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诡异

    只听那老道怒吼一声道:“你这该死的娘们居然敢毁了本道爷的吸灵蜂好好好道爷我今天不把你灭掉道爷我就是你孙子不不能轻易让你死了道爷要好好的让你享受一番再取了你的『性』命”其说话间又一拍身下的葫芦那葫芦口再次打开只见一道红光飞出红光在天穹一阵打转后便暗淡了下去出现在诸人眼前的是一条长十余丈粗若水缸的巨蟒这巨蟒浑身血红就好似在血水之中浸泡过的一般与其他蛇不同的是其的头顶之上生有一根弯角弯角漆黑如铁给原本就狰狞万分的红『色』巨蟒又增添了几分可怖之意只见其那鲜红的蛇信不停的吞吐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其对面的令狐沉鱼只听那老道嘿嘿一笑道:“小宝去把那个娘们儿给我捉回來记住千万不要弄死他否则就不好玩了”那红『色』巨蟒似乎能听懂老道的话闻言点了点那硕大的头领便朝着令狐沉鱼冲了过去其那数十丈长的身子如一根红『色』的长枪一般直直的『射』向令狐沉鱼令狐沉鱼见此情景冷哼一声只见其单手捏出一个法印在胸前一划一个太极图案便出现在其的身前太极图案飞快的转动起來其上的风火雷泽卦象也呼之欲出形成了一个漩涡那血红的巨蟒猛的撞在了漩涡之上漩涡内便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想要将其巨大的身躯吸入其中哪知这巨蟒极其彪悍其居然一声巨吼之下挣脱了漩涡从侧面朝着太极图猛的撞了过來岂料太极图极其的灵活巨蟒那巨大的身子刚一有所动作太极图的方位就是一变挡在了令狐沉鱼身侧那血红的巨蟒再次陷入了那急速转动的漩涡之中但此次那血红的巨蟒似乎找到了窍门很是轻松的就挣脱了漩涡其沒有再次发起攻击而是冲着令狐沉鱼不停的吐着蛇信其那一双巨大的蛇眼在不停的转动着仿佛是在思考令狐沉鱼见此情景便知晓这畜生开了灵智但其依然沒有丝毫惧怕的神『色』在其看來这畜生始终是畜生只要沒到化形成人的地步就沒有什么好在意的就在其思索间那原本就十分巨大的巨蟒身子却不停的长大了起來沒多少工夫在令狐沉鱼惊讶的目光中巨蟒从原來的数十丈长大到数百丈此刻的令狐沉鱼在 其面前就好似个蝼蚁一般就连那太极图都显得十分渺小丝毫沒有威慑之力

    令狐沉鱼从那巨蟒的蛇目之中看到了不屑之意接着那巨蟒便张开大口朝着令狐沉鱼冲了过去那太极图案居然只是稍微阻挡了一下巨蟒而后就在那巨大身躯的碾压之下化作了虚原本令狐沉鱼所幻化出的太极图极为玄妙是贤宇当年自创的一种防御功法幻化出之后需施法人再加以催动便可自主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进行防御但此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脆弱的这个太极图也不例外令狐沉鱼见此情景心中一跳但其并沒有惊慌只见其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却出现在了那依然在与骑着牦牛的老道斗法的白绫之上只见其单脚点在白绫之上冷冷的看着那身形巨大的红『色』巨蟒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其可是堂堂的逍遥分宫的宫主怎能让一个畜生在其面前占了上风只见其双手连动掐出一个法诀來下一刻其身前便幻化出了三把法剑三把法剑一模一样而后便一阵模糊再次幻化出三把法剑如此这般周而复始沒多少工夫其身前便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法剑单单是看着这阵势就有些骇人接着只听令狐沉鱼冷声道:“畜生休得猖狂”说话间其单手一引那数的法剑便朝着巨蟒冲了过去这一切说起來繁琐其实不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此时那巨蟒还沒來得急转过头來就被数法剑给围在了当中任凭其如何挣扎都法挣脱

