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双法

    随着圈养的兴起,龙族部落的百姓们在食物上有了很充裕是储备,狩猎不再是每日必须要做之事,甚至不需要再将食物分给其他人,而是自家吃自家的。因为家家户户都有着充足的储备,能够自给自足。狩猎的负担减轻,使得部落中的人能够有许多空余的光阴,贤宇自然也不例外。其如今在部落中的地位越发的超然,几乎是仅次于伏羲与僵皇的存在,伏羲与僵皇的许多旨意都是其完成的。在圈养之事上,也是贤宇头一个做出來的,使得部落中的人对其渐渐的有了一种崇拜。自然,贤宇的威望不可能高过伏羲与僵皇,但这对贤宇而言已然足够。其如今每日所做的事情就是跟伏羲与皇帝修行,渐渐的,贤宇的修行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此刻,其正与伏羲面对面而坐,今日是自家的古祖为其讲道。只听伏羲淡淡的道:“贤,你可知这天地万物为何能动,为何会死,为何会生吗?”这原本是贤宇天天经历之事,这其中的玄妙其自然也是知晓一些的。在其看來,这一切都是道的轨迹,但其却不能明说。因为,其如今是龙族部落中的人,其只是个普通人,要说有什么不同的也只是其的狩猎技术比较好而已,这一切都属于凡人的能力。其若是当着自家古祖说出道之类的言语,那就会引起怀疑。

    心中想着,贤宇面上显出『迷』茫之『色』的点了点头。伏羲见此情景微微一笑道:“因为这天地间的一切都是有灵的,因为有了灵所以才会动,才有了生死。我要教会你的就是如何运用灵。学会运用灵,那你便可以掌握一些凡人所不能掌握的能力。”说话间其对着身旁不远处,那已熄灭了的火堆一点指,也不见有火苗出现,那原本灭了火堆却是轰然一声冒出了熊熊火焰。贤宇见此情景心中便是一跳,因为其方才根本沒有发觉自家古祖身上有一丝一毫的法力波动,那其是如何让火堆重新燃起火焰的呢。贤宇面上的『迷』茫之『色』更浓了几分,这次其是真的『迷』茫了。却在此时伏羲的话音再次响起,只听其接着道:“你看,这就是所谓的法术。只要你脑中的意念集中,便能控制你想控制的一切。这个说起來很是容易,但寻常人却法练就。意念集中或许很多人都能办到,但想要达到我方才所展现出的效果,却是需要极度的集中意念。在那一瞬间,你的头脑中是一片空白的,在你的脑海中会形成火燃烧的全过程。当你脑中的火完全燃烧起來之时,那你面前的火也就能燃烧起來了,贤,你懂我所说的意思吗。”贤宇闻听此言面上若有所悟,心中却是掀起了巨浪。后世的修行者是将天地间的灵力引入自家的体内,而后在体内形成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从而达到修行的目的。而此刻,自家的古祖却告诉自家,这一切其实可以靠控制自家的意念而达到,这一切对贤宇而言太过新奇。

    就在贤宇念想之时,伏羲再次有了动作。只见其的手就那么随意的凭空一抓,一干长长的棍子便出现在了其的手中。只听其接着道:“只要你的意念足够集中,突破了凡人所能达到的一种极限,那么你意念所念想出來的一切都会成为真实。自然,意念是可以通过修行不断的壮大的,沒壮大一些所能做到的事情就增强一些。比如我手上的这根棍子,原本其是不存在于这天地间的,可此刻却悲哀我抓在了手中。其若是说让我凭空变化出一座高山來,恐怕我也法办到。当你想要用意念却变化出你意念原本就法承受的存在之时,自家也会遇到危险。”贤宇听完之后不住的点头,自家古祖施展的分明便是那以虚化实的手段。只是与后世的法术有着很大的不同,后世以虚化实是吸取天地间的灵气幻化出其想要幻化出的东西。而自家古祖的手段,却是仅仅依靠着意念便能将自家脑海中的东西幻化出來,这两种法子看似相似,但贤宇却清楚其中有着极大的区别。其觉得,自家古祖所施展的更加的神奇。

    念想间贤宇开口了:“首领的话小的记住了,小的定然会勤加修习的,不辜负首领的厚望。”贤宇是打算下大工夫好好的琢磨一番,其要捕捉到其中的精华,这对其大有好处。其知晓,若是将这其中的奥秘弄清楚,那对自家的法力提升有着很大的帮助。如今贤宇在修行之路上可说是举步维艰,到了其这个境界每前进一步都可说是举步维艰,若是沒有奇遇的话或许永远停留在其如今的境界也说不准。如今逍遥皇朝正笼罩在秘商天地的阴影之下,其这个领头者自然要想尽法子來提高自家的战力。论是在凡尘中还是在修行界,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你弱小,就怨不得旁人欺压你。因为这是人的本『性』,论是修行者还是凡人,即便是神仙也是如此。所谓尊卑之分,高低之分便是如此。想要被旁人尊敬,那你就要有相应的手段,想要处在高位也是如此。想要逍遥皇朝伏羲天地摆脱秘商天地的威胁,摆脱战争除非贤宇强大。其强大了,整个伏羲天地也就强大,正因为如此,此刻对贤宇而言是个难得的机会。其不但听贤宇的讲授,还听僵皇的讲授,虽说在后世其余僵皇有着一些恩怨,但那都是后话。论如何,此时此刻的僵皇对贤宇而言是其前辈,甚至是古祖一般的存在,需要尊敬。

