才发现的确是同一个人,居然是个假小子。

    不过地上的黄毛完全一副中性打扮,加上剪了一个男生头,完全看不出女性的特征了。

    再看姓名栏里写着鄢帆,出生日期显示她已经二十四岁了,又看了看地上的女人,还真看不出来,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的样子。

    鄢帆抓住叶乘风的腿,手上还在哆嗦不已,不住地朝叶乘风道,“救救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叶乘风没搭理她,将她从绿化带里拖了出来,她满脸惊恐,也不知道叶乘风想干什么。

    毕竟她是因为要和叶乘风飙车,才发生车祸的,看叶乘风一脸冷峻也不吭声,暗想别遇到个劫财劫色的,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嫁祸给集装车司机。

    当鄢帆被从绿化带里拖出来的时候,她才注意到,一侧的路边同伴的尸体正静静的躺在那里,周边的地上已经印的满是鲜血了。

    本来鄢帆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现在看到前一刻还和自己在酒吧里有说有笑的伙伴,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而且以后再也不可能一起喝酒了。

    她开始有些后怕了,今天是运气好,自己没死,如果自己那天运气不好,躺在那边的很可能就是她自己。

    想到这些,鄢帆感觉浑身都是冷汗,不禁开始哆嗦了起来,她从来没有感觉死亡居然离她这么近。

    叶乘风并没有管她,而是拿出手机坐到自己的哈雷车上,“喂,淮海东路出了一起车祸,一死一伤,是一辆外地的集装车,车号……没看清,我现在送另外一个伤者去医院……”

    鄢帆见叶乘风是打的报警电话,心里才稍微舒了一口气,朝着叶乘风道,“谢谢你,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你放心……”

    叶乘风点上一根烟,朝着鄢帆一声冷笑,“留着你的钱去地府花吧!”说着就朝她走了过来。

    鄢帆没明白他的意思,见叶乘风的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表情,心中不禁诧异,这货不会报警之后再来劫杀自己吧?

    不想叶乘风走过去,一把将她扛了起来,刚才没太注意,这会抗在肩上,才感觉她胸口还有点料。

    不过他只是冷哼一声,“你这么玩法,今天逃过一劫,但是下次未必这么走运了!”

    叶乘风扛着鄢帆将她放到哈雷的前面,自己随后跨上哈雷,一拧油门,哈雷迅速的开离了车祸现场。

    哈雷车开离车祸现场的时候,也不知道叶乘风是不是故意的,在那具尸体面前绕行了两圈才开走。

    鄢帆见自己的伙伴完全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样貌了,吓的眼泪鼻涕一把。

    叶乘风一声冷笑后,才开车送鄢帆去了医院,到了医院立刻让人送去急诊室,自己则拿着鄢帆的身份证和钱给她挂了号。

    鄢帆在急诊室的时候,医院过来询问叶乘风情况,他如实回答说是车祸。

    在等鄢帆急诊的时候,交通局的人也赶到了医院,给叶乘风又录了一份口供,同时另外一个黄毛的尸体已经被送来了。

    给鄢帆急救的医生这时出来,鄢帆也被护士推去了做其他检查,鄢帆见叶乘风,还转头看向他,“谢谢你,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医生问叶乘风是不是鄢帆家属,叶乘风摇了摇头。

    一侧的交警上前问医生,“伤者情况怎么样?适不适合做口供?”

    医生说伤者的肩骨、手肘、膝盖骨、肋骨以及盆骨都有或轻或重的断裂情况,有没有内伤,还要做进一步检查。

    交警只好再等鄢帆进一步的做检查,再转身想和叶乘风说两句什么,却发现已经不见他的身影了。

    等鄢帆再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了,交警上前问医生什么情况。

    医生说,“脾脏有些破裂,幸亏及时送来医院,要是再晚半个小时,情况就不一定了!”

    交警又问现在能不能给伤者做笔录,医生说只能长话短问,伤者需要休息。

    交警给鄢帆简单的录完口供,鄢帆的父母也赶到了医院,一见自己父母来了,鄢帆眼泪顿时又下来了。

    鄢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看上去四十五六的样子,脸色很是冷峻地看着病床上的女儿。

    医生已经把情况和他说了,他见女儿毕竟没什么生命危险,所以不算太担心。

    鄢母倒是一脸心疼的抓着女儿的手,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小帆,你想吓死妈妈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妈妈可怎么活啊……”

    鄢父朝鄢母一声沉喝,“慈母多败儿,小帆有今天,全是你这个做妈妈的责任……”

    鄢母抬头反驳,“你整天不是上班就是外面应酬,什么时候问过我和女儿,现在出事了,才怪在我头上……”

    两口子正吵着呢,就听外面传来了一声嚎啕大哭,“……我的小超啊……小超你回来啊……”

    病房里顿时安静了,鄢帆眼泪也下来了,小超就是她的朋友,外面哭的是小超的妈妈。

    鄢父脸色也是一沉,随即问一侧的交警道,“肇事司机找到了么,有没有目击者?意外是怎么发生的?”

