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神帝

    贤宇一行人先到城中如今最有名的一家酒楼,盛世酒楼吃喝了一顿,虽说何智颜平常也宗爱做些家乡的口味给贤宇品尝,但此刻坐在家乡的土地上,吃着家乡的菜却是别有一番风味的,饭吃到一半,却听有人议论道:“听说了沒,城东边昨日夜里掉下了一块陨石,据说那陨石上居然还有文字,而且还是上国文字,十分奇特,要不要去看看,”上国是寒国人对逍遥皇朝的尊称,这种尊重是发自内心的,毕竟自家的变化他们是清清楚楚的,贤宇闻听此言心下就是一动,陨石此物其是知晓的,所谓陨石,其实就是从天外虚空中掉落下的石块,石块有大有小,不过最小的据说也有一间房屋那么大小,却听方才那人接着道:“去看看看,据说那是上天之物啊,很多人都已过去了,”说罢那人便站起了身子朝楼下走去,这一下店里有不少人也跟着其离去,沒多少工夫便有一大半的人离开了盛世酒楼,朝着城东边而去

    贤宇见此情景自然也來了兴趣,但其并未着急前往,而是安静的吃完了这顿饭才起身离去,此刻,城东已聚集了大批的人,有百姓,也有官员,连四郡的郡主也在其中,显然,地方对此很是重视,贤宇透过人群一眼便看到了那巨石,此巨石足足有两间房屋大小,看上去呈紫,似乎还泛着紫色的光晕,其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字,贤宇看去,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來,因为其上的字沒有丝毫的规律可循,根本就读不出來,不过的确是逍遥文却是真的,一块布满文字的石头,这其中究竟蕴含着怎样的奥秘,一时间,贤宇不由的沉思了起來。

    何智颜却在此时朝着四君主走去,兵士一见一个女子走來先是一愣,而后便提高了警惕,何智颜并未硬闯,而是用寒语说道:“李氏子孙,我乃逍遥圣宗皇帝座下侍女何智颜,”此话一出那四郡主先是一愣,而后便猛的从座椅上站了起來,面露不可思议之色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心中虽说惊骇,但其脚下的步伐却并未停住,而是加快了脚步,朝着何智而來,走到近前其并未着急有什么动作,而是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何智一番,越看心中越是惊讶。

    但其还是压下心中的冲动略带几分恭敬的用寒语道:“这位姑娘,可有证明身份之物,”

    何智颜闻听此言单手一翻,金光一闪一面玉牌便出现在了其的手中,其将玉牌交给四郡主,四郡主接过玉牌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当看到那熟悉的字体后,身子就是一阵颤抖,而后将玉牌还给了何智颜,就要行大礼下跪参拜,何智颜却是阻止了其的举动,淡淡的道:“随我來,”说罢其便转身朝着贤宇走去,四郡主见此情景自然不敢怠慢,恭敬的跟在了其的身后,其此刻心中十分的坎坷与好奇,不知消失了无数岁月的圣女,为何在此时返回,但其也是宫心思玲珑之人,否则的话前任四郡主的儿子也有四五个,就轮不到他來坐郡主之位了,其立刻想到贤宇等人的來访与那块满是文字的巨石有关,但其却不知这一切不过是宫巧合。

    何智颜将四郡主领到了贤宇面前,而后恭敬的道:“陛下,人已带到了,”说罢其便站在了贤宇身后,当四郡主听到陛下二字之时身子就是一颤,能让圣女如此恭敬的人难道是……当其脑海里冒出贤宇的名头之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猛的便跪了下去,其这一跪不要紧,立刻引起了现场的骚乱,一些兵士更是拿起了武器,要保护自家的君主,百姓们更是指指点点,不明白,四郡主为何会做出如此的事情來,为何要给一个男的下跪,诸人很快就将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贤宇对此却是司空见惯,脸上带了一丝笑容,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无需多礼起來回话吧,”贤宇此话一出其心中便猛的一震,原本其只是猜测出了贤宇的身份,但并不能确定,听贤宇如此说了,其看向贤宇的眼神便更加恭敬了,对于贤宇这位使得寒国有了重大变化的圣宗皇帝,历代郡主都铭记在心,贤宇的贤德也在四郡中广为流传,成为四郡历代郡主学习的楷模,如今见了真人,岂能心绪平静,虽说心中坎坷,但听到贤宇之言其还是连忙站起了身子,在其看來贤宇的话那就是天意,不可违背。

    贤宇双眼再次落到了巨石之上,而后淡淡的道:“这块陨石,究竟是如何到了这里的,你且仔细道來,不可有丝毫的遗漏,”贤宇并沒有立刻动手,那样做太过鲁莽,天外來石本身就有些诡异,一个不小心就会出大事,贤宇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四郡主闻听此言,却沒有立刻回应贤宇的话,其心中清楚自家下头所说的话,很有可能决定自家的命运马虎不得。

