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余孽

    既然要追查凶手,那自然要回邪魔两位老祖的陵园去一看究竟,看看是否留下什么蛛丝马迹。邪魔两位老祖的陵园是修在一起的,贤宇用莫大的法力在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亲手建造的那座陵园,可说是一处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陵园的入口只有邪魔两宗的主事人知晓,每百年祭祀一次,有两位修仙境界的高修专门看守,可说是戒备森严。但如此境地下依然能将陵园破坏,可见來人修为也是厉害之极。贤宇到陵园之时早有几人在此守候,分别是邪魔两宗的副宗主与那两位看守陵园的修仙境界高修。四人见贤宇來此自然是惶恐,生怕贤宇发怒,连忙行大礼参拜了一番。贤宇倒是沒有责怪四人,毕竟强中自有强中手,对方蓄意破坏他们自然是难以抵挡。贤宇进入陵园,却见其中一些建筑已被损坏的不成样子,连邪魔两位老祖的灵位也被打翻在地,供果之类的也洒落了一地。知晓贤宇要來,此地的一切都沒有丝毫的改变,等着贤宇來查。贤宇当即叫來两位守灵人询问道:“你二人在此守护陵寝,怎么就能让人在眼皮子地下做了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两人闻听贤宇之言自然是惧怕,脸上满是畏惧之『色』,原本修仙境界的存在在凡尘中那可是能横行天下的,但如今在贤宇面前他们不过是蝼蚁。贤宇自然是将二人的神『色』看在眼中,其接着道:“事已至此朕自然不会责备你们二人,朕只是想知晓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一遍给朕听吧。”二人闻听贤宇之言却是愣住了。贤宇见此情景眉头也不由的皱起,二人见此情景生怕这位老祖宗发怒,连忙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据二人所说,他二人根本就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与往常一般做完该做的事情皱便打坐修行,完成一天的修炼后外面却变成了如此模样,也就是说他二人根本就沒有感应到有人潜入了陵园之中,那人來影去踪,居然沒惊动任何人。贤宇闻听此言面上神『色』也颇为古怪,若想隐瞒过两个修仙境界的存在,那此人的境界至少要高出两人一倍,如今这两人修为都是修仙境界后期,差一步就要成仙了。來人修为若是比他二人还要高,那至少也该是仙尊境界的存在。可仙尊境界的存在有什么理由到下界來毁坏旁人的陵墓呢?即便是做给贤宇看的,贤宇也实在是猜不出天界有谁与其有着深仇大恨,要如此行事。贤宇根本就不长去天界,在天界中朋友沒有多少,仇家更是沒有。要真说有什么过不去的仇家,那恐怕就是东华仙帝了。但东华仙帝这人虽说有些傲慢,但也不至于能干出如此之事。

    想來想去都想不出个所以然來,贤宇只能认为是突然冒出來的高手额而且这个高手还是个疯子,是个大疯子。若非如此为何要來招惹他贤宇,如今的天下还有谁敢随意的招惹他贤宇?想不通其暂时也就不再去想,其开始在那些废墟之中仔细的寻找起來,希望能寻到一些线索。邪凤与魔姬两人此刻心绪更加不平静,见自家先父的陵园被人毁成这样,谁能受得了。贤宇不责罚四人,但她二人身为女儿却不能不责罚,若不惩戒今后恐怕更沒有人会好好做了。两人将两宗的副帮主,看守陵园的两人训斥了一番,罚四人面壁五十年,算是小小的惩戒。

    贤宇在一处废墟之前停下,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目微闭似乎是在感应着什么。忽然其猛的睁开了双眼,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自言自语道:“难道这世上还有当年那些人的余孽吗?究竟是谁?”贤宇实在是沒想到,近万年后居然还能感受到那股气息,那气息其太熟悉了。这让贤宇觉得事情越來越有趣了,有趣的事情其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要好好玩才是。

    接下來贤宇沒有再寻找什么,而是用上法力将此地恢复了圆满,一切毁坏的建筑都自主恢复,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而后其在陵园的正中央安放了一个硕大的钟,其上隐隐有金光流转,并告知四人道:“寻常日子若是有人敢踏入陵园半步,并释放出法力,那便会死在音波之下,即便是來人修为太强,大钟法对付也会发出长长的钟鸣,给看守的人示警。

