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花姐和哈雷

    叶乘风一边捏着棒球棍,手握在门锁上,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门上其实有猫眼,只是外面门灯没开,根本看不清楚,如果现在打开门灯,只会打草惊蛇。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显然是在敲温柔家的门。

    叶乘风将棒球棍放在身后,才将门打开,却见门外正站着几个壮汉,一个个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

    那几个壮汉本来还在敲温柔家的门,听身后响起了开门声,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叶乘风问,“你们找谁?”

    有人立刻朝叶乘风呵斥道,“滚回去,别多管闲事……”

    话没说话,为首的人打断了他话,朝叶乘风堆笑道,“请问,叶乘风是不是住在这边?他不在家么?”

    叶乘风见对方不认识自己,立刻胡诌道,“他早上出去还没回来呢!”

    为首的汉子点了点头,又敲了几下对面的门,这才转身下了楼。

    叶乘风立刻关上门,心中暗想,如果是张森**的人,不会不认识自己吧?

    他刚放好棒球棍,又听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还有人在骂骂咧咧的,听声音好像就是刚才让自己滚回去的人。

    叶乘风刚把棒球棍再握到手里,这时门已经被敲响了,“我草,叶乘风,你赶紧出来……”

    敲门的动静越来越大,估计都已经用脚开始踹了。

    叶乘风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正在打点滴的温柔,心下一横,立刻将门打开。

    门刚打开,就有一个大汉冲了进来,“叶乘风,有人让我们警告你,好好做你的保安,别搞……”

    那人话还没说完呢,叶乘风手里的棒球棍已经当头敲了下去。

    那人立刻闷哼一声,瞬间倒在了地上。

    身后几个人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一窝蜂的朝叶乘风冲了过来。

    叶乘风手握棒球棍站在门口,完全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只要有任何人上前一步,他立刻就棒球棍招呼。

    几个大汉转眼间就已经被打的浑身淤青了,为首的那人退在最后面,看着叶乘风,“麻痹的,挺横的啊……”

    叶乘风其实也看出来了,这帮人估计和张森、**兄弟俩完全没关系。

    不过现在叶乘风正好气没处出呢,管求他们是谁派来的人,惹着了自己,就是一顿暴揍。

    本来几个壮汉还耀武扬威的,此时已经被叶乘风撵在屁股后面打。

    这时楼道里又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女人迅速的跑了上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一把拉住了她。

    叶乘风这时刚好也追着一伙大汉到了这边,那几个大汉见到那男人,直接丢下一句话,“谭老板,这货太难搞了,你再找其他人吧?”

    那群大汉说完一窝蜂的跑下了楼,叶乘风握着棒球棍站在楼道,一双眼睛犀利的看着面前的男女。

    这男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油头粉面的,正是早上刚见过的谭方弘,而那女人身上还是早上的空姐服,正是舒瑾。

    舒瑾见到叶乘风,一脸抱歉地问道,“你没什么事吧?”

    但是想到刚才的情况,也料想他应该没事,立刻回头就给谭方弘一个嘴巴,“谭方弘,我警告你,我们之间彻底完了!”

    她说完立刻“噔噔噔“地踩着高跟鞋上楼了,只留下叶乘风和谭方弘站在楼道里。

    谭方弘本来还想去追舒瑾,但是见叶乘风手里的棒球棍不住地在敲打着他自己的手心,完全不敢动弹半步。

    叶乘风冷声朝谭方弘道,“今早哥和你说什么来着?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谭方弘咽了一口唾沫,他当然记得早上叶乘风和他说,再遇到他缠着舒瑾,就打断他腿的话。

    也就是因为他记得这句话,所以他才会找人来,想要好好修理一下叶乘风。

    他甚至想到叶乘风被打的满地找牙的时候,跪在自己面前求饶的样子。

    他想了很多很多,但是没有想到自己花钱请来的那帮人,完全是中看不中用。

    先是在楼上被叶乘风忽悠下来,好在自己提醒他们,后来直接被叶乘风一人撵着打。

    叶乘风见谭方弘额头都出冷汗了,这时一扬手里的棒球棍,谭方弘下的立刻大叫着用手却挡自己的脑袋。

    可是棒球棍并没有打下来,等他放下手的时候,叶乘风已经消失在走道里了。

    只听到楼上传来了叶乘风的声音,“滚!打你脏了哥的手!”

    叶乘风再回屋里的时候,见舒瑾正坐在温柔的床边,握着温柔的手。

    温柔也正看着舒瑾,好像在说什么,见叶乘风回来了,立刻转过头去。

    舒瑾则立刻起身走到叶乘风的面前,“柔柔不想再见到你……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你还是先走吧!”

