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玄天

    贤宇要寻找的那块孕育出盘古的巨石究竟在何处伏羲天地的修行界神仙界凡尘界中很少有人在意这桩事情甚至有传说那块巨石随着盘古的诞生而四分五裂更了一块块分裂的巨石散落在了天地之间或许根本就从这个天地之间消失了但这只是传说贤宇却隐约知晓那块巨石还存在伏羲天地间其回到远古之时跟在伏羲身边事之时也说些旁的事情贤宇曾经问过伏羲的來历伏羲说:“懵懂伴石而生也”这话的意思贤宇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也就是说伏羲有意识后发觉自家已存在天地之间而且还靠在一颗巨大的石头上贤宇也问了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但伏羲却只是摇了摇头沒有明确回答贤宇对此贤宇自然不敢追问在自家的古祖面前其自然会掌握好分寸否则便是大不敬之罪但贤宇虽说沒有询问并不代表其将此事忘记其一直将此事记在心上甚至从少年之时对此事都十分的好奇民间一直流传盘古出于石那时的贤宇就好奇人为何会从石中出手那石头究竟有怎样的奥秘甚至在贤宇成道之后内心深处其实也一直在思考着此事只不过直到近來其才萌生了去寻找那巨石的心思到了其如今的修为已能看明白许多的事情

    在贤宇看來石孕人祖绝对不是什么偶然而是一种玄妙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石头只是看着像石头『摸』着像石头根本就并非寻常的石头那是一个十分奇异的存在虽说只是一个念头但贤宇心中却又那么一个声音叫贤宇顺着自家的思路寻找下去贤宇向來都很相信自家的直觉因此才有了此次的微服私访其心中清楚秘商天地的那人根本就不知道关于巨石之时或许其知道但并沒有在意若是不然的话或许对方此刻已寻到了伏羲的下落其相信只要自家能寻到自家的古祖那伏羲天地此次的大危机也就能度过了

    贤宇寻找的巨石却是在伏羲天地的一处名曰昆仑的山顶之上只是这昆仑山从未有人见过甚至很少有人听说过但很少有人听说过并不代表就真的人知晓昆仑虽说沒见过昆仑但还是有人将昆仑的传说记载了下來相传此山在当年逍遥圣祖登基为皇之时曾出现过一次前后也就半个时辰而已但虽说只有半个时辰却被有心人给记录了下來虽说是被记录在了野史之中但还是被贤宇发现了书上记载:“圣祖败前殷登基掌天下时有巨山忽现于天地之间位在东北半时辰不见”此段话的意思便是说在圣祖皇帝登基为皇之时伏羲天地之间忽然出现了一座巨山巨山方位在东北方位半个时辰后消失不见

    贤宇如今前行的方位正是东北方自然其不会一口气的赶路若是如此其害怕引起对方的怀疑其会沿途将一些事情处理干净毕竟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贤宇可不想自家在对付外敌之时后院突然起了火若是那样的话才是最可怕的后果如今修行界的事物虽说看起來以贤宇的身份『插』手有些大材小用但贤宇却不那么觉得在其看來只要能保住伏羲天地其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贤宇此刻要去乃是逍遥宫的一处分宫名曰逍遥玄天宫这玄天宫乃是贤宇昔年所手下的最初几个弟子中的其中一人所创建的如今是除了逍遥主宫于逍遥玄宫外的一个大宗门其排名虽说在昌佛宫之后但也是个大宗门门中弟子十二万战力很强

    贤宇之所以到此地是因为此宫这数百年來有些诡异三百年居然换了两位宫主此事原本就极为反常再者贤宇也得到了其他的讯息说此宗门中有人勾结正道宗的余孽此事说起來客不是什么小事正邪勾结对天下是有巨大的危害的贤宇对此事自然是十分重视

