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妖道

    张枫溪走到逍遥随风面前沉默了片刻开口道:“逍遥师弟为兄恐怕要失礼了为兄觉得对方邪道妖人需那么麻烦凡是入邪道者那必然是自甘堕落之人沒什么好怜悯的我逍遥宫乃是天下正道之首对邪道之人自然是要斩尽杀绝”其说到此处看了看逍遥随风的脸『色』见逍遥随风眉头紧皱其接着道:“圣宗皇帝逍遥老祖之时正邪之所以能共存此乃天意老祖的两位夫人便是当时邪道的两位宫主这其中的事情我等后人自然是不清楚的也不敢妄加揣测但此一时彼一时邪道中虽说也有异数但异数毕竟是少数我等的宗旨应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此非常时期还望逍遥师弟以大局为重师弟乃是老祖嫡系后人万不可心慈手软啊”其这话虽说说的恭敬但其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其不同意逍遥随风说的邪道中也有君子的说法其认为只要是邪道中人那自然就该斩尽杀绝才是

    诸葛神机闻听此言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要知道即便是自家这个宫主平日里对逍遥随风说话都很是客气凡是逍遥随风的提议其都会支持而逍遥随风的提议都很是管用如此一來倒也把逍遥宫打理的极为妥善但今日张枫溪却与逍遥随风提议相悖实在让其有些恼火但好在其修行日久定力非常也就沒有什么举动其目光落在了逍遥随风的身上却见逍遥随风面『色』平淡看不出是喜怒來其沉默了片刻却是微微一笑道:“张师兄这话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就按师兄的意思办吧小弟沒有什么异议论用那种法子杀伐总是免不了的”说着其便坐了下去神『色』依然极为平淡其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使得大殿中的其他人心中一跳诸人沒想到逍遥随风如此轻易的就被张枫溪说服了再者若是因张枫溪的一句话就驳回了逍遥随风与诸葛神机的提议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天下修行界张枫溪能够左右逍遥宫的决断吗如此诸葛神机的颜面何存逍遥主宫的颜面何存诸葛神机此刻心中也有些怒意其看了逍遥随风一眼却见逍遥随风双目微闭看來是不想再说些什么见此情景诸葛神机也只能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熄灭毕竟逍遥随风乃是逍遥宫老祖的嫡系后人论如何论逍遥随风做了什么其这个宫主也是不能动他的其沒法子将逍遥随风如何但心中却是对张枫溪很是不满其觉得对方分明是僭越了

    诸葛神机正念想间却听张枫溪对逍遥随风道:“逍遥师弟明鉴”说到此处其又话锋一转对诸葛神机道:“宫主以为如何”其实其就沒想问诸葛神机的意思但这面子还要给的否则传出去的话修行界的人 恐怕真要给其扣上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即便其不当回事但人言可谓宫主二字就是名分就是正统其不能不在意这也是为何其一心想做这个宫主的原因诸葛神机闻听张枫溪之言自然是沒有什么异议其总要给逍遥随风个面子不是

    张枫溪见此哈哈大笑着走回了位置之上环视了一番下方诸人朗声道:“既然宫主应允那此事就定下了邪道妖人猖狂我逍遥宫身为正道魁首要替天行道斩妖除魔本宫这就回去招呼弟子这次我逍遥宫定然要给邪道一些颜『色』看看才行”诸葛神机听闻此言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此时此刻说此话的个该是他才对张枫溪这分明就是**『裸』的僭越

    张松溪走后其余诸人也都散去了逍遥随风却依然坐在那里沒有丝毫离去的意思诸葛神机同样沒有起身大殿中的气氛有些沉闷过了好一阵却听逍遥随风开口道:“师兄啊看來这个张枫溪的确是有不小的野心啊”其这话语中充满了奈甚至有些惋惜

    诸葛神机闻听此言叹了口气道:“唉都怪为兄这个宫主太沒本事修为不如他啊这世道论何时都是强者为尊此乃修行界的法则若这张松溪真是个大才为兄倒是不建议将宫主之位让出的为兄实在是不愿意看到我逍遥宫四分五裂若是那样为兄就愧对老祖了”逍遥随风闻听此言却笑了其笑的有些玩味这笑容被诸葛神机看到面上现出不解

    逍遥随风接着道:“如今的逍遥宫乃是昔年的玄然宫玉雪宫合并而成的其中玄然宫的大部分弟子迁移到了逍遥山脉却有一小部分留在了玄然山上留在玄然山上的这批人虽说后來改称逍遥分宫但其中弟子根本就是原玄然宫弟子不过是换了个名头而已至于玉雪宫那群仙子倒是对逍遥宫颇为忠心算是咱们自家人如今逍遥玉雪分宫的宫主独孤沉鱼据说其祖上乃是当年跟随圣宗皇帝的独孤娇颜的亲妹妹这独孤沉鱼是很忠心但听说其手底下有些弟子可不怎么安分的毕竟圣宗皇帝已离去太久了人心思变了宫主师兄啊这一天早晚都会到來是必然的事这天下不可能永远的太平再者说了永远太平也沒什么意思了”说话间逍遥随风的目中闪过两道精光脸上那玩味的笑容更加灿烂了那么几分

