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逼婚

    贤宇见此情景却并丝毫的惊慌之色,只听其对手下诸人高声道:“取水和兽皮來!”其此言一出下面的人自然便很快的取來了水与兽皮。-》贤宇却是将一块皮放入了水中,而后将口鼻堵住。接着对身边的人道:“学我的样子将将兽皮沾了水而后堵住口鼻,如此便可保住性命。”下头的人听贤宇如此说虽说极为不解,但也都按贤宇的吩咐去做了,自贤宇打理部落中的事物以來,部落中的对其都极为尊敬,其说的话部落中的人也深信不疑。沒多少工夫,龙部落的所有人都用兽皮沾水堵住了口鼻。龙部落的人虽多,但贤宇早就做好了准备,自然行动起來比迅速。其早就从火首领那里听说对方会放毒气,岂能一丝一毫的准备。而此刻,蚩尤所放出的毒气也大片大片的朝着龙部落蔓延而來。贤宇那边也有了新的举动,其明日不停的在部落中泼水,那些毒气碰到水之后就减弱了许多,加上龙部落的人原本就用兽皮沾水堵住了口鼻,如此一來毒气对龙部落的人可谓是效用极小,根本就法影响龙部落的战力。而就在此时,却又有那么一大队人马从黎族诸人身后包围了上例。这些人也大多是龙部落族人,也是分成两队,一队骑着高头大马,另一队背着弓箭。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火部落的族人。这些人将黎族之人的退路完全封死,蚩见此情景心中大惊,脸色变得的铁青。其心中清楚自家与自家的族人恐怕是法离去了。其心中一阵苦涩,但随后面色却变得越发狰狞了起來。若说其方才不过是吓唬吓唬对方的话,那么此刻其是真的存了与对方同归于尽的心思。

    只听蚩大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死去吧,一起死去吧!!”其说话间身上更多的雾气朝外涌去,沒多少工夫便弥漫了方圆一里地方,就连黎族中人也有不少受到波及。存活下來的人不足五成。贤宇这一方也有一些人中毒,不过看起來并未致命。其命人将那些中毒的族人送到了部落深处。而后便出现在了部落之外,只听其对蚩大吼道:“蚩,若是你此时肯罢手我依然放你离去。你应该清楚自家的处境,只要我一声令下其便会死葬身之地。你也是一方首领,总要为你的族人着想吧。”其说着看向了旁边的树林内,自家此刻有不少黎族之人倒了下去,剩余的人也都是一脸的惊恐之色,只听其接着道:“看看你的这些族人吧,他们都是难得的勇士。难得所有人都要为你的鲁莽付出代价吗?难道你心中就沒有自家的族人了吗?”其这番话说的是义正言辞,黎族的人闻听此言看向蚩的目光有了变化。一直一來黎族人对蚩尤这个首领更多的是敬畏,但并未从其身上感受到太多的温暖,甚至是安稳。此刻见蚩尤大肆放出毒雾,根本不顾自家的死活,这些黎族人心中一片悲凉,还有一股愤怒。

    蚩闻听贤宇之言却是身子一震,面色更加的苍白,看着还在不停倒下的族人们,其心道:“难道我要这么看着自家的族人死去吗?难道的族人就这样死去了吗?”却在此时已有几个黎族众人跑到了贤宇面前向贤宇求饶,贤宇见此情景自然是 沒有为难这些人,将人送到了部落之中。有人带头其他黎族人却是也动了心思,沒有多少光景便有近百黎族向贤宇投诚。蚩见此情景心中便是一片冰凉,对于一向战不胜攻不克的他而言,还从未如此失败过。其心中清楚,经此一战其是真的彻彻底底的失败了,连自家的族人都转投到敌方,自家还有什么胜算可言。就在此时一个女子快步來到蚩身边,此女并非旁人,正是蚩的妹子纯媚。

