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奸相(上)

    贤宇此刻信心大增,细细想來其如今身上已有不少可以作为压箱底的东西,祖血,从月仙子体内获得的神秘力量,再有就是回到远古之时,修习的一身道法,如今又收集了这极阴之地东西纯阳生气,虽说其中有几样存在嫌疑也弄不清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但其能肯定的是那存在能量之大超乎其的想象,只要在关键时刻融入自身,嫌疑有信心能于那秘商天地的神秘人物较量一番,此次到地府原本之时一时兴起,却沒想到居然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货,一行人从地府回转,天边刚刚露出了一丝丝的鱼肚白,贤宇命人启程,朝着都城而去,走了又有七日光景,一日正午时分,一行人在一片平原上停了下來,就在诸人养精蓄锐之时,四周的景象却突然发生了变化,只见原本一眼望去天地相连的平原,边做了雪白一片的冰雪世界,贤宇等人所处之地,变成了一处巨大的冰原,四周望去沒有丝毫外人,贤宇这一行人就好似成为天地间唯一的存在,一种极为压抑之感在人心中生出,东方倾舞等几个女子见此情景却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只听邪凤淡淡的道:“沒想到对方居然与修行界中人勾结,想要谋害我等,就是不知是修行界中的什么人,居然与朝中官员勾结,谋害他国之主,实在有趣,”其眉头虽说皱着,但说出的话却沒有一丝一毫的担忧之意,其中还隐隐含着讽刺之意,贤宇从头到尾却只是安静的坐在车驾之中,沒有丝毫动弹的意思,其的双目甚至从头到尾都沒有睁开过,就好似入定了一般,然而就在此时,四周的景象却发生了变化,虚空中突然多出了无数的冰棱,如一把把锋利的剑一般朝着贤宇等人射了过去,可谓是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让人意外的是,贤宇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意思,东方倾舞等人目中精光一闪却也是沒有出手,他们不出手,他们身边的那数百兵士却是出手了,只见那些兵士迅速将贤宇等人围在了中央,一个个手里举起了铁质盾牌,将贤宇等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接着便听到一声声的叮当之音,就好似刀剑碰到盾牌的声音一般,再接着,便出现了一幕让暗中出手之人咋舌的场景,只见那一根根冰棱碰到盾牌就好似遇到了火一般迅速融化,最多也就是发出一声响动,这一景象看在那暗中之人眼中,却是让其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这躲在暗中之人说起來修为也不是很低,到了大法中阶地步,最擅长的就是五行之术,法阵,如今的贤宇等人其实就是被困在其的一座法阵之中,在其看來贤宇等人不过是凡夫俗子,要杀死对方很是容易,即便不能杀死对方也能让对方受到不小的损伤,但其怎么也沒想到,对方手下看似极为寻常的兵士,身上沒有丝毫法力波动的兵士,居然能轻而易举的挡住自家的万剑齐出,要知道其那每一根冰剑之上都蕴含着不少的法力,即便是对付不了修为在大法之上的修行者,但杀死贤宇这一行人在其看來是轻轻松松,只听那躲在暗中之人不解的自语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方的寻常兵士为何能破除本座的法术,”其实在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但其也沒有钻牛角尖,一击不成自然再來一击,贤宇等人四周的景物再次发生了变化,变作了一块巨大的礁石,礁石的四周是无边无际的火海,一股炽热让人喘不过气來,好似要被烤熟了一般,其这一招倒是起到了效果,有几个兵士当即化作了一股青烟小树不见,还有兵士陆续死去。

    那躲在暗中之人见此情景心中冷笑一声,在其看來此次那南诏国的国主多半是活不成了吧,但下一刻又发生了让其觉得不可思议之时,在其沒有施法的情景之下,贤宇等人四周的景色再次发生了变化,变为了一座巨大的铁矿山,就在其愣神之时,贤宇等人四周的景物在此有了变化,居然身在土坡之上,而很快的土坡也消失不见,贤宇等人再次身处在了平原之上,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那躲在暗中之人此刻面色苍白,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给吓住了,贤宇却在此时睁开了双目,对东方倾舞等人道:“时候不早了,接着赶路吧,”随着贤宇的话音落下,一行人再次朝前行去,那躲在暗中的人此刻彻底的傻了眼,其看的清楚,方才原本死去了的那些兵士,此刻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贤宇车架四周,就好似方才的一切根本就 沒有发生过一般,见此情景,那躲藏在暗中的存在,甚至怀疑自家是否是做了一场梦,方才的一切根本就是自家的梦境,其见贤宇等人要离去自然不会让对方如愿,想要再次施法,但其最终却惊恐的发现,其根本无法再施展出任何的法术來,甚至连最基本的飞行之术都无法施展,这让其险些崩溃,愣在了原地,不知过了多久其再次恢复了甚至,其面上却泛起了一丝笑容,因为其感到自家体内的法力根本就沒有消失,其试着施展了几个法术,都能很好的发出,其嘴角却是不由的再次抽动了起來,只听其喃喃自语道:“方才难道一直在做梦吗,”

