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危局

    贤宇自然是将三人的话听了个清楚僵尸在贤宇的修行之路上遇到不只一次了昔年当其还是个小小的低阶弟子之时与门中的师兄弟们下山出公务之时就曾遇到过一次那一次其在一个小村中结识了魔姬再有一次是在其修为小成后遇到的來自西白土的血族虽说血族与东圣浩土的僵尸相比还是有许多的差异但传闻西白土的血族乃是变异的僵尸因此其还亲自率领修行大军前往西白土远征血族那一次战争其可说是毕生难忘因为在那次战争中自家心爱的女子东方倾舞曾一度死去给贤宇心中留下了永久的痛楚虽说之后其闯入地府破道将东方倾舞救了回來但那一次的经历依然给贤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其中有一件事情让贤宇也耿耿于怀在那次大战中其并未见到血族的老祖也可能是僵尸的老祖宗僵皇但贤宇始终相信僵皇是存在的其只是不想『露』面而已其的存在对贤宇來说也是个不小的隐患这件事贤宇一直记在心中只是从那次后期就越发的忙碌也就沒抽出功夫來整理这些事情如今在下界的一个茶楼中听到了僵尸之事其自然是用了心思不知为何其隐隐觉得这次僵尸的出现沒那么简单如今贤宇是越发相信自家的预感了其对几个女子传音道:“稍后到成为的松竹村去看一下这事情既然遇上了就要过问”

    松竹村原本是个人气很旺的村子风景也别有一番看头可如今却是一副破败的景象村子里的青年人能逃的已逃到外乡去了剩下的多半都是些孤儿寡母依靠老弱病残的人贤宇几人到了村口却见村口出有一个小丫头正在那里自顾自的玩耍着其虽说发觉村子里少了不少的人但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在其这个年纪而言玩耍是最要紧的

    贤宇走到小女娃身旁蹲下身子柔声道:“小妹妹这里是松竹村吗”村口沒有什么标牌贤宇为求稳妥自然要问一问的小女娃闻听贤宇之言抬起头來用一双大眼一眨一眨的看着贤宇贤宇发觉这小女娃生的极为清秀虽说小脸脏兮兮的但一双眼却是颇为明亮

    小女娃看着贤宇那和善的笑容原本生出的戒心也放下了不少对着贤宇点了点头脆生生的道:“对啊这里就是松竹村啊你们來这里做什么啊我们村子里有僵尸啊”这小女娃说出僵尸二字之时面上沒有丝毫的惧怕之意或许在其幼小的心田中根本就不知僵尸究竟是怎样可怖的存在贤宇看着那纯真的小脸心中不由的感叹人的脆弱沒错以其如今的法力可轻而易举的让死去的人复活可逆转一切众生的命运但这并不能改变生命脆弱的现实若是沒有了其的存在那这一切真的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一时间贤宇心中多了几分凄凉问明了地方贤宇起身朝村子里走去而那小女娃见此情景却依然自顾自的玩耍着

    村子里显得很是荒凉一路上也见不到几个行人只有几个看起來七八十岁的老者孤单的坐在自家的房门外看着贤宇几人进入村子这些人沒有丝毫的举动就好似现下的一切其根本就提不起兴趣來那是一种漠然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漠然贤宇能理解为何这些人对自家的到來会动于衷当一个人长期的处在死亡的威胁之下那还有什么值得去在意的贤宇一行人继续朝前走着终于在一户看起來还算富裕的人家门前停下这家的主人是个男子看起來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生的细嫩肉的看起來倒像是个书生贤宇主意到其的右脚似乎有些残疾看起來很不正常这男子的眼神也有些漠然对贤宇的到來 沒有丝毫的动作贤宇见此情景也不在意吩咐了东方倾舞几个女子几句便走上前去自顾自的在一张凳子上做坐了下來只到此刻青年才抬起头來看了贤宇一眼但也只是看了一眼

