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私访

    贤宇见此情景自然也就不再推辞,其心中也清楚即便自家是自尊,但所谓术业有专攻有些事情并非法力高低所能衡量的,就好比这低于无形之魔之事,青莲就比自家这个至尊更有能耐,其将那避尘珠收下柔声道:“既然如此那朕也就不再推辞了,”说罢其仔细打量了青莲一番而后淡淡的道:“你如今修为还差一步便到修神境界中阶了,不错,不错,朕助你一助吧,”说罢其将一只手掌贴在了青莲的肩膀之上,其上散出出金色的光芒,金光瞬间将青莲的整个身子包裹在其中,青莲直觉一股巨大的法力涌入了自家的体内,一鼓作气将原本就很脆弱的瓶颈给冲击了开來,使得其修为到了修神境界的种阶,青莲心中清楚,虽说自家有信心能冲破瓶颈达到中阶,但若是靠着其自家的话,至少还需要五千年的光景,贤宇这一下等于是替其省去了五千年苦修的功夫,这等相助已不单单是相助,已可说是一种莫大的恩典。

    金光散去,贤宇的手也收了回來,青莲十分恭敬的道:“小仙谢陛下恩典,”其虽说与贤宇的干系也十分的暧昧,但许多时候即便是东方倾舞等一众女子,在贤宇面前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其在对贤宇感激的同时心中也有几分甜蜜,贤宇肯为其如此做让其觉得很满足。

    贤宇见青莲如此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而后又坐回龙椅之上思索了起來,其总觉得如今的伏羲天地有些怪异,究竟怎么怪异却又说不上來,但贤宇很相信自家的这种直觉,因为,其如今与伏羲天地可说是血脉相连,身为至尊的他,对伏羲天地的一些微妙变化,尤其是大局的微妙变化感应的很是灵验,如今整个伏羲天地似乎陷入了一张大网之中,让人很是不舒服,见贤宇沉思不语,青莲却是给贤宇倒了一杯茶,端到了贤宇面前柔声道:“陛下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吗,说出來吧,青莲虽说不一定能帮陛下的忙,但说出來总比憋在心里要好许多,”此女说话间面上的轻纱却渐渐的消失掉了,显出了其那轻纱之下绝美的容颜,其的美与东方倾舞的美还是有所不同,其好似一股清泉一般,无论在何时何地看到心总是很舒畅。

    听青莲发问贤宇自然也就不会隐瞒什么,其对其身边的人还是十分信任的,只听贤宇淡淡的道:“如今的伏羲天地十分的怪异,但又说不上來究竟哪里不对,朕相信朕的直觉不会有错,你也知道与秘商天地的大战看似了结,但知情的人却都清楚的很,并非是真的了结,两方如今说起來也就算的上是暂时停战而已,说不准明日大的战争就会爆发,而在此时朕又有了如此感应,想必不是什么好事情,再加上近日朕居然被无形之魔侵扰,实在是诡异,若这一切都是秘商天地所为,那秘商天地定然是已开始布局了,只是这个局究竟从何布下,朕就一时想不出什么端倪來了,”说到此处贤宇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只听其道:“唉,真是多事之秋,为何总有一些人不甘寂寞,看來人都有这么个通病,就好似当年四方之乱,当年天下明明十分太平,百姓们安居乐业,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四方兵马却一同起兵造反,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行之人都无法长期的安逸,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总会生出一些事端出來,哼,朕的伏羲天地居然也有人想要随意伸手,无论其目的是什么,伸出來的手就别想缩回去了,”贤宇说此话之时身上散发出一股极为强烈的杀气,青莲的身子都不由的一颤,看向贤宇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的敬畏之意,其相信,如今的贤宇若想灭杀他这样的存在,百千个都不够看。