    做完这些贤宇便带着众人离去了,其此次來是寻到了线索,只是这线索实在是让其觉得意外,不过论是什么线索,有了线索也就有了追查的方向。东方倾舞等人见贤宇面上并担忧之『色』,以为贤宇得到了线索便加以询问,贤宇沉『吟』了片刻柔声道:“做出这等是的应是大殷皇朝的后人。“贤宇这叫语不惊人死不休,闻听此言者,论是东方倾舞等女还是其他的人都很意外。诸人记得,早在很久以前前朝的遗孤便被杀看个干净,但贤宇又不会拿此事开什么玩笑。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些,即便是在贤宇看來也是如此,可事情的真想就是如此。至于那位前朝遗孤是怎么來的,贤宇也感到好奇,其好奇心一上來就想要探个究竟。贤宇想了想,觉得这应该是前朝留下的最后一人,而此人在世上的目的就是为了光复前朝。细细想來贤宇也不得不佩服前朝殷家,逍遥皇朝建立十一万了,居然还留有血脉企图颠覆。像这样的人,贤宇自然是不会让其活在世上,毕竟其如今已成了气候,修为究竟多高还是个未知之事,贤宇又怎么会将其留在世上。斩草除根,贤宇该下狠手之时绝不会心慈手软。[

    邪凤见贤宇一脸的正经之『色』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道:“前朝余孽?万年之前相公不是已将这些人尽数灭杀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些前朝的余孽存在世上,还真是野火烧不尽啊。”

    贤宇闻听此言笑了笑道:“朕也沒想赶尽杀绝,若是他们老老实实做凡人百姓,或是做个修行者,朕都不会去管。但如今看來他们这一族是不甘寂寞,非要寻点事情來才甘心,既然如此就不得不灭了。”贤宇说此话之时面上沒有一丝一毫的担忧之『色』,就好似一切都在其的掌控之下。并非其自大,试问当今天下还有谁能与其并驾齐驱?在凡尘,其就是当之愧的第一人。这样一个人,面对世上的一切存在,自然都有一种唯我独尊之感,又会怕谁呢?

    魔姬在一旁听着贤宇之言,柔声道:“茫茫人海要到何处寻这样一个人?若是其存心躲起來,恐怕找起來不是那么容易的。贤宇虽说神通广大,神念一处遍布东圣浩土的每一个角落,但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地方是其法探查到的。若是那人有心想要躲藏,那疑是大海捞针一般。”邪凤原本是一脸的肃杀之意,闻听此言其也好似是泄了气,变的可怜兮兮。

    贤宇闻听魔姬之言却是微微一笑道:“莫要着急,其定然还有下一步行动,绝不会就此沒了踪迹,他是想让这天下『乱』成一团。若是太平盛世,他又怎么能复古呢。只要其有了动静我等就能寻到蛛丝马迹,放心,为夫定要将那人抓到你二人身边,给你二人赔罪的。”二人闻听贤宇之言面『色』总算是轻松了那么一些,其实她们原本也不担忧,只是有些心烦意『乱』罢了。

    正如贤宇所料,接下來的几个月里东圣浩土各地频频有恶略事件发生。三月二十五夜,南郡郡侯被人杀死在家中,死因不明,身上沒有丝毫伤口。四月十日,北昌郡驻军统领被杀死在军营之内。据说当时正是众目睽睽之下,此人就那么倒地身亡,实在是诡异之极。四月十五日黎明时分,逍遥皇城的皇城守卫被杀,身上依然沒有丝毫损伤,死的太过奇怪。等等一系列的事情还有很多,终于惊动了逍遥长欢,逍遥长欢龙颜大怒,命皇家亲军亲自调查此事。并颁布旨意,若是有谁可提供凶手的踪迹,商银千万,布匹千尺,黄金百万。自其即位以來从未发生过如此恶略之事,自家老祖前些日子刚刚回朝查看,就发生了此事实在让其恼怒。一时间整个东圣浩土处在了一个极为压抑的气氛之下,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显得有些紧张,生怕突然从什么地方钻出一个人來把刀架在了其的脖子上。而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贤宇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对于那些死去的人其好似根本就不关心一般,根本不在意。

