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迎战

    令狐沉鱼沉思了片刻而后开口问贤宇道:“道友打算在此次大战中如何自处是否要参与其中”其虽说看不出贤宇等人修行的是何种功法但从贤宇等人言谈举止來看其知晓贤宇等人正道中人至于为何看不出贤宇等人是何种修为此事倒也沒什么不妥修行界隐蔽修为的功法与法器多不胜数对于旁人的忌讳其身为一宫之主自然不会随意的去寻根究底贤宇闻听令狐沉鱼之言却是微微一笑其并未接对方的话而是看了令狐娇颜一眼自家则自顾自的喝起了桌上的茶水令狐沉鱼见此情景先是一愣而后将目光落在了令狐娇颜身上也不知为何虽说看不出令狐娇颜的修为但其总觉得此女身上有其颇为熟悉的气息

    令狐娇颜却是微微一笑淡淡的道:“我等山野之修大战一起自然是自保为先至于是否出手那就要看是否会有人來招惹我等若是敢招惹我等论正邪灭了也就是了这沒什么好计较的”其说到此处却是话锋一转道:“宫主修为高深只是怎么看起來有些残缺不全”令狐沉鱼闻听此言却是身子一震其如今修的功法的确不是很全历经两万年岁月门派中的典籍有些不全也是在所难免的但此事一直是逍遥玉雪宫的机密外人从來不知一时间其看向令狐娇颜的眼神变得警惕了起來从其身上也散发出了一阵阵威压这点威压对贤宇等人而言自然是不算什么但对大胆中的其他人却就有些难以承受了显然这令狐沉鱼是把贤宇一行人当做是图谋不轨之人了此刻只要贤宇等人有一丝一毫的异动其便会出手令狐娇颜见此情景却是微微一笑而后摇了摇头道:“宫主需如此我等并恶意只是在下祖上昔年与贵宫的令狐娇颜宫主有些渊源贵门派的功法在下手中可是有全本”此言一出论是令狐沉鱼还是其他几个玉雪宫的女子面上都现出了震惊之『色』了要知道一个门派功法的传承是最为要紧的东西丢失了要紧的功法那这个门派也就会走向衰弱令狐娇颜一直在观察着令狐沉鱼的神『色』发觉其很快就镇定下來之后便满意的点了点头心说这孩子虽说修为不是很高但定力倒是不错假以时日定然会有所成就其之所以会说自家手上有齐全功法之言自然是为了帮一下自家昔日的门派与后人论如何此地都是她令狐家的祖地其自然是不希望玉雪宫就此沒落下去令狐沉鱼此刻也在脑中思索着先不说对方的话是真还是假对方说此话的用意何在平白故的为何要出手相助呢凡人说利不起早修行界其实更是如此只是所图的东西不一样罢了其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是因为昔日与玉雪宫祖上有渊源所以才说出了这番话來所以其打算与对方开门见山明码标价

    只听令狐沉鱼淡淡的道:“果真如此那就太好了不瞒道友正如道友所言宫中的修行功法的确是有些残缺不全如今宫中弟子修行的都是两万多年前玉雪宫归属逍遥宫之后的功法我圣宗皇帝逍遥老祖所传功法自然是博大精深但我玉雪宫原本有独特的功法如今残缺不全太太可惜了些若道友能帮本宫把功法补全的话我逍遥玉雪宫上下自然是感激不尽的”其说话间站起了身子对着贤宇等人施了一礼其余六个女子见此也同样起神施礼

    就在令狐娇颜想要开口接着说些什么之时却见一个女弟子有些惊慌的跑入了大殿中对令狐沉鱼恭敬的道:“启禀宫主正道宗的妖人忽然出现來了许多人看样子是要对本宫不利啊”令狐沉鱼闻听此言脸『色』瞬间便沉了下去一股凌厉的杀意从其身上发出其余六人也猛的站起了身子目光都望向了令狐沉鱼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贤宇闻听此言面上神『色』却是丝毫变化其只是默默的喝着杯子中的茶水就好似方才那女弟子的话其根本就沒听到一般不仅是贤宇就连令狐娇颜在内的几个女子也是一脸的淡然之『色』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一切事情都法撼动心神了更何况此次下界來贤宇原本就沒打算主动出手对敌

