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专击膝盖和下巴

    叶乘风看着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棍棒,不由分说,冲进来对着货架上的摩托就是一阵猛砸。

    花姐见状立刻从地上操起一把摩修扳手就要冲过去,却被叶乘风一把拦住,夺过她的扳手,率先冲了出去。

    叶乘风看着这些人有点眼生,不知道是张森的人,还是谭方弘那货不知死活,又找来了一批人。

    不过他可不管这些人是什么来路,敢砸花姐的摩托,那就肯定不能原谅。

    他健步冲上去的时候,那几个正在砸摩托的大汉,立刻就挥舞着棍棒朝叶乘风砸了过来。

    叶乘风认准那个带头冲进来砸摩托,此刻又带头朝自己冲来的人,直接一扳手打中他的下巴。

    霎时就传来一声沉哼和下巴骨断裂的声音,那家伙满嘴是血,想要叫又张不开嘴巴。

    身后的几个大汉先是愣了一下,等他们反应过来,叶乘风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还是依葫芦画瓢,专打下巴。

    顷刻间冲进来的六七个大汉,都被叶乘风打裂了下巴,倒在地上一阵惨叫。

    身后的花姐见状,心有不忿又拿起一把扳手,冲上去对着地上的人一阵猛砸,只砸的那些人想要哭爹喊娘,却又叫不出声来。

    而叶乘风这时已经冲出了摩托店,先放倒门口的三五个人,最后一个跃身抬起,越向了门口的越野车。

    他发现车内的副驾驶那货由始至终都坐在车内抽烟,想必是他们带头的。

    叶乘风一个跃身跳在了越野车的车头上,车内的正副驾驶两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见叶乘风从后面的隔断出来,再到自己的车前,只不过花了不到一分钟时间而已。

    副驾驶的人立刻朝着驾驶座的人喝道,“开车,撞丫的……”

    越野车立刻启动,开始往摩托车店门口撞了过去。

    叶乘风早料到对方会有这手,手早已经抓住了车顶的护栏,拿着把手用力砸向越野车的挡风玻璃。

    越野车的挡风玻璃顷刻间被叶乘风砸出了一个洞来,其他地方的玻璃也已经开始龟裂。

    驾驶员看不清前方的情况,立刻急踩刹车,叶乘风被惯性从车前甩了出去。

    叶乘风刚摔下地,就见两侧有人拿着棍棒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他就地一个打滚,拿着扳手,用力敲击对方的膝盖骨。

    车上的两个人也看不清车外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只听见一声声惨叫传来。

    驾驶员更是吓的哆哆嗦嗦,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看向副驾驶那人。

    副驾驶的男子此时也满头冷汗,嘴里嘟囔道,“草,这货是石头蛋里蹦出来的孙猴子么?这么难缠?”

    正嘟囔着呢,叶乘风已经到了驾驶室旁,用扳手将一侧的玻璃砸碎,直接朝着驾驶员的脑袋砸了下去。

    驾驶员刚被砸晕,就被叶乘风从车窗里拖了出来扔到一边,随即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没等副驾驶座的男人反应过来,用扳手对着他的膝盖就是一下。

    副驾驶座顿时抱住自己的膝盖,脸上因为疼痛已经涨的血红,又由红转紫,这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经让他明明张大了嘴巴,却叫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叶乘风一把扯住对方的衣领,“麻痹的,谁让你们过来的?”

    副驾驶的男人此时仍然没从疼痛感里缓过劲来,根本说不出话来。

    叶乘风对着他另外一条腿的膝盖又敲了下去,“麻痹的,说不说!”

    那人不但没有开口,而且再也开不了口了,直接疼的昏死了过去。

    而这时车旁被叶乘风砸晕的驾驶员缓缓的爬起了身子,见副驾驶的人满脸通红地倒在一边,还以为被叶乘风给弄死了,吓的立刻就要逃。

    叶乘风立刻从车上下来,一个健步冲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扬起手里的扳手,“你想和他一样?”

    那人吓的立刻跪在叶乘风的面前,“哥,我就是一个开车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乘风却不管这些,直接把他拖到店门口,又将车里的那人和门口倒着的十几个人都拖到店门口。

    花姐这时也从店里跑了出来,看了一眼地上一个个痛不欲生的人,转头问叶乘风道,“是张森的人?”

    叶乘风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拿着扳手蹲在地上,拉起一个看上去受伤还算轻的人,“你说,谁让你们来的?”

    那人刚一犹豫,膝盖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还没来得及叫喊,下巴又是一痛,随即听到叶乘风的声音,“不想说,就永远不要说了!”