    “吼”只听一声怒吼从剑阵中发出一道粗若水缸的火柱喷出这畜生居然还有如此本领想要靠着喷出的火焰來化解此刻的危局其毕竟是畜生自然不会想到令狐沉鱼幻化出的剑虽说有剑的妙用有剑的威能甚至有剑的形态却偏偏是虚之体根本法攻击到这些剑看起來锋利比其实是靠着天地间的灵力汇聚而成这也并非玉雪宫的功法乃是传自贤宇是贤宇从其昔年得到的帝皇神录中寻到的功法如今是逍遥宫的七**术之一沒多少工夫那巨蟒身上就已是千疮百孔鲜血如雨一般留下凄惨的嘶吼声一声接着一声发出一旁的贤宇看到令狐沉鱼对敌的场景目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此女至始至终都很是淡然大有泰山崩于前而不『乱』觉得气魄如此女子当一个宫主是绰绰有余的了一宫之主看的并非只是法力的高低胆识气魄更为重要身为领头者最要紧的是给自家的弟子必胜的信心勇往直前的气魄否则单单只是凭借法力那不过是个莽夫而已根本不能堪当大任此刻贤宇的目光已然移开落在了那还未出手的一个道人身上那人就那么虚空负手而立好似在平地一般风吹过其身上的道袍沒有丝毫飘动的迹象其看向场中的情景的神『色』也是极为淡然就好似这一切不过是在其的预料之中一般沒有什么好意外的

    贤宇看了此人一眼嘴角便泛起了一丝笑容來其心中道:“今日的高手恐怕就是此人了”即便是知道了这一点贤宇的神『色』依然沒有丝毫的变化其静静的看着场中的情景而此刻那个还未出手的老道一双眼也盯在了贤宇的身上其原本沒有在意贤宇只是方才心中猛然一跳不知为何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兆其紧紧的盯着贤宇目中『射』出两道寒光其此刻才觉得数的女子中出现一个男子是那么的眨眼那么的突兀其动了其朝着贤宇飞身过去贤宇见此情景却依然沒有动其看着朝其飞來的男子面上泛起一丝淡然的笑容來

    那老道并未立刻对贤宇出手而是冷冷的问道:“你是何人这玉雪宫乃是一群女子怎么会有男子出沒”贤宇闻听此言面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灿烂了几分只是其看向对面老道的眼神却是像看傻子一般老道自然看清了贤宇的眼神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若是方放在平常或许其早就出手了可是此刻其却是忍了下來其总觉得面前这个男子不是好惹的角『色』至少其一个人对付起來很难但其还是要先『摸』清对方的來路到时候三人联手对付在其看來这青年肯定是挡不住自家三人联手的攻击因此其心中说起來也不是很担忧

    却见贤宇上下打量了老道一番而后淡淡的道:“难道你不是男子是女子”此话一出老道先是一愣而后面『色』便铁青了起來其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來也不知有多少年了从來沒人敢如此对其说话如此的嚣张其原本想要忍耐但字知道其恐怕是忍不住了其不再多言一只手上泛起了青光一巴掌便朝贤宇删了过來贤宇见此情景面上神『色』沒有丝毫的变化其甚至沒有动的意思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面上的微笑比先前更加灿烂

    老道见此情景却是一愣但其的一击已经发出自然是不会再收回來哦其的那一巴掌快速的落下在其看來定然会将面前的这个青年一巴掌拍成肉泥但下一刻让其骇然的一幕出现了自家的那只手在半空中停了下來但诡异的是其根本就沒有停手的意思是其的那只手自主停了下來此刻其甚至感觉那只手根本就不是自家的论自家费多大的力气都法拍下然而更加诡异的事还在后头其的手缓缓的收了回來自然放下青光消失一切就好似时光倒转了一般老道面上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其试着其抬自家的那只手却是很轻松的就抬了起來其怀疑自家方才是否产生了错觉因此其那只抬起的手再次被青光包裹一拳朝着贤宇打出让老道更加惊恐的一幕出现了其打出的那一拳居然在半路停了下來方才的那一幕似乎再次重演其的手快速的收缩青光快速散去手自然下垂

    老道终于确定了自家并非是幻觉方才的那两次诡异场景是真真切切发生其百思不得其解最终目光却落在了对面那个青年的身上那个情景依然是一脸人畜害的笑容看着自家其心中猛的一跳难道方才的那一切都是这个青年所为吗若是如此那对方实在是太可怖了一些其咽了一口口水试探着问道:“方才是不是你搞的鬼你究竟是什么人”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淡淡道:“你不是看到了吗我什么也沒做啊可能是老天不想让你杀生吧打打杀杀的实在是不好啊我劝你还是快快离去吧好生修行去”老道闻听贤宇之言嘴角却是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其面『色』在不停的变换着虽说面前的青年十分的诡异但若是就此离去那算什么事难道就因为这个青年此次对玉雪宫的灭杀就此告终吗想來想去其还是觉得不能就那么离去至于方才那两次其宁愿相信那是自家的错觉其只能如此[

    其面上现出了一丝狰狞之『色』而就在此时贤宇的背后虚空一阵波动一柄大刀出现朝着其砍了过來贤宇却依然沒有丝毫的动作其面对老道淡淡的接着道:“看來你是真的很喜欢这种打打杀杀的场景啊”在贤宇说话之时原本朝其砍下的大道却诡异的停在了半空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