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开战

    灵山入云峰上佛宗有率领数百菩萨罗汉望着东边的天穹一脸的恭敬之『色』良久后其中一个菩萨恭敬的问有道:“佛宗我佛门真是传自少帝陛下吗”此言一出众多菩萨罗汉都朝有看了过去显然都对此事颇为好奇此事可说是佛门中个的一场及大事件

    有闻听其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不错少帝乃是本座师尊此事说來极为玄妙少帝说其曾有奇遇回到远古时期在那里其碰到了本座并将佛法传下其是真正的佛祖佛门之始”此言一出众菩萨罗汉心中都猛的一跳虽说心中早有计较还是难以接受此事实、

    一阵沉默之后又一个菩萨开口问有道:“那以后我佛门与道门该如何相处对少帝有该如何呢”此问也是至关重要的佛道两宗自称两派虽说殊途同归但终究还是道不同如今突然得知此事佛门弟子的心中自然觉得有些吃惊今后佛与道是否还能平等

    佛宗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佛是佛道是道佛是道道是佛少帝是少帝少帝是佛祖此事也沒什么好为难的对少帝佛门弟子自然是要恭敬少帝不在灵山之时是少帝少帝在灵山之时是佛祖佛祖就是佛祖我佛门弟子若是不认佛祖那佛门也就不存了”其这番话自然是得自贤宇之口也有其自家的感悟数百菩萨罗汉也知晓了其的心思面上都显出了释然的笑容既然天道让贤宇成为了佛祖的有形之体那这件事情也是法改变的出家人从來不打诳语不能欺骗旁人自然也就不能欺骗自家既然如此也就不能视贤宇的存在贤宇离去之时并未提及与佛门今后的干系自然是让佛宗有自行做主

    心中不解已了观音菩萨却是恭敬的问道:“佛宗那如來与其手下一些忠心弟子该如何处置”此刻如來与其手下一批忠心的弟子被佛宗囚禁在一座大殿之中还未來得及处置[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那些人也是我佛门弟子只不过是执念太重了而已将他们安置在经堂之中灵山八位菩萨八百零八位罗汉八千八百零八位尊者每日诵经八个时辰八百年后圆满到时候如來与其手下弟子多半也已真正皈依佛门如此也算一大功德”其说到此处话语顿了顿而后接着道:“伏羲天地千年内将会有一场大劫难我极乐界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灵山佛僧要随时准备应付不测不得有误”其这自然是对将要到來的秘商大战做准备其心中清楚此次大战是其师尊所领导的其这个做徒弟的自然是要出力

    话分两头再说贤宇其出了极乐界后便回到了凡尘中到那昌佛宫将那妙法和尚的禁制接触昌佛宫也一切恢复寻常妙法和尚其实是被人下了一种欺心咒得知事情真相后懊悔不已其已犯了佛家的诸般戒律自知法在做方丈其将昌佛宫方丈之位传给了贤宇的嫡系子孙那位法号绝尘的和尚而后就此闭关再也不问世事了从此昌佛宫开始了一个新的时期论如何贤宇的子孙掌管了昌佛宫昌佛宫在这个阶段也算是贤宇的势力实际上整个佛门都是贤宇的势力只是贤宇不愿意动摇佛门而已一切都又恢复了平静日子一天天过去原本以为这又将是平凡的一天但平凡的日子终究是这一日结束了贤宇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淡淡的说了一句:“终究是忍不住了大战将要來了吗來的好啊來的好”此刻七彩天地中原本对视了多日的两方人马毫征兆的大战了起來而主动出战的一方却是秘商天地的大军贤宇见此情景自然不会退让同样让大军拼命杀敌不得手软住手在七彩天地的秘商大军之所以敢主动出击自然是因为大后方已动大战开启此刻在秘商大军的后方军营之中却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门后高约百丈宽约八十余丈人站在之前显得那么的渺小此刻从那巨大的门户之中却不停的有大军出现一个方队便是十万人马只是一盏茶的工夫居然就集结了千万人马而这扇大门已打开了三日三夜如此算來有多少兵马简直可说是多到法计数但看那巨门中兵马出现的势头丝毫沒有减弱的意思好似穷尽一般三日间秘商大军在七彩天地的军营不停的扩建最终居然腾出了所战大陆中的一块作为军营要说这秘商天地神通也真是广大七彩天地原本七块大陆再占领大半的七彩天地中的大陆后居然又在七彩天地中凭空造出了三块大陆七彩天地中天与地的大小相差极大地远远小于天当年忠龙恩尽力保住了七彩天地的三块秘商天地占了四块加上自家造出來的三块等于是拥有七块大陆后贤宇派出大军一举拿下七彩天地原大陆中的五块如此说來两方虽说各占了五块大陆但秘商天地手中此刻有的只是七彩天地中的两块与自家造出來的三块即便是自家造造出的三块但也是在七彩天地之中自然也算是七彩天地中的大陆如今秘商天地居然腾出了一块大陆作为军营由此可见人数之多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秘商天地这边调兵遣将贤宇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其同样从伏羲天地中跳出了千军万马人数之多居然丝毫不逊『色』与秘商天地两方都不肯示弱