    五月四日夜,逍遥长欢依然坐在御书房中批阅奏章,颜如月在其身旁看着,时不时的给其提出一些建议,言语中很是恩爱。就在此时,御书房的虚空突然一阵扭曲,接着一个身穿一袭白衣的男子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此人面如冠玉,看起來极为俊美,之时那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阴郁,好似其承载了太多东西。间御书房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逍遥长欢眼中精光一闪,却依旧去批阅手中的奏折,头也不抬的淡淡道:“你是何人?到皇宫來所谓何事?”其十分的镇静,镇静的让人觉得有些可怕。似乎其对于此人的到來沒有一丝一毫的惊慌,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而其身旁的颜如月也是如此,其依旧呆在长欢身边,沒有丝毫要离去的意思。

    來人见逍遥长欢如此镇静,眉头也是微微皱起,不过其依然回应了逍遥长欢的话:“我是何人你需知晓,因为你马上就要变成死人了。”其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更多的是冰冷。逍遥长欢闻听其之言依然沒有说话,而是全神贯注的批阅其手中的一份奏章,就好似根本沒有听到那人的话一般。逍遥长欢的这份从容与淡定,使得白衣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批阅完了奏章,长欢才开口道:“如此说來你是要取朕的『性』命?你胆子可真是不小啊。”长欢的目光终于和來人的目光对上,其眼中沒有丝毫的惧怕之『色』,一股帝皇之气从其身上散发出來,这一刻仿佛一切在其的眼中都是那么的渺小,眼前这个说话冰冷的男子对其而言就是蝼蚁。白衣男子见此情景心中也不由的一震,其自认修为高深,怎么在对方面前有一股冰冷之意?虽说如此,但其很快将这种怪异之感压了下去,其不能在气势上先输给对方,决不能。就在其要开口说话之时,长欢的话语却再次响起:“你就是那个神秘的杀手吗?滥杀辜的冷血之人?”在此人刚刚出现在御书房的那一刹那,长欢就知道该來的人來到了。其老早就有一种直觉,这个神秘杀手是冲着他來的,虽说不知为何会有这种直觉,但其相信自家的直觉。对于这个杀手的到來其丝毫沒有惧怕之意,因为其清楚,若是今日非要死一人,那么死去的那个人绝不会是他逍遥长欢,而是对方。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逍遥皇朝的皇帝。

    那人闻听逍遥长欢之言却发出了怪异的笑声道:“嘿嘿嘿……看來你这个人好奇心很重,都要死了还想知道这些吗?那好,我就满足你。不错,那些人就是我杀的。我杀他们的最终 目的其实是为了杀你,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因为我给你找了那么多的陪葬,实在照顾你的很啊。”说话间其伸出手就朝着逍遥长欢抓了过去,逍遥长欢直觉一股巨大的威压朝着自家压了过來。其身上金光亮起,将那股威压抵挡住,面上神『色』却是丝毫的变化,依然很镇定。但对方的手离其却是越來越近,那股威压也越來越大,其身上的金光也越來越亮。“吼”最终只听一声高昂的龙『吟』传出,一条金龙从逍遥长欢体内冲出,冲向了那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见此情景眼神中却满是轻蔑之『色』,只见其另一只抬起,居然硬生生的将金龙抓在手中。那金龙不屈的挣扎了两下,最终却化作了一团雾气消失在了虚空之内,不见了踪影。逍遥长欢的身子却是不由的一震,面『色』变的有些难看,但很快就恢复了过來。其眼中杀机一闪,只见其身上金光大盛,将颜如月包裹在了其中,紧接着,九条龙便冲了出來,一同攻向对方。那白衣男子被九条龙缠绕,面上却丝毫的惊慌之『色』,只见其两手一伸硬生生的抓住两条金龙,那金龙发出凄惨的龙椅,最终都化作了皇道之气,其余七条龙也被贤宇用各种方法灭杀了干净。逍遥长欢见此情景意识到來人是个高手,其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但其面上却丝毫惧怕之『色』,皇道之气一次次的加赠,出现的龙也一次比一次多,最终那白衣男子被龙包包裹在其中。整个御书房,整个逍遥皇宫,皇城中都充满着龙『吟』之声,百姓们都被惊醒望向了皇宫所在。若是此刻从外头看皇宫可清楚的看到,整个皇宫被一团金光完全包裹在了其中根本就看不清其中的景象,龙『吟』就是从那金光中传出。见到此一幕,百姓们都意识到是皇宫有变。

