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寻石

    刘『操』直觉自家的身子好似被一座巨大的山峰压下下一刻其便会粉身碎骨其甚至能听到自家身上传出的骨头碎裂的声响其额头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直到此刻起才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不知多少年了其已忘却了死亡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其从入道后多半都是掌控他人的生死在其看來自家的生死沒人能左右其看向贤宇的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之意只听其结巴的道:“你……你……你究竟是何人你……你怎么也会法术你敢……敢在逍遥帝国的丞相府中行凶难道……难道就不……不怕自家法活着走出逍遥帝国吗”曾经其从來不用威胁他人但今日其为了保住自家的『性』命只好用出此招数了其原本以为对方听了其之言会有所顾忌但让其沒想到的是其话音方才落下自家身上的威压又重了几分其原本还能依靠自家身上的法力勉强战力着但此刻却猛的趴在了地上模样很是难看贤宇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面上神『色』我平静双眼盯在了刘『操』的身上对付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需要贤宇出手只要其一个念头天地间就会自主生出一股威压來笼罩住对方此威压甚至都不是贤宇身上的而是天地之力在接收到贤宇的旨意后自行生出的

    只听贤宇淡淡的的对刘『操』道:“刘『操』你身为逍遥帝国的丞相居然如此忤逆根本就沒有将皇帝放在眼中身为臣子根本就沒有尽到作为臣子的本分你说说看让朕如此惩罚你”说话间贤宇的容貌发生了改变变回了其原本的模样当刘『操』看清面前的那张脸之时其面『色』已是苍白之极那张脸其实在是太过熟悉了逍遥帝国皇宫中到处都是其的影子

    只听其惊恐的道:“圣……圣宗皇帝这……这怎么……”说到此处其突然沉默了下去其意识到自家此刻说什么也是于事补的其更清楚若是对方要取自家的『性』命其丝毫也沒有幸免的可能至于对方的身份其倒是沒有怀疑再者对方如今是什么身份已不再要紧要紧的是只要对方一个念头自家的『性』命而已就保不住了因此其能做的而已只有听天由命了贤宇见对方不说话了也沒有立刻再开口其双目微闭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忽然其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看向刘『操』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玩味之意刘『操』见此情景身子便是不由一颤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你如今伸出的屋子已被彻底的隔离了出去外头的人看里面是另外一番景象根本就不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刘『操』你应该清楚朕要想灭你容易的很你如今的『性』命就掌握在朕的手中不过朕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老老少少的回答朕几个问題那你的『性』命不但保住了你便你的丞相之位也是能保住的只要你好好办事就行了”

    贤宇话音落下刘『操』直觉自家身上的威压下了几分其能面前的站起身子听闻贤宇问话其连忙恭敬的道:“圣宗皇帝恩典刘『操』自然不敢不从您请问吧只要是刘『操』知晓的定会知不言言不不尽的”事到如今其也只能如此一切的幻想在贤宇出现在其面前的那一刻注定了尽数毁灭比起那些宏伟的梦想自家的『性』命更要紧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朕清楚那秘商天地的人在伏羲天地动的手脚也清楚你与那边的『奸』细有來往朕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论对方做什么都于事补既然对方要玩这就陪着他们玩朕留着你是念在你的确有些本事在丞相之位上坐了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对朝中事物也比较熟悉留着你若是你能做个好丞相也就罢了若是不能你随时都会死”说话间贤宇单手朝虚空中一抓只见一个人被其从虚空中凭空抓了出來此人身着一袭白衣是个中年人正是那个挑唆刘『操』的中年男子秘商天地安『插』在伏羲天地中的一个探子当刘『操』看到此人像小鸡一般被贤宇提在手中之时其面上泛起了一丝奈的笑容片刻后其眼到那中年男子在贤宇的手中一点点的消失不见最终从这天地之中完全失去了踪影那人从头到尾甚至连一声叫喊都沒能发出就那么死去了这个场景带给其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当其回过神來之时贤宇已不见了踪影其清楚贤宇已然离去其在那一瞬间好似苍老了许多只听其喃喃自语道:“原來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痴心妄想而已罢了罢了”其转身朝门外走去其要去皇宫向皇帝请罪既然要做臣子自然要有个臣子的模样若是逍遥敬德让其去死其也不会再有丝毫的反抗俗话说的好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在之后的岁月里刘『操』还真就踏踏实实的做起了丞相还给皇帝提出了许多很好的建议使得帝国又强大了许多虽说其最终沒能成仙但其却受到了后世百姓与后世帝皇的高度赞扬成为逍遥皇朝历史上贤德的丞相事情就是那么奇妙当一个人的退路断绝后或许会有新的局面这些都是后话需多言且说贤宇其从丞相府出來却并沒有着急回千年宫因为其还有许多事情要办其此次私访要做的不仅仅是解决逍遥皇朝的问題还有其他的许多问題在贤宇走出丞相府的那一刻伏羲天地中一切关于南诏国的情景都消失不见论的百姓的脑中还是官员皇帝的脑中甚至连刘『操』的脑中有关南诏国之事都消失不见其只记得其见到了圣宗皇帝秘商天地的那名男子被贤宇灭杀关于南诏国主的讯息尽数消失不见

