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马红杰的失常

    “砰……”地一声枪响。

    所有人都蒙了一下,转头看向马红杰,只见马红杰此时正端着枪,而她的手在不断的哆嗦着。

    叶乘风刚朝着**那边冲了过去,就听到身后一声枪响,也不禁心中一震。

    他回头看去,却见身后的叶垚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叶乘风,随即摸了摸身上,毫发无伤,这才嘘了一口气。

    叶垚和叶乘风这时听见前面不远处,已经走到奥迪车面前的**身边的手下,突然焦急的叫道,“林哥,林哥,你没事吧?”

    两人循声看去,却见**此时一手撑着车子后盖,一手捂着自己的腰,再一伸手,居然满手是血。

    一侧的黎警官这时一把握住了马红杰的手,按下了她的枪,“这里情况复杂,人多,别乱开枪……”

    马红杰配枪以来,还从来没有用过,这是她第一次当众开枪,不免有些紧张,一哆嗦之下居然打歪了。

    她刚才只是以为叶垚是要去砍叶乘风,而叶乘风好像毫无觉察,所以情急之下才开枪射击。

    此时她已经有些发蒙了,感觉两腿都有些发软了。

    叶乘风见马红杰射中了**,立刻回头朝马红杰道,“马警官,多谢了!”

    说着立刻和叶垚朝着奥迪车冲了过去,叶垚一马当先,率先砍翻**身边的手下。

    叶乘风手拿一把砍刀,砍倒正把温柔往车内推的汉子,一把将温柔抱上了车,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他一踩油门,车子立刻在原地打了一个转,将车子调回来,朝叶垚道,“垚子,赶紧上车,警察肯定有支援!”

    叶垚没理叶乘风,看着这时瘫坐在地上的**,一声冷笑,“孙子,爷爷找你来了……”说着举起了手里的斩马刀。

    **背部中了一枪,也不知道伤了哪里,只觉得现在浑身乏力,眼皮都快睁不开了,抬头看了一眼叶垚,也没力气回应他什么。

    眼见着叶垚一刀就要砍下来了,顿时又是一声枪响,回头看去,却见黎警官正举着枪朝天开了一枪。

    而这时不远处已经传来了警笛声,而另外一边**的手下也已经往这边冲了过来。

    叶乘风又催促了叶垚一声,叶垚却直接把车门关上,朝叶乘风一笑,“哥,这事闹这么大,肯定要有人扛,你带嫂子先走,我殿后!”

    他听叶垚这么说,心下一动,刚要再劝叶垚跟自己一起走,叶垚已经把手里的斩马刀丢到一边,朝着马红杰和黎警官跑了过去,举起双手。

    黎警官立刻拿出手铐将叶垚拷上,**的手下一部分过去查看**的伤势,一部分则将黎警官、马红杰和叶垚围堵住。

    为首的人格外嚣张的挥舞着砍刀朝黎警官他们叫嚣,“把叶垚交出来!”

    这时警笛声已经很近了,叶乘风见叶垚已经向警方自首,应该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了。

    想着立刻一踩油门,奥迪车迅速的开离了现场。

    黎警官这时举枪又朝天开了一枪,本来准备冲上来的人,顿时又犹豫了一下。

    而就在这时,十几辆警车已经开了过来,车上顷刻间下来三四十个戎装的防暴警察,全部是荷枪实弹的,现场的人见状这才纷纷丢下手里的刀。

    开心周末里,张文峰站在吧台一脸焦急在看着这一幕,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森哥怎么还不到?”

    警察迅速的清理现场,将所有暴乱分子围在一起,让他们抱着脑袋蹲在路上。

    很快救护车也来了十几辆,重伤的现场就开始抢救,稍微有点好转的就送往附近的医院,当然也有警察专门看押。

    叶垚此时也被推到人群中,和那些暴乱份子蹲在一起。

    他蹲在地上看着**正在路边被急救,看那样子好像伤的不轻,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

    这时一辆黑色的奔驰开了过来,从中走下一个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西裤,一头寸发,年纪四十开外的汉子。

    最惹眼的是他脖子和手腕上挂着的金链子,一副暴发户的模样,他下车后站在原地看了一圈,“林子……”

    张文峰这时已经打开了开心周末的大门,朝那人走去,“森哥,林哥中枪了,在那边抢救呢……”

    来人正是西城著名大佬张森,他闻言眉头一紧,立刻大怒道,“是谁他妈开枪的?”

    黎警官这时朝着张森走了过去,“是我们警方开枪的……”

    张森眉头一皱,看了一眼黎警官后,闷哼一声,走到**的身边,见医生正在帮他止血。

    而**此时面色如雪,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张文峰跟在张森身后,将今晚的情况和他简单的说了一下。

    张森脸色一变,朝着周围看了一圈,“叶乘风呢?”

