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虚空〔一〕

    五年光景  钦天监夫人的容貌依然沒有什么变化  岁月似乎很难在其面上留下痕迹  在在外人看來是极为奇妙的一件事情  但实际上  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  前至尊的妃子  神仙bsp; 岁月又怎么舍得在其的玉容之上留下什么痕迹  奈何世人不知内情  整日里有一群又一群的女子『妇』人來询问永葆青春的秘方  这种现象随着岁月的流逝越來越浓  岁月  是最好的见证  而贤宇等人也优哉游哉的赶往京城  这一路上越是靠近京城  关于钦天监夫人的传奇就越多  贤宇对此只是微微一笑  其越來越觉得自家心错  只是还需要加以证实才可  转眼又是两年  贤宇趁此机会好好的将逍遥帝国巡视了一番  对国计民生有了很清楚的了解  这或许就是神仙帝皇的好处  历史上很少有哪个帝王有其这样的耐心走遍莫大的疆域  即便是有那个心思  也沒那么做  毕竟  身为一国之君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  整日里奏折批阅不完  旧事未了新事又來  若是要放下手私访  那也是需要一定的魄力  邪凤被劫持走的第p; 贤宇等人终于到了皇都之外  逍遥城那高大的城门  在经历了数岁月的洗礼之后依然不曾倒下  依然是那么的雄伟壮丽  整个逍遥城  象征着逍遥皇朝的权威  象征着皇权的至高上  逍遥城共有五个门洞  每个门洞有两队兵士把守  兵士手了冰冷的光泽  只要有人敢硬闯  立刻就会染上闯入者的鲜血

    最有皇帝可以进入  平时虽说是敞开的  但人敢踏足  贤宇等人与寻常百姓一样  从右侧最后一个门进去  左右两边最后一个门  才是百姓走的门  进入逍遥城; 繁华的气息便扑面而來  宽阔的街道  逍遥城的街道可并行十车  由此可见街道是多么的宽阔  即便如此  逍遥城那么一些拥挤  城很大  人更多  逍遥城共人口一千千万  乃是逍遥皇朝人口最多的一个城市  论任何地方  都像天下人昭示着  这才是帝国的p; 这才是天子脚下  贤宇见到这一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如今的逍遥城比朕在位之时的逍遥城变了许多  更大  更宏伟  更热闹了  看來  如今的皇帝做事真的很不错  人说  看都城而知天下  如此看來逍遥皇朝的繁华还是要继续  如今这支情景并非尽头……”贤宇说话间转过头去  却见身旁的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仔细一看又到了边上的小摊子面前  贤宇见此情景苦笑着摇了摇  仙子的女子越來越爱美了  打扮自家的东西也越來越花样繁多  如此一來东方倾舞等一众女子便不会觉得寂寞  每次下凡來都能看到喜欢的玩意儿  每当这个时候  贤宇唯一能做的就是付银子  其就好似东方倾舞等女的钱袋  这个钱袋其已做了数万年了  其乐在其; 丝毫也不觉得乏味  看着自家心爱之人满足的模样  其更加的满足  对于一个男子  最要紧的事情其sp; 就是让自家心爱的女人心里舒坦高兴  若是做不到这一点  在贤宇看來那不过是空担了一个男人的名头  根本就沒有男人的样子

    却在此时只听东方倾舞身旁的一个女子对身边的女子欢喜的道:“你们听说了沒  钦天监夫人今日又要公布一张方子  据说这张方子  可以让女子少苍老三年  三年啊  午后就要开始了  要不然我等一同去看看吧  ”其余女子闻听此言自然是欣然答应  爱美是女子的天『性』  东方倾舞闻听此言眼nbsp; 一个计策便在其心sp; 其自然清楚自家相公为何要來京城  为何要去看那钦天监夫人  其为的不光是满足自家的好奇之心  更是要证实一件事情  既然如此  其也正好趁这个机会近距离接触一番那钦天监夫人  替相公先探查一番

    于是东方倾舞便对贤宇道:“相公啊  不如妾身也去那钦天监府上走一遭  看看能否要一张方子來  省的妾身老的太快  相公嫌弃妾身  ”其此话一出贤宇先是一愣  而后便奈的点了点头  其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來证实自家的猜想  让东方倾舞去此事就容易多了  于是一众女子便结伴而行  朝着钦天监的府上而去  此刻  逍遥城是四面朝着钦天监的府上涌來  一时间便形成了一道颇为奇特的风景  贤宇则是默默的跟在身后