    贤宇见此情景沉思了一阵而后开口问道:“你为何还留在此地为何不逃走呢在下可是听说此地闹僵尸死了很多人啊看你年轻力壮的不过就是一脚不太好使而已嘛应该能跑的了吧”青年闻听僵尸二字之时身子忍不住就是一震终于再次将目光落在贤宇身上其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贤宇也不说话贤宇见此情景也是面带一丝笑容的看着青年最终这青年脸上却是泛起一丝奈的笑容來而后便在那里一个劲的摇头面上满是淡然

    就在贤宇想要开口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那青年却开口淡淡的道:“在下家中有八十岁的老母亲需要奉养在下一个人倒是能走的了但是老母亲年迈走不了远路啊在下身为人子岂能丢下母亲不闻不问既然法带着母亲离去与母亲大人共赴黄泉也是为人子的本分”贤宇闻听此言看向这青年的眼中多了几分赞赏之意看起來对面这人是个大孝子

    贤宇见那青年开了口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个机会只听器接着问道:“这松竹村闹僵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从何时开始闹起來的兄台赐教一二吧在下对此事很感兴趣啊”

    青年闻听贤宇之言点了点头道:“一个月前村里的几个孩子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踪影从那以后村里就经常有人失踪渐渐的失踪的人也就越來越多十多天后的一个夜晚那些怪物出现了他们看起來与常人沒什么不同但却生了一对尖利的獠牙双目也是血红的他们见人就咬很是可怖更为可怖的还在后面村里有人发现那些失踪的人居然也都变成了怪物原本一个村里的邻居居然变成了如此可怖的存在甚至还有孩子咬死爹娘的事情发生那些怪物通常都是夜晚出现日出之前离去沒有人知晓那些怪物究竟躲藏在何处总之到了白天一切如常到了夜晚那便是怪物的天下村里的人越來越少我想很快就轮到我们母子了吧这样也好啊不用每日都担惊受怕的了呵呵呵你们是外地人吧我劝你们还是离去吧这里实在不是人呆的地方啊”其言语中已不当自家是个活人了而是死人贤宇闻听此言却只是淡淡一笑而后便离去了其并未朝村口走去而是与东方倾舞几人走向了村子的深处那青年见此情景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其张了张嘴最终却是沒再说出一句话來在其看來这个是世上什么都拦的住就是要找死的人你拦不住既然如此 其也就不再多言贤宇闻听青年之言后心中也有了计较那青年所言正是僵尸的特征僵尸者被天地弃于天六道之外乃是不生不灭不老不死之身其骨肉如金刚一般寻常的法器都不能损坏一丝一毫更可怕的是其那一对獠牙锋利之极最喜咬人脖颈吸食生人鲜血[

    僵尸也是有弱点的那就是惧怕阳光自然也有不怕阳光的僵尸但那样的僵尸毕竟是少数存在阳光是僵尸的天敌正因如此僵尸多半是在夜里出沒百日蛰伏在阴暗『潮』湿之处僵尸双目不能见物其靠的是一双鼻子來发现自家的猎物这一切的一切如今的凡尘中广为流传甚至民间还编出了如何对付僵尸的法子狗血大蒜糯米这些对付低阶的笑僵尸或许还能有些用处但若是用來对付那种老僵尸的话却是丝毫的用处也沒用东方倾舞沉思了一阵柔声问贤宇道:“相公打算如何这些事情其实不需要相公出面修行界的人应派人的打理才是啊难道如今的修行界中人早已沒用了为国为民之心了吗”在东方倾舞看來即便是有僵尸也不用贤宇亲自出手贤宇如今是何等身份这事情也太离谱了些其余几个女子闻听此言也是对如今的修行界大大的不满贤宇闻言却是微微一笑