    只听令狐沉鱼淡淡的道:“难道这群妖人玩是调虎离山之计如今宫中弟子都到主宫集结门中剩下的弟子也不过三四万正是空虚之时”说到此处其目中寒光一闪而后对那回禀的弟子淡淡的道:“吩咐下去宫中弟子集结开启护山大阵决不能让妖人踏入我逍遥玉雪宫一步”其说话间却是转头对贤宇等人淡淡的道:“几位道友妖人來袭本宫要去对敌了几位道友还是速速离去的好”说罢其便带着其余六人中的人离开了大殿但却留下了一人在大殿内贤宇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论何时何地必要的小心谨慎是不能少的念想间其便起身朝着大殿外走去其倒是想看看如今的邪道中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此刻玉雪宫外三十里处聚集了大量的修行者这些修行者身着道袍脚踏飞剑猛一看去也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可若是凑近了看便发现这些人神『色』有些狰狞在这些人的最前方有三人一人坐在一个硕大的葫芦之上一人骑着一只牦牛一般的兽类第三人却是就那么虚空站立这三人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模样此刻正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前方的玉雪宫其中那坐在葫芦上的道人对其他两人道:“听说这玉雪宫乃是那逍遥宫的分宫而且其内的弟子皆是女子等这次拿下玉雪宫后道爷我定要好好的快活一番采阴补阳之术可是妙的很啊”其说话间双目中『射』出两道『淫』光原本看起來还算仙风道骨的模样此刻显得格外狰狞

    那虚空而立的老道闻听此言却是淡淡一笑道:“逍遥宫绝对想不到我正道宗有那么一招这还只是一招而已后头还有不少的好戏等着吧此次逍遥宫即便不再世间除名最终也要落个苟延残喘的下场正道那些人也太天真了些正道只不过是个名分谁赢了谁就是正道”这老道说出的话倒是与令狐沉鱼说出的话一般二正如其所言若是正道处在下风根本法抵抗对手的话那正道离死也就不远了邪不胜正那也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而言的其余两人闻听此此言不由的都大笑了其中笑声中满是猖狂之意他们似乎已经看到玉雪宫中的那些女修一个个的跪在自家面前求饶的情景似乎看到一个门派即将覆灭的景象这些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看着世间的一切在自家面前毁灭而后再构造起一个新的天地此刻玉雪宫弟子已集结完毕大批大批的弟子飞出山门一股肃杀之意在天穹蔓延

    令狐沉鱼目光落在了最前方的那三个老道身上冷声道:“你们这些妖人胆子倒是有那么几分居然敢杀上我逍遥玉雪宫的山门來很好很好”其话语间透着一股冷峻的杀意

    那骑着牦牛的老道闻听此言却是冷笑道:“你想必就是那令狐沉鱼了吧长得倒是不错不过你方才那话可就说的不对了我们正道宗不单单是有男子而已我们还有手段今日就是要你这个美人儿尝尝道爷们的手段”说话间其看了看玉雪宫宫门外的那些女弟子接着道:“说起來你们这些美人儿也真是可怜想必根本就不知什么是**之欢吧待会道爷们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这人世间最美妙的事情嘿嘿嘿嘿……”其这话说的实在太过放肆玉雪宫那些女弟子平日里都被人当做是仙子一般的存在何曾受过这般羞辱其中一个女弟子二话不说当即就驾驭飞剑冲了过去其手上托着一个八卦法盘法盘之上『射』出了一道青光朝着方才说出污言秽语的老道便『射』了过去那青光中蕴含着惊人的威压但那老道对此却是不屑一顾其根本就沒有出手而是其身下的坐骑那头牦牛哼哼了一阵而后张开嘴那道青光就『射』入了牦牛的口中不应该说是牦牛将那青光吸入了口中那牦牛吸入青光之后并沒有要罢手的意思只听其大吼一声从其口中出现一圈圈的黑『色』波纹正好笼罩住了那进攻的玉雪宫女弟子那女弟子被黑光圈包裹后身上青光流转想要脱困但最终其悲哀的发现自家的身子根本就沒法动体内的法力好似被人禁锢了一般根本法发挥出來就在其惊恐的眼神中其的身子慢慢缩小最终居然被那牦牛如吞青光一样吞入了大口之中一个玉雪宫的弟子就这般连惨叫都來不及发出一声便陨落了这一幕看在令狐沉鱼的眼中其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來但其的面上并丝毫的惊恐与悲伤战争总是要死人的死人是为了保住更多的人这个道理身为一共之主的她自然是清楚的[

