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我的小舒舒

    叶乘风这时也发现,舒瑾这个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脾气,完全不符她的女神形象。

    他也不和女人一般见识,他相信温柔应该能解决这件事,温柔和她比起来,那才叫一个名副其实呢。

    果然如叶乘风所料,温柔沉吟了一会后,朝舒瑾道,“这样吧,你先过去和我睡,叶先生,你先住在这!”

    舒瑾刚要说话反驳,温柔立刻就道,“反正我们姐妹俩也好久没一起睡了,我也想听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又回来了呢!”

    温柔说完就拉着舒瑾下床,舒瑾紧张的裹着浴巾,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但还是被温柔拉走了。

    从这点看得出来,舒瑾虽然牙尖嘴利的,但还是蛮听温柔话的,在温柔面前,她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舒瑾从门的一侧,拖着一个行李箱,出门前还不忘瞪叶乘风一眼,“今晚先借给你住,明天一早给我闪人……哎呀,我的床褥被套又要换了……”

    话没说完,就被温柔拉到她那屋去了,温柔还回来一下让叶乘风放心,她会想到办法解决的。

    两个女神走了,屋内顿时空荡荡的,叶乘风这时看了一眼时间,见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立刻倒在了床上。

    床上还有舒瑾的残香,不过更大的味道还是酒气,叶乘风枕着自己的双臂,看着天花板,想着今天太过戏剧化的事情,不禁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睡梦中,叶乘风似乎梦到了自己和两个女人在温泉里鸳鸯戏水,但是看不清两女人的脸。

    突然一个女人转头瞪着自己,才发现是舒瑾,她恶狠狠地朝自己说,“少打我们家温柔的主意!”

    叶乘风顿时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再看一眼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

    不知道温柔和舒瑾聊的怎么样了,舒瑾应该把她和那个姓谭的事情和温柔说了吧?

    叶乘风想着刚才的梦,再想到昨晚舒瑾的刁钻恶毒的嘴,喃喃道,“关哥屁事,这样的女人就算长的再漂亮,也没人敢要!”

    想着叶乘风立刻起床,一会温柔肯定要去学校,自己说不定还能坐一下顺风车呢。

    想到昨天坐在温柔后面搂着她小蛮腰的感觉,叶乘风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见对面的门还紧闭着,也不知道温柔起来没有,犹豫着是不是要去敲门。

    说不定这个话痨舒瑾拉着温柔诉了一夜的苦,搞的温柔一夜没睡呢?

    叶乘风正犹豫着,却发现自己门口的地上有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是温柔给自己留的。

    纸条上先是向叶乘风道歉,又说已经说服了舒瑾以后和她同住,所以他可以放心的住在这里。

    叶乘风心头一乐,瞧人家温柔办的这事……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以后舒瑾要和温柔一起住,那自己要是再过去的话,岂不是不方便了?

    他正想着,却见对面的门开了,叶乘风立刻将纸条捏在手里,却发现开门的不是温柔,而是舒瑾。

    舒瑾此时正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空姐制服,头发高高的挽起,胸口一条蓝色方格的丝巾扎成了蝴蝶结,一步裙下一条黑色的丝袜将她细长的腿勒的笔直。

    叶乘风昨晚已经看清了舒瑾的样貌,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舒瑾穿着空姐制服的样子,不想与昨晚的醉婆子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舒瑾的脸上明显的施了一些粉,特别是她的眼瘾化的很浓,本来叶乘风对那些化成的美女没什么感觉。

    但是他是见过素颜的舒瑾的,而且他也看得出,舒瑾化眼瘾应该是要遮挡她微微红肿的眼泡。

    叶乘风看着面前的舒瑾,心中暗道,其实她只要不开口说话,看着还是蛮顺眼的。

    刚这么想,就见舒瑾的眼睛已经瞪了起来,“看什么看?没看过……”

    她本来是想说没看过美女啊,但是想到昨晚叶乘风的回答,顿时说不下去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了一个精光,她就感觉浑身有虫子在咬自己一般难受。

    而现在再看叶乘风看着自己的眼神,虽然是一副欣赏的表情,但只要一想昨晚的事情,怎么看都觉得猥琐。

    不过她也懒得和叶乘风多说什么,直接拖着行李箱出了门,将房门关上。

    叶乘风想问她温柔起床没有,但是猜想舒瑾也不会回答自己,所以等她走后,这才去敲了敲门。

    不想已经下楼的舒瑾好像听到了敲门声,“别敲了,柔柔去上班了!”