    叶乘风又抓着他旁边一个人,继续问是谁派他来的。

    那人已经被叶乘风废了一个膝盖,至今还疼的痛不欲生。

    他又见身旁的人因为没说话,立刻就被叶乘风敲碎了另外一只腿的膝盖和下巴,吓得连忙哆嗦着道,“我们是跟着志哥来的,只知道今晚要砸了这家摩托店,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人说着见叶乘风又扬了扬手里的扳手,立刻吓的大叫道,“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这回吧!”

    叶乘风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不会知道更多事,这时只问他,谁是志哥。

    那人立刻指着一旁昏死过去的人,“就是他,刘志洲,志哥……”

    叶乘风没听过这个名字,暗啐了一句,现在什么人都敢称哥了。

    倒是花姐在一旁道,“刘志洲?不是康涵的人么?你怎么惹上他了?”

    叶乘风没听过刘志洲的名字,但是却知道康涵的,他也是西城老一辈的混子,西城的道上人人都叫他康爷。

    不过自己压根就没见过他,更谈不上惹上他了,倒是花姐……

    叶乘风不禁转头看向花姐道,他们是来砸花姐的店的,该不会是她得罪了康涵这货吧?

    花姐脸色一动,她看出了叶乘风的意思,连忙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见过他一次,还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没什么得罪他的地方吧?”

    叶乘风暗想,两人在这乱猜也不是办法,立刻将地上的刘志洲拖进了摩托店,拿起一旁一个水桶,将里面修理摩托用的污水,直接倒在了刘志洲的身上。

    刘志洲一个激灵,顿时有了点意识,等他彻底清醒的时候,才又感觉到自己膝盖剧烈的疼痛,好像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叶乘风一脚踩在他的膝盖上,用力一碾,“志哥是吧……”

    刘志洲顿时一阵闷哼,疼的差点又昏死过去,连忙抱住叶乘风的腿,“哥,哥……是森哥叫我来的……”

    叶乘风闻言和花姐相视了一眼,刘志洲不是康涵的人么?怎么和张森又扯上关系了?

    他俩都知道,虽然张森和康涵都是西城的著名大佬,但并不是一个派系的,而且还有点恩怨。

    这就和叶乘风和张森、康涵其实也都是盐海市的人物,但还是分出了东城和西城一样。

    在西城里同样又分出了几股势力,但是实力最强的,就当属康涵、张森和另外一个叫陈岚鑫的大佬了。

    叶乘风又用力在刘志洲的膝盖上一踩,“麻痹的,当哥傻是吧,你他妈不是康涵的人么,什么时候开始听张森的吩咐了?”

    刘志洲连忙惨叫不已,紧紧地抱住叶乘风的腿,“是森哥叫我来的……是森哥……”

    叶乘风用力踩住刘志洲的膝盖不放,但刘志洲还是一口咬住是张森派他来的。

    花姐在一旁见刘志洲那痛不欲生的样子,连忙朝叶乘风道,“该不会他是已经投靠张森了吧?”

    叶乘风才不信刘志洲的鬼话呢,这时他心中已经大致清楚了怎么回事。

    估计是康涵知道今天自己得罪了张森,和张森的弟弟又干了一架,所以叫刘志洲过来,想要栽赃张森。

    只要自己和张森的矛盾越大,康涵就越能渔翁得利,康涵这时想借着自己的手,彻底铲除张森。

    不过只要刘志洲不承认,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得不到任何的证实。

    叶乘风朝地上的刘志洲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他说着又拿起地上的扳手,在刘志洲的肩膀上扬了扬,“看来两只胳膊你也不想要了!”

    刘志洲满头是汗地看着叶乘风,嘴上还是在说,“哥,我已经说了实话了,真的……”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是叶乘风还是看得出他的眼神在闪烁犹豫了,这就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叶乘风也不和刘志洲含糊,对着他的左肩就是一扳手,刘志洲这时已经疼的在地上龟缩成了一团。

    店外那些刘志洲带来的人,看的都是面色惨白,有几个干脆闭上眼睛,不想看到这一幕。

    听着刘志洲的惨叫,他们就感觉是自己的肩膀被卸下来一样。

    叶乘风拿着扳手,又走到刘志洲的右肩膀处,晃着手里的扳手,就好像在打高尔夫一样,“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我说……”刘志洲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狠的角色,知道在他面前,如果不说实话,根本不可能蒙混过关,“是康爷让我来的……他让我在事成之后,和你说,这是你得罪森哥的下场,但是究竟是为什么,康爷也没和我说,我也不敢问……哥,我这次说的千真万确,没一个字的假话……”

    叶乘风这才蹲下身子,拍了拍刘志洲的脸,唉声叹气道,“兄弟,你要是早说,何必受这活罪?”

    说着他又站起身来,朝刘志洲道,“你回去和康涵说,想借我叶乘风的手铲除张森,我可以原谅他,但是砸了花姐的摩托店,不可原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