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狂神(下)

    贤宇与首几个移动便到了逍遥宫宫门之前其实原本贤宇可在瞬间就到逍遥宫内其不过是想先探查一番逍遥宫中的情景才有意放慢了身形却见逍遥宫前正有八人在颤抖七人将一人围在了中央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七人身上发出那股法力波动似乎能摧毁这世间的一切存在但面对此等威压中央那人却是毫惧『色』非但如此其看向七人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之意贤宇定眼看去却见被围在中央之人是一位中年男子其身上穿着一件极为简易的长袍此等服饰贤宇甚至是从未见过除了衣着怪异贤宇还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上古的气息此气息是那么的苍凉那么的悠远就好似其根本不应出现在这片天地之中虽说眼看其在此片天地之中但贤宇却觉得此人离伏羲天地是那么的遥远当自家的目光落到那中年男子身上的一刻贤宇终于确认了此人正是与自家老祖甚至是比自家老祖还要久远的存在贤宇更清楚的意识到这样一个存在出现在伏羲天地究竟意味着什么其心头一阵狂跳 眼神却变的越发的冷漠只听贤宇朗声道:“何人如此大胆居然在我伏羲天地撒野”贤宇此话如黄钟大吕一般响彻在了整个伏羲天界之中人人都能够清楚的听到此话一出贤宇就感到一股威压降临在在了自家的身上那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正静静的看着贤宇至于八神中的另外七位见贤宇到了自然也是恭敬行礼参拜并且纷纷退到了贤宇身旁那中年男子见方才围攻自家的七人对贤宇如此的恭敬不由的仔细打量起贤宇來其盯着贤宇看了许久最终却是放声大笑了起來那笑声中包含着太多的东西但贤宇听出最多的却是蔑视之意就好似一个高高在上的皇者在嘲笑蝼蚁嘲笑弱小蝼蚁自不量力一般

    贤宇见此情景却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中年人其看不出此人的修为也就是说对方是比贤宇强上不知多少的存在即便如此贤宇依然是沒有丝毫的惧意两人就这般四目相对谁都沒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最终却是那中年人打破了沉默只听其冰冷的道:“你这小小的娃儿不会就是如今伏羲天地的掌权者吧实在是太可笑了些啊嘿嘿”

    贤宇丝毫不为对方之言所怒而是淡淡的同样用一种冰冷的语气道:“阁下修为高深不知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何在天界搅风搅雨难道不知天威不可犯吗”随着贤宇的话音落下一声声惊雷夹杂着一声声龙『吟』之音在这天地间响起好似在像天下宣告贤宇的愤怒这不是一种神通而是只有天地间的主宰才有的一种威能这便是传闻中的天威天之威人敢逆逆者杀赦伴随着贤宇这句话说出下界的天穹也出现了骇然的异象只见如水缸粗细的闪电从天穹之上闪过一声声惊雷更是传遍了整个三界六道这一个凡尘中的百姓只觉自家的魂魄好似要从自家的体内脱壳而出一个个面上满是惊骇的神『色』不仅是凡尘中人即便是九幽地府此刻也发生了异象原本井然有序的地府鬼怪此刻却猛的躁动了起來发出一声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喊整个地府中的鬼同时如此那场面自然是十分的可怖夜明此刻早就身在地府之中其原本正在书房内读书感到了天威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

    只听夜明喃喃自语道:“这又是谁触怒了皇兄了唉皇兄的天威是越來越大了不知是谁如此的倒霉成了皇兄登至尊位后第一个要收拾的人”其说话间便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却身在地府那层奇异的光幕之上只见其大袖一甩一团青光飞出地府瞬间被一层青光笼罩那些原本躁动不安的鬼怪们一下子便安静了下來规规矩矩坐着自家之事

    出了地府外天下五湖四海各处浪涛翻滚看起來也极为可怖一切似乎都在绽放着自家的力量或者说是在传递着贤宇的愤怒然而这一切贤宇却是丝毫不知那中年男子在闻听贤宇之言却是一愣而后又上下打量了贤宇一番才开口道:“哟天威看來你是风族之后天界皇族”说到此处中年男子话峰却是一转又用那种不屑的语气道:“可惜啊如今风族已沒落了也该到了改朝换代之时了小子你识相的就自裁了吧本祖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否则的话本组不建议将你挫骨扬灰嘿嘿嘿嘿”此人说话间真可说是嚣张至极[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怒声道:“放肆朕不管你是何人居然敢对朕礼留你不得”贤宇最后一个字说出口身影却已消失不见下一刻其便出现在了中年男子所立之处这一幕在外人看來却是有些诡异就好似中年男子变作了贤宇其实是因为贤宇的身形太快而那中年男子的身形比贤宇还要快上几分否则的话贤宇此刻并非显现出身形而是与对方斗在了一起贤宇身形一闪之下便再次消失不见虚空中却传來了中年男子一阵嘿嘿的冷笑声