    贤宇并沒有催促对方,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四郡主才恭敬的道:“回禀主上,昨日傍晚起,天气就有些诡异,原本晴朗的很,但突然就乌云密布,并下起了雨,一切來的都太过突然,沒有丝毫的缓冲,不过当时天相局对此并无在意,只当是寻常,到了夜里雨越下越大,伴随着一声惊雷,大地晃动了几下,感觉到有些异常,小人便起身在宫中坐着,半个时辰后,便有天象局的人禀报,说是东南坠落了一块奇特的巨石,小的知晓此事后立刻派兵去将那地方把守了起來,防止出什么乱子,而后小的便就寝了,”其说的很是仔细,贤宇听的也极为认真,而后两人都沉默了下來,贤宇脑中此刻出现了一副画面,正是方才四郡主所讲述的情景,四郡主见贤宇沉默了下來也不再多言,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贤宇的吩咐,贤宇一沉思就是半个时辰,半个时辰里,四郡主不敢动弹分毫,站在那里犹如木桩一般。

    半个时辰后,却听贤宇淡淡的道:“让百姓们都撤了便,聚集在这里耽误事情,”四郡闻听此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当即便让人将百姓疏散,百姓们对上官的旨意还是比较遵从的大石虽说奇特,但即便是再怎么看也看不出朵花來,因此,沒多少工夫所有人都不见了踪影。

    贤宇见此情景满意的点了点头,由此可见下头人办事还是比较得力的,其朝着巨石走了过去,而后围着巨石仔细的打量了起來,如此打量了好一阵后,贤宇放出了自家的一缕神念,贤宇的表情飞快的变化着,时而皱眉,时而眉头舒展,最终其面上神色变得十分古怪,贤宇收回神念,而后却做出了一个让东方倾舞等人大吃一惊的举动來,只见贤宇猛的一掌打出,接着,一阵卡卡声响起,巨石之上居然出现了一道道手臂粗细的裂纹,一阵阵紫光透了出來,贤宇见此情景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在东方倾舞等人看來或许贤宇打出的只是一掌,轻描淡写的一掌,但贤宇自家清楚这一掌足足蕴含了自家五成的功力,贤宇如今五成的功力,那是多么大的一股力量,巨石碎裂,但并沒有像石块一般掉落在地上,而是化作紫色的粉末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待到外面是石皮脱落干净,贤宇等人才看清楚,里头的居然是一滴水,蓝色是水,说水珠似乎不太形象,仔细看去更像是一滴眼泪,沒错,就是一滴眼泪巨大的眼泪,东方倾舞等人的神色此刻也是非常的怪异,一个个不由的面面相觑了起來,巨石之中的眼泪,这实在是太过奇特了些,而贤宇此刻,却再次围着巨大的眼泪慢慢的走动了起來,仔细观察着,又是好一阵,只听其淡淡的道:“这是眼泪,而且,这是古祖的眼泪,”贤宇此话一出东方倾舞等人面上都显出了动容之色,古祖的眼泪,此事要传出去恐怕的偶沒有人会相信。

    东方倾舞柔声道:“古祖的眼泪为何会落在逍遥四郡内,而且恰恰是陛下驾临的头一天,难道这其中有着某种联系不成吗,难道说,古祖知晓陛下要驾临此地,是在给陛下提示么,”东方倾舞此言一出其余诸人也纷纷点头,认为这样的推断很是在理,毕竟,这世上真正的巧合并不多,所谓的一些巧合,都是在有了特定的前提下生出的,此事难道是巧合,贤宇闻听东方倾舞之言却并未立刻开口说话,而是静静的思索着,贤宇很敏感的感觉到,事情已到最终收尾阶段,十界的格局,将产生新的变化,在这个时期,一切的细节都值得仔细去推敲。

    最终,贤宇划破了自家的一根手指,将一滴血弹入了那眼泪之中,东方倾舞见此情景眉头微微皱起,但其并未阻止,在其看來贤宇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着自家的理由的,果然血珠入泪的下一刻,一宫宏大的声音响起:“唉,这人世间的因缘,真的就那么让人神伤吗……”此话一出,无论是贤宇还是其他人都感到了浓浓的悲伤,东方倾舞等女甚至留下了泪水。

    贤宇正了正自家的衣袍,而后恭敬的跪了下去,双膝跪地,行了大礼,东方倾舞等人见此情景也连忙行礼,只听贤宇恭敬的道:“风族子孙贤宇,恭迎古祖,恭请古祖圣安,”贤宇此言一出东方倾舞几人自然也连忙恭敬的说出了同样的话语,神色都十分的庄重,四郡主此刻更是恭敬的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笑话,贤宇是怎样的存在,能让贤宇下跪的又是怎样的存在,虽说那看起來只是一滴水珠,但其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不要说是自家了,即便自家的老祖宗,在这眼泪面前,都沒有站着的份,此刻,其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再说贤宇,行过大礼之后却听伏羲的声音响彻在天地之间:“你……孩子,起來吧,”贤宇闻听此言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起身,其余诸人见此也连忙站起了身子,但四郡主却依然跪在地上低着头,就好似石化了一般,贤宇见此情景并沒有去理会,并不是贤宇不人道,而是在自家古祖的面前,能跪着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要是放在平常,其根本沒资格在这里,贤宇恭敬的站在那里,神色很是严肃恭敬,一种亲情不自觉的从心中蔓延了出來,尽管度过了无数的岁月,那种血脉亲情却是怎么也割舍不掉的,那是永远铭刻在骨髓的记忆。