    贤宇的大军中不仅有东圣浩土之上的修行者还有其他大陆上的修行者甚至连西白土上的修行者也加入了大军之中西白土可说是伏羲天地中诞生出的一个种族只是这个种族与东圣浩土的逍遥皇朝统治下的东圣人相比低了那么一个等级不过所谓低等也不是所有其中也不乏一些厉害之人如当年西白土上的神那人的修为虽说不高但也不是太低了此次乃是伏羲天地大劫难自然不能让这些人袖手旁观贤宇亲自现身将所有大陆上的修行者整合了起來如此形成的大军比起秘商天地來虽说不能算多但也绝对不能算少

    贤宇的本尊并沒有赶去七彩天地的意思其要坐镇在伏羲天地毕竟伏羲天地才是根本所在其在得知七彩天地大战将起之后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沉思了一阵后便继续看起了书但就在此时逍遥啸天却到了贤宇这里对贤宇道:“父皇儿臣得知七彩天地大战将起请父皇让儿臣前去参战吧”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放下手中的书深深的看了自家的孩儿一眼逍遥啸天面对贤宇那深沉的目光丝毫沒有回避的意思迎着贤宇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战场凶险动辄就会『性』命不保为何会生出此种想法说说看”

    “啸天是父皇的孩儿父皇是这世间的强者啸天想要成为父皇这般的强者就需要接受战争的洗礼儿臣听母后们讲过父皇为逍遥皇朝太子之时曾数次领军出征收复山河故土强者并非是修为高低与否而是心之强念之坚儿臣要经历战争的洗礼才能真正的成长起來请父皇恩准”其说着就对着贤宇跪拜了下去还连连叩首一副极为虔诚的模样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去杀去战去保卫你想要保卫的东西我逍遥家的人从來都是真正的强者这是宿命但不是必然整日里太太平平修为再高也沒有丝毫用处若是你死在战场上父皇亲自帮你收尸若是你德胜父皇亲自迎你回归”自家的孩儿能有如此的雄心壮志贤宇自然是欢喜至极要继承其的一切必须是个坚强的人逍遥啸天正渐渐变成又一个逍遥贤宇这让贤宇欢喜也让贤宇奈欢喜的其后继有人奈的却是其深深的知晓作为一个强者要面对些什么要去承担一些什么强者往往是这世间最累的其不想让自家的孩儿成为强者又不得不如此

    逍遥啸天闻听此言自然是欢喜至极其恭敬的道:“儿臣多谢父皇成全儿臣定然不会辜负父皇不会丢了我逍遥家的荣耀父皇放心”说话间其目中显出了极为坚毅的神『色』

    就在此时逍遥若芸却是跑进了贤宇的书房一进來其就开口道:“父皇若芸也要去沙场父皇让若芸去吧”其说话间一脸的悠然之『色』就好似其所说出的话是那么的寻常

    贤宇闻听此言原本满脸笑容却一下子沉了下去开口道:“你一个 女孩儿家家的去什么沙场跟你母后们学学女红岂不是更好吗好了回去歇息去吧父皇还有事情要做”

