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魔扰

    白衣中年人又与刘『操』下了几盘棋而后便离去了其出了密室身形一阵模糊之后便不见了踪影当其再出现之时却处在一片虚的天地之中此地说是在伏羲天地内也并非在伏羲天地内此地所发生的一切伏羲天地内的生灵法感应的到即便是贤宇也法感应的到其身现此地面上显出恭敬之『色』道:“主上属下已说动那刘『操』架空皇帝用不了多久逍遥皇朝便会大『乱』到时修行界若是再出『乱』子相信那个人即便有通天的本事也疲于应付到了那时就是主上大功告成之人”说此话之时其面上满是兴奋之意仿佛看到伏羲天地大『乱』的场景其话音落下便不再言语而是恭敬的低着头在等待着自家的主人慢慢的半柱香过去了此地依然静悄悄的沒有丝毫的动静但白衣中年人面上却是一丝一毫的不耐之『色』

    过了不知有多久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响彻在此处:“奴此事你做的很好本座很是欣慰但你不可懈怠那人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不到最后关头都不能有丝毫的放松之意至于伏羲天地的修行界本座也安『插』了人手你们只需要等待本座的旨意便可动作逮到本座功成之日就是你等风光之时不过你等务必要将该做的事做好否则的话后果你等清楚”

    被称作奴的中年男子闻听此言连忙恭敬的道:“主上放心主上交代的事情我等怎敢不尽心尽力呢属下定让伏羲天地的凡尘『乱』成一锅粥那人如今身份虽说菲比寻常但其一直都很关心凡尘的百姓凡尘出了『乱』子伏羲天地也就『乱』了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凡尘中的百姓就是那人的七寸”其说话之时信心满满就就好似目前的一切对其而言都很是容易

    那个女子的话语声却不再响起白衣中年人足足等候了有小半个时辰最终才松了一口气其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与此同时修行界一个三流小宗门飞剑宗内的一间密室之中飞剑宗的掌门剑空子此刻却是对着虚空恭敬的道:“主上伏羲天地中的修行界棋子也已部署的差不多了只要主上一声令下不敢说将伏羲天地的修行界完全覆灭但弄的『乱』七八糟还是能做到的”其说话之时神态同样是十分的恭敬就好似那虚空中隐藏着什么大人物一般其默默的等待着沒多少工夫其面前的虚空中便出现了一张男子的面容看起來很是诡异但当剑空子看到此面容之时面上却显出极为激动之『色』的道:“属下见过主上主上大安”

    那虚空中男子的面容闻言点了点头道:“你做的不错但一定要等待本座的号令不可擅自动作若是违抗本座的命令后果你等是最清楚不过了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只留下这一句话那虚空中的面孔便消失不见剑空子见此情景心中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不光是凡尘与修行界就连天界与地府两处地方也有一些人在密谋着向某人传递讯息伏羲天地看似十分平静的外面之下却是早已危机四伏而贤宇对着一切却好似毫不知情此刻伏羲天地中的贤宇正坐在伏羲天地的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之上静静的大坐着在其的头顶处是一大片乌云其中一道紫『色』的雷电从其中落下劈在了贤宇的身上贤宇却是一动不动其身上此刻每一根『毛』孔好似都充斥着紫『色』的雷电其整个身子到处都是雷电狂舞其如此说是在打坐修行其实也是在沐浴按贤宇自家的说法这是在享受其这头顶看似寻常的雷电可并非其他的雷电而是修行者渡劫之时的九九仙劫雷若是寻常修行者此刻早已死了不知多少回了即便是修仙境界后阶的修行者在此种雷中多半也是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原本贤宇正在享受却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紫『色』的雷电突然变了模样化作了一个个人形而当贤宇看到这些人之时嘴角却是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因为这些的很多都是死在其的手上的贤宇这一生杀了太多的人虽说那些人都是该死之人但杀人就是杀人这些人扑到了贤宇的身上猛烈的撕咬了起來贤宇最初面上还有些变化但到了后來却平静了下來最终那些人尽数消失不见贤宇也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但就在此时一个女子却出现在了贤宇的面前这女子身穿一身宫装看起來雍容华贵贤宇对此乃却并不陌生此女正是贤宇平日里只能在画中见到的自家的母后自家的生身母亲虽说贤宇如今早已是至尊之身但在其心中始终有着一个深深的疑『惑』那就是沒能在自家母亲的怀中长大成人对母亲的那种渴望与依恋对贤宇而言是个心结法解开虽说以贤宇如今的法力可轻而易举是塑造出一个女子此女子可拥有其母亲的容貌甚至是其母亲的『性』子甚至拥有作为母亲该有的对孩儿的爱但贤宇不会去做因为其心中清楚自家塑造出了的一切都是假的