    在贤宇看來修行者沒有注意到此地并非什么稀奇之事凡尘实在是太大了些修行界的人也不是三头六臂什么犄角旮旯里的事情都能知晓这事情还真不能到修行界的身上既然其碰上了贤宇就打算自家料理了此事只听器对几个女子到:“捉拿僵尸这种事情我等也不是沒有干过既然如此又何必管那么多呢说起來此事也极为有趣啊让咱们來看看究竟是些什么人敢在此地搅风搅雨的”几个女子闻听此言也只能是苦笑语自家相公的脾气她们自然是清楚的很有些事情有事情做对贤宇而言就是最大的欢乐其实这是所有修行者的通病漫长的修行岁月中即便是贤宇有美人陪伴也会有聊的时候对贤宇而言这不单单是拯救一个村子甚至是一个城池的百姓最要紧的是其觉得这对其而言是个大大的乐趣况且贤宇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想要去证实所以此次其必须是亲自动手捉拿僵尸其总觉得在两万年后的今日出现僵尸不是一个偶然僵尸这东西在东圣浩土上已消失了两万余年怎么会突然冒出來了虽说这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可疑的但这对贤宇而言是个机会一行人说话间便來到了一口枯井的旁边贤宇低头看了看发觉下方什么也沒有其原本想要拐个弯朝另一边走去的但就在此时其刚转过身去一股冷风却从井下吹了上來贤宇见此情景猛的转身过去双目『射』出两道精光死死地盯着身前的那个井口嘴角不由的泛起了一丝冷笑只听贤宇对身旁的几个女子柔声道:“为夫的下去看看你们几个在上头等候吧”说话间也不见几个女子答应其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下一刻贤宇已身在枯井之下了只见下方满是黏糊的泥巴显然这口井下还是有些水分的只是这些水却沒什么用处贤宇四下看了看这井下的面积居然出奇的大都快赶上一座规模不小的宫殿了除了贤宇所站立之处有一束从井**出來的光线外其他地方都埋沒了黑暗之中贤宇见此情景也不见其如何动作其头顶上方就多出了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球來火球飘在贤宇头顶一丈处起初只有人头大小但到了后來却渐渐的变大直到其长大到十个人头一般大小的时候才停止了长大而此时贤宇已将井下的情景看了个请清清楚楚这一看之下即便是贤宇嘴角也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只见在其的四面八方都是人不应该说都是死人这些人面『色』苍白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有女人此刻这些人就在井壁的四周站着双目紧闭就好似睡着了一般贤宇心中清楚这些想必就是那些松竹村死去额村民而当贤宇仔细去看时却发觉在自家的身前四面居然有四口棺材方才沒有在意因为这些棺材离贤宇实在太近了些而且这棺材地步有大半居然都陷入了那粘稠的泥中高低就变得矮了几分贤宇自然是看不见的其做这一切根本就沒有依靠丝毫的法力因为其觉得用法力就沒意思了最终贤宇讲目光落在了其前后左右四个棺材之上其感觉到从那棺材之中散发出了大量的寒气阴气见此情景贤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其知道正主子就在这四口棺材里

    只听贤宇冷声道:“畜生现身吧”随着其的话音落下其四周的棺材却猛的爆裂了开來这自然是贤宇的杰作贤宇如今自然是能做到言出法随的其想要棺材爆裂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一声爆炸过后贤宇再次低头看去却见其的四面却是有着四个不同的人在其东面是一个生的与东圣浩土百姓一样的人此人身穿一副铠甲看起來像很久远的一种铠甲这人居然是个将军在其的西面居然是一个血族其衣着肤『色』等于贤宇当年见过的血族可说是一模一样在其的南面是一个浑身漆黑的人此人看起來就好似一块黑炭一般在其的北边是一个看起來与血族极为相近的人但其的肤『色』却不是那么白皙更接近于东圣浩土之人贤宇见此情景也不由的愣住了其心中自然清楚这是四个完全不同的人

    伏羲天地极为广大在伏羲天地中除了东圣浩土之外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大陆在这些大陆上居住着其他的人们对此贤宇心中清楚在其想來这便是东圣浩土的几个人种了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贤宇从这些人的身上感受到了阴森的寒气还有浓浓的死气见此情景贤宇冷冷的道:“畜生莫要在此装神弄鬼的让朕看看你们究竟都有什么手段吧”随着贤宇的话音落下其身边的四个人都猛的站起了身子其中的三人站在那里如一根杆子一动不动而那个血族站起身后却是猛的朝后退去看向贤宇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愕之意贤宇见此情景微微一笑事情与其预料的差不多除了血族以外其余三个沒有什么太高的灵智贤宇的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血族的身上那血族此刻也正死死地盯着贤宇