    纯媚此刻也是一脸的悲哀之色,其看了看贤宇,而后转头看向了自家的兄长柔声道:“哥哥,此战咱们败了。哥哥不要再做挣扎,认输吧,否则我黎族人要全部死在这里啊。”听自家妹子都如此说了,蚩似乎放弃了心中的执念,其身上的雾气渐渐小了许多,底下了高傲的头颅。纯媚见此情景却是走到贤宇身边单膝跪在地上恭敬的道:“伟大的男人,我黎族认输了。”贤宇闻听此言并未立刻开口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跪在自家身前的这个女子。其一开始并未注意到此女,但如今看來此乃与蚩的干系非同一般,让贤宇对其仔细打量了起來。

    过了片刻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就此离去吧。记住,我龙部落乃是爱好太平的部族,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但尔等也不要因此就毫顾忌,离去吧。”贤宇说罢便转回到了部落内,纯媚看着贤宇的背影,目光中却放出了异样的神采。片刻后其便陪着其的兄长带着剩余的数百族人离去了,贤宇的人并沒有阻拦,而是任凭黎族之人离去。龙部落此举使得黎族中人对龙部落生出了感激之意,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仁慈的部族。这种结果也是贤宇想要的,虽说其不能干预这个时代太多事情,但在人性的改变上却是能对这个时代的人加以影响的。如此这般,一场战争被贤宇轻轻松松的取得了胜利,龙部落只死了不足十人。虽说死了十人也很是可惜,但相对于一场战争而言却能算是沒有丝毫的损伤了。火部落的首领此刻对贤宇佩服的以复加,其甚至已生出了把两个部落变成一个部落的心思。在其看來,能在龙部落生存对其而言是一种荣耀,这种荣耀比其做一个部落的首领更为让其欢喜。于是等一切安顿好后其找到了贤宇,将自家心中所想告知了贤宇,贤宇对此并什么异义。按其猜想,日后的东圣浩土各个部族最终应是融合在了一起,只有一小部分保留了下來。此事最终得到了伏羲的准许,火族真正的融入了龙部落,成为龙部落的一部分。伏羲在此后召集了部落中的所有族人,当众告知诸人贤宇接任,对此部落中的族人并丝毫异义。

    次年,又是平凡的一日。经过了又一年的发展,龙部落变得更加繁荣了。部落的领地也扩大了许多,如今龙部落的领地已相当于后世的一座中等城池一般大小。伏羲甚至将方圆三十里内圈了起來,划定了一个范围建造起了城墙。这城墙自然并非砖石垒砌而成,而是用树木泥土垒砌而成,即便如此已算是一个巨大的跨越,从城池垒起來的那一刻,便有了国的雏形。贤宇此刻正在部落内教部落中的勇士们练习武功。此武功也是伏羲所创,其实便是法术的一些最为基本的东西。贤宇见此情景算是明白,武功在许久以前乃是法术的最基础存在。

    就在此刻,却有一名族人前來禀报贤宇:“禀族长,黎族的人又來了。”贤宇闻听此言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一年前刚刚发生了一场大战,对方居然还敢來挑衅,实在放肆。其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听那族人接着道:“族人,对方來人说是要与我部结成姻亲。”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愣住了,结亲?黎族这究竟是玩的哪一出?刚法术站在沒多久就要结亲。一时间,即便是贤宇也有些惊讶,纵然其再怎么聪明也想不到,对方此來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只听贤宇淡淡的问道:“他们來了多少人?现下到了何处?他们的首领來了吗?”

    那族人闻听贤宇问话自然不敢怠慢,当即恭敬的道:“族长,他们共來了三十多人,他们的首领,还有首领的妹子都來了,还带來了许多的牛羊等物,看样子是真來结亲的,首领您打算……”这族人倒也十分的机灵,说到此处便不再言语了,贤宇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过了片刻却听贤宇淡淡的道:“既然如此就让对方进來吧,带他们到大屋來。”如今龙部落中最大的房屋已不是伏羲所居住的房屋,而是大屋,大屋便是龙部落中最大的房屋,是专门用來议事的地方,也是专门用來见旁人的地方,就相当于后世皇帝上朝的地方一般,十分巨大。此刻,在龙部落的外头,也就是三十里之外,蚩等三十多人看着眼前的场景却是愣住了。前方那高高的城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还有那高高的城门。城门之下站着的两队勇士。这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有吸引力,即便是蚩如此自负之人,此刻都有些傻眼了。