    此刻  钦天监府们外有许多的家丁阻挡  因为來的人实在是太多  若是不小心在意说不准会闹出什么事情來  对于女子而言  为了自家那漂亮的容颜  做出什么事情也不算过分  的东方倾舞也与其他的女子一般  排着长长的队此时此刻的她早已不是原先的容貌  样貌看上去虽说美丽  但比之从前却是大大的不如  不光是东方倾舞  其余几个女子也是如此  纷纷改变了容貌  只听水仙子低声对东方倾舞道:“妹妹  我等要在此地排到何时  ”言语间其望了望前方那一眼望不到头长龙  其身为天上贤宇  还从未遇见过如此的事情  若是真一个个的排下去  只怕是排到明日都不一定能见到那位钦天监的夫人  心郁闷

    东方倾舞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姐姐稍等  用不了多久相信就会有人來请我等入府的  ”听东方倾舞如此说  水仙子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对东方倾舞之言其自然是沒有半分的怀疑  东方倾舞猜的不错  几个女子排了还不到半柱香的功夫  便被人请入了附; 东方倾舞见此情景心sp; 而贤宇此刻面上却泛起了一丝笑容  看來自家要找的人找到了

    此刻贤宇却是已身在钦天监风云的书房之; 其恭敬的站在一旁道:“老祖宗  如今已到了十分紧要的关头  孙儿这就要去寻找古祖诞生的那块巨石  不知老祖宗可知道些什么  ”逍遥正德虽说早就知道贤宇要问自家什么事情  但其还是低头沉思了起來  其需要将自家的思绪仔细的整理一番  从的讯息告知贤宇  这对贤宇有着极大的作用  贤宇见此情景却是不敢催促  只是十分恭敬的站立在那里  这时东方倾舞等人也已见到了公孙凤静

    几个女子先是给公孙凤景请了安  公孙凤静笑着打量了一番众人  而后眉头却皱了起來问道:“凤儿那丫头现在何处  本宫记得  你们这一群人可是很少有分开的时候啊  ”诸女闻听此言都不由的低下了头去  这种事情一时间还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需要仔细斟酌一番

    公孙凤静见此却并沒有催促  其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最终还是东方倾舞抬起头对公孙凤静恭敬的道:“老祖宗  凤儿被妖人掳走了  那人说当陛下寻到盘古石之后便将凤儿交出來  ”公孙凤静闻听此言  当时脸『色』便阴沉了下來  其真是沒想到  堂堂的至尊妃子居然会被劫持  这分明是对伏羲天地的挑衅  其身为伏羲天地的古仙神  自然是法容忍的  心nbsp; 东方倾舞却在此时接着道:“陛下如今也是沒什么法子  只能 尽心尽力寻找盘古石的下落  如今求的只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  凤儿能平安事  否则的话  陛下的心恐怕要痛死了  ”其说话间眼泪不由的流了下去  其虽说不是贤宇  但能清楚的想到贤宇此刻的心有多痛  其余 几个女子见此情景面上都显出了悲痛之『色』  一时间屋子内被一股悲伤的气氛所笼罩[

    而此时  风正德却是对贤宇道:“关于盘古石  朕知晓的却并不是很多  不过朕可以告诉你  这盘古石原本就不是伏羲天地之物  而是在伏羲天地之外  当年父皇以身化天地  虽说将自家的躯体抛弃  但其的魂魄却并未消散  父皇的魂魄多半是回到了盘古石之sp; 而那盘古石究竟在何处  朕测应是在那虚的正p; 只要到了虚的正p; 便可寻到  贤宇闻听此言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  自家老祖虽说对其说了一些东西  但还是沒太精确  虚的正p; 何为虚的正p; 要想知道虚的正nbsp; 至少应该知晓虚究竟有多大  而如今  贤宇却并不清楚虚究竟有多大  自然也就不清楚虚的正

    风正德见此情景微微一笑道:“你是不在想  用什么法子才能找到虚的正sp; ”贤宇闻言眼前就是一亮  而后点了点头  风正德见此情景接着道:“你进入虚之后只需将自家的皇道之气最大限度的释放出來  若是有缘的话自然会受到牵引  要知道  父皇是皇道之气的根源  皇道之气之间自然会互相吸引  此事看似是必死的局面  但其丝生机  小子  你只要抓住这一线生机  就有可能寻到老祖  寻到老祖之后  该怎么做  你自己看着办吧  ”对于邪凤被劫持之事风正德自然是清清楚楚  其不能要求贤宇放弃自家心爱的女子  因为若是自家的话  其自认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贤宇闻听此言自然清楚自家老祖的意思  其心分的纠结  一方是天下苍生  另一方是自家心爱的女子  如何抉择  贤宇现在不敢去想  一切等寻到盘古石或许就自然有答案了

    贤宇沉思了片刻  而后恭敬的对风正德道:“老祖  孙儿有一事摆脱老祖  孙儿此去结果不知  孙儿身边的女人就交给老祖了  孙儿不想让这些浩女子陪着孙儿去冒险  若孙儿真的回不來  那恐怕与秘商天地的恩怨也要请老祖定夺了  ”贤宇说着便跪下给风正德行了大礼  其已打定了主意  东方倾舞等一众女子是绝对不能跟随他去  此次贤宇打算孤注一掷

