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离心

    贤宇静静的坐在女娲身旁其此刻显得有些拘束毕竟坐在其面前的是自家的古祖对方不说话其自然也不敢开口就在贤宇以为女娲只是让其坐在身边沒有和其说话的意思对方去开口了:“伏羲与僵皇都对我有请我是当局者很多东西都看不清楚贤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呢”贤宇闻听此言头顿时便有些大了这种事情哪里是他这个小小的后辈能过问的但女娲开口问话其又不能不回一时间贤宇的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一脸的苦涩

    其沉默了片刻却是恭敬的对女娲道:“这种事情小的不敢乱说但小的觉得关键并非是两位族长喜欢您而是您到底喜欢谁您或许此刻有些迷茫甚至不知所措不知自家喜欢谁但在您的心中却早已有了答案您常常不经意间想到的那个人就是您最喜欢的男子至于另外一个将实情告知对方固然会伤了对方的心但若是就那么拖下去更是伤对方的心这种时候您要快刀斩乱麻越是犹豫就越是危险若是您此刻做出决断痛苦的是一个人但若是您此刻不做出决断那痛苦的就是三个人与其三个人痛苦不如一个人痛苦”贤宇也豁出去了毕竟最终是伏羲与女娲在一起了既然如此贤宇将事情顺着引导也是沒错的女娲闻听贤宇之言双目中却射出两道精光一脸吃惊之色其沒想到贤宇对男女之爱居然如此清楚所言更是句句在理即便是她有些东西也一时间沒有想到其原本不过是想找个人说说话但怎么也沒有想到贤宇这个后辈的一番话居然让其有了种茅塞顿开之感

    只听女娲柔声道:“贤我原以为你只是个勇士是个出色的男子但沒有想到你的心思既然如此这般细腻你说的不错有些事情就是要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这一切事情既然早晚都要解决那还不如尽早做个了结”说罢其站起身來朝着门外走去当其走到大门处却转过头來对着贤宇微微一笑道:“贤我觉得你和他很像真的很像”话音落下佳人身影已消失不见而贤宇在闻听女娲之言后身子却是不由的一震很像难道对方是发觉了自家的身份这个念头刚刚生出贤宇的面上便显出了一丝苦笑不可能他的气息遮蔽的很严密虽说论是伏羲还是女娲或者是僵皇都是极为厉害的人物但其也清楚这个时代是天地初开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伏羲女娲等人的神通还未大成以贤宇如今的手段想在三人面前遮掩气息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否则的话其怎么敢在龙部落内呆那么长的岁月

    光阴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其能做的就是不听停的向前把往事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又是三日光景这一日原本也是个极为寻常的日子到处都充满了宁静的气息如今的人们已更加会过日子了过上了男耕女织的生活如今的人们生产出了大量的麻布用麻布來代替兽皮显得极为简单而且麻布十分轻巧沒有兽皮那么的笨重人们裸露在外头的身体越发的少了显得更加庄重了贤宇此刻正在自家的牲口棚前面喂养着自家心爱的白马这白马是贤宇从小马驹养起來的对其十分的依恋其浑身雪白找不到丝毫的他色就好似一块雪白的美玉一般突然一个柔软的身体贴在了贤宇的身上而后一个声音在贤宇的身边响起:“贤你太偏心了啊你看你对大白如此的上心对你的女人怎么就不能更上心一些呢”言语间居然有些许吃醋的味道來人正是纯媚此女如今算的上是一个贤妻良母了身上的那股彪悍之意也渐渐消失体现出來的除了文荣就是温柔贤宇此刻对其的爱意也越发的浓了毕竟身后的这个女子为其生了一双儿女照顾其的饮食起居沒有丝毫的差错虽说如今衣食忧但有什么好东西此女一直都是先给贤宇这让贤宇颇为感动这说明其一直将贤宇放在心上在其的心中贤宇是最为要紧的人当一个女人将自家的全身心都投入到一个男子的身上这个男子所能做的也就只能是将自家的心交给对方对贤宇而言其不能辜负天下人但更不能辜负自家的女人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闻听纯媚的话其转过头來对纯媚道:“为夫的对你不好吗那你说说看怎么才算好”

    纯媚闻听贤宇之言歪着脑袋想了一阵而后却是用自家那小小的柔软的红唇堵住了贤宇的嘴巴一个长长的吻之后其才放过了贤宇的唇而后娇声道:“这样这样才算好呢”言语间其那娇嗔的模样还带着一丝魅惑众生的妩媚使得贤宇一时间居然有些迷醉了要知道这个时期的女子与天地的联系是最为紧密的故而纯媚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浓浓的阴柔