    “轰!!”一声轰然巨响之下,皇宫的天穹之上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一个身穿皇袍,另一个身穿白衣,正是逍遥长欢与那白衣人。两人在天穹上对视,白衣人不屑的道:“这就是逍遥皇族的皇道之气吗?也太不中用了些。來,你还有什么招数就使出來吧,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你有什么资格坐拥天下!!”其话语中满是轻蔑之意,逍遥长欢在其眼中根本就沒有帝皇的威严。逍遥长欢闻听此言并不为其所动,而是冷冷的看着对方,并未出手。

    过了片刻逍遥长欢淡淡的开口问來人道:“你究竟是谁?与我逍遥一族有何仇恨,朕很好奇。”逍遥长欢有一点与贤宇很像那就是其的好奇心非常的重,在此要紧关头也好满足其的好奇心。白衣人闻听此言却是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就好似其方才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忽然,其的笑声嘎然而止冷声道:“你逍遥家夺了我家的江山,你说这仇恨大不大?”

    逍遥长欢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其面上却显出了疑『惑』之『色』道:“你是殷家的人?这不可能啊,相传当年圣宗皇帝在位之时已将殷家的人灭了个干净,你又怎么会是殷家的人?”

    白衣人闻听圣宗皇帝四字之时面上的轻蔑之『色』更重了几分,只听其不屑的道:“你是说逍遥贤宇吗?他就是个武夫,我殷家子孙多不胜数,又其会被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所灭杀!”

    逍遥长欢听对方如此说贤宇,脸上的杀气更浓了几分:“你竟然敢对圣宗皇帝不敬吗?很好,好的很。”其说话间一头长发风自动,身上的皇袍也鼓了起來,一股巨大的威压出现在这天地间。只听逍遥长欢的话语传入了白衣人耳中:“我逍遥先皇帝不可辱,凡辱者杀赦!!!”最后一个字出口,只见一道金光冲出,此金光所过之处虚空裂开一条漆黑的口子,久久不能愈合。白衣人见此情景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來,其这才意识到,方才在御书房中对方所展现出的并非自家真正的战力,其心中清楚的很,两人的斗法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对于朝自家冲來的金光,其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只见其单掌一,一层青光发出,在其身前形成了一道青『色』的光幕,将那道冲來的金光挡在了青光之外。然而就在此时,其身后却有一股劲风吹來,其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身子一闪便瞬移开去,就在其方才所立之处一把飞剑凭空出现,接着逍遥长欢的身影显现了出來,其手握飞剑,看了看四周,就在此时在其的身侧一杆枪出现,眼看就要刺中其的手臂,但就在此时,那枪却改变了方位,朝着后面刺去。

    白衣人的身影显现了出來,在其的身后,逍遥长欢的身影再次出现,而在另一处地方的逍遥长欢却是慢慢散去,原來在那长枪出现的前一刻,逍遥长欢就已经出现了长枪之后,只因其身法实在太快,所以残影才沒有立刻消散。白衣人这才知晓,逍遥长欢也是个高手,至少是能与其一战的人。逍遥长欢方才所用的,正是九宫逍遥步。贤宇不可能不传自家的后人,否则的话逍遥皇朝的历代皇帝在修行界岂不是沒有了丝毫实力,如今的逍遥皇朝历代皇帝修为究竟有多高,这在修行界根本就是一个谜团,人知晓。因为沒人知晓贤宇究竟传给了自家后人多少功法。白衣男子见识到了逍遥长欢身法的诡异,一时间居然不再出手,而是仔细的打量起了逍遥长欢。逍遥长欢看起來并不老成,甚至看起來还有些稚气未脱,一张脸英俊比,眉宇间与贤宇有那么四五分的相似,特别是那一双眼,似乎包含了整个天地一般深邃。

