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仙童

    凡尘中的百姓依然平淡的过着每一日的生活,平淡中却有那暖心的情意。忙碌,但很幸福,很充实。沧海桑田对凡尘中的人來说是极为遥远的,凡人最多也就百十來岁的寿命,但在这百十來岁的光阴中却能让一个凡人尝尝遍了世间的酸甜苦辣,这就是日子。一百年前,与一百年后的今天对凡人來说也很遥远。凡人很难将一百年前的事与一百年后的今天联系起來,许多时候即便是联系起來了那也是模糊的传说。但修行界却是不同,一百年前贤宇将逍遥怜心要招亲的事公告三界,今日,这个对凡尘百姓而言极为平凡的日子,对修行界,对天界而言却是个要紧的日子,贤宇要在今日兑现其百年前的承诺。逍遥怜心要在今日招亲。贤宇在逍遥宫逍遥殿前的广场上布下了一个结界,其结界看起來沒有多大,内部却有足足数千万里大小,而且即便有再大的法力波动也不会波及到外界,自然,这是对神以下的仙人们而言。以贤宇的修为布下那么个结界也十分的吃力,足足花去了其七日七夜。大阵外围皆是皇道之气围绕,其坚固程度非寻常人能想象。此刻已有不少的仙人到场,这其中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自然,仙子们而言不过是來观战的,至于男子之中,将近有六成都是來招亲的。

    贤宇名声在外,加上其的家世背景,凡是來参与招亲的仙君那自然都是人中龙凤,仙中翘楚,生的也自然是玉树临风。此刻贤宇等人却并沒有出现在广场之上,而是在逍遥殿正与一箫仙帝,还有仙祖等几个天界仙中要紧人物说话。一箫看了看殿外的广场对贤宇笑了笑道:“逍遥兄啊,今儿个可真是够热闹的,我看天界仙中的俊杰,凡是沒有道侣者差不多都到了。啧啧啧……若想从这中间挑选一个称心如意的道友收起來也并不容易啊,要仔细斟酌才是。”

    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道:“一箫兄这话说的不错,小妹可是朕的掌上明珠。老祖宗与老祖『奶』都很宠爱他,她挑选夫婿自然要仔细一些。但此事七分在人,还有三分是在天的。若上天眷顾,相信其能寻到一个如意郎君的。”说起來贤宇此刻心中并不平静,要给自家的小妹选夫婿,寻个道侣,其心中还真有些紧张。这种思绪原本该是凡人才会有的,不该在贤宇身上出现。但贤宇所修功法不同,其注重人道,自然也就难以摆脱人最根本的一些东西。

    一箫闻听贤宇之言点了点头道:“这话不错,怜心那丫头我是见过的,是个美人儿也很是可爱,找个夫婿应该不难。我看逍遥兄好像有些心神不定,莫非是要嫁妹,心中有些紧张?”

    仙祖闻听此言却是点了点头道:“逍遥老弟想必是我天界中最为特殊的一位仙帝了,其注重人道的修习,想必会有一些人的情绪。想來那定然是别有一番滋味,老夫倒是想试试。”[

    贤宇闻听二人之言笑了笑道:“在下也不过是难以摆脱做人时候的一些习惯而已。”说话间其看了看外,而后接着道:“时候差不多了,小妹也该出來了。”说话间其看了一眼守在一旁的水仙子,今日仙人众多,其特意让其出來作陪。水仙自然知晓贤宇的意思,应了一声就到后堂,过了沒多少工夫便把逍遥怜心请了出來,今日的逍遥怜心再也沒有了稚嫩之气,显得颇为稳重,一身紫『色』宫装显得很是美丽,看上去比往日更加的光彩照人,仙祖与一箫见了都不由的一愣、逍遥怜心他二人自然是见过的,根本就不是今日这个模样,有些意外。

    贤宇将二人的神『色』看在眼中,笑了笑道:“总会长大的,看來是天意让其选夫婿啊。”说话间贤宇对一群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而后便起身朝大殿外走去,仙祖等人见此情景也跟了出去。此刻广场上一层一层的被围的严严实实,论是來來参与招亲的,还是來观战的都井然有序的按照一定次序排列好。观战的从广场上一直排到道数十丈高的空中,有的盘膝坐在虚空,有的坐在坐骑之上,有的坐在彩云之中。从低到高,将逍遥殿前广场的三面围了个严严实实,根本不知究竟是來了多少人,参战的人则是围着广场站立,一个个面『色』都很是轻松。今日并非生死相搏,而是在选道侣,选中选不中靠的是天意,是逍遥怜心的心意,强求不得。能修行成仙,这点胸襟自然是有的,故而都沒有太多的肃杀之意,有的甚至还面带笑容。