    交警立刻和鄢父说明了情况,“鄢先生,根据你女儿的口供,肇事车辆是一辆集装车,我们已经通知局里,开始找了……现场本来就是一个频发车祸的地方,另外送你女儿来医院的目击者的口供和你女儿的口供基本符合……”

    鄢父立刻厉声道,“你们怎么搞的,我们帝豪每年给你们交通局捐那么多钱,这样的路道早就该重修了……”

    说着看了一眼交警手里的口供,这才注意到,送女儿来医院的是一个叫叶乘风的人。

    鄢帆这时朝鄢父道,“爸爸,我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乱来了!”

    鄢父冷哼一声,“希望这次你从鬼门关回来,能知道好歹!”

    鄢帆立刻又朝鄢父道,“爸,你要帮我找到送我来医院的人,我想好好报答他!”

    鄢父又是一声冷哼,“报答?怎么报答,还不是拿我的钱去报答……”

    鄢母连忙道,“女儿都知道错了,你还骂她做什么?”

    鄢帆却朝鄢母道,“爸说的对,这么多年,我一直吃用家里的,这次等我出院后,我会去公司上班!”

    鄢母闻言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女儿,以往怎么说都说不通的女儿,经过这场车祸,真的懂事了?

    鄢父没有说话,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鄢帆,“等你出院再说吧!”心里却记下了叶乘风的名字。

    ……

    而此时的叶乘风已经开着哈雷回到自己住所的小区了,当他开门进屋的时候,温柔和舒瑾应该都睡下了。

    饭厅的桌上依然留着一桌菜,还有一瓶红酒,看样子是为舒瑾找到新工作庆祝的,不过桌上的饭菜没有动,只是酒都喝光了。

    叶乘风见状这才想起来,自己答应舒瑾,等同学聚会结束给她回电话的事。

    等叶乘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袍,身上的曲线在阳台外洒进来的月光下若隐若现。

    仔细一看之下,半透明的睡袍里似乎什么都没有穿,看的叶乘风心下不禁一动,看那身形应该是舒瑾的。

    如果不是叶乘风刚刚才和李秋慧酣畅淋漓的大战过一场,叶乘风此时早已按捺不住了。

    不过他此时却是一点**也没有,只是朝舒瑾道,“这么晚还不睡?”

    舒瑾坐在原地没有动,等叶乘风走过去时,才发现舒瑾一脸的不高兴,他知道肯定是因为晚上没回电话给他。

    叶乘风连忙朝舒瑾道,“今晚和同学聚会,一直玩到现在,实在抱歉!”

    “那之后呢?”舒瑾小嘴一嘟,朝叶乘风道,“我之后给你又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怎么没接,我和柔柔一直等你等到十点钟……”

    叶乘风连忙拿出手机一看,原来调成静音了,的确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立刻放到舒瑾的前面,“你看,静音,我没听到,当时是在ktv……”

    舒瑾瞥了一眼电话,脸上的不快顿时消失了,立刻朝叶乘风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不回我电话的!”

    叶乘风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舒瑾,我靠,这丫头的脸色转变也太快了吧?

    正想着呢,这时舒瑾起身大声道,“柔柔,你输了……”

    叶乘风转头看去,却见温柔这时也走到了客厅,耸了耸肩,朝舒瑾道,“我愿赌服输!”

    叶乘风一脸诧异地看着连忙,“什么情况?你们在拿我来打赌?”

    舒瑾立刻起身道,“今天我面试过关,等你回来庆祝,一直等到现在,怎么拿你打一个赌还不行么?”

    叶乘风无奈,只好起身道,“好,是我不对,那么现在怎么办?”

    温柔指了指桌上没动的饭菜,舒瑾立刻道,“罚你去把饭菜都热一遍,我和柔柔快饿死了!”

    叶乘风耸了耸肩膀,只好起身去热饭菜,等饭菜热好后,一男二女坐在饭厅为舒瑾补庆祝。

    三人一直吃到凌晨一点,温柔实在困的不行,这才各自去睡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