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线索

    贤宇在听完月仙的往事后心中也是感慨万千,问世间情为何物,论是远古之时还是数岁月后的今日,情之一字都是这天地间最为要命的,论是凡人还是神仙,一旦动了情,那便是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那名叫做箭的男子就是如此,因为女子的背叛而成魔,又因为女子的背叛而万劫不复,月仙是对是错贤宇心中有计较,在贤宇看來那不过是年少知的好奇而已,然而,偏偏就是少女的知与好奇,最终谱写了一曲悲歌,说是非,是非,说对错对错,有的不过是造化弄人而已,贤宇看的出月仙这数岁月來一直活在煎熬之中,渐渐的,煎熬变成了麻木,其将自家封闭在这月宫中,未尝不是对自家的一种惩罚,既然自己法死去,那就让自家承受尽的孤独与寂寞,这或许比死更能减轻其的罪孽,贤宇数岁月看尽世间沧桑,自然能有体会,其沉默了一阵,而后开口道:“往事如烟,你错,错的是造化,那人已去,既然你法改变,为何不释怀,如此也好过一些,如果你只是给自家惩罚的话,数岁月过去,惩罚已满,即便是那十八层地狱中的恶鬼也有解脱的一日,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贤宇的话似乎对月仙沒有丝毫效用,其顿了顿而后接着道:“朕可以让那些死去的人轮回转世,如此也算是帮你弥补一些罪孽,你看如何。”贤宇此言一出月仙那神的面上终于有了一些神采,其慢慢的抬起头双目落在了贤宇的身上。

    贤宇见此微微一笑接着道:“朕也不是白白帮你做事,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你若是肯将月饼的制作方法给朕,朕就替你做了这件事,再者,此事了后你不要在将自家封闭在这月宫之中,朕是个爱花之人,在朕看來你是一朵花,故而朕不想让你凋谢,你可答应。”

    月仙闻听贤宇之言开口道:“若陛下能做到此事,小女子一切听从陛下。”说罢其起身对贤宇行了一个大礼,贤宇并未阻止,只因其要做的这事情说起來实在太过逆天,不过小心行事不会有什么后悔,其向來就是如此,自从懂得男女之爱后,总看不得美人憔悴凋谢。

    只见贤宇单手在面前的虚空中如琴一般拨弄了一番,其身前出现了一副画面,那是一片漆黑之地,沒有一丝一毫的光芒,一双大手在其中搅动了起來,这大手正是贤宇幻化而出的,渐渐的随着贤宇的搅动,一些白色的有些透明的光点出现,沒多少工夫这种光点越來越多,最终这些光点汇聚成了数的男女老幼的身影,这些身影有些虚幻,有些模糊,但确是一个个人形,月仙看着这一切面上有些迷茫之色,渐渐的迷茫再次变成了痛苦,其看到了自家曾经熟悉的一些人,那是其的族人,其的父母,最终,其见到了那个让其痛了数岁月的男子,那个叫做箭的男子,这是个很英俊的男子,身材魁梧,**着上身,下身穿着兽皮制作而成的衣物,身上透着一股远古的沧桑,其面目很是狰狞,似乎要挣脱这天地的束缚,要宣泄其心中那因为爱人的背叛边的愤怒与痛恨,当月仙见到这个男子之时,其嚎啕大哭了起來哭的非常伤心,其甚至沒有离去战力,瘫软在了地上,贤宇见此却是一把抓住那个男子,将其从那不知名的虚空之中抓了出來,抓到了这片真实的天地之中,那男子挣扎着,但怎么也挣扎不出贤宇那只大手,最终,贤宇伸出一根手指在其的眉心处点了一下,其安静了下來。

    男子面上的狰狞之色消失不见,身上的杀伐之气也消失殆尽,面容恢复了寻常,双目有了些许神采,其迷茫的看了看周围的天地,最终目光落在了瘫软在地上的月仙身上,那男子身躯一震,艰难的开口呼唤道:“柔,是你吗柔。”当月仙听到柔这个字的时候,其身躯再次猛的一震,那是其的名字,数岁月來一个沒人在提起的名字,那是其熟悉的声音,午睡岁月來出现在其梦里的身影,今时今日,在这月宫之中,梦里的一切变成了现实,不再虚幻。[

    月仙艰难的站起身子,踉跄着走到男子的身边,其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箭,真的是你,箭,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啊,我不该吃那仙丹的,我后悔啊,该死的是我啊,呜呜呜……”这些歉意的话其在心中说了数遍,今日终于能当着心爱的男子说出口了,箭听了此言先是一阵迷茫,而后其面上现出了痛苦之色,其想起了一切,面色变的苍白,也不知过了多久,其双目再次恢复了一些神采,面色也恢复如初,沒有了痛苦之意。

    只听其对月仙柔声道:“柔,那不是你的错,或许这是上天的旨意,我们法左右上天的意愿,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不要痛苦,你要好好的,快乐的生活,只要我知道你对我的爱是真的,只要我知道你当年并非因为不爱我才吃了仙丹,也并非因为想成仙吃了仙丹,这一切不过是小女子的好奇心而已,这样,就够了,虽然你我法长相守,但至少你我曾经是那么的相爱,那么的幸福,这就行了。”其说话间将月仙抱入了怀中,轻柔的在其耳边接着道:“答应我,柔,答应我你不会再伤心,不会再难过,你会做一个快乐的仙女,好吗。”