    此刻贤宇等人正在一座茶楼之中喝茶一边喝茶东方倾舞一边给贤宇传音问道:“相公啊接下來我等要做些什么呢相公此次微服私访恐怕不仅仅是为了逍遥皇朝中的事物吧”东方倾舞是个七窍玲珑的人对贤宇的心思最为清楚其余诸人闻言目光也都落在了贤宇的身上出门之前贤宇并沒有说此次出來会干些什么诸人自然是好奇的很贤宇闻听此言却沒有立刻开口说些什么其微微一笑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最终目光却落向了外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昔日正邪之战正道宗与新佛宫只是被击败并沒有完全灭绝朕得知这两个宗门这数千年间又有了一些异动此次出來朝廷中事倒还是其次修行界中的事才至关重要还有逍遥宫看似平静但其内也不是很太平有些东西不仔细看是很难看到的既然朕出來走动该出手之时就要出手还是那句话对方要玩朕就与对方好好玩”[

    雪武闻听贤宇传音不解的问贤宇道:“陛下的神通一举便可使得伏羲天地涣然一心那些该死的人一个都活不了陛下何必如此辛苦”其对贤宇的做法实在很是不解其余几个女子闻言也都疑『惑』的看向贤宇只有东方倾舞面上神『色』沒有丝毫的变化贤宇闻听雪武之言再次沉默了下來雪武见贤宇如此也不催促静静的等待着直到又一杯茶下肚贤宇才开口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有些事情做的太快也就沒什么意思了小武你不觉得我等的日子有些时候太过乏味了吗我等神仙看似拥有尽的寿元但也拥有尽的孤独如今好容易有了个玩耍的机会朕自然不会让其轻易的了结”贤宇说罢便接着喝起了自家的茶其实贤宇把包括东方倾舞在内的所有人都骗了其其次下风的真正目的只有其一个人清楚其此次下凡來是寻找自家古祖伏羲的踪迹若想对付秘商天地的那个人只有找到伏羲才最保险虽说贤宇如今有着许多的压箱底之物但对方也说不定有着许多后手这是贤宇在仔细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毕竟对方是从远古时代一直修行到如今的修为之深根本是法度量的

    贤宇要找到自己的古祖让其教授对付秘商天地那个人办法其相信这天地间能制服那个人的也只有自家的古祖若是其能继承自家古祖更多的东西比如功法法器等等那对付秘商天地那个神秘人贤宇也就多了更多的把握其之所以做这些并不是随意而为百年之前贤宇在千年宫中的藏经阁中观看典籍意中看到了有关自家古祖的一些记载那记载虽说大半是一些传说但贤宇却从那传说中找到了一些让其心惊动魄的东西來那典籍上说伏羲当年化天地日月之时其实化掉的并非是其真实的身躯而是其所有的法力其真实的躯体隐藏在这天地间的某个地方那古书上是这么说的:“天地之初源于一石石中孕祖神石为祖神根神出根存”这话的意思是说天地的源头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石头相传伏羲又为盘古盘古是孕育在一颗巨石之中的换句话说伏羲也就是盘古真正的躯体应是回到了那颗巨石之中只是这个天地间沒有一个人知晓那克巨石究竟在何处若是旁人看到此处定然会以为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个传说但贤宇去不会如此在其看來古人比今人要诚实的多古人许多时候是不会编造一些莫须有的东西來古人的思想沒那么复杂既然典籍中是这么记载的那自然是有一定的缘由其冥冥中觉得自家该去寻找那曾经孕育出盘古的巨石找到了那个巨石或许就能找到伏羲也就是盘古找到了盘古这一切的事情也就解决了这是贤宇如今心中最大的一个秘密在沒有头绪之前其不会说出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