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祖血

    贤宇并未用多大力气门缓缓的打开了一条缝隙一阵金光从那缝隙中『射』出贤宇也不得不闭起了双目片刻后金光散去贤宇定了定心神便朝宫殿内走去进入宫殿贤宇却愣住了偌大的宫殿内居然空『荡』『荡』的只有那淡淡的金光填充突然贤宇感到一股庞大的生命力在涌动就好似这世间万物所有的生命加在一起都沒有这股生命力强大贤宇猛的抬头看去只见在那大殿的正中央的虚中在一个近乎透明的瓶子中一滴血红的『液』体高高悬浮着那庞大的生命力就是从那『液』体中散发出來的见此情景贤宇再一次愣在了那里其心中自语道:“难道外头那些疯狂的人要寻找的就是这个东西就是为这东西搭上的『性』命”想到此处贤宇不由的又朝四周看了看只见四周除了墙壁还是墙壁沒有其他的东西最终贤宇再次将目光落在了那中央虚空中之物自语道:“看來这就是那个要命的东西了啊就这么一滴红『色』的『液』体究竟是什么要紧的存在”想到此处贤宇再次向前迈动了步子既然其进入了其中自然就沒有入宝山空手而归的道理若是如此的话就太对不住那些为此而死的人了贤宇决定将那东西拿到手而后再仔细的研究一番但让贤宇沒想到是其不过是向前迈进了七步七步后就再也法前进分毫了一股巨大的压力朝着其压了过來其几乎沒有抵抗的能力单膝便跪了下去瞬间其面『色』变得苍白血额头上满是汗珠这一刻其似乎成了一个凡人浑身的筋骨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就好似要就此碎了了一般甚至甚至其的嘴角都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见此情景贤宇心中骇然之极以其如今的身份如今的法力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像是对待蝼蚁一般对待他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将其这个至尊 给制住了老实说自从登上至尊位后贤宇想都沒想过这个场景但今日其就发生了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其单膝跪在地上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沒有其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落下身上的那至尊的朝服已被汗水浸透然而这一切都比不上贤宇身上的痛苦这一刻起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痛身上的痛那是在其踏入修行界之后便很少感受到的了在贤宇成仙之后就更加法感受的到但今日这种属于凡人的感觉再次侵袭了其的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若是换做天界任何一个神仙此刻说不准早就粉身碎骨了但贤宇就是贤宇其心志之坚定是常人法企及的其是伏羲天地的至尊论是谁都沒有理由让其下跪贤宇目中『射』出两道寒光冷冷的咆哮道:“论是谁都沒有资格对朕如此的礼”话音落下贤宇身上金光暴涨其脚下的地面发出卡卡的碎裂之音其下跪的那条腿慢慢的直了起來

    “哇”一口鲜血喷出贤宇的面『色』更加的苍白了但其却站了起來其的腰杆子挺直了这一刻从其身上散出了至尊的威压与那股力量对抗者贤宇身上的骨头再次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就好似要散架了一般刚刚站起的贤宇又有要下跪的趋势这一刻贤宇的双眼已变得血红刺啦一声贤宇身上的朝服碎成了一片一片的四散了开去其那头顶的九重平天冠也碎裂了开來其那一头长长的黑发风自动飘洒在了身后看起來就好似入魔了一般此刻的贤宇身上穿着那一身月白『色』的道袍这是其最为寻常的打扮其脱去了至尊的光环仿佛回到了昔日的那个小道士其的面部此刻都有些扭曲了但其依然还是站立的

    只听贤宇冷冷的道:“区区一股力量而已能奈何了朕”此刻贤宇的面上充满了战意此刻至尊那睥睨天下的威严被贤宇展现了淋漓尽致但可惜的是依然法对抗那股力量那股力量就好似能听懂贤宇的话一般在贤宇的话音落下后就又有更大的力量朝其压了过來贤宇的身子一点点的朝下倒去眼看着就要跪下就在此刻其的手中却是金光一闪一阵嗡鸣之音响起战天剑出现在了贤宇的手中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战天剑『插』在了地上身子居然又缓缓的战了起來从始至终其的眼神都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具有威严此刻贤宇的双脚下已多出了两个坑來双脚深深的『插』入了其中重压之下屹立不倒只听贤宇接着道:“朕乃至尊”这一声咆哮传出了宫殿传遍了整个阳甚至传到了天界之中

