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追凶

    圣祖之孙,逍遥太上人皇,仙帝之妹要招亲的讯息如风一般刮过了天界的每一个角落,在天界引起了轰动,使得原本就蠢蠢欲动的一些人摩拳擦掌想要试一试,试试看是否能赢得逍遥家千金的芳心,贤宇将招亲的日子定在了百年之后,这是逍遥怜心的意思,让贤宇很是奈,按这小妮子话里的意思是说其要成亲,成亲之后多少就沒那么自在了,其要在玩一百年,一百年之后便听从贤宇的安排招亲,对于百年后正式招亲,众仙却毫不在意,一百年,对仙界的仙人们而言,一百年也不过就是打个盹的工夫而已,他们又怎么会在意,贤宇也同样沒有在意,一万年对其而言就好似昨日,一百年对其來说就更是指一挥间了,逍遥怜心在对贤宇提出百年期限后就消失不见,贤宇不知其去了何处,也沒有特意去找,左右让其这个妹子再玩百年,百年之后若是寻到了如意郎君,其说不准就要为你妻为人母,心自然就会收回來,这一百年贤宇也给自家找了事情來做,其想在东圣浩土之上好好寻查一番,用自家的双脚再把东圣浩土的山水游览一遍,如此做一自然是游玩,这二,自然是要巡查一番,逍遥长欢能管了凡尘中的事情,其终究是人皇,一些事情很难照顾的到,即便是皇朝中有一批修行之人大军,都是逍遥宫中的杰出弟子,但那些弟子也不可能将每一处地方都给照顾到,有些事情贤宇还是要管的,不过在动作之前,其自然是要回逍遥皇宫一趟,去看看自家的后人,贤宇对自家的这些后人还是有剪不断的亲情,多数时候不去过问,但该照顾还是要照顾,这些人虽说身在凡尘中,但那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圣皇后人,论尊贵,不比天界中的仙人要低。-》承恩二百三十四年三月,这是一个深夜,逍遥长欢正在世安宫中的御书房内批阅奏折,其的御案上已堆放了许多奏章,左边一摞,右边一摞,左边一摞是批阅好的奏章,右边一摞是正在批阅的奏章,其批阅的很是认真,每一份奏章其都要仔仔细细的看上一遍,而后再批阅,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就在此时一个女子端着一个托盘进了御书房,托盘之上是几样点心和一碗肉粥,散着诱人的香味,女子将托盘放在御案上,柔声对逍遥长欢道:“陛下,都三更天了,吃些点心载批阅吧,臣妾可是听说,陛下今夜又沒有用晚膳,总是这样,累坏了身子,臣妾可是会心疼的。”來人正是逍遥长欢的皇后颜如月,其虽说有些顽皮,但女子该做的其都会做,女子不会的其也会做,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子,对长欢也很是贴心。

    逍遥长欢闻听其言抬头看了其一眼,而后笑了笑道:“先放着吧,朕现下还不饿呢。”说话间其看了看右手边的奏章道:“瞧瞧,还有那么多奏章要批阅,父皇说过,今日之事今日就要做完,不做完的话这个帝国也会停止在昨日,此话朕是一刻也不敢忘记啊,据说圣宗皇帝刚刚登基之时一连七日七夜不曾歇息,批阅奏章,朕如今还不及圣宗皇帝之万一,哪里辛苦了呢,呵呵。”其说到圣宗皇帝之时面上满是崇敬之色,显然,其对贤宇这位皇祖十分仰慕,其每每遇到难事之时都会在奉先殿中站立,问问逍遥正德,问问贤宇该怎么办才好,每当其出來之时总是一脸的轻松,就好似真的有人在其中给了其解决事情的办法,其实并沒有什么人给其出主意,主意还在其的心中,其只不过是看看贤宇等人画像,就会有一股信念。

    颜如月闻听此言却是嘟着小嘴不悦的道:“若是圣宗皇帝见陛下如此,定然会责备陛下的,陛下乃是国之根本,虽说并非凡胎**也是要吃要喝的,这些事情宗不能省去的。”说个话间其就走到御案后面去拉逍遥长欢,逍遥长欢却说要再批阅几份奏折才能用膳不肯离座,原本拉着其胳膊的颜如月却也沒了动静,其也沒有在意,以为对方只是默默的看着而已。

    却听一个声音传入了其的耳中:“长欢啊,这饭还是要吃的,恩,如月的手艺不错啊。”逍遥长欢闻听此言身子不由的一震,手中的奏章差点沒落到地上去,其慢慢的抬起了头,去看到数人围坐在了御书房中的一张圆桌之旁,那托盘中的点心,此刻正被几个男女在享用,颜如月却是跪在了一个男子身边,螓微微低下,不敢多言一句,看起來十分的温顺。

    逍遥长欢见此情景连忙离座,到了那一群人身边跪在了地上恭敬的道:“孙儿见过老祖宗,老祖宗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罢其再次对着來人不断的叩头,好似此刻只有如此才能舒缓其的心绪,能让其堂堂人皇下跪行礼的,自然是贤宇领着身边的一行人到了逍遥皇宫中。[