    诸葛神机闻听此言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只听其问逍遥随风道:“师弟所言为兄都清楚但要如何解决如今逍遥宫的困境师弟你方才也看到了那张枫溪实在是太过礼居然连师弟的面子都不给其如今的心思诸人皆知用不了多久想必其就要夺取这宫主之位了啊”

    逍遥随风闻听此言却是淡淡的道:“只要师兄的修为超过那张枫溪一切事情也就都好办了”听了逍遥随风之言诸葛神机不由瞪大了双目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逍遥随风[

    七彩天地玄武城中贤宇此刻正在皇宫的一座大殿中端坐在其身旁东方倾舞肖相思等人相陪诸人正看着面前的虚空虚空之中显示出一副画面正是诸葛神机一行人在逍遥殿中商议如何对付邪道的情景诸葛神机等人言行举止一行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听的明明白白只听东方倾舞柔声对贤宇道:“相公啊看來凡尘中又要不太平了啊相公为何不出手呢”东方倾舞的意思说的明白是想让贤宇出手改变尘世的命数是一切灾难都不再发生如今的贤宇的确是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对其而言这世间的一切尽在其的掌控之中其余诸人闻听东方倾舞之言都看向了贤宇贤宇闻听东方倾舞之言沉默了半晌最终却是摇了摇头其并未立刻开口说些什么而是大袖一挥眼前的画面立刻消失不见虚空随之恢复寻常

    贤宇扫视了一眼众人这才开口说道:“命数这东西不是说想改就改的了的万事万物该经历些什么不该经历什么也并非朕说了算的朕是可以改变这世间万物的命运但改变之后也未必就对万物是件好事当年朕初入修仙界之时不同样是纷争四起吗该來的总是要來”其说到此处玩味一笑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女子大有深意的接着道:“这样才有趣啊你等方才沒听那小家伙说吗太平的久了自然会出些『乱』子需在意也需去管他”到了贤宇如今的地位三界六道的一切不过就是一盘棋而已或者说就是一场游戏而已如今的他习惯了看尘世间花开花落生死别离对贤宇而言着也是一种修行一种旁人法触及到的修行此刻的他面对尘世间的一切往往都只能去当一个看客其并非法解决凡尘中的一切而是其不能随意出手就如当年逍遥正德封了其全身的法力以血肉之躯率领千军万马翻了前朝建立了逍遥皇朝一般人是要靠自家的力量去战胜面临的困境人要时刻都有斗志若是其随意的出手相助那么人就会慢慢是失去斗志完全依靠上天那才是灾难

    话分两头却说在东圣浩土极北之地的边缘处五个男女正在拼命的飞驰着人一脸的惊慌之『色』在这五人身后数里有一团青光隐隐看去那青光中是一个中年道士此刻其一脸的狰狞之『色』前头的那人一边拼命的飞驰一边回头看去其中一个看起來三十余岁身穿月白『色』道袍的男子沉声道:“不好了看來正道宗的那个妖道要追上來吧我们还是分开走吧如此能逃出去一个是一个活着的一定要将所发生的一切如实禀告给宫主”此人看來是这五人中的领头人其话音落下其余诸人都纷纷点了点头呈扇形朝前方飞去

    却听那青光中传來了道人冰冷的话语声:“你们这些逍遥宫的弟子休想从本道爷的手中逃脱道爷我一定要将你们体内的法力吸个干净嘿嘿嘿嘿”说话间其居然幻化出五个分身朝着五人分别追去沒有多少工夫就听到四声惨叫发出五人中的那个男子此刻早已是面『色』苍白其心中清楚自家那几个师弟师妹恐怕是都已糟了妖道的毒手连魂魄都沒留下其心中极为悲痛但随即那股悲痛就化为了决然之意其停下身形转过头去面对妖道

    妖道此刻停在其对面数十丈处廖有兴趣的看着对面之人青年人对老道大喝道:“妖人你欺人太甚居然如此猖狂杀我逍遥弟子难道就不怕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吗”其这一声怒吼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其声传出数里远要说这声势的确是很足但其心中清楚这也不过是其强装振作而已对面那人究竟有多可怕其可是清清楚楚其可以生吞活人

    对面那妖道闻听此言却是嘿嘿一笑道:“妖道你这话可就错了难道你不知贫道乃是正道宗的人吗正道正道贫道自然是正道中人要说妖道你才是妖道贫道今日就是要除魔卫道”对面那道士闻听此言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其面『色』甚至更加苍白了几分其实在法想象在这个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厚颜耻之人杀人如麻居然还自诩为正道人士

    青年男子强自镇定冷声对对面的妖人道:“你这妖人我逍遥宫弟子如今少数也有二十万你们这些邪魔外道猖狂不了多久用不了多久我逍遥宫就大举进攻你所谓的正道宗到那时你一定会死葬身之地”其越说越是气氛恨不得将对面的妖道活剐了一般对面那妖道看着对方气愤的模样非但沒有显出愤怒之『色』反而面上泛起一丝愉快的笑容來其就喜欢看正道中人怒不可遏的模样在其看來对面的年轻人不过是个将死之人其不过是在苦苦挣扎而已其怎么也不会想到此刻对面那个一脸愤怒的年轻道士正在捏一个手印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