    逍遥若芸原本以为贤宇定然会同意其的要求却不想被贤宇一口拒绝此女倔强的道:“父皇准皇兄去却不准女儿去难道父皇瞧不起女子吗若芸就要去若芸就要去”

    贤宇闻听此言大怒道:“放肆”这一声放肆震得整个书房似乎都摇动了起來逍遥啸天都不由的面『色』一变在其的印象中自家的父皇虽说比较严厉但还从未发过那么大的火逍遥若芸更是面『色』苍白血柔弱的身子止不住的打寒颤此女实在是沒想到一向对自家宠爱有加的父皇居然会对自家如此的粗暴眼泪不由在其眼眶中打转贤宇却丝毫不理会这些而是冷冷的道:“你这丫头是越來越沒规矩了朕的话你也敢不听难道你以为父皇宠爱你你就能目尊长马上给朕回房去面壁思过五百年期间不得出房门一步”听了贤宇此言逍遥若芸的眼泪终于流了下來哇的一声哭着跑出了贤宇的书房逍遥啸天见此情景原本想要张口对贤宇说些什么却听贤宇冷冷道:“你也下去吧明日到七彩天地去”听自家父皇如此说再看看自家父皇有些阴沉的面容逍遥啸天哪里还敢多言恭敬的退了出去其走到书房门口之时却见东方倾舞五个女子一同到來其嘴巴动了动终究也只是问了一声安便退了出去东方倾舞几个女子见此情景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五女方才正聚在一起说一下贴己的话儿却听见贤宇的一声怒喝当即出了闺房到贤宇的书房來看个究竟

    东方倾舞看了看贤宇的脸『色』此刻贤宇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其坐在龙椅之上一言不发那样子看着实在吓人与其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形象实在是大相径庭东方倾舞见此领着五女子走到贤宇身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贤宇却先开了口:“你们五个当娘的是怎么管教孩儿的若芸那丫头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居然对朕说其要去七彩天地沙场厮杀朕不让她去那丫头居然敢忤逆朕的意思实在是法天你们五个平日里对其娇生惯养宠成如此模样哼”贤宇这是动了真怒否则的话其绝对不会对其身边的女子说如此严厉的话语

    东方倾舞闻听贤宇之言身子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面『色』也有些苍白其自从遇到贤宇后贤宇可是一句厉害之言沒有过从來都是温声细语贤宇这突然一发火让此女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此女原本是个很有心思的人儿但偏偏是对贤宇这个相公可是半点也不敢违逆

    虽说听了贤宇的话其心中觉得委屈但还是柔声道:“陛下这是怎么了孩子们不懂事陛下莫要与其一般见识陛下的话臣妾记下了今后我们五人定然会对孩儿严加管教的陛下千万不要再发火了虽说我等是仙人但仙人若动气也未必有什么 好处啊陛下”

    平日里最为活泼的邪凤闻听贤宇之言也沒有了平日的奔放跟着东方倾舞小心翼翼道:“就是啊陛下孩子要慢慢教才能教好若是太过心急自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这事是我姐妹五人的错陛下莫要动怒啊”其余奈女子闻言也纷纷附和贤宇见此情景却是一阵沉默

    良久后其牵起东方倾舞的手道:“当年倾城那丫头就是从军好好的一个女孩家孤独了一生最终离朕而去朕每每想起总是有些心痛实在不愿意若芸那丫头走她姐姐的老路这自古男女分工男属阳女属阴不能随意改动否则多半会出大问題你等要明白朕的苦心啊”东方倾舞问題贤宇之言心中却是一痛其却是清楚贤宇一直放下自家的大女儿虽说逍遥天云与逍遥忧等兄妹也都沒有走上长生之路但毕竟都过的很是幸福有心爱之人陪在身边人生也算圆满但逍遥倾城却不是如此对贤宇而言其的人生并不圆满是残缺的一个女子在贤宇看來就需要男子的呵护否则的话在其的一生中总少了些什么

    东方倾舞用自家的一双玉手托起了贤宇那俊俏而沧桑的脸庞吻了贤宇一下柔声道:“相公臣妾又何尝不知相公的心思倾城的事是我这个当娘的沒把其教好是倾舞的错相公放心臣妾与几位妹妹绝不会让若芸走倾城的老路臣妾定然会给若芸找个好归宿的”