    只听那血族冷冷的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能找到这个地方來你是來找死的吗”其说话间还故意『露』出了那一对长长的獠牙其并未立刻向贤宇进攻因为其从贤宇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贤宇闻听那血族之言却是冷冷一笑其并未开口多说什么因为此刻起身边的另外三人也有了动作三人都睁开了双眼三人虽说肤『色』不同但双眼却是一样的血红其中那身穿盔甲的僵尸鼻子狠狠的吸了一下而后便朝着贤宇扑了过來贤宇见此情景却是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当其再出现之时人已站在了那个血族的身后那血族猛的回过头去看向贤宇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恐之意其难以想象这个人的速度居然比他快上几分要知道血族向來对自家的速度很是满意他们的速度几乎可以媲美东圣浩土修行界中的瞬移但这名血族绝对不会想到贤宇的身法即便是比瞬移还要快了数倍不止

    贤宇显然是沒有想过要瞬间灭杀对方其想要跟这些畜生们玩玩毕竟到了他这个境界能玩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贤宇伸出手去想要抓住血族的脖子但血族又怎么会让贤宇得手在其看來对面那人实在是太可笑了些即便对方的身法比自家快了那么几分但想要抓住自家实在是太可笑了但让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其发觉其在动作后那只伸出的手居然丝毫不差的抓在了其的脖颈之上只见贤宇微微一笑道:“说罢这个村子里的人是不是你们几个楚生杀的你们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最好是实话实说否则的话今日就是你生命的终结”贤宇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些血族绝不会是单纯的想要吸食鲜血定然是有着其他的目的做出这样的判断來其沒有丝毫的根据但还是那句话贤宇对自家的直觉有着一种自信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即便是不用丝毫的法力也能有那么一丝先知先觉其实贤宇要知晓这一切是很容易的但其沒有用法术在贤宇看來人生的趣味恰恰就在其的未知被贤宇抓住脖子的血族是当真被贤宇的手段给震慑住了其意识到面前的家伙十分的可怖其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另外三个畜生却是朝着贤宇冲了过來贤宇见此情景却是放弃了血族向着那身穿铠甲的僵尸冲了过去其身上沒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就那么依靠着肉身冲了过去轰的一声两人撞击在了一起那身穿铠甲的僵尸被贤宇撞飞了出去那血族见此情景心头就是一跳自家的同伴究竟有多么可怖其清清楚楚而对方居然能如此轻易的将自家的同伴撞飞出去这就说明对方的战力多半在自家那个同伴与自家之上

    另外两人见此情景眼神中也分别闪过一丝惊愕之意但还是朝着贤宇冲了过去贤宇见此情景飞跳起一人一脚踹在了那黑人与另外一人的身上居然硬生生的将人踹飞了出去那血族见此情景知晓对方的战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只见其发出一阵长啸那原本闭着双目的松竹村的村民们纷纷猛的睁开了双目疯了一般朝着贤宇扑去贤宇见此情景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虽说这些村民已经死去但贤宇还是不想对这些村民动手奈之下其只能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这下那些松竹村的村民沒有了攻击的目标一时间却在那里狂吼不已显得十分烦躁那血族见贤宇忽然消失不见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敌人在明处其能看得见在暗处其却是『摸』不着头脑就在其疑『惑』之时其的身子却猛的飞了出去并非其自家飞起來的而是被一股大力撞飞的其猛的转头看去却见身后沒有丝毫的人影此时其真的有些惧怕了其知晓方才那一击定然是贤宇所为但对方此刻却又不见了踪影即便其有在高的法术见不到对方也是法施展出來的就在其感到万分惊恐之时其的身子却再次动了其飞了起來而后横着倒了下去就这般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來回动作看起來颇为滑稽只听这血族大吼道:“你这混蛋快点住手否则的话你真的会死的很惨听到了吗”奈的是其越是说话身子上下的速度就越快贤宇根本就沒把其的话听进去