    只听白衣男子道:“沒想到你倒不是个用的人,倒是有那么一些手段,好好好,这样才算有那么一些意思。我可不想杀一个毫还手之力的人,这样实在是太沒有挑战『性』了。”说话间其的身子快速的变大,沒多少工夫就变成了数十丈大小的存在,成了一个巨人。其抬起了一只脚,朝着逍遥长欢踩了过去,逍遥长欢见此情景却是沒有什么动作,任由哪只脚朝着自家踩了下去。这一幕看在皇城百姓们的眼中,有些百姓甚至大哭了起來以为自家的皇帝沒了。就在此时,在白衣人的身后,又一个巨人出现,此人正是逍遥长欢,其也同样变成了一个巨人,甚至比白衣人还要搭上一些。此刻其身上穿的早已并非皇袍,而是一身盔甲。那盔甲呈赤金之『色』,看上去极为尊贵,一股肃杀之意从那盔甲之上散发出來,骇人之极。

    只听逍遥长欢道:“朕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今日死的绝不会是朕。朕身后有天下百姓,有江山社稷,有万物生灵!!朕不能死!!!”话音落下,逍遥长欢的战意成倍增加。其的话声如惊雷一般传入了皇城百姓们的耳中,百姓们听自家的皇帝说出了这样的话,心中都 很是激动。也不知是谁起了个头,万岁万岁万万岁之声慢慢响起,而且声音越來越大如雷震天。逍遥长欢闻言更是热血沸腾,只听其朗声道:“看!!这就是朕的臣民!你只知我圣祖皇帝夺了你家的江山,真是可笑之极!!!朕今日就告诉你,夺取你家江山的不是我圣祖皇帝,而是天下万民,芸芸众生!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若是前朝的末代皇帝不是荒『淫』道又岂能丢了江山?你要找朕报仇吗?你有什么资格!!你竟然敢说我圣宗皇帝是武夫?!朕看你不过是个是非不分的莽夫!!你想做皇帝?你觉得可能吗?百姓会把江山交到你这样的手中吗?天道会把江山交到你这样的人手中吗?你与天下万民作对,此时不死,更待何时!”白衣人闻听逍遥长欢之言虽说面上神『色』沒有太大的变化,但其的心却好似被一下下的捶打着。逍遥长欢的话说的都是道理,其也听进去了。正如逍遥长欢所说,自家的江山是自家的祖宗道才丢了的。但其身为大殷后人岂有不为祖宗报仇的道理,况且,其原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心中如此想着,其嘴上却依然不屑的道:“哼,这世间的道理是胜利者说了算的。你与我说那么多实际上全是废话,如果你我今日换一下位置,你觉得说这话的人该是谁?”[

    逍遥长欢闻听此言却淡淡的道:“正因为如此,所以你永远也不可能是胜利者,你永远都只能是道的一方,因为你的心中沒有半点仁慈之念。你这样的人,可能是胜利者吗?”逍遥长欢说话间踏出一步,一时间地动山摇,还好沒有房屋倒塌,逍遥皇城早就被人下了禁制,下禁制的人正是贤宇本人,极为坚固,自然不会波及到百姓。逍遥长欢一步一步的朝着白衣人『逼』去,白衣人也不示弱,两人就这样在天穹之上大战了起來,百姓们都在下方观看,为自家的皇帝祈祷上天的保佑。有的百姓甚至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对天叩首,这样做的百姓越來越多,竟然有一道道尽数的光芒从这些百姓身上『射』出,飞到天穹之上,逍遥长欢的体内。逍遥长欢的攻势也越來越凌厉,居然渐渐的压过了白衣人,白衣人虽说并落败,却也显得十分吃力。其心中暗暗吃惊,其怎么也沒想到,逍遥长欢居然有如此强大的战力。在其看來逍遥长欢不过是个皇帝而已,纵然是有皇道之气在身战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但此刻其知道自家错了,错的很是离谱。其测,逍遥长欢的战力应该与自家相差不多,早已超越了修仙境界。但此刻却不是其后悔的时候,既然走出了这一步,其也就沒有回头路可以走。其自认背负着家族的使命,这是其必须要做的事情,或许其也和皇甫玉一样,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逍遥长欢心中此刻也是暗自惊讶,其自家清楚自家之事,离突破修仙境界还差那么一些火候,而对方却是比其强上太多,自家能与其战了个势均力敌,实在是出乎其的预料。但当其看到那些百姓身上飞出的淡金『色』光芒之时其忽然明白了,这些众生的力量,其并非一个在战。这一刻其这个皇帝仅仅的与天下百姓联系到了一起,这世上除了天道还有谁是芸芸众生的对手?白衣人如今是以一人之力与芸芸众生斗法,胜算自然是不大的。逍遥长欢此刻才体会到那句话的意思,民可载舟亦可覆舟。若其是个昏君,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其更加坚信是百姓选择了逍遥圣祖,是天道选择了逍遥圣祖。想到此处,其身上的战力再次增强了。