    肖相思是若芸的生母闻听东方倾舞之言吼也柔声道:“陛下放心咱们的若芸定然会找个好人家只是陛下今后可不敢如此了陛下如此大怒臣妾等人看了着实是心疼的很啊”[

    贤宇闻听此言淡淡的道:“只要你们五个能明白朕的心思也就是了对了回头把这其中的缘由告知那丫头让其知道她的父皇不是因为不疼她而是因为太疼她了省的那丫头一个人生闷气”说到此处其看向了水仙子柔声道:“啸天跟你说了要去七彩参战的事了吗”

    水仙子闻听此言柔声道:“说了臣妾自然是准他去了啸天是陛下的皇子自然该磨练一番臣妾虽说担忧其的安危但却知晓陛下的心思陛下对其寄予厚望臣妾自然不敢『妇』人之仁”水仙子对贤宇的脾『性』自然是清楚的很其更清楚逍遥啸天是贤宇要培养的皇子纵然其有万千不舍但其也是个深明大义的女子知道男子必须经受血与火的洗礼才能成长其自然是也希望自家的孩儿能成长为如自家夫君一样的强者即使不能超越也要有几分相似其知晓自家孩儿身上所肩负的都是些什么有些东西其必须要经受一番才成

    东方倾舞见贤宇恢复如常却是话锋一转道:“相公七彩天地这一阵我方赢得把握有多大”其余几个女子闻听此言也都看向了贤宇这几个女子到底都非寻常之人自然知晓什么事要紧此间最要紧的自然是七彩天地的战争这一阵不仅关系到伏羲天地的兴衰也关系到其他几个天地的命运五女心中都清楚的很这一战将会打的十分艰难自家相公身上的担子也会越发的沉重如此情景之下这五个贤惠的娘子自然想要为自家相公分担一些什么贤宇闻听此言却并有立刻回话而是沉思了起五女也不敢惊扰只是静静的看着贤宇沉思了好一阵眉头却是皱的越越紧其瞬间便知晓了七彩天地如今的情景

    只听其淡淡的道:“对方的兵力不在我方之下而且秘商天地那个人从始至终都有『露』面极为神秘究竟有几成的胜算朕其实根本就想到过会输也不能输朕想的是此战要死多少人才能赢仅此而已”一旦开战贤宇也就有了退路其相信输的一方绝非自家东方倾舞四个女子闻听此言面『色』不由变的极为凝重了起战争总是要死人的而在战争中哪一方死的人少其实那一方也就获得了胜利战争最终拼的还是人既然贤宇说出如此的话就足以说明此战之惨烈将是空前绝后前古人后也绝不会再有什么者千古一战错就是千古一战但这是贤宇不愿意看到的千古一战是血与骨铸就的千古一战

    只听东方倾舞沉声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姐妹也参战吧多一个人总是好些的这些事情都由你一个人扛着未免太累了些啊”其余五女闻听东方倾舞之言也纷纷点头答应她们五人如今有三个是仙尊境界的修为两个是修仙境界的修为论战力绝对是超强的那种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一口回绝了五人的提议只听其淡淡的道:“此战凶猛你五人是决不能到七彩天地去的更何况伏羲天地不能空虚你五人留下也是为了防备突发之事”闻听贤宇之言东方倾舞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违背但其实在是不忍心自家的相公承受如此大的压力贤宇的本尊虽说是坐镇与伏羲天地但在七彩天地中的贤宇与其是不分彼此的七彩天地中的贤宇承受了多少压力本尊同样要承受多少的压力可说是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沉思了片刻只听东方倾舞开口道:“相公我们姐妹五人与你一体同心不能看着你『操』劳此次就算是臣妾违背你的意思了我们姐妹五人你挑两人参战不对你只能挑一人臣妾是老大臣妾是一定要去的另一人谁取参战你挑吧”其的话语中满是不可置疑之意贤宇闻听此言眉头是不由的皱了起其深深的知晓东方倾舞虽说在小事上对其是言听计从但一遇到生死攸关的大事其是绝不肯躲在背后的其一定要与其并肩作战到底

