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雷攻

    接下來的数日逍遥大军比而不战,敌军几次三番想要强攻去不能建功,贤宇虽说一时半刻法对付那巨甲,但其若是施展神通对方的兵马自然是法攻入的,整个逍遥大军的军营已被贤宇用法阵封锁住,三十里便法再靠近,若是强行进入,便会被天地之力压成一滩血水,即便是那巨甲也不例外,对付那巨甲自然是容易非常,一个两个,甚至百个千个贤宇都能应付的了,灭杀只是在反掌之间,让贤宇发愁的是,对方若是出动数万,甚至是数十万的巨甲,那其就难以兼顾了,但贤宇也不可能让自家的大军永远龟缩在军营内,这不是其的目的,其的目的是要阻止秘商天地,秘商大帝的野心,故而其必须要主动出手,狠狠的打击对方一番才行,此刻贤宇正负手而立,看着军营之外的情景,只见军营外三十里处,对方的数大军修行者在不停的冲击着,原本沒有任何异样的虚空中却忽然出现一层淡蓝色的光幕,其光幕闪动之间便会有数对方的兵士死于当场,如此这般情景,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后,只是这小半个时辰的冲击,对方敌军已死去了数十万之多,而如此的情景,已持续了三日,对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兵士的性命,每日不定时不定点的冲击贤宇的大军军营,举动十分的疯狂,贤宇见三十里外沒了动静,独自一人在大军军营中转悠了起來,其眉头紧锁,面色有些阴沉,凡是见到其的修行者纷纷恭敬的让开了道路,不敢冲撞了这位少帝,就在贤宇漫步之时,却见一个女子到了贤宇身边,此女身着一身异族服饰,但看上去却别有一番韵味,其 眉宇间满是柔顺之意,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水的轻柔,让人看在眼中,忍不住想去怜爱去呵护。冰火#中文t

    此女正是何智颜,其跟在贤宇身边也是许久的岁月,与贤宇的干系也是红颜知己,贤宇见了此女却是微微一笑道:“智颜啊,怎么出來走动了,这里是军营,血腥之气太重,女子还是不要随意走动的好。”贤宇说话间却并未停住脚步,而是很随意的朝前走去,何智颜却是落贤宇一步的距离跟在贤宇身侧,其并未开口说话,只是那么静静的跟在贤宇身边而已。

    贤宇却在此时忽然开口问道:“智颜,你跟在朕身边也有万年多了,想不想家啊。”

    何智颜闻听贤宇之言却是一愣,而后微微一笑,用十分轻柔的话语恭敬的对贤宇道:“如今寒国已与逍遥皇朝并为一国,逍遥皇朝,东圣浩土便是臣女的家乡,其实也不是很想的,跟在陛下身边,也有一种家的感觉。”说话间此女停下了脚步,抬起一只玉手,帮贤宇抚平了进皱的眉头,接着柔声道:“臣女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陛下皱眉的模样,陛下皱眉日月似乎都会失去光彩的。”此女说话之时一副极为认真的模样,贤宇闻听此言却是为之一愣。

    何智颜见贤宇这幅模样却接着道:“臣女说的是真话,陛下的喜怒哀乐实在是连着天地,所有臣女不愿陛下皱眉。”其说到此处却是话锋一转道:“其实那些大铁人虽说凶猛,但毕竟是人造出來的东西,是人造出的东西自然就会有弱点,必定有与之相克之物,陛下不要为此事发愁,说不准下一刻,陛下就能找到制服那些巨甲的法子,心若是松不下來,往往也不会有什么好主意的。”贤宇闻听此言面上却显出了沉思之色,片刻后其面上泛起了一丝笑容。[

    只听贤宇对何智颜道:“那智颜你有什么法子能叫朕的心松下來,你若是能做到也的大功一件的啊。”其这话却是颇有几分打趣的味道,何智颜此女闻听此言,却是歪着脑袋仔细的思索了起來,其那如花一般的面容之上时而微笑,时而苦恼,看起來是真的将贤宇的话当真了,贤宇见此情景,面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其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何智颜动作。

    片刻后何智颜双目一亮,拍了拍手开心的道:“臣女想起來了,臣女好似还沒给陛下跳过舞呢,寒城的舞蹈也是别具一番特色的,不如臣女为陛下跳上一支舞如何啊。”其说着就用期盼的目光看向了贤宇,贤宇闻听此言,又见何智颜面上那期盼的神色,自然点头答应。