    月仙终于得到了心爱男子的宽恕,其心中的那种自责虽说沒有完全消失,但也减轻了许多,其在爱人的怀中亲柔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在等待了数岁月之后终于又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这是多么的难得,此时声胜有声,一切需多言,贤宇此刻隐藏了身形,其在虚空之中看着这一切,心下也很是喜悦,相爱的人就该如此,不该留什么遗憾,也不知过了多久,柔忽然跪在了地上,对着虚空道:“少帝陛下,能否让箭活过來,让我二人再续前缘,若是法让其活过來,那能否让小女子转世投胎,再做回凡人呢。”

    贤宇再次现出了身形,奈的摇了摇头道:“月仙子,你该明白,你已是仙身,而他不过是魂魄而已,你二人之间注定沒有缘分,法再续前缘,你命中注定要成仙,朕也能为力,且,其乃是数岁月前的魂魄,投胎到今时今日已是逆天之举,朕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贤宇所言非虚,其虽说能掌控道的轨迹,让已经消失的魂魄逆转,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岁月虽说法对贤宇造成丝毫的伤害,但其真的是很可怕的存在,其的力量沒有人能彻底的抵抗,即便是神仙也只能保住自家不被岁月侵蚀,法掌控他人的岁月,其只能做到这一点。

    月仙闻听贤宇之言还想再说些什么,那叫箭头的男子却拦住了她,只听箭道:“柔,这一切都是命运,你不要再为难上仙了,能再与你相会我已很是满足,已别所求了,懂吗。”

    “箭,朕要让你重新入轮回,从今而后与这天下的众生一样经历天道轮回,被你伤害过的人也都能入轮回重新转世,你就放心的去吧,如此,也算是了却了你与月仙的一段尘缘。”贤宇淡淡的道,箭闻听贤宇之言恭敬的给贤宇行了大礼,而后其平静的与月仙话别,月仙虽说有千万不舍,但其也知晓,这已是最好的结局,原本,其只能背负着这个罪孽,将自家锁在尽的痛苦之中,终生法解脱,但,贤宇让其得到了解脱,其知晓自家不该再强求什么。

    贤宇将箭与那些冤死的人送入了轮回,了结了一段尘缘,月仙的心虽说还是痛,但已减轻了许多,看月仙平静了一些后,贤宇一本正经的道:“仙子,朕做了朕该做的事情,仙子是否要把报酬给朕算了。”其那模样就好似凡尘中要账的人,一脸的天经地义神色,月仙见贤宇如此噗嗤一声笑出声來,这是其数岁月來最真的一次笑,是解脱之后绽放出的笑容。

    出了月宫,贤宇面上的神色变的严肃了起來,其心道:“真是沒想到,这月仙子居然与秘商天地的人有着某种干系,那桂树上分明就有秘商天地的气息,而桂树长在月宫之中,这一切绝非偶然,世间原本就沒有所谓的偶然,偶然,不过是天道冥冥中的定数而已,究竟这月仙与秘商天地有着怎样的干系,看月仙那样子根本就不知这其中的缘由,难道……”贤宇原本是一时兴起想要见识见识月饼这东西究竟是怎样的点心,但当其见到月宫的桂树之后心中就有了奇异的感应,当其得知桂树上的气息是其曾经见到的秘商天地之人的气息之时,其的一言一行其实都有着一定的目的,若非如此,其不会再月宫中耽搁那么长的工夫说什么闲话,今日其帮月仙了却尘缘,也是想与其建立些交情,其隐隐觉得月仙是极为要紧的人物。

    贤宇觉得自家处在一个阴谋中,不过其并不知晓究竟是什么样的阴谋,既然已找到了一些端倪,那就静观其变吧,月宫将是贤宇关注的所在,其相信,一切的阴谋都将从此处开始,带着心中的疑惑,贤宇回到了逍遥宫,其刚一进门东方倾舞几个女子就迎了上來,只听邪凤娇嗔道:“少帝陛下这是到哪里去了,难不成是与哪个女子相会去了,怎地到此刻才回转。”

    贤宇闻听此言嘿嘿一笑,将手中之物拿出,一股香味顿时飘了出來,其一脸正经的道:“朕给你们几个小女子弄吃的去了,快來尝尝看,味道如何啊。”几个女子闻言一把抢过贤宇手中的月饼,沒多少工夫就人手一块,分了个七七八八,贤宇见此情景却是一脸满足之意。

    其坐到了椅子上,看着东方倾舞等女,脑中却想着月宫中的事情,想着秘商天地的事情,其清楚,伏羲天地与秘商天地是早晚要有一战的,而如今在伏羲天地,而且是在天界中月宫内找到了一些关于秘商天地的存在,这对其來说自然是一个不小的发现,其正在想是否要将 此时告知逍遥正德,此事干系重大啊,但其回过头來一想,自家老祖未必对此事不知,只是有意沒有提起,等着其去发现,若真是如此,那其禀告老祖岂不是多此一举吗,说不定这一切都在逍遥正德的预料之中,脑中想着这些,贤宇神情渐渐的有些恍惚起來,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几个女子见此情景都凑到了贤宇身旁,对了一个眼色后齐齐的喊了一声:“相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