    贤宇等几位仙帝现身后诸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们的身上,一个个都很是恭敬。仙帝那是天界的中坚力量,天界的主要战力。若是一般的仙人是凡尘百姓。那神人就是宰相与三军大帅一般的存在,而十八仙帝那就是能上的朝堂的主要官员,地位之高仅次于圣皇与几个神。故而天界的仙人对仙帝都是极为尊敬的。在玉阶之上摆放着**把玉质的座椅,今日來观看招亲的有八位仙帝,都是与贤宇比较相熟的一些算是好友的人。贤宇让仙祖坐在最中央的位子上,仙祖却摆了摆手道:“逍遥老弟啊,客随主便,论高低,我们到此都是客,这凡尘是你的地界,自然是你坐在主位之上,我怎能干那喧宾夺主的勾当呢?”贤宇闻听此言也就不再脱,其先请仙祖等人坐下,而后自家上前一步,面对來此的数仙人,目光扫了一圈。诸仙见此情景自然是对贤宇行了一礼,贤宇如今在天界的地位那可是极为崇高,很有震慑。

    贤宇对诸仙拱了拱手道:“诸位仙友!今日是朕为小妹举行的招亲,诸位能到此参与或是观看招亲,朕很是欢喜,在这里朕谢谢诸位了。”其声音洪亮,犹如黄钟大吕一般接着道:“我等仙人逍遥自在,道也有许多法门。诸位都知晓,朕的道中人道极为要紧,男女之爱也是最为纯真之爱。仙人虽说逍遥自在,但偶尔也会感到寂寞趣,有个人说说话谈谈心总是好的。因此,朕特地为小妹招亲,希望小妹能在今日寻到一个不错的仙君,相处之后若是情投意合,那就会结成道侣。今日并非比试擂台,招亲乃是喜事,朕希望诸位不要出手太重,毕竟朕的妹子是个女子,诸位仙君是男的。比试道法在今日并非要紧之事,真正的要紧之事是两人是否能看上眼。那好,现在朕就将朕的小妹请出來,比试可以正式开始了。”其话音落下,一个身影便朝着广场飞去,其速并不快,一身紫『色』宫装一出现就吸引住了了诸多人的目光。其在广场上站定,对诸人躬身行了一礼,而后便不再多言。贤宇见此情景点了点也不再说话。逍遥怜心刚一上场就有一个人影冲出现在了广场之中。此人身穿一身儒服,看起來像个书生,从相貌看其也就二十上下,但在场之人清楚,相貌根本法断定其的年龄。此人手拿一柄折扇,显得很是儒雅。其上了场中先是对贤宇行了,而后又对逍遥怜心拱了拱身。

    只听來人朗声道:“逍遥公主,在下张梦生有礼了。公主若是觉得在下还能看上几眼,那不如你我就开始吧。”这人言语倒是干脆也不拖泥带水的沒有那么多的虚假之言。贤宇见此情景不由的点了点头,來此的目的人不知人不晓,若是上了台还婆婆妈妈半天说不到点子上,这样的人贤宇不会喜欢。逍遥怜心也不会喜欢,其选的夫婿道法如何还在其次,要紧的是人品。见对方如此干脆,逍遥怜心也不再多言,当即两人就斗在了一起。可惜,此人虽说是仙人,但修为却不如逍遥怜心,要知道,逍遥怜心受贤宇亲自教导,绝对有实力。

    就在下界招亲招的热闹之时,天界,逍遥正德二人也正看着下方的情形。又一个彪形大汉败下阵來來,公孙凤静摇了摇头道:“这几个看了都不行,怜心那孩子根本就沒有心动啊。也不知这孩子今日究竟能不能寻个夫婿,寻不到夫婿寻到一个看对眼的也行啊。贤宇那孩子也真是良苦用心,其实啊,论是天界还是凡尘中,这男女之情就是最为美好的,丢弃了可惜啊。”要说天界最为恩爱的两人自然是逍遥正的夫『妇』了,他二人自家都说不清究竟相伴了多少岁月了,但两人之间的情意却依旧沒有淡化,依旧是那么的浓,那么的深,那么让人羡慕。逍遥正德此刻也是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下面的动静,其也很好奇,自家的孙女究竟能选一个怎样的夫婿。通过两人身前的虚空可以清楚的看到下界的情景,如今与逍遥怜心对战的却是一个看起來也就十三四岁的孩童,其头上有两个朝天辫,光着脚丫子,看起來很是可爱。

    逍遥怜心见此人上了,头不由歪了一下,面上现出了疑『惑』之『色』,仔细打量了此人一番逍遥怜心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來。只听其柔声开口道:“小孩,你也是來与我比试的吗?我是选道侣,不是选弟弟啊。”逍遥怜心这话半真半假,其自然也知道不能靠外貌看人,但其却是忍不住,毕竟对方外貌看起來不过是个十三四的孩子,让人沒有半点情绪不动是不可能的。

    那人闻听逍遥怜心之言却是嘻嘻一笑:“是啊,我就是來招亲的。我为什么不能來呢,我的修为可是仙尊境界,离仙帝也差的不远了啊。让我算算啊,我也有将近两万岁的寿元了,不过这东西最是用。难道就因为我是个孩子就不能参与招亲了吗?说不准我就是你的夫婿哦。”这孩子说话间语调竟然也是孩童的嗓音,说出來的话却是让人法反驳。正如其所言,仙人是不能靠外貌來判定为人和实力的,若是如此判定那就有些荒唐了。贤宇也沒规定,什么样相貌的人不能做其的妹夫。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