    却在此时一个声音在枯井中响起:“小家伙你也太放肆了些居然敢如此礼的对待我的子孙”此话音一出那血族的身子却停在了半空中而后猛的落在地面上整个身子深深的陷入了泥浆之中下一刻贤宇显出 了身形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方才那四个棺材的中间位置也就是其刚刚到这枯井之下所站立的位子那个声音就是从那地方发出的

    “卡卡卡……卡卡卡……”一阵怪异的响动后原本空一物的那地方突然鼓了起來渐渐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出现在贤宇的面前随着那东西不断的显出全貌來贤宇看清楚了居然是一口棺材一口铁质的棺材而且这棺材并非是横着放的而是竖着『插』入地下的

    贤宇见此情景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主角儿终于上场了早点现身不就沒那么麻烦了吗”贤宇嘴上说的轻松心却早已提了起來其方才仔细的感应了一番察觉到此地还有一股诡秘的力量但那力量实在是有些飘忽以贤宇的法力根本就法捕捉到这不由的让贤宇有些骇然要知道以其如今的法力很少有什么人能在其面前隐藏的住身形可对方居然在其的眼皮子底下就那么轻而易举的隐藏了起來这样的手段怎能不让贤宇吃惊

    听到贤宇的问话那个存在似乎也很是意外只听器淡淡的道:“如此说來你早就知晓朕的存在了不错不错你倒是有些手段只是你很不幸打搅了朕的好梦朕最讨厌的就是在朕就寝之时有人打扰你虽说是个人才但却是免不了一死的”说话间那个棺材盖子却是猛的打开了來在一阵烟雾过后贤宇看清了其中的情景见到棺材中的存在贤宇不由的也是一愣这是一个看起來三四十岁的 男子生的极为俊俏其身着一袭血红『色』的龙袍头戴平天冠居然是帝皇的打扮见此一幕贤宇终于确定了此人的身份此人多半就是其寻找了数岁月的那个人僵尸与血族共同的老祖宗僵皇那个从远古时期就被遗弃在三界六道之外的存在见到此人的那一刻贤宇的心不由的扑通扑通的跳了起來其心中清楚今日多半又要有那么一场恶战了但其心中却沒有丝毫的惧意其是至尊该面对的就要面对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在其面前都沒有什么嚣张的余地还是那句话其是至尊

    见到那铁质的乌黑的棺材出现之时其余四人都站在了其的左右那个血族恭敬的道:“父亲大人是孩儿等人护卫不周让这个小子惊扰了父亲大人的安眠不过父亲大人这个小子真的是很厉害孩儿与几位哥哥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父亲大人您看他是什么人”方才与贤宇交手的四人居然都是僵皇的孩儿这也证实了贤宇心中的猜想西白土的血族果然是來自东圣浩土僵皇的子嗣贤宇在吃惊之余对僵皇也好奇了起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为何会被天地所遗弃一时间贤宇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的疑问來自远古的疑问

    僵皇闻听自家孩儿之言却是微微一笑而后目光再次落在了贤宇的身上淡淡的道:“若是为父的沒有猜错的话这一位应该就是伏羲天地如今的主子伏羲圣皇的后人了吧”对于对方能认出自家來贤宇根本就不意外有些东西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好似贤宇冥冥中觉得自家要找的那个人就在松竹村其果真就在此地或许僵皇也一直在等着他也说不定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沒错正是朕僵皇朕一直一來都很是好奇你为何会被天地锁遗弃在你身上定然发生了许多故事吧左右你我二人已经见面要动手的话也不急于一时不如你就给朕仔细说说这整件事情的來龙去脉如何”这是贤宇的『毛』病也是所有人的『毛』病当好奇与危险并存的时候当知晓自家不可能幸免的时候往往许多人都会选择满足自家的好奇之心美其名曰死也死的明白自然贤宇是沒打算死在这里僵皇闻听贤宇之言后却是静静的盯着贤宇其的目光是那么的深邃贤宇甚至从其的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死气相反的其感受到了一股蓬勃的生机这实在让贤宇有些意外难道当真是物极必反吗难道当死气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转化成生气吗此刻贤宇心中又多了一个疑问

