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真正的大佬

    予哥盯着叶乘风看了良久,见他眼神中谈不上犀利,也看不出杀气,很是淡定和冷静,但是明显和他的岁数不大相辅。

    不过予哥暗想自己这边这么多人,叶乘风也就一个人,又见一侧的两个女人都用期望地眼神看着叶乘风,心中顿时一动。

    麻痹的,看来还真认识,予哥立刻朝身后的两个壮汉使了一个眼色,想着就按对付赵宇博和姜浩的办法来。

    那两个汉子会意,立刻上前按住叶乘风的肩头,想把他摁跪下,不想叶乘风却依然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那两汉子见状立刻出腿去踢叶乘风的膝盖关节,不想腿还没踢中叶乘风呢,两人都觉得下体一痛,再看叶乘风的两只手正抓着两人的命根。

    两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叶乘风手上一用力,顿时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直接传递到大脑神经,两人的脸瞬间就憋红了,倒在地上捂着裤裆,闷哼不已。

    予哥见状顿时乐了,本来看叶乘风那样子还以为有些斤两呢,没想到只会玩这种阴险偷袭的招术,他顿时一个健步上前,一脚就踢向了叶乘风的脑门。

    他穿着大头皮鞋,即便没踢中叶乘风的脑袋,就算擦着脑袋,都能擦掉一层皮。

    岂知他腿刚到叶乘风面前,就被叶乘风一把抓住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叶乘风一脚已经直接踢中他的裤裆。

    予哥还没来得及叫,叶乘风立刻又是一个转身,背对予哥,正好予哥疼的想要弯腰,头刚低下,叶乘风一个肘击直接打中他的面部。

    没等予哥作出下一步反应,叶乘风又是一拳对着予哥还在他手里的腿就是一拳,直接命中膝盖,随即用力一扭,松开了手,予哥倒在地上了。

    叶乘风的动作很快,看似好几个动作,其实只是在短短三秒内完成,一气呵成,根本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众人就只记得自己听到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等扣押着周雅琪和李秋慧的两个汉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乘风已经到了两人面前,那一双眼睛,就直接把两人吓萎了,愣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叶乘风伸手将李秋慧和周雅琪拉了过来,周雅琪一直强忍着没哭,这时立刻一把抱住了叶乘风,趴在他肩头不住地啜泣,“刚刚吓死我了……”

    李秋慧站在原地看着叶乘风和周雅琪,心中一阵黯然,再看看趴在地上的赵宇博,她的心碎了一地。

    叶乘风伸手轻轻拍了拍周雅琪的后背,淡淡地道,“有我在,没事……”

    姜浩和赵宇博这时站起身来,脸上一阵紫一阵红,羞愧的无语言表,姜浩看着周雅琪搂着叶乘风,心中又愤又羞。

    赵宇博看了一眼,连忙走到李秋慧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老婆,你没事吧……”

    李秋慧眼眶一阵泛红,但是依然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她满脑子都想着刚才的一幕幕,从在ktv里,到差点被予哥侮辱,赵宇博实在让她太失望了。

    这时她掰开赵宇博的手,随即伸手从无名指上摘掉订婚戒指,塞到赵宇博的口袋里,“请别叫我老婆,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李秋慧说完又转头看了一眼叶乘风,见他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正不住地拍着周雅琪的后背,安慰着她。

    她心头一阵酸疼,以为这么多年自己已经忘记了他,但是今天才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叶乘风。

    其实这个时候的她也同样需要安慰,但是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在这就是多余了,立刻将头一扭走开了,一直强忍着眼泪,出了大富豪后,才蹲在路边嚎啕大哭了起来。

    本来赵宇博应该去追的,但是此时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已经忘记了迈动脚步了,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痴痴地看着。

    这么多年了,自己追李秋慧这么多年了,本来以为就要成功了,但是偏偏这个时候叶乘风又出现了,这是为什么?

    赵宇博想着这么多年来,自己为了追李秋慧,可谓是绞尽脑汁,明明学校都流传着叶乘风可能已经睡了李秋慧,他都不为所动的要追。

    好几次赵宇博都主动要求和李秋慧发生关系,但都被李秋慧明着按着拒绝了,说要等结婚以后再说。

    自己苦心这么多年,别说李秋慧的身子没得到了,连他妈嘴都没亲过,这时他满腔愤怒地看着叶乘风,都是他,如果没有他,李秋慧早就是他老婆了。

    一时愤怒充斥着脑子,他立刻搬起了一侧的垃圾桶,冲着叶乘风就奔了过去,这一下一定要让叶乘风脑袋开花,报当年的以及现在的仇。

    岂知他刚到叶乘风的身后,地上的予哥又乘着站起身来,手里又多了一把刀,一下子就朝叶乘风的背后刺了过去。

    赵宇博顿时愣住了,高高举着垃圾桶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垃圾桶里的东西瞬间掉落在他身上,一个易拉罐哐当作响。

    叶乘风听到声音转头一看,还没看清赵宇博的狼狈样,就见予哥一把刀已经朝着自己这边刺来,不过好像不是冲着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周雅琪。

    予哥一脸穷凶极恶的怒吼着,“麻痹的,老子杀了这娘们,老子玩不到,谁也玩不到……”

    叶乘风立刻推开周雅琪,伸手一把抓住那把刀,无论予哥怎么用力,都刺不过半分。

    予哥用力想要刺向叶乘风,恨的牙痒痒的,“麻痹的,老子杀了你……”

    叶乘风一拳打在他的面门,予哥顿时彻底倒在了地上抽搐着,满脸都是血。

    周雅琪刚刚被叶乘风推开的时候,还不明所以,这时去也见叶乘风的手里还握着一把刀,但是握的却是刀刃,而且手还在滴血,顿时吓的叫出声来。

    她这时想起刚才予哥是说要杀自己的,叶乘风这是在为自己挡刀,顿时心中内疚之极,连忙上前握着叶乘风满是血的手,“你没事吧!”