    张文峰道,“他带着一个女人,抢了林哥的车跑了……”

    张森眉头一紧,随即朝张文峰低声道,“今晚必须找到他的下落,跑到我们西城来撒野,上一次就不该放过他,草!”

    张文峰立刻朝张森道,“森哥,我查清楚了,叶乘风最近好像在龙翔高中做保安呢!”

    “保安?他搞什么?”张森闻言眉头一动,这时见正在抢救**的医生正要起身,立刻喝道,“抓紧治,要是我弟有什么三长两短,全是你们责任!”

    医生闻言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张森,“你要是再在这废话,妨碍我们救治的最佳时机,那就是你的责任了!”

    张森闻言要发火,却被张文峰拉到了一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他立刻看了一圈蹲在地上的人,暴喝一声道,“谁他妈是叶垚?”

    叶垚正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呢,听有人叫自己,抬头看去,随即站起身来,“哥就是……”

    张森见状立刻就朝叶垚冲了过去,却被警察拦了下来,他指着叶垚冷哼道,“你就是叶垚是吧?敢砍我弟弟?你们兄弟俩等死吧……”

    叶垚刚刚站起身来,就又被警察按着蹲了下去,嘴上却冷笑道,“是哥砍的,和我哥没关系,有什么朝老子一个人来!”

    张森冷笑一声,转身和张文峰进了开心周末。

    这里正有警察在帮那些学生录口供,张文峰让人给张森倒了一壶茶,让他消消气。

    此时马红杰稍微晃过一点神来,一侧的黎警官这时给她递来一瓶矿泉水,“好点了吧?放松点,第一次开枪都这样……”

    马红杰喝了一口水,眼睛盯着现场看了一圈,问黎警官道,“黎叔,叶乘风呢?”

    黎警官道,“开车带着一个女人跑了!”

    蹲在地上的叶垚闻言朝他们道,“今天的事和我哥没关系,他和我嫂子是来开心周末喝茶的……”

    马红杰脸色一动,怔怔地看向远处,随即走到叶垚的身前,一把将他拉起来,“你说那个女人是你嫂子?”

    叶垚打量了一眼马红杰,觉得她有些眼熟,“美女,好眼熟啊!”

    马红杰立刻将叶垚一把拉近自己身前,“叶乘风去哪了?”

    叶垚耸了耸肩,朝马红杰一笑,“别动怒嘛,美女,我看你这表情,好像对我哥也有意思啊!你该不是……”

    说到这里,叶垚突然认出了马红杰,“你不是一年前缠着我哥的那个女警吗……”

    马红杰脸色一动,立刻一把将叶垚推开,厉声道,“谁缠着他了?他算什么东西,我要缠着他?”

    黎警官在一侧低声道,“小马,冷静,冷静……”

    马红杰倒吸了一口冷气,她也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失常了,就和一年前一样,暗道难道是因为知道叶乘风已经有女朋友的原因?

    “叶乘风……”马红杰这时暗暗地道,“你个杀千刀的……”

    ……

    “……啊嗛……”

    叶乘风此时已经开车到了温柔小区的楼下,正抱着温柔往楼上去呢,这时不禁打了一个喷嚏。

    到了四楼,见温柔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在温柔的包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她家钥匙,干脆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将她抱到床上放下。

    叶乘风本来是准备送温柔去医院的,但是想到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医院那边肯定不怎么消停。

    所以他直接送温柔回来,在路上就已经联系好了一个私家诊所的医生过来。

    没一会医生就按着叶乘风说的地址找来,帮温柔先打上点滴。

    眩晕症这个病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只要别多度操劳和受什么刺激,基本不会发作。

    等医生给温柔挂上水后,吩咐叶乘风一定要好好照顾好温柔,多给她喝些糖水之类的。

    等送走了医生,叶乘风立刻去厨房开始煮糖水,随即又坐到床边看着温柔。

    叶乘风此时心中一阵自责,今天的事完全是为了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他,温柔不会发生这种事。

    正想着呢,电话响起来了,接通电话,却听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阿风,现在警察和张森的人都在找你,你还是赶紧避避风头!”

    “花姐?”叶乘风闻言立刻朝电话道,“嗯,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

    花姐一叹道,“这都一年多没见你人了,一听到你消息,就是这么大的事,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啊!”

    叶乘风刚要说什么,却听到楼道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心中顿时一凛,朝电话里的花姐道,“我一会给你回,现在有事!”

    挂了电话,叶乘风立刻从电视柜旁拿起一根棒球棍,蹑手蹑脚的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他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从脚步声判断,至少来了五六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