    青莲听完贤宇之言也渐渐的沉思了起來,不光是贤宇其也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异样,毕竟这些年來其游历在外,常常在凡尘中走动,其沉思的片刻对贤宇恭敬的道:“陛下,小仙这数百年來在外游历,发觉凡尘的政局似乎有了些变化,虽说还算是太平盛世,但比之数百年前还是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陛下常常说,凡尘才是三界的根本,不知这些变化是否与陛下感应到异样有所联系,”贤宇闻听青莲之言目中不由的精光一闪,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青莲见此接着道:“三百年前逍遥皇朝每个百姓一年的人头税是一两银子,但如今却变成了六两银子,三百年前每个人每年需要向朝廷缴纳十斤的粮食,如今却变成了三十斤,如此种种还有许多,总之,如今比三百年前一切都上调了许多,还有,如今逍遥皇朝征兵也发生了变化,三百年前每家每户只要有一个壮丁从军也就是了,如今却搞出了三男两军的说法,”贤宇闻听此言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这些变化虽说是在三百年中一点点的积累到如今的地步,但只看结果就知晓三百年前的百姓比三百年后的百姓要安逸许多,三百年后的百姓定然是对朝廷有着许多的不满,贤宇是做个人皇的人,有些规矩更是其在位之时就已定下來的,像百姓给朝廷加纳粮食的数额便是贤宇在位之时定下來的,从那时起就沒再有过变变化,无论是贤宇的儿子逍遥天云,还是贤宇的孙子,还是后來的历代君主,均沒有做过改动,因为贤宇所定的那些法度,都是对老百姓最有利的,贤宇乃是与逍遥圣祖齐名的圣皇,其定下的规矩自然是无人敢随意的改变什么,却不想到如今,短短三百年却发生了如此变幻,这让贤宇有种不想的预感,就如其所说,凡尘才是伏羲天地的根本,凡尘若是出了什么乱子,无论是天界还是对九幽地府都沒有什么好处,究竟是因何使得凡尘发生了变化,贤宇再次沉思了起來,青莲见贤宇一脸的思索之色自然是沒敢再多言,其相信其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贤宇开口了,只听其淡淡的问道:“朕问你,如今巨大人皇的何人,”在其看來天下有变原因多半是出在统治者的身上,虽说其对自家的子孙还是很有自信的,但凡事都沒有什么绝对的,想当年其的父皇逍遥廉洁也是勤政的皇帝,天下还是分崩离析了。

    青莲闻听贤宇之言淡淡的道:“如今的人皇乃是逍遥敬德,是个勤政的好皇帝,”其说到此处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贤宇,见贤宇紧紧的盯着自家这才接着道:“只是小仙也不清楚,一个每日批阅奏折到三更时分的皇帝,为何会在三百年间发出一道道根本就不算惠民的圣旨來,小仙倒是听到了一些风声,说是如今皇帝修为平常,朝中却出现了一位法力高深的宰相,此人名刘操,据说是当今皇帝母亲的哥哥,是皇帝的亲娘舅,”当贤宇听到权臣二字之时双目中再次闪过两道金光,其此刻总算是有些明了了,看了凡尘中还真出了一些乱子,并非贤宇这个天帝偷懒,而是处在其这个位子上不可能一天到晚总是盯着凡尘不放,其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要去做,若是一直盯着凡尘,那三界其他的两界恐怕是又要出乱子了,只是让贤宇沒想到是,太平了数万年的凡尘居然又出现了波折,正不由的让其有些感叹,想当年其也是费了一些力气才使得天下太平,一时间其懂得了太平二字的真正含义,沒有永久的太平,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又岂会有什么太平可言,太平是需要去创造的。

    又是一阵沉思之后贤宇开口道:“看來朕不问凡尘之事太久了,是该出去走动走动了,”说到此处其顿了顿,而后看向青莲接着道:“你们几个就跟朕下凡去私访一番吧,朕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想要架空我逍遥皇朝的人皇,也见识见识是哪位人皇居然如此的平庸,”青莲一听贤宇说要下凡私访面上便显出了笑容,修行之人,尤其是修为高的人并不喜欢整日里打坐,而是喜欢畅游在这天地之间,但若是到了贤宇这种极为恐怖的修为,就另当别论了,青莲下去后便将贤宇要私访的事传了下去,一下子贤宇的家人开始忙活了起來。

    白鸟城是逍遥皇朝西南部的一座中等城池,虽说是中等城池,但城中的百姓也有将近千万,之所以叫白鸟城是因为此城中产一种巨大的鸟类,浑身羽毛雪白因此而得名,此刻,白鸟城一条看起來十分不起眼的胡同里,光芒一闪,一行人的身影显现了出來,为首的是一位身穿白色长袍,器宇轩昂的青年人,其手持一把折扇,头戴玉冠,风度翩翩,看起來也就二十多岁的模样,在其的身旁跟着十多人,这些人有男有女,其中几个女子生的极为美丽,任何一个放到人群中那绝对称得上是倾国倾城的人物,在这些女子之中有一人生的最为美丽,此人看起來就好似不像是凡尘中的女子一般,简直是绝世无双的女子,只听那男子淡淡一笑道:“好久沒出來了,此次得要好好的放松一番,”说话间其当先一步朝着胡同外走去,其身后的人闻听男子之言也纷纷面露笑容,跟在其身后走出了胡同,一行人很快的混入了人群之中,这一行人并非旁人,正是贤宇一行人,东方倾舞等人与贤宇的几个儿女尽数跟了出來,雪武等人也跟了出來,贤宇之所以沒有直接选择去皇朝都城,是因为其想先从最不起眼的地方查起,看看如今逍遥皇朝究竟是一副怎样的模样,一些东西,越是在最低层就越能看的清楚明白,贤宇并不知道,其此次微服私访,一场斗争再次拉开了序幕,阴谋与反阴谋的将贤宇此次的微服私访中上演,贤宇,这位如今伏羲天地的至尊,又一次将凡尘作为了战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