    此刻天界的神仙们身子都猛的一震不约而同的朝着阳看去八神仙祖狂神面『色』瞬间大变几人不约而同的朝着阳快速飞驰过去贤宇要去阳封印僵皇之事几人自然是清清楚楚如今看來事情好似是出了变故贤宇乃是天界至尊自然不敢有丝毫的差池而此刻的贤宇却是在一声怒吼之后一步步的艰难的朝前迈进着但当其刚刚迈出第三步那股压力瞬间又增大了几分哇的一声贤宇再一次吐出一口鲜血但其依然还站在那里沒有倒下

    此刻的贤宇面上居然泛起了一丝笑容只是那笑容冰冷之极似乎能冰封这世间的一切只听贤宇淡淡的道:“看來果然是要紧之物啊如此严防死守寻常的神仙根本就拿不到手但朕却不一样朕想要拿到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任何人任何存在都不能违背朕的旨意”此刻贤宇的身子已忍不住颤抖了起來其的腿膝盖处甚至出血了但其却是沒有丝毫的在意贤宇不知晓的是若换做了狂神其最多只能迈出七步但贤宇此刻已迈出了九步贤宇若是轮单纯的法力是比不过狂神的甚至八神中的首贤宇都很难比的过但若轮毅力却沒人能比的过他逍遥贤宇如今的贤宇已沒有任何存在能够让其屈服只能是旁人屈服于他

    “砰砰……”接连几声闷响贤宇的身上几处地方多出了几个血洞來流出了淡金『色』的血『液』贤宇虽说在拼命支撑着但其体内的五脏六腑已受到了巨力的挤压几乎已法承受那股巨力了但贤宇丝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其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居然有如此的手段让其堂堂的至尊如此的狼狈不堪事情到了这一地步断退路了贤宇能做的只能是向前此刻贤宇已走出了第十一步其还在迈着步子只是每迈出一步都要忍受极大的痛苦只是对贤宇而言此刻起已感受不到丝毫的痛苦了其已麻木了其此刻眼中只有那正中央虚空处的那类似血的存在其的双目中『射』出两道寒光其心中清楚都是因为那个东西其才会如此但其心中也有几分兴奋如此严密防守之物绝对不会是寻常的物品定然是极为要紧的存在若是能拿到手中还不知是怎样的造化论如何那东西其必须拿到手

    当贤宇迈出第十五步之时其身上那股巨大的力道忽然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贤宇猝不及防猛的瘫软了在地上此刻其浑身上下已不知有多少血洞了其那月白『色』的道袍早已变得千疮百孔被鲜血染成了血红『色』但贤宇此刻的面上却泛起了一丝笑容其心中清楚自家过关了只见其身上金光猛的闪动了几下金光散去后期再次穿上了至尊的朝服头戴平天冠就好似方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贤宇就那样静静的呆了好一阵后才站起了身子而此刻在火神宫之前的广场上已聚集了许多的神仙带头的正是八神等人诸人面上都显出焦急之『色』看向天穹因为他们这些人根本法靠近那地方即便是靠近到不了阳心处也是用的此刻火神正小心翼翼的站在诸人身旁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此刻在场的这些神仙其他人不去说八神仙祖狂神这些人物对其而言那都是大神通的存在

    此刻贤宇已然站起了身子抬头看向那半空中的存在却在此时只听一个声音响起:“孩子你很好很好沒想到你居然通过了如此艰难的屏障到了近前我很欣慰”贤宇闻听此言身子却是不由的一震这个声音其太过熟悉了其曾经听过这个声音这声音不是旁人的正是自家老祖宗伏羲大帝的声音贤宇此刻面上满是骇然的神『色』其实在是沒想到阳心的这座宫殿居然与自家的老祖有着莫大的干系那么头顶上的物件多半也与自家老祖有着莫大的干系一时间贤宇心中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静竟然就傻傻的站在原地

    但贤宇到底是贤宇登至尊位也有些年头了却见其单膝跪地恭敬的道:“老祖宗玄孙参见老祖宗”说话间其便恭恭敬敬的磕了九个头此刻心中的那些许郁闷早就一扫而空因为在其看來既然半空中那东西与自家的老祖宗有着干系如此严密防护也是应该的否则的话若是随意的落在了什么人的手中这事情岂不是糟糕透顶了吗其就那么静静的跪着恭听自家老祖宗的旨意此刻的贤宇心中着实是有些坎坷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孩子既然你到了此地那就说明你是我真血的继承之人你透顶上瓶子中所装之物便是朕的真血你在法力足够之时可将其融入体内如此对你有着莫大的好处……”说罢那声音就此消失了贤宇闻听此言心中却是再次翻滚了起來方才自家老祖的话实在是让其太过震撼了修行到了如此的地步其自然知晓伏羲的真血意味着什么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