    贤宇一把搂住脚气的小蛮腰而后柔声道:“既然如此那为夫的自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其便将自家的嘴送了上去但还沒多久却听不知从哪个角落传出了孩子的嬉闹之声闻听此音贤宇的脸色便有些尴尬连忙与娇妻分开定眼朝发声的地方看了过去却见自家的一双儿女此刻却是躲在一旁一脸笑嘻嘻的模样朝自家这边看來贤宇见此情景便是老脸一红自家方才与娇妻亲热的举动看來被这两个小家伙都看在了眼中实在有些不雅

    却听贤宇的女儿天阴娇声道:“爹爹你与娘在做什么很奇怪的哦”说话间这小丫头还歪着脑袋做出一副思索的模样來至于贤宇的那个儿子也是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家贤宇的老脸更红了纵然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但面对自家儿女的眼光其还是有些腼腆的

    但贤宇就是贤宇其各方面都很是在行这厚脸皮的功夫自然也不差其干咳了两声道:“咳咳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居然取笑起爹娘來了当年我与你娘就是如此若不然的话你们两个此刻还不知身在何处呢男女之事可是这天地间一等一的大事啊懂了吗”其说此话之时面色极为严肃就好似再说一件极为要紧的事情一般看的纯媚是想笑有不敢笑[

    就在一家人其乐融融之时却听一声轰然巨响传出贤宇闻言连忙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这一看其的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只见伏羲所居住的房屋此刻却倒塌了就好似一朵鲜花盛开一半朝着四面倒了下去女娲伏羲僵皇三人的身影显现了出來此刻三人都盘膝而坐就好似从未起身过一般贤宇见此情景连忙小跑了一阵來到近前其小心翼翼的凑了上去却见此刻三人的面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僵皇此刻起的面色极为苍白眼神都有些涣散了而伏羲与女娲两人也是面色铁青眉头紧皱见此情景贤宇却是沉默了下來

    过了片刻后贤宇却是开口了因为其清楚此时此刻必须要有人來打破沉默只听其惊讶的道:“三位这是在修炼什么厉害的功法居然能一下子将房屋弄的四分五裂真是强大啊”贤宇如此一说原本下方那些惊恐的族人们神色却恢复了不少看向三人的目光从疑惑变成了敬畏贤宇见此心却是放下了一些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房屋倒塌的真实原有贤宇心里已猜到了一些但此事绝不能传扬出去否对伏羲等人的声誉会造成极大的损伤虽说男欢女爱乃是寻常之事但个相当于部落首领的男人因为一个女子而大打出手未免太沒有包容要知道伏羲与僵皇可是一直十分的要好两人如此也使得部落的百姓越发的团结若是连他们这两个人都能互相出手的话那整个部落中的其他人会怎么看今后恐怕对整个部落都会产生十分不良的影响想到此次其接着道:“三位放心小的立刻重新建造一处巨大的房屋在此期间请三位到大屋居住”贤宇这是在为三人打圆场三人闻听贤宇之言一时间却都沒有言语而是互相看着对方伏羲与女娲看着僵皇僵皇却看着女娲三人不言语贤宇也不敢再多言只是静静的等候着左右其该做的也都做了接下來就看三人的了其相信以三人的智慧定然能明白其的一片良苦用心顺着其给的这个台阶走下去

    最终却是僵皇先开口了:“贤命人单独为我建造一座房屋吧”说罢其再次将目光落在了女娲的身上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接着道:“我们三人的功法已练得差不多了需在***坐了”说罢其便起身朝着部落中一处地方走去伏羲与女娲见此深深的叹了口气也纷纷起身两人所去之处正是大屋贤宇见此情景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三人沒大打出手对其而言已是幸运的了其心中清楚三人恐怕是从此刻起已离心了法再恢复到曾经的友谊方才女娲在经过贤宇身旁之时对其苦笑了笑贤宇就清楚女娲已然做出了决断其选择了伏羲这是历史的必然否则的话之后的历史恐怕就会出现巨大的偏差但贤宇此刻最在意的却是僵皇这个男人虽说在数万年之后会是自己的敌人但从自家來到远古到如今对方都对其不错算是其的师尊贤宇清楚失去了自家心中所爱的滋味当年东方倾舞一度死去贤宇的心便跟着长眠而僵皇如今等于是彻底的失去了自家心爱的女子其的心该是如何的痛这一点即便是贤宇也不清楚其沉思了许久最终却是朝着僵皇所去之处跟了过去这个时候的僵皇最需要的恐怕就是安慰虽说贤宇清楚以自家的身份如此做有些不合适毕竟自家是对方的后辈但放眼整个部落在于伏羲闹了不愉快之后僵皇说话的人恐怕就只有他这个徒弟了如此这般贤宇一路尾随僵皇从城池的侧门出去到了外头的树林之中