    “啊!!!”一声惨叫发出,白衣人的一条手臂被逍遥长欢一剑斩掉,鲜血喷涌,看起极为可怖。白衣人断了一臂,面『色』看起极为苍白。其恶狠狠的看着逍遥长欢,双眼中满是怨毒之意,只听其冷冷的道:“看我真的是低估了你,但你今日再怎么样也是改变不了你的命运。哦,对了,你是不是指望逍遥贤宇那老东西前解救你?告诉你,我身上有件宝物是专门用遮蔽自家气息的。此物乃是天界遗落在凡尘间的,即便那老东西有莫大的神通也不可能寻到我的踪迹,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哈哈哈哈……”其自认事情做的滴水不漏天衣缝。逍遥长欢闻听此言面上神『色』却是丝毫变化,因为其从就想过要靠皇祖的力量战胜对手,既然江山交到了其的手中其就要尽可能的依靠自己的力量撑起江山,给祖宗一个交代。正在其念想间却见白衣人朝着自家冲了过,其身上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就好似被吹起的皮球一般,而且还在不停的增长气势。见此情景逍遥长欢的脸『色』终于变了。看对方这模样,分明就是要与自家同归于尽。要知道一个修仙境界的存在自爆,可以爆发出比其战力高出三四倍的威力,况且白衣的战力早已超越了修仙境界,是个极为可怖的存在。这样的存在自爆,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逍遥长欢在震惊过后,面上却显出了极为决绝的神『色』。其有选择后退,而是选择冲了上去,这一刻是其捍卫逍遥皇族尊严的时刻了。在幼年之时其就告诉过自家,逍遥皇族有懦夫,论何时都不能逃避,论处在怎样的境地下都要去面对,即便死去也要捍卫身为皇者的尊严,捍卫家族的尊严,其正是打算这样做。颜如月在下方自然也看到了这个情景,其此刻眼中充满了泪水,但其并有上前阻止,其知道逍遥长欢的心思。其很爱自家的相公,也支持自家相公的选择,人总是要有自家坚持的东西,这是逍遥长欢的坚持。逍遥长欢若是死去,明日太子便会登基,逍遥皇朝将会继续前行,不会停下。贤宇之后,历朝历代的后继之君在登基之日就会定下太子人选,以备万一,江山永固。

    就在逍遥长欢下定决心要与对方一拼生死之时忽然从天穹上伸出一只大手,将白衣人抓在了其中,一个声音传入逍遥长欢的耳中:“你才在位多少年?那么早就想撂挑子吗?那么容易。给朕回去好好治理江山去吧。”说罢大手便 消失不见,那白衣人也同样不见了踪影。逍遥长欢却是愣住了,其看着大手消失之处久久未言语,其知道方才是谁替其解了围,正是圣宗皇帝逍遥贤宇。呆立良久之后其跪在虚空之中,朝着大手消失之处拜了一拜,而后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其回到了御书房中,看了看桌上的奏章,继续批阅了起。颜如月依旧站在其的身旁时不时的提出自家的一些建议,就好似方才那白衣人从未出现过一般,一切都是一场梦幻。百姓们也尽数散去,逍遥皇城也平静了下,一切似乎都有丝毫的变化。