    叶乘风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床上了温柔,心中一叹,看来自己和这个女神从今以后彻底绝缘了。

    想到这些,叶乘风放下手里的棒球棍,走出了大门,在关上门之前,提醒舒瑾,厨房还烧着糖水呢。

    在叶乘风关门的霎那,舒瑾似乎看到了叶乘风的背后的衣服已经撕开了,裂口处满是血渍。

    舒瑾起身去厨房看了一眼正在煮的糖水后,又回到床边,问温柔道,“柔柔,到底怎么回事,叶乘风好像受伤了!“

    温柔闻言心中一动,转头看向门口,叶乘风早已经离开了。

    她看着门口半晌,心中在暗想,难道是叶乘风去救自己的时候受伤的?

    虽然当时温柔脑子一片空白,但是隐约还记得自己被**的人强行拉走,叶乘风单枪匹马的过来救自己的事。

    舒瑾见温柔没吭声,又问了一声,见她还是没吭声,这才微叹了一声,走进了厨房。

    …….

    叶乘风这时浑身无力的走下了楼道,最后坐在一楼的楼梯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此刻浑身松懈下来,才感觉到背后有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伸手去摸了一下,才知道自己背后被人砍了一道口子。

    叶乘风看着手里的血,嘴里叼着香烟,这时嘴边突然露出了笑容。

    温柔不理自己就不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以前不认识她,不一样过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还是花姐的号码。

    看着花姐的号码,叶乘风心中不禁一暖,拿起电话接通了。

    刚接通就听到花姐的声音,“阿风,我还是不放心你,我现在过来接你!”

    叶乘风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将自己的地址说给花姐听。

    花姐只是说一句,马上就到便挂了电话。

    等他坐在楼道口抽到第六根烟的时候,一阵粗暴的引擎轰鸣声传来。

    叶乘风缓缓抬起头来,一盏闪亮的灯正好照射过来,照的他都快睁不开眼睛了。

    他一边用手遮在眼睛上,一边站起身来,转眼间一辆黑色的哈雷883停在面前,引擎没关,还在轰轰的响着。

    车上的短发女人看上去二十六七,眼睛不算太大,但是很有神,看着叶乘风时,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脸上没有化任何的妆,但是皮肤极好,嘴里此时正在嚼着口香糖,看上去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

    上身穿着的紧身t恤,将不算太大,但也不小的胸部勒的紧绷。

    下身的紧身牛仔裤,将臀部勒的滚圆,此时坐在摩托上,微微往后翘着,显得格外的性感。

    她的长相算不得极品,但是整体看来,却格外的有味道。

    特别是她只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居然开着哈雷硬汉883,给人一种狂野另类的美感。

    女人也不多话,看向叶乘风,就一句上车,说完自己坐到了车子后座。

    叶乘风朝眼前的女人一笑,想也不想就跨上了摩托车,身后的女人立刻伸手揽住了叶乘风的腰。

    他稍微一带油门,哈雷883立刻飞驰而去,在小区里转了一个圈后,迅速的开离了小区大门。

    哈雷883硬汉在在路上风驰电掣一般,不少人刚听到引擎轰鸣声,等他们想要看时,却只能看到红色的车尾灯。

    那女人坐在叶乘风的背后,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心中涌起一股久违的感觉,这时将头微微的靠在了叶乘风的后背上。

    当她的脸刚刚贴到叶乘风的后背时,立刻就又抬起头来,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叶乘风的后背。

    再看自己的手,满是血。

    女人脸色顿时一动,立刻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示意他停车。

    叶乘风会意,将车子开到一处僻静的公园处停了下来。

    身后的女人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受伤了怎么也不包扎一下?”

    叶乘风架好车子,朝眼前的女人一笑,什么也没说。

    女人拉着他坐到一侧的凳子上,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将烟草取出撵开。

    又撕开叶乘风身后的衣服,将烟草撒在他的伤口上。

    此时的叶乘风就像是一个孩子,一动不动的坐着,甚至连伤口的疼痛都没有哼一声。

    身后的女人这时又撕开自己身上的t恤,拉扯出好几块布条后,将药草和叶乘风的后背裹在了一起。

    等她包扎好伤口后,叶乘风转过头来,却发现女人身上的t恤此时已经变成了围胸,不禁一笑道,“花姐,你衣服挺性感嘛!”

    “都这个时候了,还贫嘴!”花姐立刻白了叶乘风一眼,“你这是要么不出现,一出现就惊天动地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妞,值得你这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