    周雅琪掰开叶乘风的手,将他手里的刀拿开,连忙检查叶乘风手里的伤,见手心已经被割了一道口子,顿时眼泪就下来了,“对不起,都是我……”

    叶乘风却握了握手,随手撕开自己身上的t恤,撕出一个布条将手裹住,嘴上轻描淡写的说,“没多大事,小伤,重要的是你没事!”

    周雅琪顿时又是感动不已,更是自责了,连忙握着叶乘风的手,“你这样不行,我送你去医院吧……”

    一侧的姜浩看到这一幕,再想想自己刚才那一幕,被予哥稍微一威胁,就吓的不敢说自己认识周雅琪,顿时感觉无地自容。

    而就在这时,走廊那边传来一个声音,“我草,这边什么情况……”

    地上的予哥躺在地上转头一看,立刻朝着那人道,“垚哥,我他妈被人打了……”

    走廊那边立刻走来一个青年,一头黄毛,穿着深蓝的弹力背心,露在外面的胳膊上一条黑龙甚是扎眼。

    等他走到众人面前时,才发现他脸上有些晕红,一身的酒气。

    地上的予哥一把抓住了他的腿,“垚哥……就是这货……”

    不想耀哥看都不看地上的予哥一眼,而是盯着叶乘风,“哥,没事吧?”

    叶乘风摇了摇头,朝他一笑,眼前这人不是旁人,正是他的本族堂弟叶垚,“什么时候出来的?”

    叶垚说今天刚出来,一帮小弟非要请自己喝酒洗尘压惊,“我压他妈逼的惊,老子进去就没怕过……”

    叶乘风又朝叶垚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去玩你的吧!”

    叶垚这时却看到叶乘风拍着自己肩头的手上裹着布条,上面的血渍清晰可见,眉头一皱,“哥!这货搞的?”

    叶乘风却笑道,“没事,已经解决了!”

    叶垚立刻转头看向自上的予哥,眉目一瞪,“麻痹的,刘辰予,你他妈眼睛瞎啦,知道这是谁不?这是我哥……”

    刘辰予早就看出来叶垚和叶乘风应该认识了,听着叶垚对叶乘风一口一个哥叫着,他想死的心都有了,感情这位是自己大哥的哥啊。

    “垚哥……”刘辰予意识到自己情况不妙,立刻拉着叶垚的腿,“我不知道这是……”

    叶垚一脚将地上的刘辰予踹开,随即转头朝叶乘风道,“哥,这货交给我了,我哥都敢动,麻痹的,今天非弄死他不可……“

    他说着见叶乘风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美女,顿时明白了刘辰予是为什么和叶乘风起冲突了这个刘辰予平日里就好色,这货今天又和了不少,不消说,肯定是动了自己嫂子的邪念了。

    不过这个嫂子貌似不是学校那个啊,但他也知道叶乘风的风流韵事,也没多问,直接说,“哥,你有事先走,这里交给我了!”

    说着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良久才有人接,“麻痹的,唱几.吧,都他妈到卫生间来,执行家法……”

    叶垚说完刚把电话挂了,走廊那边就过来一趟红黄绿毛的青年,一个个都喝的晕头六冲啊,一听到要执行家法,各个都兴奋的不行。

    姜浩和赵宇博顿时看傻眼了,也总算看明白了,刚才姜浩还和叶乘风发狠,说让他见见什么是真正的黑社会呢。

    感情人家叶乘风才是真正的黑社会,而且还是大佬级别的,张翔那些角色在叶乘风面前只能算是杂碎。

    一伙人兴奋的走了过来,朝叶垚道,“垚哥,什么情况?”

    叶垚又是一脚踹在地上刘辰予的腹部,“麻痹的,这货连我哥都敢动,是他妈不想活了……”

    说着又指了一下叶乘风,“麻痹的,都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是我叶垚的哥叶乘风,都记住这名字这样子,谁他妈以后不长眼,敢惹我哥,那就是惹我……”

    众人一听都不禁看了叶乘风一眼,不禁有人喃喃道,“叶乘风?好熟悉的名字……”

    刘辰予听到叶乘风的名字时,整个脑子一片空白,他原本只是以为叶乘风就是叶垚的哥,没想到他是真正的大哥,麻痹的,今天真是瞎了狗眼了。

    今天幸亏叶乘风手里没什么武器,不然今天他肯定死的更惨。

    叶乘风这时却拉着周雅琪走到叶垚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悠着点,长点记性就行!”

    叶垚点了点头,“哥走你的,我有分寸!”说着又看向愣在当场的姜浩和手里还抱着垃圾桶的赵宇博,“哥,你认识的?”

    叶乘风看了一眼两人,两人都怔怔地看着自己,他还是摇了摇头,“不认识,可能和那货一伙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