    却见僵皇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如此这般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突然有一只猛虎朝其走了过來那猛虎一脸的凶恶之意显然其把僵皇当成了寻常的人想要吃掉对方僵皇见此情景嘴角却是泛起了一丝冷笑接着其的双目变得血红而后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接着只听一声凄惨的叫声传來那原本凶猛的老虎此刻却倒在了地上其那原本健壮的虎躯此刻也干瘪了下去贤宇此刻的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其方才看的清楚那只猛虎是被僵皇在瞬间吸干了全身的鲜血倒地而亡的前后用了甚至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如此之快即便是贤宇都有些惊叹接着更加疯狂的事情发生了僵皇似乎在此事上找到发泄的途径其疯狂的在树林里穿梭短短半柱香的功夫整个树林中将近三成的生灵死在了其的獠牙知晓此刻的僵皇满嘴都是鲜血但其却偏偏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看起來极为诡异最终其停住了身形静静的站立了片刻而后淡淡的道:“贤出來吧”贤宇闻言自然是恭敬的走到了其的身旁束手而立其清楚自家能做的事情就是站在原地听对方说想说的话语

    两人席地而坐僵皇看了贤宇一眼微微一笑道:“方才吓到你了吧不过如此一番折腾我心中倒是好受了不少”说着其苦笑了笑而后对贤宇淡淡的道:“贤你知道这个世上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失去自家最珍惜的东西有些东西比自家的性命还要珍惜当你一旦失去那便是一种生不如死之感”贤宇闻言却是沉默了下來僵皇所言其深有体会常常说生不如死死生不死生不如死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这世上却很少有人清楚贤宇相信其曾经历过真正的生不如死而其身旁的这个男子正在经历这种生不如死死

    贤宇沉思了片刻恭敬的道:“师傅您喜欢女娲娘娘是吗”僵皇闻听此言苦笑着点了点头贤宇长出了一口气若是对方方才制止自家其便不会再说下去但此刻看对方的模样却沒有制止其的意思其便接着道:“小的虽说沒有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但对此还是有些感悟的您喜欢女娲娘娘胜过自家的性命这是一份挚爱但女娲娘娘同样找到了属于自家的那份挚爱她不喜欢您您很痛苦但我相信您希望她过的是开心的日子您原本希望能带给她笑容的是您但如今那个让让其开心的人却不是您但您依然很喜欢听她这一点沒有变您希望她开心也沒有变既然如此何不让其选择自己以为最好的日子去过呢只要她开心您不就满足了吗”僵皇闻听贤宇之言身子不由的一震面色也有些苍白但其却沒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的看着贤宇其突然觉得此刻的贤宇有些不一样了但究竟哪里不一样其也说不上來却听贤宇接着道:“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将其困在身边而是将其放在心里永远的放在心里”贤宇说罢便沉默了下來其该说的已然说了剩下的就是让僵皇自家去想了其能想通那是其的福气若是想不通那是其的命运一切只在一念之间接下來便是长久的沉默见此情景贤宇却是悄悄的起身离去了让对方一个人静静的思索此刻贤宇的心中多少有些坎坷因为其清楚接下來的某一天这个天地将会遭遇一场大劫难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自家的古祖与僵皇想起即将发生的一场战争贤宇心中都有些惧怕即便如今的他是伏羲天地中最为厉害的存在其也不增干过那种毁天灭地之事

    接下來的半个月僵皇的身影在部落中消失不见直到半个月后贤宇在部落中重新建造起三座巨大的房屋之后其的身影才再次出现一切仿佛再次恢复了平静日子再次变得平淡了起來贤宇想象的那一天沒有很快的到來转眼便是十五年光阴这十五年中天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日后东圣浩土的三中之二的土地上建造起了一座座巨大的城池足足有千余座城池这千余座城池中有八百座的城池上插着一杆龙旗这些插着龙旗的城池都是龙部落所用有的城池如今的龙部落已不再叫龙部落而叫龙国如此东圣浩土上实际上的第一个国家就此诞生了十年來黎族自然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剩余的二百座城池中便是黎族的城池至于炎部如今已彻底的融入了龙国之中从这天地之间彻底的消失甚至在今后的经典之中也找不到丝毫的痕迹因为炎部融入龙国之时这天下还沒有文字存在

