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权臣

    花开花落时光如梭千年一梦转眼几世轮回贤宇自从天界回归之后便闭关不出其到了如今这个境界终于知晓那些天界的神仙们为何总爱闭关并非是在装腔作势也并非是为了苦修而是在体会另一种美妙当心灵在修行中得到升华那种美妙是法用言语來形容的这俗话说的好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贤宇闭关尘世间的悲欢离合却并沒有因为其的闭关而停止上演一切都还在不断的前行着这世上永远不会有永久的太平逍遥皇朝也是一般二或许是因为这个空前巨大空前强大的帝国太平的太久了终于再次动『荡』逍遥皇朝如今的皇帝名为逍遥敬德倒也算的上是个勤勉的帝皇不过许多时候许多事情并非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就能够阻挡的逍遥家的这位子孙是不错但其手底下却出了一位权臣此人名曰刘『操』乃是当今圣上的亲娘舅是个野心极大的人这刘『操』可并非一般的国舅其也算的上是半个修行中人说其算半个修行之人是因为其偏修长生之法法术虽说也不弱但也不过是窥仙境界中阶而已三百年前逍遥敬德的父皇看上了刘『操』的妹妹并且将其立为皇后那位刘皇后倒是一个十分贤德的国母逍遥敬德也是顺理的登上皇位

    这位刘国舅原本也是个十分有能耐的人靠着自家妹妹的干系一步步的升官最终居然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成为了逍遥皇朝如今的宰相朝中大事皇帝之外其可随意处置原本皇帝也不怎么在意自家的舅舅那么能干正好替其分担一些但其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家的亲娘舅居然要夺取他的皇位如今的逍遥皇朝虽说依然太平但百姓们却不清楚皇帝已被架空了而出现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皇帝的修为不如自家的亲娘舅逍遥敬德虽说品行端正心怀天下但其的修为却不如其之前的逍遥皇朝历代先皇也不过是到了飘渺境界中阶而已这还是在其拥有皇道之气的情景之下其之所以会如此也是因为天下太平太久了圣宗皇帝逍遥贤宇之后历经三代三代之后皇帝的修为开始减弱这是因为那个时候论是修行界还是凡尘都十分的安定修行界对皇帝也是敬畏非常天下太平也就少了许多紧迫感沒有了那种紧迫感就疏忽修行毕竟皇帝是三皇之中的人皇人皇除了贤宇这位之外就是那数岁月前的开国圣祖除了这两位逍遥皇朝历代皇帝都法成仙或者说因为身份沒有去成仙久而久之也就沒有皇帝想要成仙认为皇帝只需要治理国家在此种情景之下刘『操』这样的人物也就出现了这其中可说是存在着必然『性』的所谓物极必反

    此刻皇帝逍遥敬德正在御书房之中其看着面前御案上的那一卷圣旨面『色』铁青最终却是将圣旨一把丢在了地上怒声道:“国舅也太不像话了越來越过分了如如今居然连我逍遥皇朝的三军统帅都要他來选连圣旨都替朕起草就差沒有用朕的玉溪盖章了真是岂有此理”皇帝发怒一屋子的太监宫女尽数跪在了地上一个个噤若寒蝉害怕殃及池鱼虽说如今皇帝权利不如宰相但皇帝就是皇帝一句话还是能要了他们这些奴才的命

    就在此刻御书房的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穿宫装的女子走來其生的极为美丽极为高贵此人便是如今逍遥皇朝的国母尉迟轻歌其看到那被丢了地上的圣旨眉头却是皱了起來但其并未立刻将圣旨捡起來而是对着屋里的宫女太监淡淡的道:“尔等都下去吧”宫女太监闻听此言自然是如释重负一般纷纷退了下去此时尉迟轻歌才捡起了那地上的圣旨放回到御案上而后柔声对逍遥敬德道:“陛下您这是怎么了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气坏了身子臣妾可是要心疼的”其的话语就好似那天籁之音一般听的人心中极为舒服皇帝闻听此言苦笑了笑面上的怒意也消散了下去最终有些沒落的坐回到龙椅上显得有些奈

    沉默了良久其才开口道:“朕身为一国之君如今却好似个傀儡一般想我逍遥皇朝自圣祖皇帝开国到圣宗皇帝中兴经历十多万年历朝历代都是明君圣主我圣宗皇帝更是使得逍遥皇朝成为了凡尘中修行界人人敬畏称颂的皇朝可到了朕这里怎么就成了如此模样朕实在是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圣祖圣宗啊”说话间其面上满是愧疚之意眼眶也有些湿润了其觉得自家的是逍遥皇朝历史上最为能的皇帝颜面对自家祖宗于地下