    午后,是僵皇给贤宇讲道的时辰,此刻僵皇坐在贤宇的对面,淡淡的问贤宇道:“人为何要生,为何要死?万物为何要生?为何而死?”贤宇闻言心中便是移动,因为降皇与自家古祖所言几乎是一模一样。其心中想着,面上依然满是『迷』茫之『色』的摇了摇头,其等着对方的下文。僵皇见贤宇一脸的『迷』茫之『色』却并未立刻开口再说什么,而是自顾自的朝着火堆走去。贤宇见此情景也连忙站起身來,跟在僵皇的身后,其眼中的疑『惑』也更加浓郁了那么几分。

    僵皇走到火堆旁,也是随意的那么一点,原本沒有火的火堆突然间燃烧了起來。贤宇看着这一幕,嘴角却是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心说不会老祖与僵皇给自家讲的都是同样的道吧?就在其思索之时僵皇却做出了一个举动,其将自家的一只手放入了那熊熊燃烧的火堆中,面上神『色』却是极为平淡。只听其对贤宇淡淡的道:“看,若是个凡人的话此刻恐怕早就失去了一只手了,可是我的手……”其说话间将原本放在火堆中的手拿了出來,却见其上沒有丝毫的伤痕。只听僵皇接着道:“可是我的手却完好损,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说罢其便笑着看向贤宇,贤宇此刻却在想另一个问題,心说其果然是僵尸一族的老祖,就是与众不同。但是从其的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凶恶之处,与寻常人沒什么区别。看起來也不像什么凶恶之辈,否则自家的古祖又怎么会与其交往如此亲密,而且更让贤宇震撼的是,僵皇在部落中的威信与伏羲古祖居然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说起也算是伏羲天地的始祖之一了。那么,肯定是在今后的岁月中发生了什么自家难以想到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何事,此刻还不得而知。

    看着贤宇一脸的『迷』茫之『色』,僵皇开口道:“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将自家的身子练就的比坚硬,比这世上的一切存在都坚硬。如此便能不被任何存在所伤害了,此乃我独创的一种法门。需要修行之人能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将自家的意念中的七分从自家的身躯中脱出,留下三分在体内。而后让自家的身躯接受天地中风霜雨雪的淬炼,如此常年下去便能有所成就,不过此种法门凶险的很,如今这天下间恐怕能修成的也只有我一人,你有沒有兴趣?”贤宇听了僵皇的问话双目便是一缩,按对方的意思是让自家变成一个活死人,接受天地的淬炼,就好比修行之人度天劫一般。想到此处贤宇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心说这位还真是个胆大的存在,既然能想出如此的法子來。贤宇对其的法门已猜出了七分,留三分意念在体内,接受天地的淬炼,一旦发觉自家快要丧命就脱身出來,而后七分意念迅速归体,这样便不会有『性』命之忧。等到自家的身躯完全复原,在进行下一次的淬炼。这说起來容易,但对淬炼的时辰一定要把握的很精准才行,否则的话,一旦被天地之力弄死,一切就完了。贤宇心中所想与僵皇的法门差不了多少,只是贤宇沒想到的是,僵皇所说的意念与自家古祖所言的意念并非是一个存在。自家古祖所说的意念是神念,僵皇所言之意念,其实是魂魄。之时在远古的时代,魂魄还沒有被发觉,也就是说魂魄还是一种法看到的存在,所以被误认为是意念。听到僵皇的问话,贤宇便沉思了起來,这种凶险的法子,自家究竟是否要修行呢?自家如今是十分厉害的存在,论体质的强悍自然是人可比的了,还有修行此法门的必要吗?

    沉思了片刻后,贤宇便做出了决断,其对僵皇道:“僵前辈,小的愿意修习,请前辈教我。”贤宇之所以愿意学,是因为其清楚僵皇的法门是将人的肉身断招的十分坚韧,而自家是因为法力的缘故才能变得坚韧,这两者间也有着本质的区别,若是修习对自家也有不少的好处。僵皇闻听贤宇之言自然是十分的欢喜,其的这套功法总算是后继有人了。接下來的岁月中,贤宇自然很是勤奋的修习双法,其坚信,自家修习的这两套法门,在自家今后的修行道路上会起到极为要紧的作用。日子,就在贤宇刻苦的修行之中一天天度过,转眼便是十年。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