    只听纯媚吃惊的道:“这难道就是龙部落的入口吗?我记得上次还要往前走很长一段路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些。”其余诸人闻听此言也纷纷点头,就连蚩此刻也连连点头。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中有些触动,但究竟是什么其自家却又说不清楚。其再一次意识到了龙部落的不同。这让其心中对龙部落产生了好奇,龙部落是其好奇,而又不想去面对的存在,上一次就是这个部落让其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让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让其清楚的知晓其并非是最强的存在。而此刻,龙部落再次让其吃惊了,其从未想到一个部落的领地能够如此巨大。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龙部落又是怎样的一群部落?其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就在蚩等人思索之时,去见有人从其内出來。见此情景,蚩等人恢复了心神,神色变得寻常起來。

    却听來人恭敬的道:“蚩首领大人,对您的到访我们贤首领很是欢喜,请诸位朋友入内吧。”说罢其让开了身子,蚩对來人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其点点头,而后当先走了进去,接着是其的小妹纯媚,而后是剩下的二十多人。那出來报信的人则跟在蚩的身侧,为诸人引路。诸人进到其中又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只见一座座房屋出现在诸人的面前。这些房屋与自家部落中的房屋有着很大的差别,看起來极为坚固,房屋里头的一切外人是看不到的。

    房屋并非是杂乱排列,而是有序的排列在两旁,中央留下一条很宽的道路來。那道路虽说算不上多么平整,但也能称其为道路了。黎族的人见此情景面上满是疑惑之色,他们算是见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部落,给人的感觉很是舒服。而纯媚此刻心中却是在胡思乱想着,其此次來就是为了那个男人。其要成为那个男人的女人,要成为龙部落的一员。其此刻心中却不由的有些坎坷。其还从未如此的紧张过,往日面对男子,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其一度认为这世上沒有哪个男子能配的上自家。但就在一年前那一次极为惨烈的大战中,其被那个男子迷住了,其从不知晓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俊朗威武的男子,其法忘记那个身影。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才真正到了龙部落的核心部分,只见又是一道城墙出现,将龙部落分成了内城与外城两部分。蚩见此情景,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但其并未多言,而是随着人走了进去。进入到其中,其这才依稀找到了龙部落的影子,上一次的龙部落的影子。报信的人将蚩等人带入了内城,并带入了那间最为巨大的房屋前,看着那巨大的房屋,蚩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其还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房屋,从未见过。其心中此刻不由的紧张了起來,因为其清楚,那个男人就在这间房屋内。看了看其身旁的小妹,其咬了咬牙走入了其中。

    进入房屋,其之间两旁整齐的坐着一些人,这些人看起來极为彪悍,一看就是不寻常的勇士,其继续往前看去。当见到那个身影之时,其的身子不由的一颤。就是那个人,那个唯一打败过自家的人。此刻,那个人正坐在一座十分宽大的座椅上,其面带微笑的静静的看着自家。纯媚的目光自然也落在了贤宇的身上,当其看到贤宇之时,却是不由的双颊一红,而后便连忙低下头去。贤宇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见此情景,其心下不由一跳,神色有些不自然起來。但事到临头也容不得其再做其他举动,只能开口道:“远道而來的朋友们,辛苦了。先吃喝吧,來人呢,准备饭桌,准备饭菜。”贤宇此话落下,下头两旁的人却是连忙起身,接着便有两队女子进入大屋,将那些人座椅都收到了大屋的墙角处。而后又进來两队女子,这些女子一对搬着一些桌椅,摆放整齐后,另一队女子便把饭菜摆在了桌椅之上。前后极为迅速,看的蚩等人都有些咋舌了。其自然不知晓,这是贤宇特意培训出來的侍女。是专门用來招待其他部落,和部落内的勇士门的,其心中清楚,龙部落将会慢慢的壮大,慢慢的变强。一些东西贤宇不会改变,但有些东西,在不影响历史进程的情况下其会试着慢慢改变。