    贤宇见此情景却是笑了笑将逍遥长欢扶起,而后对颜如月道:“丫头,下去再好好准备一桌饭菜來,朕今日要看着长欢把饭吃了。”颜如月闻听此言连忙退了下去,去准备饭菜。

    逍遥长欢此刻却很是激动,其坐在贤宇身边一脸的笑意,不失恭敬的道:“老祖宗,孙儿早就知晓老祖宗回归,只是不敢去打扰老祖宗清净,孙儿实在是沒想到,老祖宗会再回來。”

    贤宇闻听此言微微一笑道:“这是朕的家,朕自然会回來看看,长欢啊,记着,往后一日三餐都不能省,该吃吃,奏章批阅也需那么着急,朕当年可是有好几个帮手呢。”说话间其看了东方倾舞几个女子一眼,而后接着道:“当年你的几位母后,可都是朕的帮手,我看如月那丫头也是个精明的人儿,一些奏章就让其批阅,你要相信你枕边的人,她可是你媳妇。”逍遥长欢闻听此言一个劲儿的点头,脸上带着点点的傻笑,看起來极为憨厚,可爱。

    贤宇想了想接着问长欢道:“你如今身边有多少妃子,子孙有多少个,可有太子人选吗。”这些平日里贤宇都不过问,其只过问在位的皇帝,至于历朝历代的太子人选,其从不干涉,也需干涉,逍遥皇室历代的皇帝都是明君,只是所作出的贡献不同而已,需担心太多,据逍遥长欢所言,其如今有妃子二十七人,子嗣三十多个,说起來从贤宇之后,逍遥皇族就不再是每一代一个皇子,能生多少就生多少,顺应人道自然,不过,能当太子的就一人,这一人必定是聪慧之辈,杰出之子,此乃逍遥皇族的命数,并非西那样从中干涉,当年女娲就曾有言,逍遥皇朝江山永固,所谓江山永固,自然是不会断绝的意思,江山不会断绝,那也就意味着沒有昏君出现,正因为如此,贤宇才废了这一代一子的规矩,如今逍遥皇族很是兴旺,贤宇听了长欢之言打趣说长欢在此上比其有本事,其如今身边才五个正妃而已。

    贤宇在宫中小住了数日,便离去了,贤宇的回归使得逍遥皇族再一次振奋,将士勇猛,兄弟和睦,乱国之事皆,这也是贤宇是不是回朝的另一个原因所在,子孙一多就容易出事,虽说明知皇位天定太子,但贤宇担心还是有不死心的人,其的出现就是要告诉这些子孙其一直在关注着逍遥皇朝,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其的双眼,贤宇做事总有其的理由,其是不会缘故做什么事情的,此刻一行人在空中飞驰,贤宇想了想对诸人道:“以后每五百年回朝一次,如此方可保天下太平。”时至今日贤宇算是给自家定下了一条规矩,而且将一直延续。

    三日后,贤宇却接到逍遥宫弟子的传信,说是万魔宗与邪灵宗來人,说有要事寻他,贤宇闻听此讯息心中疑惑,万魔宗与邪灵宗自两位老祖归天之后就很是太平,天下人都知晓他们的背后是贤宇,自然沒人敢生出什么事端來,如今突然有事,贤宇自然觉得疑惑,邪凤与魔姬自然也是着急的很,两人虽说不过问宗中之事,但到底是自家爹爹传下來的基业,贤宇沒有耽搁很快赶回了逍遥宫,见到來人,只听來人道:“太上人皇,两位老祖的陵园被人毁了,。”闻听此讯息贤宇双目中射出两道精光,其身旁的桌椅当即化成了齑粉贤宇愤怒了,论到何时其都以为死者为大,人死了如此久的岁月还有人來毁掉陵园,这简直的该死。

    只听贤宇沉声道:“尔等可寻到什么线索了吗。”來人听贤宇问话却是摇了摇头,贤宇又问了几句,终究是沒有问出丝毫端倪來,邪风与魔姬此刻心中也是悲愤至极,一个个面上满是怒火,自家爹爹离市如此多年,要说什么也沒有剩下,就剩下一座陵墓一个念想,却还有人做出如此残忍之事,实在是让人气愤,最终,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贤宇的身上。

    贤宇见此情景对两人点了点头道:“对方怕不是冲两位岳父來的,而是冲着朕,又或许其谁也不冲,就是个沒事找事的疯子,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其做出这样的事情就要付出代价,而且是死的代价。”而后其话锋一转对來人道:“听着传朕旨意,邪魔两宗不要动,此事交给朕亲自來办,若有随意妄动者,杀,赦。”來人闻听此言自然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贤宇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或许对方就是想弄出大动静來,贤宇又岂能让对方如愿。

    其看了看身边的人道:“这下我等可是有事情要做了,说不准还会很有趣呢,此事就犹由我们私下查访,看看究竟能不能抓到那个凶手,朕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那么大胆的毁掉了朕岳父的陵园。”说起贤宇两位岳父的陵园,那是在二人死后贤宇特意寻了一块风水宝地修建的陵园,贤宇终究是凡人出身许多事情其还是摆脱不了凡人的做法,那陵园修建的自然是十分的华丽精美,其实说是给死去的人修的陵园,更多的是给活人一个念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