    而此刻,邪魔二皇的陵园之中,一个男子跪在两人的排位之前一动不动,其好似被什么禁锢住了,除了一双眼以外,手脚都不能动。在其身旁站着许多人,正是贤宇与东方倾舞等人。而那跪着的男子不是旁人,正是放出还与逍遥长欢大战的白衣男子,其双目望向魔皇与邪皇的排位,口中却恶狠狠的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将我擒到此处?啊!!!”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摇了摇头道:“你做了那么多怎么还问朕是谁,你不是一直都想见朕的吗?”贤宇此话一出白衣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球一般,面上神『色』变得很是木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其心中早有了计较能如此轻易阻止其自爆,并将其擒到此处的人除了贤宇,还能是谁?其此刻终于意识到,自家的『性』命将在今夜,或许将在下一刻被终结。其心中有恐惧,有的反而是轻松。其背负的实在是太多了,论其的人品如何,其真的是有些累了,真的累了。回想往事,其原本是放牛的孩童,突然有一天,一个老者出现在了其面前,给其讲了一个故事,还传给了其修行之法,其从那时起知晓了自家的使命,其好似有了目标,并且一直为此而努力。终于,其觉得自家有了复仇的能力,其出手。其知道其或许有能力颠覆逍遥皇朝,但其总要去做点什么。最终,其选择了击杀逍遥长欢,因此就有了毁坏邪魔二皇陵园的一幕。其做着一切与刺杀逍遥长欢并有什么直接的干系,不过是想让贤宇心里不舒服而已,对其而言这也是其复仇的一部分。其想过自家会死去,而且是死在贤宇手中,所以,当其真正面对贤宇的时候,心中真的有恐惧。当其的一生要结束的时候,其反而有些喜悦。

    或许若是那个老者不出现其的人生将会是另外的一副模样,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其面上泛起一丝笑容淡淡的对贤宇道:“动手吧,将我灭杀。你抓我不就是想杀死我吗,不要像个娘们儿似得,痛快点。”当一个人连死都不怕的时候即便其的面前是天王老子也什么好怕的。贤宇闻听白衣男子之言却依然有动手,其看着这个前朝的余孽,心中有些感慨。这或许就是人的命运吧,是命运让这个男子走到了这一步,自家何尝不是受了命运的安排。

    其沉思了片刻对男子道:“若是我放你离去,你会怎么样?会踏踏实实的过日子的吗?”

    白衣男子闻听贤宇之言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哈的笑了起,只听其淡淡的道:“如果你放我离去,我还会在想办法找你的麻烦。即便我杀不死你,杀不死你的后人,但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这就是我到这世上的目的所在,就像你一样,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其不会去做一个寻常的老百姓或是寻常的修行者,那样的其人生不会有丝毫的意义。正如其所言,其到这世上或许就是让逍遥皇族不痛快,时不时的给逍遥家找点麻烦,让其不得安宁。

    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最终其的目光落在了邪皇与魔皇的排位之上,而后淡淡的道:“你毁坏了我两位岳父的排位,从今而后就跪在这里忏悔吧。”随着其话音落下,白衣男子的瞳孔也失去了光彩,其死了,就那么死了。而后其的身上出现了类似泥巴的东西,渐渐的泥巴将其的全身包裹住,而后其全身被包裹在了火中,半柱香后火退了下去,其变成了一尊雕像,看起是那么的栩栩如生,眼神甚至还有一些神采。从此之后,邪皇与魔皇的灵位之前就多了 那么一尊像。数岁月之后其依然跪在这里,岁月法在其的身上留下丝毫痕迹。并非贤宇残忍,而是凡事都有因果,其毁了魔皇与邪皇的陵园,自然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至此,大殷皇族后人彻底的被灭杀。而这个男子的历贤宇也是清楚的,其正是殷龙的恶念留在凡尘中的最后一颗棋子。两个皇朝之间的恩怨就此终结,一场漫长的斗争终于结束,然而这一切对于贤宇说都不算什么,岁月对其说也不再有任何的威力。如今其要做的就是与自家在乎的人在一起,看沧海观桑田。其领着东方倾舞等人,过着神仙的日子,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就是其想要的日子。一百年,一百年间贤宇如当初所想的那般走遍了东圣浩土的每一个角落,观百姓民生,查贪官污吏,揪出了逍遥皇朝太平之下的一些弊端,对逍遥家的江山进行了一次大清洗,百姓的日子过的也更加的满足舒适。

    在这一百年中天界也是热闹的紧,一大批的青年才俊都在为逍遥怜心的招亲做着准备,希望能得到圣祖小孙女的喜爱。终于,百年期限已到。贤宇将逍遥怜心找了回,开始为招亲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一百年后的逍遥怜心显得稳重了许多,不再那么顽皮显得十分温顺,贤宇知晓,一百年的岁月,使得逍遥怜心长大了,脱去了那股一直伴随其的稚气,变的成熟稳重了许多。贤宇有问逍遥怜心都经历了些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贤宇不想去窥探。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