    只听贤宇接着道:“远道而來的朋友们,请坐吧,有什么事情,吃喝完了我们再慢慢说。”

    蚩闻听此言苦笑着点了点头,而后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去,如此诸人便吃喝了起來,等诸人吃喝到一半,贤宇却很是随意的问道:“蚩首领,我听族人说首领此次來是结亲的,不知是族中的那位,看上了我龙族中的哪位呢?”贤宇虽说心中早就有数,但其还是装起了糊涂。有些事情是需要如此的,因为,其实在是沒有打算再去招惹其他的女子,至少在这个时代不会。蚩闻听贤宇问话连忙正了正神色,但其并沒有立刻开口说话,而是沉思了起來。其再次看了看自家的妹子,若不是为了自家的这个妹子,其是真的不想到这龙部落來。但让其很奈的是,自家的这个妹子自从上次回到部落中以后,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直念念不忘。自家的这个妹子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其这个做兄长的还能说些什么呢?况且,其也存了一个心思,在其看來贤宇虽说是其的敌人,但对方也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勇士。若是能于对方结亲的话,那以后自家的部落将会更加的安稳。黎族也并非一直太平,只要是部落就有可能遭到來自很多方面的骚扰,有其他部落的骚扰,也有野兽的骚扰。若是有一个强大的同盟,许多时候要好太多了。也正是因此,其才会再一次出现在贤宇的面前,來提结亲之事。若非考虑到这两方面,其如此高傲的人又怎会向自家的仇人屈服呢,即便对方比自家强大也不会。

    片刻后蚩淡淡一笑,很是真正的对贤宇道:“贤族长啊,上次的是是我蚩做的不对,我在这里先向你赔礼了。”说话间其先向贤宇抱了抱拳,而后接着道:“我蚩此次前來说起來是为了一件喜事啊。”说罢七看向了自家妹子,而后接着对贤宇道:“贤族长,我家这个妹子,自从上次见到你的英雄模样之后就对你念念不忘,因此我此次前來是结亲的,首领觉得我家妹子如何啊?”其说罢一双虎目便静静的看着贤宇,那眼神中有着浓浓的期盼之意。纯媚原本是低着头的,但此刻起也抬起了头,尽管其的俏脸微红,但其依然充满希望的看着贤宇。若是从前,其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自家这等于是放下了自家的架子來向一个男子表达自家的爱意。其心中发誓一定要成为这个男子的女人,而且其自认眉毛超群,莫说是自家的部落之中,即便是全天下的部落中其也认为找不出几个人來与其的美貌相比。其自认贤宇一定会对自家动心的,其有着强烈的自信,若非如此其也不会出现在贤宇的面前。

    贤宇闻听蚩之言,看着对方那期盼的眼神,看着那叫纯媚女子一脸的期盼之色,心中不由叹了一口气,只听其淡淡的道:“贤知晓蚩首领乃是一片好好意。”说罢其又看向了纯媚,而后接着道:“贤也知道姑娘的心意,但是……”当贤宇但是二字说出口之时,论是蚩还是纯媚的新都是咯噔一下,二人心中清楚,这但是之后的话定然不会是什么好话,定然是拒绝的话语。想起自己小妹那倔强的性格,想起自己小妹那坚定的心意,蚩额头开始冒汗了。

    还沒等贤宇开口,蚩尤却抢先一步对贤宇道:“贤首领,若是两族能结亲,那两家人就等于是一家人了,以后贤首领若是有什么要帮忙的,我部落自然不会辞,牛羊等物也会经常送來的,女人也少不了。既然两家是一家,我蚩也不会小气。贤首领啊,我妹子可是个美人你也看的见,若是错过了,怕是很难有人再配上你这样的英雄人物了,你说是不是啊。”贤宇闻听此言那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却不知如何说出口了,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牛羊,女人啊,这等于是进贡啊,等于是变相的臣服啊,若是自家再辞的话不知对方会做出什么來。此刻,蚩看向了贤宇的目光中甚至多出了一些杀意,其打定了主意,若是对方敢拒绝的话其就要与对方拼命了。左右今日就带來那么几个人出來,即便是自家死去也不会影响部落。为了自家的妹子,其要豁出去了。他蚩虽说残忍,但对自家的妹子,其是真的十分疼爱的。