    只听令狐沉鱼对门下弟子冷声道:“沒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有所动作否则以门规处置”说话间其其右手之上忽然『射』出一条白绫那白绫如蛇一般就那么快速的延伸朝着方才对玉雪宫女弟子出手的老道『射』了过去其声势凌厉之极白绫所过之处虚空滋滋作响那老道见此情景也不敢怠慢对方不见是一宫之主最起码要『摸』一『摸』对方的底细再做计较

    只见那老道手中青光一闪一柄拂尘变出现在了其的手中此拂尘看起來极为寻常只见那老道嘿嘿一笑手中拂尘那么随意的一抖便飞快的延伸了出去沒多少工夫居然和令狐沉鱼的白绫纠缠到了一起两样法器就好似两条灵蛇一般在其主人的『操』纵下斗了起來那坐在巨大葫芦上的老道见此情景却是对身后的那些弟子挥了挥手手那些弟子见此便冲上前去令狐沉鱼见此情景也对着身后的弟子吩咐了一声如此两方人马便大战在了一起

    玉雪宫虽说是清一『色』的女子门派但这些女子的战力可是着实不低有的女修一人对付对方的三人却仍然不落下风由此可见其修为之强悍但对面正道宗的弟子实力也不弱有的也可一对多名玉雪宫弟子一时间场中残肢断臂血肉横飞看起來极为的可怖此刻贤宇就在玉雪宫的宫门之前其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神『色』很是平静虽说眼前的景象十分的血腥但对其而言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东方倾舞等人面上也沒什么异样之『色』并非情而是这些景象对她们而言实在是太过平凡令狐娇颜的目光此刻只是落在了令狐沉鱼的身上其余的根本就沒房子眼中此刻令狐沉鱼受到了两面夹击那坐在大葫芦上的老者也加入了战团只见一只只如蜜蜂一般的存在从葫芦里飞出一窝蜂的尽数涌向了令狐沉鱼令狐沉鱼对此原本沒怎么在意在其看來这些东西也不过就是一些小灵兽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但当这些类似蜜蜂的存在的将其围在其中之时其才发觉原來这些蜜蜂是杀不死的不仅如此将一只蜜蜂的身子打爆了之后便会生出更多的蜜蜂來不但如此其发觉这些蜜蜂居然能一点点的吸取其体内的法力虽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此多的蜜蜂汇聚起來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令狐沉鱼见此情景心中猛的一跳若是一直下去自家多半要凶险了只听其娇喝一声身子立刻被一层水蓝『色』的光芒包裹住下一刻水蓝『色』的光芒便炸裂开來化作了星星点点朝着那些蜜蜂模样的灵兽『射』去凡是被蓝光『射』中了的蜜蜂居然瞬间就化作了冰块被冻在了冰块内看起來就好似琥珀一般如此围绕在其身边的所有蜜蜂很快的就消失不见纷纷朝着下方落去而放出这些蜜蜂的老道此刻嘴角却是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其发现自家放出蜜蜂不仅仅是被对方冻住了那么简单而是死了个干净这让其极为肉痛要知道这些吸灵峰可是其废了将近千年的工夫培育出來的之前的战斗中都是往不利的却沒想到今日去败在了一个女子的手上正让其对令狐娇颜恨得的牙根痒痒双目喷火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