    风正德闻听此言点了点头道:“恩  此事朕知晓  你此去十分的凶险  小心在意  不过你也需太过担忧  一切自有定数  ”风正德说话间  面上显出了高深莫测的一丝笑容  贤宇见此情景心nbsp; 心说难不成这其秘  不过风正德不说其自然也不会问  有些事情说出來也就沒什么效用  一切交代清楚  贤宇知道是自家该离去之时了  其不打算与东方倾舞等女道别  其不想见到几个女子伤心流泪的身影  默默的离去最为妥当

    只听贤宇恭敬的道:“既然如此  那孙儿就在此地破碎虚空去了  ”说话间贤宇站起了身子  右手之上金光泛起  渐渐的一个金『色』的球体便在其右手之上凝聚起來  当那金球有头颅大小之时  贤宇对着面前的虚空猛的打了下去  卡卡几声响动  虚空如一面镜子般碎裂  贤宇见此情景当即化作一道金光  飞入了虚空之内  那虚空在贤宇进入之后  慢慢的合拢住

    风正德见此情景叹了口气自语道:“父皇啊  难道您早就算准了有这场劫难发生吗  既然如此  您为何要选这个孩子呢  为什么不是儿臣  这一切理应儿臣去承担啊  ”此刻  风正德的心  看着自家的小玄孙破空而去  其心味  贤宇虽说如今已算是十分的强大了  但在其看來这一切对于贤宇而言还是太过沉重了一些

    这时东方倾舞等一众子在公孙凤静的带领之下前來给风正德请安  走进屋子却不见贤宇的身影  还未等东方倾舞开口  风正德却淡淡的道:“不要看了  那小子已踏上了寻找盘古石的路途  你等就安心在此等候吧  好生照料自家  ”风正德此言一出  几个女子的身子皆是一震  其实在是沒有想到  自家的相公离去的那么突然  居然连一声道别的话语都沒有留下  东方倾舞此刻面『色』苍白  身子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一下子便瘫坐在了地上  其余几个女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贤宇的几个儿女更是泪流满面  她们心父皇此去十分的凶险  弄不好就再也回不來了  公孙凤静见此情景  面上也显出了疼惜之『色』  却也不知说些什么  其心sp; 贤宇身边的女子对贤宇都十分的依恋  那种依恋强烈到以言说

    贤宇此去不仅仅是一个分身而已  其在此次下凡之前已将所有的分身收回  论是闭关的还是守护在七彩天地那一边的  也就是说  贤宇在伏羲天地间再也沒有丝毫的痕迹  如此东方倾舞才会这么悲伤  自此之后  有将近三万年的光阴  伏羲天地至尊  而在这三万年光阴事情  当贤宇再次回到伏羲天地之时  其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比混『乱』的局面  自然  这都是后话  暂且不细说  那么  虚空究竟是怎样的呢  贤宇此刻又是在何处呢

    贤宇也绝对沒有想到  真正的虚空会是这个样子  此刻  贤宇身处一片十分奇异的地方  其四周是一颗颗飞动的紫『色』的石块  这些石块有的只有婴儿头颅大小  有的却大的沒了边际  此刻  贤宇正处在一块巨大的石块上  说是石块  但贤宇用神念扫了一下  足足有千里之广大  贤宇不由的在这巨大的石块上打量了起來  发现  这石块上居然有山有水  就好似是另一个天地一般  唯一不同的是  这石块上的土地是是紫『色』  而且  这石块上只有白天沒有夜晚  贤宇在石块上转悠了三日  最终  其发现了人的踪迹  沒错  在这石块上居然有人  其此刻正被几个身穿紫『色』皮衣的人围在p; 这是手里拿着一种散发紫光的棍子  看起來颇为奇特  这些男子还留着短发  看起來也颇为怪异  其像是这群人的领头人  其对贤宇冷冷的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为何闯入我们的地方  难道不知这样的行为是犯了律法的吗  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  否则的话  你就只有将你的命葬送在我们这里了  ”说话间这些人看向贤宇的目光充满了警惕  在他们看來  论是贤宇的衣着还是其他都十分怪异  之前领地上并非沒有外人进入  但从未有一个如此怪异的人进入领地p; 贤宇此刻也在思索着  其在思索着自家究竟处在一个怎样的所在  思索着这里究竟是不是自家要去的地方  几个人见贤宇不说话  以为贤宇是想图谋不轨  当即便朝着贤宇靠了过來  准备拿下贤宇  贤宇见此情景心nbsp; 现下的情景与自家所想的情景  实在是差了太多了

    论如何得先要弄清楚此地是何处再说  其在那些人的棍子将要打到自家身上的前一刻开口了  只听其淡淡的道:“有谁能告诉我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吗  我好似『迷』失了方向  ”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