    还沒等贤宇再开口,纯媚却开口了,其柔声对贤宇道:“贤,我喜欢你,你是英雄,我喜欢英雄。从小到大我能看上的男人就只有我哥哥,但他是我哥哥,只能是哥哥。你是我看上的另一个男人,原本我根本看不起男人,因为很多男人都很愚蠢,只会动用蛮力。但你不一样,我是真的喜欢你。若是你要我,我会很听话的服侍你,你说你不喜欢打打杀杀的,那我就不打打杀杀了,我给你生孩子,生很多的孩子,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就是我的全部。相信我,我会对你好的。”这是一个女子的心声,贤宇听完之后却是愣住了,其沒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的奔放。一时间,贤宇在心里想好的拒绝的言辞,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了,其看到了一个女子的决绝。其不清楚,一旦自家拒绝,那这个女子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來,贤宇犹豫了。看着贤宇犹豫的模样,纯媚却是流下了眼泪,下一刻其眼中显出了极为决然的神色。

    其从腰间掏出了一根骨头,那是野兽的骨头,一头被打磨的十分尖,其将此物对准了自家的脖颈,而后对贤宇道:“贤,你要是不答应要我,那我也只能死去了。今日到了此处我放心了自家的一切,全族的人都知晓我对你的心意,若是你拒绝了我,那我也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既然法成为你的女人,那我只能死去。请答应我,放我的哥哥离开。”见此情景,论是贤宇还是蚩都吓了一跳,贤宇实在是沒想到,对方如今如此这般的刚烈,居然要自杀。蚩此刻更是吓了一大跳,其嘴张了张最终却是沒能说出一句话來,面色苍白血。最终其的目光落在了贤宇的身上,其心中清楚,自家的妹子是死是活,都要听贤宇的一句话了。自家妹子的性命可说是在贤宇的手中,若是对方敢不答应自家的妹子,那么其一定会杀了贤宇。

    只听其冷冷的道:“贤,此刻我家妹子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上,你看着办吧。你要不答应也行,不过我今日就算是战死在此地也要将你杀掉,因为你是杀死我妹子的凶手!”其说罢便冷冷的看着贤宇,不再言语。其他黎族之人此刻同样是冷冷的看向贤宇,只要贤宇敢说出一个不字來,他们一定会动手。这些人可都是对蚩十分忠心,愿意替蚩去死的那种彪悍之人。

    贤宇见此情景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其沉思了片刻淡淡的道:“姑娘,你不要冲动。你想清楚,为了我这么一个你并不怎么熟悉的男人就死去,真的值得吗?你说你喜欢勇士,这天下的勇士很多啊,不止我一个。你再仔细想想,难道非要与我在一起不可吗?”贤宇此刻也很是奈,其说什么也不能让一个女子就那么死在自家的面前,否则其真是法安心。[

    纯媚闻听贤宇之言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你说的不错,这天下的勇士是不少,但我就喜欢你,其他人我不喜欢。你若是愿意要我,那我从今以后只听你的话,若是你不愿意要我,那我就去死。”其说话间脖颈之上已出现了一道血痕,虽说不是很深,但那光滑的脖颈已被刮出了一道口子。贤宇见此情景,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自家究竟该如何坐,难道要看着对方死去吗?贤宇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家有朝一日居然会被一个女子如此疯狂的逼婚。

    就在纯媚将要有下一步举动之时,贤宇的叹息声传來,只听其奈的道:“丫头,你这可是在逼婚啊。既然如此,那好吧我要了你。但就如你方才所言,一切的一切都要听我的,否则的话我一样会把你赶走,我的话你记住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