    叹了口气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既然如此相思啊你与倾舞去吧不过要记得与朕同进同退若是敢有朕的旨意擅自行动朕将会重重的责罚你二人朕的话记下了吗”肖相思闻听此言自然有半点违抗之意贤宇让谁取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绝有偏心一说

    贤宇的确是如此打算的肖相思是佛家弟子虽说是俗家但其身上的佛力也是非同小可到了战场之上其能做的事自然是不少度化亡魂之类的都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况且其的修为也到了仙尊的境界寻常的修行者根本就伤不到其一丝一毫贤宇也更加放心一些

    入夜贤宇却并不在房中其此刻正在地府夜明的宫中两人面对面坐着夜明给贤宇倒了一杯茶淡淡的道:“如此说七彩天地那边是已开战了小弟能帮上些什么忙皇兄吩咐便是小弟定会尽力而为的”其自然知晓在如此紧要关头贤宇不会由的找他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点了点头道:“其实也什么事情朕就是想让你到凡尘中与朕一起坐镇伏羲天地地府乃是幽冥之地通往七彩天地的入口也被圣皇帝在万年前给封住原本就是个封闭的所在根本就需在意况且此地到处是恶鬼到了此地的人也绝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夜明你如今的修为也是仙帝境界了可说是个强者呆在地府之中实在什么用处”其说到此处话锋一转接着道:“你手下的五十万鬼将也给朕一起带到凡尘中去他们的修为也都不弱是一支强悍的军队朕此次说白了就是借兵把你这个阎君夜给借了”

    夜明闻听此言却是哈哈一笑道:“既然是皇兄的旨意小弟自然是遵从的小弟整日在地府之中也什么乐趣到上面去陪皇兄下棋喝茶也是一件美事若那秘商天地的不知死活小弟倒是不建议将他们都弄到伏羲天地的阴曹地府里让他们常常阴曹地府的十大酷刑皇兄放心待会小弟就带领五十万鬼将上去并将大军的指挥权给了皇兄”其与贤宇的兄弟情义那自然是真的加上其原本就算是贤宇的属下如今贤宇此借兵其自然不会拒绝即便是贤宇不一个旨意下其也是不敢有丝毫的违抗旨意伏羲天地与秘商天地大战牵扯到两方三天地此战之大难以想象其身为地府的掌管着自然随时做好了杀敌的准备两人说笑了一阵后其便点齐了五十万鬼将这些鬼将的修为各个都是修仙境界的存在也就是说各个都算是半个仙人了这也就是地府为何能与天地人并存的原因因为个体战力极为强大一个鬼将能对付十多个天兵天将的围攻天界的天兵天将都是先天仙人并非是下界的飞升修行者天生就在天界所以说是仙人但这些天兵天将的战力不过是飘渺境界而已实在不难对付若非如此地府只有五十万军马也实在是少了一些当五十万鬼将站在贤宇面前之时贤宇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个了两下其看了看身边的夜明总算是清楚对方的实力了有了这么多的精兵强将贤宇的心中总算是安稳了一些其心中所想自然是将秘商天地大军歼灭在七彩天地内不让战火扩大到伏羲天地只要能保住伏羲天地一切都好说伏羲天地才是根本所在若非如此贤宇的本尊一额不会留在伏羲天地早就参战了两人领着五十万鬼将返回了人界而后还真就做起了喝茶下棋的勾当不再过问战事

    另一边七彩天地中此刻大战已经开启满天的霞光法宝到处『乱』飞论是天上地下都是在厮杀如今也不分什么天上地下了只要能落脚的地方就是血腥的气息只见大军之中有一身穿金『色』战甲手持金『色』法剑的男子其身下是一批白『色』的骏马其在大军之中穿梭一顿饭的工夫居然灭杀了近千人更让人疑『惑』的是其身上居然有丝毫的法力波动这居然是个凡人一个凡人穿梭在修行者的大军之中手起剑落之下居然连连斩杀修行者虽说这些修行者大多是出尘境界的存在境界很是低下但这样一个存在对于一个凡人而言也已然是不可抗拒的存在但这个男子却是杀修行者如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其淡金『色』的战甲上沾满了红『色』的鲜血其却是毫不在意更加勇猛的杀敌有些时候甚至能斩杀金身境界的存在此人说起并非旁人正是贤宇的孩儿逍遥啸天其自家封住了自家的修为学其父当年的模样以凡人之身杀敌对其而言这更加具有挑战这似乎也成了逍遥家的传统论是逍遥正德还是逍遥廉洁或是贤宇又或是其手下的那些心腹再有就是让贤宇内疚非常的逍遥倾城这些人明明身怀法力却要靠着凡人之身去对付敌人如今逍遥啸天更是有过之而不及当年其父皇对付的那些好歹多半都是凡人其对付的却是修行者此种事情论是在凡尘中还是在天界都是从未有过的但今日却在七彩天地上演