    叶乘风心中顿时一动,温柔这么早就走了?哎呀,都怪自己睡过头了,错过了顺风车的最佳时机啊。

    想着立刻也往楼下跑,没走两层呢,就见舒瑾正在前面吃力的拎着自己的行李箱。

    本来叶乘风是乐于助人的,特别是美女,但是一想自己要是主动说要帮她拎,她肯定以为自己有什么不轨企图呢。

    所以叶乘风很自然的从舒瑾的身边走过,也装作没有看到。

    舒瑾见状顿时浑身来气,这个猥琐的家伙,猥琐无耻、低级下流就已经够让自己讨厌的了。

    现在明明看着自己这么一个美若天仙,倾国倾城,闭月羞花、小家碧玉的大家闺秀拎着这么重的行李箱。

    他居然装作视而不见,简直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了,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你……”舒瑾还是朝前面的叶乘风开了口,“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叶乘风停住脚步,回头看向舒瑾,又左右看了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在和我说话么?”

    听他这么说,舒瑾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这里还有其他的雄性动物么?”

    “哦!”叶乘风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貌似没有了!那你这只雌性动物,叫住我这方圆几米内唯一的雄性动物,有什么企图?这都秋天了,早过了交.配的季节了!”

    我擦!舒瑾差点就喷了脏话,老娘对你有企图?老娘的眼光再低,也不会低到对你这个猥琐男有什么企图吧?

    要知道追老娘的向来不是什么王孙贵族,至少也是年轻才俊,你一个小保安,哪凉快哪歇着吧。

    叶乘风其实早就看出了舒瑾是想自己贡献一下劳动力,不过她没直接开口,自己才不自作多情呢。

    他见舒瑾没说话,立刻又说,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

    舒瑾见叶乘风还真的就走了,气的直跺脚,要是在大街上,根本就不用自己主动,只要一个眼神,就无数的男人主动上来帮自己拎箱子了。

    现在自己给他叶乘风机会,那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家伙居然视而不见。

    舒瑾不禁暗暗发狠,“好,你给老娘记着,你不是鸠占鹊巢了么,老娘的房子不是那么好住的,以后有你好受的,老娘一定要让你自己乖乖的离开!”

    叶乘风心中一阵好笑,想让哥给你做免费苦力也行,但是连一句客气话都不会说,自己拎去吧。

    等他下楼后,见楼道口正好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大奔,车子里坐着一个穿戴整齐,油头粉面的家伙,正探着脑袋往楼道看呢。

    叶乘风也没多想,这时见舒瑾终于就好像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一样,气喘吁吁的到了楼下,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舒瑾一抬头,见叶乘风正得意的朝自己笑,顿时火就不打一处来,不过她脸上的火气很快就消失不见了,眼光落在了一旁的大奔上。

    大奔上的男人一见舒瑾下来了,立刻打开了车门,朝着舒瑾小跑着过来,“哎呀,我的小舒舒啊,这么重的箱子,你怎么能一个人拎下来呢?”

    那男人下车后,叶乘风才发现他个头不矮,年纪和自己相仿,只是比自己要单薄了不少,特别是他一口的广东普通话,说的实在太普通了,听的他格外的别扭。

    叶乘风不禁想到昨晚温柔说舒瑾要去香港结婚的事,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她口中的那个乌龟王八蛋谭方弘了。

    舒瑾见状,立刻站直了身子,直接朝着叶乘风走了过去,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亲爱的,你怎么不等等我?”

    叶乘风立刻明白了,她这是要拿自己做挡箭牌呢。

    果不其然,谭方弘脸色顿时一变,瞪着叶乘风打量了半晌,“他系宾果啊?”

    舒瑾立刻将脑袋贴在了叶乘风的肩膀上,“你还看不出来么?他是我男人!”

    叶乘风轻咳了几声,刚要说话,就感觉舒瑾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拧,顿时闭嘴不吭声了。

    谭方弘听舒瑾这么说,脸色立显怒容,不过看了叶乘风的穿着打扮后,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小舒舒,别闹了啦,他怎么会系你男人呢,你看他这一身穿着,明显就系保安嘛,是你们小区的保安吧?”

    舒瑾立刻朝谭方弘道,“保安怎么了?我就喜欢保安!至少保安愿意娶我,而且还不用试婚……”

    “乖啦!”谭方弘正色地朝舒瑾道,“别闹了啦,我这不系回来找你了么?”

    “谁和你闹了?”舒瑾立刻瞪了谭方弘一眼,挽着叶乘风的胳膊就往前走,“亲爱的,我和他没什么,他只是我们航空公司的一个老顾客……你千万别多想啊!”

    她说着又掐了一下叶乘风的胳膊,叶乘风干笑两声,配合地说着,“怎么会呢,亲爱的,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我的小舒舒……”

    刚说完就打了一个冷战,舒瑾就又在叶乘风的胳膊上使劲的掐了一下。

    叶乘风继续用干笑来遮掩,低声道,“这就系谭方弘?长的不咋地嘛,你眼光真系有问题的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