    尉迟轻歌闻听此言却是柔声道:“陛下这话可就错了陛下如今的处境可是比圣宗皇帝时要强太多了想当年圣宗皇帝与先皇父子两人的局面是如何的艰难先皇在位之时四方『乱』国可先皇依然将逍遥皇朝的龙脉保留了下來到圣宗皇帝认祖归宗后更是受皇命收复山河平定四方之『乱』最终开创了我逍遥皇朝的中兴盛世的局面陛下如今虽说有些困境但一切都还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要知道当年论是圣宗皇帝还是圣宗之先皇两人所面对的是天下『乱』局而如今吾皇所面临的不过只是一人而已陛下一定要相信自家您是圣祖圣宗的子孙这天下是您的天下谁也夺不走”说到此处其顿了顿发觉逍遥敬德的面上再次出现了自信之『色』先前的颓废一扫而空尉迟轻歌却是话锋一转道:“陛下单单凭借刘『操』一人是沒有这个胆子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的如今天下都传说圣宗皇帝成了三界至尊统领三界其在这个时候跳出來原本就十分的怪异即便其修为比皇帝高但其难道也不顾及圣宗皇帝吗臣妾秘密打探道丞相府中多了个神秘人物是其的智囊丞相所做的一切与此人脱不了干系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但臣妾发觉此人身上的气息有些怪异根本就不像是此方天地中人能散发出的气息相传在数千年前我伏羲天地与外天有过大战此事会不会有着更大的阴谋”这尉迟轻歌也不是寻常人物其也是个修行者而且修为与皇帝一般二也是飘渺境界皇帝闻听此言面上的神『色』变得更加阴冷更加的凝重了其隐隐感觉到刘『操』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一股势力这股势力才是真正能威胁到逍遥皇朝甚至整个伏羲天地的一时间其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轻歌见此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陪在其的身旁

    而此刻在丞相的府邸之中一间密室内丞相刘『操』正与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人面对面坐着两人正在下棋却听那刘『操』淡淡的道:“先生啊这盘棋恐怕有些危险了啊老夫是否一定要下下去看样子先生可马上就要赢了不如老夫就此认输如何算先生赢了”那白衣中年人却并未立刻开口说话而是落下了一子就好似其根本沒听到刘『操』的话语一般

    落子之后其又拿起了一颗棋子才淡淡的开口道:“这盘棋不到最后输赢是难以预料的丞相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如今离那最高的位子也已不再遥远难道就不敢走到最后吗再者说了丞相要做的事情原本就是惊天的大事若是成了丞相可就是那至尊之人了难道为了此事冒险不值得吗丞相是聪明人该知道论做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说话间其再次落下一子刘『操』见此也随意的又落下一子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白衣人的话显然是沒能够说服他其此刻心中也正在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决断才好白衣中年人见此情景也不再言语其只是面『色』平静的一子一子的落下密室之中一时间变得十分安静

    过了好一阵刘『操』才开口道:“先生你知道尘世间早就有传闻说圣宗皇帝在天界为至尊如今乃是神仙之中的帝皇掌握着三界众生的生死轮回据说五百年前其在逍遥宫显灵一次使得一帮对逍遥宫不敬的人吓得魂飞魄散若真是如此的话这事情可就十分危险了圣宗皇帝那是什么人物当年那可是让修行界都十分惧怕的存在其的威名直到如今还在流传俨然成了逍遥皇朝继圣祖之后有一伟大的君主若是真惹怒了他即便我有些法力也于事补啊”提到贤宇之时其双目中闪过了一丝恐惧之意虽说其掩饰的很好可还是沒躲过白衣中年人的双眼中年人闻听此言依然沒有立刻开口说话而是再次将手中棋子落下[

    落子之后只听其淡淡的道:“圣宗皇帝成了至尊那不过是民间为了纪念圣宗的传说而已天界至尊那是怎样的存在即便是圣宗皇帝有功于天下他也沒到做上那个位子的地步”其说到此处微微一笑而后接着道:“就算其如今真的在天界只要丞相你修为提高飞升成仙这天界之主的位子也未必就不能是丞相你的皇帝只是丞相的一个巅峰而已在下知晓丞相是个十分有野心的人当丞相坐到人皇那个位子上你的野心会更加的强大”说到此处其话锋一转再次接着道:“丞相难道是忘了在下手中有提高修为的丹『药』在下保证只要丞相成为人皇那丹『药』在下可以限供应丞相服用那丹『药』的威力丞相想必是清楚的很也需在下多说了吧”刘『操』闻听此言双目中却冒出了两团精光其修为之所以到了今天的地步也的确是因为那神秘丹『药』的缘故一时间其面上的担忧之『色』消失的影踪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