    过了片刻却听伏羲沉声道:“好孩子,你居然成功的回到了那个时代,与我还有过一段师徒的缘分,好好好……真是奇妙啊,”贤宇闻听此言面上也泛起了一丝笑容,此刻起就是宫孩子,面对着自家的大人一般,其身上的天帝之威并未散去,只是在伏羲面前发不出來,只听伏羲接着道:“孩子,十界将要走上终点之路,而你是这而一切的关键,这滴眼泪你印入眉心,希望将來能助你一臂之力吧,希望你能赢得最终的胜利,为十界开辟一个新的未來,”

    贤宇闻听此言恭敬的道:“孙儿遵旨,”其顿了顿而后接着道:“古祖,您此刻究竟在何处,那人显然是在寻常您的踪迹,若是您能显现神身,孙儿相信这事情会好办的多啊古祖,”既然有了个这么好的机会,贤宇自然是不会放过,若是能得到自家古祖的下落,一切就能早早结束,而此刻,秘商天地内,那间看似极为极为寻常的房屋中,戴着面具之人也在看着这一幕,其此刻的身子不由的在颤抖着,显然其心中很是激动,其已很久沒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了,那个声音,其终于再次听到了,那个人,那个其等待了,恨了无数岁月的人,最终房屋中传來此人的一阵嘶哑的笑声,那笑声听在人的耳中,实在是不怎么好听,十分的刺耳。

    一阵狂笑过后却听其道:“伏羲,盘古,你终于又出现了啊,好好好,我等待了无数岁月终于是沒有白白的耗费光阴啊,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狂笑,其接着道:“你出现的那一颗颗便是你,也是你所创造的天地覆灭的日子,你究竟在何处呢,说说看,你究竟在何处呢,”

    贤宇也在等待着伏羲的回应,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却听伏羲道:“我也不知我在何处,我迷失了,找不到归途,孩子,你将要踏上的是一个是一段十分艰险的旅途,这是一个绝地……”贤宇闻听此言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其底下了头去,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但片刻后,当其再次抬起头來之时,面上的阴沉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是满脸的坚毅之色,在其看來 那条路即便是在再艰险其也是要走的,不光是为了找到伏羲古祖,而是为了救伏羲古祖。

    只听贤宇坚定的道:“古祖,孙儿在此立下誓言,定要请古祖归來,否则便是愧对祖宗,”东方倾舞等女子闻听贤宇之言心头便是一跳,面上显出了担忧之色,但这些善解人意的女子都沒有阻止贤宇的举动,因为阻止了贤宇就是对他们的爱的一种背叛,她们深知此行关系到伏羲天地,逍遥皇朝,凡尘无数百姓的安稳,贤宇是飞去不可,沒有丝毫回转的余地,若是无法阻止,几个女子已打定了主意,要与贤宇一同踏上那条充满艰险的道路,共同面对。

    伏羲闻听此言叹息了一声道:“其实我是不希望你到此的,不过既然你已如此说了,那我也就不再阻止了,孩子,你记住,一定要有比整个天地还要庞大,坚定的信念,那样你才有资格去面对这一切,我……等着你的到來,我的……孩子……”到此伏羲的声音戛然而止。

    场中一片沉默,就在此时那巨大的眼泪飞快的缩小,最终化成了寻常水滴大小飞入了贤宇的眉心,贤宇眉心原有的八卦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滴蓝色如蓝宝石一般的眼泪,当眼泪融入眉心之后,贤宇只觉自家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自家的修为在这一刻达到了神帝的境界,至此,贤宇达到了身为至尊应该有的境界,天穹上异象出现,天龙,天凤,麒麟,玄武,还有仙乐之音,仙女妙舞纷纷出现布满了整个天穹,这一刻,整个伏羲天地沸腾了,三界众生清楚,神帝修为的人出现了,而这宫个,正是伏羲天地的至尊风贤宇,至此,贤宇达到了有记载的最高境界,一个级别是神人也无法企及,一个无数岁月來來只寥寥数人能达到的境界,一切看似容易,但其实并不容易,一切看似让人吃惊,但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东方倾舞等人的身子忍不住也颤抖了起來,自家心爱的男人,终于踏上了有史以來的最高境界,神帝,贤宇达到了神帝境界,也意味着,十界最终的战争拉开了序幕,战争的结局究竟如何此时此刻三界内外却无人知晓,一切,也不知将在何时终结,或许是明日,或许是千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