    此刻贤宇正站在一座高楼之上其身边站着几个人东方倾舞肖相思忠龙恩还有几个将领模样打扮的人论是贤宇还是其他人此刻双目都注视着逍遥啸天东方倾舞有些担忧的道:“相公啸天这孩子胆子也忒大了些吧居然用凡人的身躯对付修行者”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啸天即便是不用法力只论武功修为也能比的过寻常的修行者了看他这个样子说不准还能再入道一次以武入道这倒是真想到的事情啊”以武入道艰难非常但一旦入道论是修为还是心智都要比修行入道高上那么一些正是因为入道时候的艰辛磨练了武人的意志心智因此以武入道是很多人梦寐以求但都不愿去做的即便是去做的人入道的也是寥寥几说千万中一也并非是夸大之言

    忠龙恩看着那在人群中厮杀的少年将军心中却是生出了一股惧意其心说:“皇帝陛下的子嗣果然非同一般看皇帝陛下是后继有人了啊皇家啊皇家法超越的存在”

    贤宇想了想却是看向了肖相思道:“昨日我逍遥与七彩联军一共损伤多少”肖相思每日都要为亡魂超度一次如今大战开始已有六日了这六日贤宇几乎每日都要问前一日的伤亡人数如此这般其心中也算是有了个计较否则的话这仗怕是很难打下去了

    肖相思闻听贤宇之言柔声道:“昨日日落战死十万八千六百七十三人重伤一万零三人轻伤三万四千五百三十七人那些轻伤的还有再战之力”其说此话之时眉头不由的皱了起虽说昔年其也是逍遥皇朝军中的武将但其所经历的战争有如此惨烈的景象到了此地其觉得自家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尸山血海在这里死亡或许就在下一瞬间在这里即便是修行者的『性』命也什么不同都如草芥六日其超度的人数有将近八十多万八十多万修行者那实在是触目惊心的景象但其还是忍耐了下其始终在告诫自家战争就是死亡与血腥战争是残酷的是情的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日后的太平

    贤宇看了一阵却回到后方的宫殿之中其此刻身处之地是一座巨大宫殿是贤宇的行营而驮着这巨大宫殿的正是贤宇的坐骑小玄子天帝被灭后贤宇在复活雪武等人同时自然也将小玄子复活了贤宇如此做自然是战到何处人就到何处去就如其当年那般只可惜当年一战后贤宇的那座玄武宫在万年的岁月中也渐渐消逝毕竟那并非常用之物贤宇也有下什么阻挡岁月的禁制终究是死物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这座巨大的宫殿是贤宇新建造的一行人进入宫殿之中贤宇的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其心中一直在思索一件事情那就是六天一为何其有见到秘商大帝的影子甚至有见到秘商天地真正的强者虽说贤宇也有让真正的强者出手但对方迟迟不肯出现始终是个隐患还有一件事情贤宇也在思考那就是自家的老祖宗究竟在何地如今大战已起为何仍然有丝毫消息

    贤宇想到此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其喃喃自语道:“该不会是真的撂挑子了吧老祖宗啊您就算是真的撂挑子也别挑这个时候撂挑子啊好歹等此大战完毕后再撂也不迟啊”贤宇虽说自信满满但此战并不同于当年的界战当年对方并有太大的野心实力在如今的贤宇看自然不能算是很强的存在但如今其的对手是一个真正的野心家是个疯子面对这样的存在说贤宇心中一丝一毫的担忧自然是不可能的贤宇不是个自大之人不过其心中倒不是真的多么担忧清楚自家老祖的『性』子此刻说罢在角落里看着此大战