    只听其阴阳怪气的道:“你这小娃娃的身法也太慢了些实在上不了台面这就是你的手段吗”其话音落下只见贤宇的身影显现了出來在其身影显现出來的同时那中年男子的身影也显现了出來八神此刻却看到了让人惊骇的一幕只见贤宇被对方掐住了脖颈对方的面上现出了狰狞之『色』狠狠的想要扭断贤宇的脖颈但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再次发生了贤宇却在对方的手中慢慢消散在其还沒消散殆尽之时左右后三方同时出现了三个贤宇这三人一人出拳一人出脚另一人朝着中年男子打出了一掌八神能清楚的感应到这三击中所蕴含的毁天灭地的威压而且三股力量一般二的强大八神相信即便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挨上那么一击最轻的也是受重伤修为大跌的下场这一刻八人真正意识到了贤宇的可怖若说最初八人对贤宇尊敬是因为贤宇的身份是因为贤宇的出身那此刻八人对贤宇的尊敬却只是因为其是贤宇是一个强者强者永远是值得尊敬的即便贤宇此刻面对的是一个老怪物这仍然法动摇八人对贤宇的敬意因为贤宇是他们的圣皇主子

    中年男子看到贤宇三击齐出感受到其中的威势也是满脸的惊讶之『色』甚至其皱起了眉头其意识到贤宇的这一击能对其造成一定的损伤虽说不一定是大的损伤但其还是不愿意受损在贤宇三击打在其身上的前一刻其的身子却是已消失不见使得贤宇未能建功下一刻对方再次出现在了贤宇的对面贤宇也现出了身形两人再次对视了起來贤宇此刻的面『色』极为凝重其方才那一击已用出了五成的法力而对方到如今却是还沒有出手仅此一击就显出了两者的悬殊贤宇深知今日之事恐怕沒那么容易了结说不准自家会就此陨落但贤宇心中依然沒有惧怕之意若是今日必死那也是其的宿命更是其的责任

    八神都不是什么寻常的存在自然看出了端倪一个个眉头紧皱了起來八人互望了一眼齐齐的站在了贤宇的身后只听首开口道:“至尊我等誓死追随至尊诛杀此贼”

    贤宇闻听其言点了点头只听其大喝一声道:“千万天兵天将地府鬼将四海海将何在”贤宇此话落下便响起了一阵阵的轰鸣之音几个呼吸的工夫贤宇身后便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兵将先是千万天兵而后是七八百万的地府鬼将再往后便是四海海将海将的人数却是最多的一方数以亿计不计其数如此阵容只是看上一眼就能吓死莫说其他

    中年男子见此情景面『色』却是变的极为阴沉只听其冷冷的道:“小娃娃难不成你想要赔上伏羲天地的一切战力与本祖斗法吗这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其的目的是为了做伏羲三界六道的至尊若是这三界六道的人尽数死光其做这至尊又有何用贤宇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其的笑声中对中年男子充满了蔑视之意很是不屑

    中年男子将贤宇的神情看在了眼中刚想要大声呵斥却听贤宇抢先一步冷声道:“妖人你莫要猖狂朕身为至尊自然是怜悯我伏羲天地众生但若是最终伏羲天地落到了你这妖人手中还不如拼死一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贤宇此言一出四周天穹却是一阵扭曲只听其身后的那些数天兵鬼将等异口同声的喊出了一个杀字声势震天响贤宇心中打定了主意若是对方实在太可怖的话其也只有拼死一搏了正如其所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对方闻听贤宇之言却再次哈哈大笑了起來其笑声中满是猖狂之意贤宇见此情景嘴角却是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其此刻看对面那人沒有什么其他的感触就只有一个字狂

    却听那人忽然开口说道:“小娃娃你很狂妄啊恩本祖喜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够气魄但本祖告诉你你再狂也狂不过本祖论狂本祖是狂的祖宗明白告诉你本祖的名号就是狂神你也莫要白费心机了”贤宇闻听此言身子却猛的一震狂神对面那个中年男子就是狂神狂神的名头贤宇并不陌生天界藏经阁的典籍中不止一部书上记载了狂神之名其上曰:“狂神者生『性』狂野曾斗伏羲界尊大帝与三界六道一招败与大帝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