    却在此时僵皇开口了:“呵呵呵既然小家伙你那么好奇那朕就与你说说这一切都是你那老祖宗所赐啊当年我与风伏羲二人是至交好友自然当时朕并不知其就是那开天辟地的强者我二人一起修炼互相扶持当真亲如兄弟啊当时的人们犹若野兽一般茹『毛』饮血过着畜生一般的日子我二人为此很是烦恼总觉得人不该是这样的……”如此这般贤宇静静的听着僵皇的讲述其万万沒想到的是一段其从不知晓的岁月从历史的坟墓中出现那一切都太过久远甚至是现在的人与那个时候的人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人[

    在数岁月之前也是在这一片天地之中风伏羲开天辟地之后便化身为寻常人与那个时候的僵皇相识两人志趣相投钻研出了许多有趣的东西來两人所钻研的东西就是今天人们所修的法术如此这般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渐渐的两人发现了问題两人在钻研中不断的进步与当时的人们拉开了距离在天下的人们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两人已住在了房子里吃着熟食风伏羲感到自家的使命还沒有完成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其去做其不再满足于自家吃熟食住房屋其想让天下所有的百姓都过上与自家一般二日子因此部落就这样产生了风伏羲与僵皇二人教会了世人自家所知晓的一切使得人们摆脱了茹『毛』饮血的日子有一天两人同时结识了一个女子这女子生的极为美丽其的名字叫做娲

    两个男子同时遇见了这个女子并同时爱上了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和两个男子的关系都一样的好两个男子因为女子喜欢的是自己如此这般三人相处的极为融洽这女子是个极为有脑子的人在其的辅佐之下伏羲与僵皇将部落整合了起來建立起了国如此这般凡尘中的第一个过度就那么产生了也就是说凡尘中第一个过度并非是大殷皇朝而是伏羲僵皇女娲三人建立的国这个国家的名号为夏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当百姓的日子越來越好之后两个男子都对女娲表明了爱意女娲最终接受的那个人是伏羲得知这一结果后僵皇很是痛苦其法忍受自家喜欢的女子爱上了自家的好兄弟但这是事实事实就是事实法改变但其心中的那口闷气却需要发泄出來最终其选择了去找伏羲大战一场

    对于僵皇的要求伏羲很痛快的答应了在其看來自家有些对不起自家的兄弟虽说自家与女娲是情投意合但最终受伤害的论如何都是自家的兄弟其心中清楚僵皇心中的那口气必须要发泄出來否则的话两个人之间的友谊很有可能会就此结束这是伏羲不愿意看到的两人是当时天地间唯一会法术的人那是最本源的法术威力巨大让两人沒有想到的是这一战居然使得建立起來的过度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数的百姓死去僵皇见此情景想要停止争斗但伏羲却说什么也不答应更可恨的是女娲居然在背后出手打伤了僵皇不但如此两人还将百姓辜惨死的罪名全都倒了僵皇的身上伏羲更是借此机会将僵皇流放到了三界六道之外那是一片漆黑的虚空沒有任何声音那就是地狱如此这般过了数岁月僵皇心中的仇恨越发的巨大终于有一天其打破了三界六道的屏障

    其原本是想要找伏羲报仇的但其只找到了女娲如此其便和女娲大战了一场让其沒想到的是那个时候的女娲功力十分的强大居然再次将僵皇重伤奈之下僵皇只能逃走自此之后伏羲天地中就再也看不到僵皇的身影就好似此人根本沒有出现过一般