    就在此刻秘商天地的一座小城之中那个商贾之家的主人正站在书房中看着天穹其身后的一张椅子上坐着其的夫人那女子柔声道:“相公啊好戏开场了吧挺热闹的啊”

    男子闻听此言嘿嘿一笑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道:“是挺热闹的就是不知能热闹到什么时候啊不过你我如今还不能去看着热闹你我等的人如今还沒有出现啊唉也不知要等到何时啊”其说话间一脸的奈之意好似深感惋惜一般那女子闻听此言却是掩嘴娇笑了起來那男子见自家爱妻的模样却是双目一瞪道:“肚子饿了你去做饭吧那些厨子做的饭实在是难吃的很为夫的吃不惯你亲自下厨吧”那女子闻听此言轻轻一笑便出了房间女子走后胖子再次望向了外其那原本不算清澈的目光不知在看什么所在[

    贤宇一行人正说话间一个女子却走进了大殿此女一头金黄的长发垂到腰间身段婀娜身上的衣衫极为稀少将一双美腿几乎『裸』『露』在了外面此等暴『露』的衣着穿在此女身上却是显得理所当然给其原本就美丽的脸庞又增添了几分诱『惑』此女并非旁人正是贤宇当年从西白土神的手下带的莎莉此女跟着贤宇也有两万年了贤宇帮其改善了体质其也能修行道家甚至佛门儒家的功法如今的修为虽说不如东方倾舞等女也到了修仙境界其走到贤宇近前甜甜一笑道:“哦我伟大的亲爱的少帝陛下我刚刚看可是带着天使小队灭杀了对方的两位大将军做的不错吧”其的话语他也是极其的动听有一股诱『惑』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辛苦你了说起天使小队的那帮孩子还真是好用算是朕的一支奇兵了你要什么奖励跟朕说吧朕会满足你的”贤宇此话一出就想改口但显然这位美丽的让人有些痴『迷』的异族美人儿想要给贤宇这么个机会抢先一步开了口

    “我想你娶我我想做你的女人哦不你的妃子”其说罢指了指东方倾舞接着道:“我想和东方姐姐一样一样的你答应我吗你刚才可是说了的男人说话不算数可不行”

    此话一出贤宇的脸就变的又几分不自然嘴角也抽动了几下说起此女实在是带给了贤宇一次惊心动魄那是一万年前的一个晚上贤宇独自在书房安歇半夜里其发觉一个人近了其的屋子其定眼一看站在其面前的却是一个几乎**的女子此女身如玉眼如星辰一头金『色』的长发散发着异样的魅力不是莎莉还能是谁贤宇一见是此女眉头不由的皱了起等其开口说话莎莉就扑倒了其的怀里柔声道:“亲爱的让我做你的女人吧”说罢就吻上了贤宇的唇贤宇见此情景一时间却能回过神不知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但贤宇毕竟不是寻常的人物自然不会让此女得手此女明显是对其投怀送抱的贤宇将其定住而后将其送回了其的房中原以为此事就此了结却想到第二日此女居然当着东方倾舞几个女子的面道:“人家昨天晚上脱了一干二净到你的房间去你居然毫不动心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你”此言一出东方倾舞几个女子双目瞪的老大小嘴张着贤宇的表情却是更精彩当时其正吃了一块点心闻听此言那块点心却是说什么也也咽不下去了差一点被噎死事后贤宇专门找此女说了一番话此话的两万年此女倒是再提起此事却不想今日此女居然旧事重提弄的贤宇有些哭笑不得不由的想起了两万年前的那个夜晚

    贤宇沉思了良久开口对此女道:“莎莉我的妃子很多不如我认你做我的妹妹怎么样做了我的妹妹那你就是公主了高贵的公主”想了半天贤宇也只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莎莉闻听贤宇之言却是眼珠一转用一种极其天真的神情问贤宇道:“妹妹妹妹听起也不错啊”贤宇闻听此言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莎莉的下一句话却差点把其给气死只听莎莉依然天真的问贤宇道:“亲爱的皇帝陛下做你的妹妹能和你生小孩吗”h3作者有话说\h3一万字大章!!!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