    而此刻玄天宫中气氛却显得有些压抑宫中几个大人物聚集在一起每个人的脸『色』都极为的阴沉那坐在主位上的老者扫了一眼下方两旁的七八人最终目光却是盯在了一个看起來三十余岁的女道姑身上这女子生的倒是十分的美艳只是那一身道袍穿在其的身上总觉得有些不协调其此刻的面『色』虽说也是冰冷但冰冷之中却有着一股媚态看起來实在诡异那坐在主位上的老道冷声道:“凰柔师妹你方才那话究竟是何意这短短的数百年光景我逍遥玄天宫就换了两位宫主到我已是第三位数百年啊你如今又要换宫主难道就不怕我逍遥玄天宫的根基动摇吗外界对我等已有了议论主宫那边也有派人询问了你难道不清楚吗”老道言语间怒意与不满丝毫不掩饰因为在其看來自家的这个师妹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宫中数次要换宫主都是其扇动的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其觉得如今玄天宫已做大完全可以脱离逍遥宫的掌控自成一方势力对其的这个提议宫中的居然也有不少的支持者好在新任的几任宫主坐上宫主之位后都沒太在意这事情因为坐在宫主的位子上所看到的高度与下头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逍遥宫如今的势力依然是天下宗门中最大的而且自从上次正邪大战后逍遥宫的威望又有了不小的提高特别是贤宇显圣人更是让人震撼不已既然坐在了宫主的位子上自然是想永远的做下去至少在飞升或是羽化之前一直在位所以虽说其之前的那位宫主在上位之前曾含糊的答应过凰柔所说可以脱离逍遥宫的掌控但在其上位之后并沒有按其说的那么做因此西凰柔与其的支持者们十分的愤怒如此在而一个深夜那位玄天宫的宫主莫名其妙的死去了看起來像是修行走火入魔而死的那位宫主死后便是现任的宫主即位此人名曰祝道深其也是与前宫主一般即位之前答应过对方要脱离逍遥宫的掌控但即位之后却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如此做原本西凰柔还有那么一点耐心但此刻其却是丝毫的耐心也沒有了因为其意识到对方根本就不想脱离逍遥宫因此其打算故技重施『逼』此位宫主逊位现任宫主逊位后其亲自來做这个宫主

    听了祝道深的问话西凰柔却是微微一笑冷声道:“师兄啊你莫要动怒这换宫主的事情并非是小妹一人的意思而是宫中大部分师兄弟的意思我玄天宫一向是少数听从多数的意见师兄该不会是因为小妹我听从了多数人的意见因此就对小妹我有什么不满吧”其说道此此处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只听其接着道:“其实师兄啊小妹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只要师兄你肯从善如流师兄宫主的位子定然会坐的很稳而且师兄再也不用担个什么分宫宫主的名头而是玄天宫的宫主那逍遥宫与我等虽说是同出一脉的但数岁月过去了我等也不能墨守成规”其说到此处却是看向众人而后接着道:“诸位啊要我说那逍遥宫就是欺人太甚了我宫中那些精英弟子都到了逍遥宫去若是他们真念在同出一脉的份上根本就不会如此做若不是逍遥宫如此做我们如今的势力说不准早就超越了逍遥宫那天下第一大宗门的位子也该换换了各位师兄弟啊难道你等就甘心如此吗我们就真的比逍遥宫差吗这凡尘中还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说法难道我们就不能更上一层楼吗”其说话间面上满是悲愤之『色』不得不说其的悲愤的确是感染了许多人不少人都跟着点头就连祝道深的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來其并非是被对方的那番话打动而是担心局势显然宫中的师兄弟有不少都被对方的这番话所打动如此其等于是被孤立了接下來的事情就难办了而此刻贤宇就在千丈高空上玄天宫中诸人的对话其听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中不由的感叹这世间似乎沒有任何的组织能永远的紧急结合一切的权利都的要争的

    下一刻贤宇等人的身影就突破了玄天宫所有的防御禁制出现在了大殿之中见到大殿中突然多出了那么多人祝道深等人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还沒等祝道深说话那西凰柔却抢先开口道:“大胆尔等究竟是何方妖邪居然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玄天宫中”其嘴上虽说硬气心中却着实吃惊不少其可是清楚玄天宫的防御阵法厉害的很据说那可是逍遥宫的老祖当年亲手创出的如今天下所有逍遥宗门论大小都用此防御法阵对方能如此轻易的破开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景下进入这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題但毕竟这是在玄天宫中在自家的大本营中其心中的底气自然还是有的口气也强硬了一些其余诸人此刻也是面『露』惊『色』的看着贤宇心中各种心思也转了起來一时间宫殿中的气氛有些诡异贤宇闻听西凰柔之言却是连看都沒看其一眼只是一步步的朝着祝道深走了过去其的步伐好像是敲击在诸人的心上其每走一步诸人的心也就收紧了一分而此刻祝道深却已站起了身子其眉头紧皱惊讶的看着來人尤其是将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总觉得面前之人有些眼熟但一时之间实在又想不起來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那西凰柔间对方根本就不理会自家心中便生出一股怒意手中的拂尘便朝着贤宇抽了过去当其打出拂尘才惊恐的发现自家的法力根本就法加持到拂尘之上心中便是一跳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