    当那个女子出现在贤宇面前之时看着那熟悉的面容贤宇原本平静的心突然一下颤抖因为那个女子的眼神实在是太温暖就好似能融化这世间的一切一般贤宇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娘”那女子闻听此言对贤宇点了点头而后继续朝着贤宇一步一步的走进贤宇的面上也泛起了笑容那是天真的孩子一般的笑容那是和自家的母亲重逢之时的笑容那女子一步步的走來离贤宇越來越近最终其走到了贤宇的面前伸出玉手想要去『摸』贤宇的脸颊贤宇见此情景面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灿烂的几分其甚至主动凑上前去靠近对面女子

    就在那只玉手将要『摸』到贤宇的面容之时贤宇却是目中精光一闪一声冷哼随着贤宇的一声冷哼面前的那个女子消失不见贤宇见此情景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下一刻起便身在了千年宫中其坐在龙椅之上闭上了双目其的面容有些苍白此刻贤宇的背已经湿透只听贤宇喃喃的道:“劫雷之中为何会出现心魔从未出现过此种情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日所发之事即便是贤宇自家也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身为至尊居然还会被心魔侵扰心魔说起來是由心而生但其实却并非如此而生一种存在于虚空之中的魔此魔寻常时候对修行者或是神仙沒有丝毫的作用但说不准何时就会突然蹦出來來『骚』扰渡劫之人渡劫之人十中有九成都是死在这等心魔之下可说是极为可怕但对贤宇而言却不该发生此事其乃是伏羲天地中的至尊伏羲天地的主宰者即便是那形状的心魔也该臣服才对可今日却偏偏出现这实在让贤宇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其总觉得这其中隐藏着什么诡异之事

    沉思了许久之后贤宇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只听其自言自语道:“好好好好的很”[

    就在一个女子进了贤宇的书房此女双脚『裸』『露』身穿一袭青『色』长裙面带轻纱看起來十分优雅此女并非旁人正是当年逍遥正德所养的那一株青莲如今早已成就了仙身仍旧在贤宇身旁侍候贤宇见此乃出现面上的神『色』便恢复寻常笑着道:“青莲今儿怎有空來朕这里朕可是有些日子沒见到你了啊”贤宇与青莲只见并非是什么单纯的臣属干系两人只见也是比较暧昧之时都沒有说明而已对此贤宇倒不是很在意青莲似乎同样不怎么在意

    青莲间了贤宇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而后笑着道:“小仙这数百年在外游历回來了自然先來拜见陛下了”说话间其仔细的看了贤宇一番而后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疑『惑』的接着对贤宇道:“陛下似乎刚被心魔侵扰过这怎么可能陛下您可是至尊之身啊”贤宇闻听此言也是一愣其沒想到青莲居然能看出自家方才受心魔侵扰过看向青莲的眼神有些疑『惑』因为被心魔侵扰这种事情寻常情景下旁人是看不出來的也就是说不会留下痕迹

    青莲见贤宇疑『惑』的看着自家便淡淡的道:“小仙之所以能看出端倪是因为小仙乃是莲花化身莲花原本就是洁净之物天地间一切形之魔都法侵扰到而且小仙对形之魔的魔气十分的敏感”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这世间的一切都法污秽到莲花即便是生长在淤泥之中也是如此所谓出淤泥而不染就是如此既然被对方看出贤宇也沒什么好忌讳的就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青莲闻听此言却陷入了沉思之中贤宇也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思索了起來沒多少工夫青莲身上青光一闪而后口中便吐出一颗珠子來此珠浑身青『色』有些透明看起來颇为奇异还散出一股莲花特有的清香出來

    只听青莲柔声道:“陛下此珠乃是小仙体内天生孕育出來避尘珠莲花之所以出淤泥而不染就是因此珠小仙如今将此珠进献给陛下陛下带在身上这世间的一切形之魔便法靠近陛下分毫”贤宇闻听此言心中便涌出一阵暖意这避尘珠想必都青莲极为要紧但对方既然毫不留恋的就给了自家由此可见其对自家是十分的在意贤宇当即摇了摇头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青莲啊朕方才只是一时的大意否则的话那些形之魔如何能侵扰到朕朕可是这伏羲天地的至尊这避尘珠你还是拿回去好生收着对你有大用处的”青莲闻听贤宇之言却是一把将避尘珠塞到了贤宇的手中身上极为坚决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