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悲歌

    贤宇这位少帝在月宫中人面前不再那么神秘就像是个凡人一般一个农夫刚从地里回到家饿的不行狼吞虎咽这就是月宫中人对贤宇的看法反差之大就连一向淡然的月仙也为之动容沒错就是动容贤宇如今就好比凡尘至尊混到了乞丐的地步这一切实在难以想象少帝比皇帝尊贵多少贤宇此举在月宫中的女子看來可说是极为的不可思议但贤宇却根本就不在乎大吃大喝后对月仙子笑了笑道:“这月饼真是美味不虚此行啊”

    月仙见贤宇用完点心定了定心神让人拿來贤宇的道袍亲自为贤宇换上这一举动更是让月宫中的婢女们吃惊她们可是清楚的很自家主子从不靠近男子如今却亲自为一个男子更衣即便对方是少帝除了圣皇帝最为尊贵的存在也还是会让她们疑『惑』与震惊月仙倒不是对贤宇动了什么心思实在是因为贤宇的身份若让寻常婢女为其更衣实在不敬其不得已才亲自动手这普天之下能让月仙如此奈的恐怕也就只有贤宇这位少帝一人了

    更衣完毕贤宇却并沒有离去的意思月仙命人端來香茶遣退了下人与贤宇在亭子中坐了下來贤宇沉思了片刻开口问月仙道:“仙子对男子为何如此厌恶我等男子莫非有谁得罪过仙子吗”贤宇开口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事情天界虽说人人知晓但也沒人敢当着月仙的面如此直截了当的问出口月仙闻听贤宇之言先是一愣而后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其并未立刻回应贤宇的话而是皱着眉头打量了贤宇良久似乎是想从贤宇身上看出点什么來可惜的很其什么也沒看出來不仅如此贤宇一双星目好不避讳的看着其的娇颜让其不由的觉得有些不自在那原本冰冷的面容上也显出了两抹红晕更添了几分倾城之美

    沉默了片刻其幽幽开口道:“小女子并非厌恶男子而是男女实在有别不便走的太近”其这回应听起來是理所当然但贤宇却知晓这并非是根本缘由不过是对方的脱之词罢了

    其并沒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话锋一转淡淡的道:“其实这三界六道之中沒有什么东西不是成双成对的有男必然有女雌雄阴阳此乃天道若是执意去一存一并非什么好事情仙子想必也知道朕早年未成道之时乃是一乞丐凡尘中什么人能看尽世间百态那自然就是乞丐了现下想想朕当年做乞丐的日子那才叫真逍遥”月仙闻听贤宇之言面上现出疑『惑』之『色』贤宇微微一笑接着道:“朕如今身边有五个妃子这五个女子就是朕最大的牵挂”[

    月仙闻听此言点了点头道:“这个小女子是知道的早就听说少帝对身边的几位娘娘都很是疼爱让天界的许多人都羡慕不已只是这天下众生又有谁能像少帝这般痴情呢论是凡人还是修行之人又或是仙人神人都是有贪欲的男女之爱在许多时候都不如其他有的人为了追求更高的修为杀害自家的道侣有的人为了宝物背叛了自家的道侣这种种都早已证实了世间男女之爱少有真的不过是镜花水月一般您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特例而已”其说此话之时面上有那么些许的奈之『色』甚至有些失神不知是想起了怎样的往事这也正是贤宇今日到此的目的其不想看着如此一朵娇花在月宫之中将其封闭有了尽的寿元总要有些事情做事情不找你的时候你就去找事这也是贤宇的修行之道其今日來月宫也不仅仅是巧合其早就听闻月仙『性』情古怪从不与男子接触贤宇十分的好奇

    想了想贤宇叹了口气道:“朕不妨就直说了吧仙子若是终年如此修为不会有丝毫的精进还很有可能入魔朕看的出來仙子心中有魔虽说这魔被仙子冰封但终有一天会跳出來的朕如今代圣皇掌三界六道自然要对天界的仙人神人尽责才是实在是不想看着仙子就那么憔悴下去”贤宇清楚的很这月仙虽说还是个仙人但其修为据说比仙祖还要高一些也就是说这个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踏入神境界的存在这样一个存在是天界所需要的

