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宫殿

    数十里外贤宇所看到的前方的虚空都是一片漆黑那炽热将虚空烧的根本就不复存在甚至甚至贤宇都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热度其直觉浑身冰凉浑身上下如坠冰窖之中额头却满是豆大的汗珠贤宇心中清楚此乃物极必反之兆其更清楚若是换做旁人即便是狂神那样的人物到了此地也多半讨不到什么好去也就是他这个至尊融入进了伏羲天地的道则之中否则的话此刻恐怕也早就化为虚了贤宇看了看手中的袋子沉声道:“僵皇朕知道此处也是法将你灭杀的但至少可以将你永久的困住不过朕说话一直都是算数的等朕查清了真相自然会给你个交代不过你给朕听清楚了若真相并非如你所言那你就必须为了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贤宇话音落下其手中的袋子便剧烈的颤抖了起來

    只听从其中传來僵皇的声音道:“小家伙这地方的确是能困住朕一时半刻但千年后若你不能给朕一个交代朕依然会自行破除困境到那时伏羲天地中的一切也将就不复存在了……”其说罢便不再言语贤宇闻言嘴角上却是泛起一丝笑容來其心中清楚堂堂僵皇之所以任自家摆布是因为以其如今的情景想要强行脱困而出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至于代价是什么只要对方自家心中清楚僵皇原本被贤宇莫名其妙的打成了重伤而后又被东方倾舞几件颇为厉害的法器给困住不但如此贤宇在其外头还加上了那么一层皇道之气僵皇心中清楚即便是自家法力再怎么高强想要破除这一层层的束缚也是极为困难即便是最快也至少需要三日的光景但贤宇又怎么会给其三日光景况且贤宇说伏羲大帝留有后手这也让其颇为忌惮如此重重之下到了如今其就更加不敢再强行冲破束缚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其的修为会大幅度下跌即便脱困之后如其所言能灭掉伏羲天地那也沒有丝毫的用处了正因如此其只能给贤宇千年光景其此刻其实也是在赌赌贤宇这个人说话算数

    又往前飞驰了十多里的光景贤宇便停住了身子因为再往前就是死路即便是其如今的修为也法进入其中或者说想要进入那中心地带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贤宇单手一翻只见一条水蓝『色』是绳索出现在了其的手中此绳索泛着水蓝『色』的光芒有些透明看起來很是美丽贤宇讲袋子的一端捆绑在水蓝『色』绳索的一头另一端却拿在了手中而后其将绳索丢了出去丢向了那前方的漆黑中那绳索在贤宇的手中不断的加长贤宇则在一脸平静的停留在原地如此这般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绳索停止了加长贤宇心中清楚那袋子已被送入了阳心之中见此情景贤宇心中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至此也算暂时为伏羲天地解除了一个祸害虽说只有千年的光景但千年之后的事情有谁能说的清楚连贤宇自家都说不清楚更何况其他也许千年后当一切都真相大白之后一切的危机也就能解除了想到此次贤宇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但就在此时其忽然觉得一股强大吸力在不停了拉扯自家贤宇面『色』猛的一变其清楚的感应到那股吸力居然是來自前方那阳心所在之处

    顷刻间贤宇脑中思绪翻转其心中清楚以其如今的修为若是被吸入阳心会是怎样的后果其身上金光暴起龙『吟』凤鸣之音不绝其想要抵抗那股巨大的吸力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沒有丝毫的用处那股吸力越來越大贤宇的身子只能快速的朝前方飞驰而去贤宇的心低落到了冰点其怎么也沒想到会出现如此变故按理说其如今是伏羲天地的至尊伏羲天地的一切都在其的掌控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法违逆自家的意愿但此刻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诡异了些这一瞬间贤宇脑中满是画面有东方倾舞几个女子的美丽容颜有自家亲人的容颜但渐渐的其发现那些容颜变得支离破碎其的脑子也完全被黑暗所侵蚀

    贤宇不知究竟是过了多久自家的身子才停止了移动也不知过了多久自家菜醒了过來当其回过神來之时发觉自家身在一片火海之中应该说起身在一片火的天地之中四周除了火海救还是火海其甚至感到就连自家的身子也在不停的燃烧着成了火海的一部分其感应了自家的身子惊奇的发现原來自家还活着自家并沒有死去这一发现让贤宇很是震惊其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家居然沒有死去原本以为是必死的结局此刻居然得到了扭转虽说身处在火海之中但贤宇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热度就好似处在寻常之处一般如此贤宇开始四处的走动了起來其猜测此地该是那阳心的最中心处除了此处自家不会身处其他地方因为其心中清楚在方才的那种情景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救的了自家