    如今的贤宇看上去更加成熟了一些看起來像个三十五六十的中年人对于贤宇那不老的容颜龙国中倒是沒有多少人怀疑因为贤宇跟着伏羲与僵皇修法术之事龙国百姓心中很是清楚如今的伏羲与僵皇甚至是女娲沒有丝毫老去的迹象这就足以说明一切这十五年來伏羲与僵皇的干系不像从前那么亲密了但在许多事情上僵皇还是听从伏羲的安排并沒有发生过大的争执但在有些事情上僵皇却坚持自家的看法比如说对外作战之事如今在东圣浩图的北方有一个新的巨大的部落出现此部落占据了除了龙国国土之外的所有的土地形成了一个新的国度原本这也沒什么但这个部落是是个好战的部落居然平凡骚扰龙国边疆区域龙国一方不想引起大的争端一直采取的是來了就打的策略对方每每能从龙国的边疆获得许多的牛羊甚至是女人等自然龙国也会将自家的女人再抢回來如此便形成了一种极为微妙的平衡两国倒是一直都相安事但僵皇却对此法忍受在其看來龙国比那个新生的国度强大许多一举将对方灭掉这才是一劳永逸之事对此伏羲却不同意伏羲心存仁慈不想看到天下陷入刀兵之中不想看到血流成河但僵皇却坚持如此做其甚至说若龙国不出兵其就一人出马让那个新国一夜之间成为一个死国伏羲闻听此言却是极为震怒其对僵皇说若是僵皇如此做他就不再是龙国之人如此这般一场血杀一触即发贤宇见此情景感觉事情要坏其便请求伏羲让其出兵按贤宇的意思若是其出兵的话最起码那个国度中的许多人可以活下來只需要让对方投枪便可但若是让僵皇出手那个部落将会一个人也剩不下伏羲也知晓僵皇如今的脾气与以往是大大的不同若是不答应其真的能做出贤宇所说之事來于是其便答应了贤宇出兵攻打那叫做百级的国度百级国的一切都是仿照龙国而來论是制度还是城池的构造都一般二这个国度的国主也是个极为贪心的存在其想要成为这天下的主宰者但其心中清楚有龙国的存在着一切就不可能其清楚自家并非龙国的对手但又不服气因此就发生了一次次骚扰边疆的事件

    贤宇自然不是个肯吃亏的角色其亲属大军三万人便将百级国的国主灭杀掉在这个时代三万人已是很大的一队人马这个时候整个天下的人加起來也不过就五十万人非常少其中还有大量的百姓军队就更少了贤宇杀了了百级国一万人的兵马至于那些百姓其却是并入了龙国之中连带百级国的城池也成了龙国的城池至此龙国一统天下而就在这一年龙部落发生了一件大事女娲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取名为风正德一个取名风浩然贤宇见到这两个孩子之时很是激动这就是其的老祖啊其居然见到了自家的老祖小时候的模样那种心情却是极为复杂的尤其是当贤宇看到风浩然整日里追在其身后玩耍的时候心思就更加复杂了看着怀中那可爱的小娃娃贤宇很难想象在数岁月后居然是其亲手将其灭杀的对于自家的老祖贤宇自然是十分的恭敬但自家的老祖对其也是十分的依赖

    更让贤宇哭笑不得的是自家居然成为了自家老祖与风浩然的师傅不过贤宇教授的都是文课并法术的修炼法术的修炼是由伏羲亲手教授他的两个孩子对于这两个孩子伏羲自然是十分的疼爱伏羲女娲一家很是恩爱僵皇见到此景心中却是十分的苦涩十五年前在听了贤宇的话之后其一度将心中的执念放下其想听贤宇的话让自家心爱的女子去追求她的幸福但渐渐的其发觉自家根本就做不到当其看到伏羲与女娲那恩爱的模样之时心便会一阵阵的疼痛如此这般其心中便产生了一种怨恨在女娲生了孩子之后这种怨恨就越发的强烈僵皇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其的体内与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声音对他说要默默的守护着女娲另一个声音则是让其把女娲从伏羲的手中抢回來即便是贤宇都沒发觉僵皇的异样如此这般一晃又是二十年风浩然与风正德已成了两个英俊的少年

    贤宇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总有想要去参拜的冲动但最终却被其忍了下來风正正德与贤宇的干系十分的亲密这让贤宇十分的奈其怎么也沒想到自家居然与自家的老祖平辈论交但贤宇在对方的面前表现的还是十分的自然就好似一个兄长一般而那风浩然也与其的兄长一般对贤宇十分的依赖如此贤宇便陷入了一种彷徨中但贤宇的彷徨并未阻止其他事情的发生这一日伏羲带着两个孩儿除外修行历练女娲在留在部落中沒有同去

    傍晚下起了大雨贤宇与其的两个孩子还有纯媚在屋子里说话论是纯媚在容貌上都沒有太多的变化这一点贤宇自然能轻易做到其将伏羲的功法也传授给了三人如此便顺理成章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却听一个声音传遍了整个城池:“僵你这是在做什么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贤宇闻听此言身子便是不由的一颤这是女娲的声音贤宇太熟悉这个声音了是何事让其如此的愤怒想到此处再回想方才女娲那愤怒的话语贤宇心中便是一跳僵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