    再说贤宇等人,这一路之上遇到了三次暗杀,居然都与修行界有着莫大的干系,但贤宇甚至是东方倾舞等人,从头到尾根本就沒有出手,诡异的是那些人的法术根本沒有发挥作用,贤宇等人从头到尾根本就沒有丝毫的举动,这一切任谁看來都与贤宇沒有丝毫的干系,周围发生的一切贤宇就好似根本不知道一般,就好似他与修行界的那些人根本就不处在同一天地,最终那些暗杀贤宇之人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家出了问題,弄的这些人又惊慌,又是无言,他们其中的许多人甚至怀疑自家学艺不精,想要闭门苦修,最终,在贤宇等人距离皇城还有五百里之时,那些暗杀之人都沒再出现过,此刻,贤宇的面色却变得有些阴沉,只听其淡淡的道:“沒想到如今的修行界胆子大的人也不小,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暗杀本国主,厉害啊,”说话之间贤宇的眼中射出了两道寒光,对如今的伏羲天地修行界生出了浓浓的不满之意,贤宇之所以不使用法术直接将刘操灭杀,而是以如此繁琐的方式來做这一切,那是因为贤宇的目标并非是刘操,刘操在其眼中就是一只蝼蚁,其是想借此次机会仔细的感应一下伏羲天地,感应一下伏羲天地的变化,在贤宇看來,只有脚踏实地才能清楚的感应这一切,再者,贤宇想要找出的乃是刘操背后的那个存在,若是直接出手灭杀对方,弄不好会打草惊蛇,有些事情并非是用雷霆手段就能起到最好的效用,需要循序渐进才能达到其最终的目的。

    实际上,贤宇如此做法的确是隐瞒过了密室天地的那个人,瞒过了白衣中年人,那白衣中年人正是秘商天地派到伏羲天地的卧底,即便是他近在咫尺,也将贤宇当做是真的南诏国国主,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贤宇自从下凡那一刻容貌就发生了变化,根本就不是自家原本的容貌,在加上贤宇此刻在白衣中年人看來不过是个凡人,其根本看不出贤宇有丝毫异样,因此其让刘操灭杀贤宇,或是让贤宇受到重创,那都是针对南诏国主而言,并非针对贤宇。

    贤宇之所以气愤,是因为其沒有想到修行界有些人居然有如此大的胆子,居然敢于秘商天地勾结,即便其不知对方是秘商天地之人,而是单纯的为了一些利益与对方勾结,这也足以让人气愤,修行界是出仙人的地方,修行之人乃是凡人中的人中之龙,这等修行之人是做不成仙人的,不过很快贤宇便将自家心中的气愤压了下去,其清楚此时此刻还不到整顿修行界的时候,还是那句话,凡尘才是三界根本,凡尘安定了那一切也就安定了,如此这般又走了七日,贤宇等人到了都城,龙图阁大学士张公正负责迎接贤宇一行人,从此点贤宇能看的出如今的朝廷的确有些诡异,按照礼节,其乃是一国之主,即便是小国,逍遥皇朝也该派出宰相來迎接自家才对,如今却只是派出了个龙图阁大学士,虽说龙图阁大学士也是一品,但权力却不如宰相大,这就充分说明,逍遥皇朝根本就沒有把南诏国放在眼中,贤宇思索一番便知晓了刘操的用意,心道:“这刘操明摆着是要打南诏国的脸,让逍遥敬德的威信扫地,”

    虽说想通了一切,但贤宇并未发作,其被张公正安排在接待外宾的宫殿中住下,而后宾主落座后其才开口问道:“张大人,本国主此次前來是來一度贵国天子的风采,希望能快些见到贵国的天子,不知贵国天子何时召见本国主啊,”贤宇如此一问,却是让张公正神色有些难看,因为在刘操的淫威之下,皇帝并沒有说什么时候召见对方,只说有空之时便会召见。

    心中虽说有些愤怒,有些为难,但其也是个极为精明的人,微微一笑道:“吾皇近日來政务繁忙,一时忘了交代臣此事,不过臣向陛下保证,最迟十日,吾皇便会召见陛下,”在其看來即便那刘操再放肆,南诏国主到逍遥皇朝十日也该是皇帝召见对方的时候了,十日,也已经拖的够久的了,按照规矩,外宾到了当天皇帝就该召见,以此表示对对方的尊重,即便是真有事情无法召见,最多也就是拖延三四日,但其为了稳妥起见,说出了十日的限期。

    贤宇闻言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心说:“看來这刘操还真是个奸相,如今的朝廷,可说是大半在其的掌控之中了,否则的话,对方也不过说出什么十日的限期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