    贤宇在听完僵皇的讲述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其法相信自家的老祖居然是那么一个小人自家的祖母也是个小人背后偷袭的小人就在贤宇愣神之时却听僵皇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家伙你现在清楚了吗你今日一切的荣耀都是你那卑鄙的先祖用极其卑鄙的手段夺取的呵呵呵还好今日终于让我见到伏羲的后人这是让我报仇啊哈哈哈……”

    贤宇闻听此言却不由的冷笑了一声只听器淡淡的道:“僵皇这一切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朕为何偏偏要相信你的话就凭借你一张嘴究竟侮辱朕的先祖吗实在是可笑啊”贤宇身为风家的子孙自然要站在自家老祖这一边看看风族的历代子孙哪一个不是君子贤宇自然是不会相信这等莫名其妙的说法在其看來这不过是对方的栽赃陷害而已

    僵皇闻听贤宇之言却是微微一笑道:“朕根本就沒有打算管你相不相信朕的话朕跟你说那么多不过是想让你死的明白一些罢了让你清楚的认识到你的祖先是多么卑鄙的人好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其说话间抬起了右手手掌一团血光猛的朝着贤宇冲了过去贤宇直觉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扑面而來就好似自家整个人置身在了一片血海之中很是恶心眼见那血团就要冲到自家面前贤宇又怎能让对方如愿在其看來自家很容易就能躲避开去但让其沒有想到的是自家的身子居然不听使唤自家根本就法挪动地方贤宇的额头渗出了汗珠其实在是沒想到以其如今的修为居然法抵挡的住对方的一招半式贤宇绝不想这样死去这样死去的话也太窝囊了一些其有太多在乎的人其若是死了东方倾舞几个女子怕是活不成了还有逍遥皇朝还有整个天下其有自家的责任一个男子的责任其心中充满了一个声音:“朕不能死朕不能就那么死去朕决不能就那么死去”猛的起身上爆发出一阵金光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那血『色』光团重重的打击在了其的身上准确的说应该是金『色』光芒之上然后整个枯井被一片金光所淹沒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金光散去之后一切的一切才再次显现了出來只见贤宇颓废的靠在了一侧的井壁之上在其的对面僵皇居然也靠在了另一测的井壁上而僵皇的四个孩子却是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僵皇此刻正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看着贤宇那目光就好似恨不得将贤宇生吞活剥了一般贤宇见此情景毫不示弱也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看向僵皇在任何时候贤宇也不会认输因为其一旦认输那输的就不单单是其自家而是整个伏羲天地而是风氏一族

    此刻僵皇的身子在不停的颤抖着其吃力的想要站起身子可惜论其怎样努力都不能如愿最终其只能用颤抖的声音道:“风……风伏羲……伏羲……你……你怎么会还存在这个世间你……你不是已经化虚了吗这……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其最后一句话是咆哮的喊出來的贤宇闻听此言看着僵皇那愤怒的脸庞面上神『色』却变得古怪起來伏羲这里根本就沒有自家老祖的影子哪里來的伏羲但其相信对方也不是的放矢的人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古怪不过此刻却不是多想的时候贤宇意识到对面的那个家伙极为强大虽说不知为何自家方才与对方斗了个旗鼓相当但其心中清楚要是论真正的法力自家如今根本就不是僵皇的对手自家此刻要做的就是想法子离开此地至于怎么对付僵皇这一切都是后话了只要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希望若是自家死在了这里那一切就都成为了泡影了想通了这一点贤宇拼命的扭动着自家的身子希望能站起身來现在这种时候谁先站起了身子谁活命的希望就大那么一些与贤宇一样对面的僵皇此刻又在努力想要站起身子两人此刻比的就是运气了贤宇从來就沒有想过自家有那么一天会在一口枯井之中陷入如此被动的情景此刻伏羲天地中的至尊世间万物的主宰者逍遥贤宇实际上已陷入了生死攸关的危局之中了两人此刻全都神情戒备的看着对方生怕对方比自家抢先一步站起來h3作者有话说h3一万字大章!!!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