    走了将近半个时辰贤宇脚下突然嘎吱一声其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根肋骨人的肋骨不应该说是神仙的肋骨见到这肋骨贤宇双目猛的收缩了一下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居然能到达阳心所在而且……而且这肋骨居然还是完好损沒有是好损坏的迹象是一根完整的胸骨此人不但來过阳心所在而且骸骨在这阳心之中居然还能得以保存怎能不让人震惊贤宇心中可是清楚的很即便是自家的战天剑也未必能在这阳心之中保存的住贤宇小心翼翼的将肋骨收了起來论如何如此物品也能算是惊天动地的宝贝了说不定有些用处然而更让贤宇咋舌的事情却还在后面其越是向前行走地上的肋骨就越多甚至可说是密密麻麻的完整的尸骨也都能见到见此情景贤宇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心说:“这阳心究竟曾经发生过何时为何会有如此多的人死在了这里”心中想着贤宇脚下却并未闲着其仍然不停的向前走着终于其看到了那些尸骨所在的源头前方是一座宫殿一座白『色』的宫殿那些尸骨一直延伸到白『色』宫殿的台阶之上宫殿的大门之下

    贤宇甚至看到有 那么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具白骨站在那大殿的门前双手做出了破门而入的架势但其的动作却永远的定格在了那里法在继续下去因为在那一刻其化作了白骨成了个死人见此情景贤宇却停住了脚步其直觉自家后背一阵凉飕飕的这一切实在太诡异了些而且贤宇此刻断定那诡异的源头就是潜伏那座白『色』的宫殿而这些人的目的也是为了进入前方那座白『色』的宫殿而他们的结局也是一样的那就是沒人进入过那座宫殿因为那宫殿的门紧闭着丝毫沒有打开过的迹象这一切都预示着源头是那座宫殿也预示着那座宫殿里有这些人想要得到的东西否则的话贤宇实在是想不清楚是什么能让这些人悍不畏死拼命想要进入前方的那座宫殿贤宇此刻却是犹豫了起來其不清楚自家究竟该怎样做或许在旁人看來这个决定很容易下转身走人因为大多数人都会认为那座宫殿再怎么重要也沒有自家的『性』命要紧前路可谓是相当的危险那满地的白骨就是见证就是血淋淋的教训但贤宇是何许人也那是一个好奇之心极重的人既然明白的知晓前方那座宫殿中藏着让人为之疯狂为之付出『性』命的存在他又怎能能果断的离去呢贤宇是真的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让这些人甘愿为之放弃了自家的『性』命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让这些人为之如此的疯狂其沉思着沉思的良久最终其迈开了步子

    在贤宇看來自家莫名其妙的來到这阳心所在定然是冥冥中注定的來到阳心却不死不死却让其看到了前方那座巨大的宫殿这一切或许不是巧合或许是因为前方的那扇门封闭的实在是太久了久到该让人去开启它的时候了而开启那扇门的人贤宇认为就是他自家这或许是贤宇在为自家的好奇心找个托词但这不要紧要紧的是贤宇迈开了步子朝着那白『色』的宫殿走了过去这是其的选择沒多少工夫其便走到了那宫殿的大门之前与那站立的骷髅并肩而立虽说已沒了皮肉但贤宇看的清楚这骷髅面上满是不甘的神『色』其曾经是离这扇门最近的那个人但最终也沒能进入宫殿内这不能不说是个悲哀对于这些骸骨贤宇自然是不会放过对其而言这已不能算是骸骨了是很好的材料虽说不知的是什么缘由但贤宇看的出來这些骸骨在数的岁月中被阳心中的火淬炼如今已不能称作是骨头了只见其大袖一甩一股金光便将方圆十里内的骸骨尽数卷了个干净被贤宇收入囊中而后其面对那扇门说起來这门并不是很高大但就是这并不是很高大的门阻挡住数神通广大人因为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到的了阳心这些人最起码也是和狂神一样的存在一切的答案就在门的后头贤宇一时间却沒了动作到了此刻起不免也有些犹豫并不是为了自家的生死而犹豫而是为了伏羲天地的众生而犹豫这门后的存在会不会对伏羲天地构成威胁自家究竟该不该开这扇门人就是这样反复常心中总是有两个声音

    最终贤宇咬了咬牙抬起了自家的双手若这一切都是其的宿命那即便是其身为至尊也是逃不掉的既然如此就该果断一些瞻前顾后是沒有用的其双手在了门上而后用力按了下去咯吱……让贤宇沒有想到的是门居然如此轻易的被其开了见此情景贤宇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原來那些疯狂的人曾经离自家的**是那么的近近到只是手而已而他们都沒能成功都死了门的外面想起方才那满地白骨贤宇觉得有些凄凉[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