    何智颜这丫头却带着贤宇來到一座高山之上,此山虽说不是很高,但对凡人而言也不算太低了,站在山上,背后便是那陡峭的悬崖峭壁,隐约能看到远处山川的影子,如今何智颜居然就背对着悬崖峭壁,舞动了起來,只见其身形一转便退去了身上的衣衫,现出了其内白色的纱裙,这纱裙却是有三分透明之意,将佳人的娇躯隐约显露出來,实在是有些诱人,何智颜的身躯十分的柔软,就好似蛇一般扭动着,只见其单脚着地,另一只脚翘起,直到脑后,整个人居然就那么旋转了起來,沒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只淡淡是靠着人的身子,那举动优美之极,身后是大好的山川,美人起舞,如此情景真是让人赏心悦目,纵然贤宇见识过不少的歌舞,东方倾舞等女皆是能歌善舞之辈,甚至天界的仙子起舞,其也见过不少,但此刻,至少在这一刻,其觉得眼前看到的是天下间最美的舞姿,或许何智颜的舞姿比不上东方倾舞,但此情此景配上其的舞蹈,堪称是绝美的,这一刻,贤宇的心真的就松了下來,彻底的松了下來,就在贤宇入神之时,却听何智颜柔声道:“陛下,臣女美吗,嘻嘻。”这话里有几分娇羞之意,也有几分打趣之意,声音更是动听之极,贤宇闻听此言自然是连连的点头赞美不已。

    只听其笑了笑道:“自然是美妙至极啊。”其说着对着何智颜大袖一甩,一层金光便将何智颜包裹在其中,金光散去,只见一个一卷画朝贤宇飞了过來,下一刻便被贤宇接在手中,只听其对何智颜接着道:“快过來看看。”何智颜闻言自然是快走了两步,到了贤宇的身边,当其看到那画上的景象之时,却是长张大了其的小,只见话中一个女子在翩翩起舞,其的背后是广阔的天地,居然是贤宇用大神通将方才的一段景象保存了下來,印在了纸上,成了一幅画,只听贤宇接着道:“如此的美景,朕自然要将其留住,否则就太可惜了,往后朕要将其挂在房中,闲暇时便可观看一番,哈哈哈。”说话间贤宇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十分的欢喜,何智颜闻听此言却是俏脸有几分嫣红,自然是欢喜的很,其可说头一次听贤宇如此赞美。

    贤宇随意的坐在了地上,望着面前的日落景色柔声道:“智颜啊,你是那么大的巨甲,朕若是想对付自然是不难,也就是一个呼吸的工夫就能灭杀一个,但若是对方出动的太多,朕也是自顾不暇,朕自然是有法子将一片天地都封住,用大神通灭掉那么多的巨甲,但要紧的是,对战之时,我方若是不出兵,对方又怎会出动如此多的巨甲,而我方一出兵,那禁锢天地之术也就法用了,朕这几日想了很多的法子,但却沒能找到最终的办法,一说该怎么做。”何智颜闻听贤宇之言,一双美目却是不停的眨动了起來,其沒想到贤宇会问其此事,在其看來,在是关系到整个天地的大事,并不是其这样的小女子能插手什么的,但看着贤宇询问的眼神,其又很是认真的思索了起來,其低着螓了出來。

    好一阵工夫后,其却是看向了贤宇,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昔年臣女有个弟子,在一个雷雨天在我们宫中修习法术,而后却不知为何,居然活生生的被雷电劈死。”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而后接着道:“臣女在查验其的尸身之时,却见其身子一片乌黑,手中的剑却断成了几段……”其说到此处,贤宇的目中突然金光一闪,面上渐渐显出了喜悦之色來,何智颜见此自然是沒有再说下去,其知晓,自家的主子这一定是猜到了其话中的意思,想到了法子,在其看來贤宇是这天底下最为聪慧之人,只是有些时候会因为事情多而想不到一些东西。

    贤宇沉思了片刻淡淡的道:“不错不错,那些巨甲都是铁钢制作,自然是怕雷电的,只要有了雷电,那些铁甲也就沒了什么用处了,哈哈哈哈,好好好,好啊智颜,你可真的是替朕解决了一个大大的难題,此战有你大大的一个功劳。”贤宇是真心感激此女,毕竟巨甲之事若是不解决,下面的战争就法继续下去,而如此不上不下的僵持,对逍遥皇朝大军是非常不利的,不说其他,就单单说军心气势,若是泄了气恐怕就真的是很难再找回來了,若是能一举将那些巨甲尽数灭杀个干净,即便是灭杀一大半的话,对逍遥大军也是个不小的鼓励。

    这一日,贤宇几乎出动了逍遥大军的所有力量,对方见此情景自然是也出动了不少的人,特别是那些巨甲,居然一次出现了十万个,秘商大军几乎根本就看不到兵士,都是这些巨甲组成的方阵,看起來实在是威武雄壮之极,逍遥大军见此情景却是沒有丝毫的惊慌之意,这些大军身上居然都亮起了一层光罩,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就阴云密布,雷电汹涌,沒多少工夫倾盆大雨降下,数雷电如巨龙一般,在云层中时隐时现,震耳欲聋,逍遥大军这一方却是丝毫沒有受雨水的侵蚀,雨水在这些兵士身前一指处气化,而对面的十万巨甲却是一个个被雨水淋湿,一个个就等于是浸泡在雨中,见贤宇大军按兵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对面,对方的大将觉得此是歼灭逍遥大军的绝好机会,便命那些巨甲冲了上去,那些巨甲一起出动,十万个巨甲的声势自然是强大之极,使得整个大地都随之颤抖不已,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只见天穹之上一道道紫色的雷电准确的劈在了那些巨甲的头顶,凡是被雷电击中的巨甲纷纷头颅爆裂,而后便倒在了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