    月仙闻听贤宇之言眉头又皱了起來其沉默了贤宇并沒有继续追问而是静静的等待着月仙的回应不知过了多久月仙看向了贤宇一滴清泪挂在了其的脸颊之上那脸上的悲痛之『色』不由的让贤宇心下一颤其真的难以想象自家面前的这个女子究竟经历过什么心间的痛楚居然会如此的强烈终于月仙开口了其用颤抖的声音道:“小女子原本是远古国之时一个部落族长的女儿我们那个部落并不大人口不足万人但很是安宁族人们日落而息日出而作活的很是逍遥在那个部落里有个男子名箭箭是个狩猎的能手每每捕猎都比其他的男子要多的多因此箭受到了族中很多女子的亲睐小女子也是一般对箭动了心小女子有几分姿『色』加上又是族长的女儿是族中的明珠族人们知晓我对箭有意也就沒人再对箭表达心意如此小女子便与箭相恋了”说到此处其一贯冰冷的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笑容贤宇看的出來那是发自内心幸福的笑容只听其接着道:“原本以为我二人会永远在一起过着幸福的日子可是有一天天穹之上忽然出现了九个太阳族人们法再安宁的生存不断的有人死亡牲畜更是法存活湖泊江海干枯水源迅速减少眼看大地就要毁于一旦凡人就要绝种这时箭做出了一个极为惊人的决定其用手中的箭『射』了太阳九支箭共『射』下了八个太阳如此大地恢复了生机箭成了大地上的英雄不仅是我们族中的人就连外族的人也当其是英雄不仅如此天神为了嘉奖箭的英勇给了其一颗仙丹说其什么时候想要成仙可以吃下仙丹这样就能飞升天界长生不死永久的快乐的活着”月仙说的此处之时面上满是痛苦之『色』其似乎不愿意去回忆这痛苦的往事

    贤宇仔细的听着其意识到了一些什么试探的开口问道:“结果你吃了仙丹你成仙人对吗”贤宇话音落下月仙的身子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其面上甚至有惊恐的神『色』其抱住了自家的螓首似乎不愿意面对这天地不愿意再面对周围的一切这一刻其极为痛苦

    贤宇见此情景淡淡的道:“此刻你心魔依然苏醒若是你压制不住它你的修为就会全部毁掉静心凝神守住灵台……”贤宇的话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力量渐渐的月仙安静了下來其慢慢的闭上了双目不知过了多久才醒了过來此时贤宇依然坐在那里其却好似过了千年万年一般其的心依然很痛但却平静了不少其并沒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最终其再次开口讲出了其埋藏在心底数岁月的往事一段让人惋惜的往事

    一切正如贤宇所料月仙当时年少极为好奇仙丹的威力于是其吃了仙丹其原本以为即便是吃了仙丹只要其不愿意到天界去那就依然会留在凡尘中与自家心爱的男子共度一生可这一切并是其所想的那般其在吃了仙丹之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托起了身子在数族人与自家心爱的男子吃惊的目光中渐渐的朝天界飞去其越飞越远最终消失在凡尘中其到了天界后十分的后悔想要回到凡尘中去但当时天帝主持天界事物其看上了月仙的美貌怎肯放其离去而就在此时那个叫箭的男子疯狂了其恨一切恨月仙其变成了魔其屠杀了族中所有的族人然而这不能发泄其心中的愤怒其成了一个杀人的魔见人就杀特别是女子杀的更加厉害连刚出世的小孩童都不放过其是一个连太阳都能『射』下來的人凡尘中根本就沒人能对付的了他天界当然不会准许这样的事发生天帝原本就不想让箭活着但其是天帝不能随意杀凡尘中人做事情需要理由如今其有了理由

    最终天帝派天兵天将下界灭杀了箭在灭杀箭之时其特意让月仙前去观看月仙亲眼看见自己心爱的男子被天雷劈死连一具完整的身躯都沒有留下那一刻其疯狂了其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其的知造成的论是箭的疯狂还是自家族人与那些辜的凡人的死都是其造成的求想要结束自家的生命但悲哀的是其连死的资格都沒有其死不了

    天帝曾几次想要占有这个女子特别是其在得知月仙仍然是处子之身后这种占有的yuwng更加的强烈但每每其想要如此的时候月仙就会拼命的阻止其虽说死不了但可以做许多其他的事情比如说毁掉自家的容貌等等天帝是个极为自负的人其想占有的不光是月仙的身子还有月仙的魂魄还有月仙的心其想要彻底的征服月仙所以其沒有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数岁月來其一直在想办法打动月仙的心可是一直未能如愿直到逍遥正德回归天界天帝就法再明目张胆的纠缠月仙因为月宫并不在其的管辖之内而是在逍遥正德的管辖之内其自然不能失了身份在贤宇想來这也是天帝憎恨逍遥正德的原因如此说并不夸张一个女子是可以让男子疯狂的就好似那个箭其不就是为了月仙最终变成了魔箭不再护卫凡尘的安宁反而疯狂的屠杀凡尘的生灵吗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