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五妻

    一场大战惊动三界六道,万物生灵论身处何处都能感应到此场大战,当真威势滔天,论是贤宇还是皇甫玉此刻都已战到疯狂,贤宇长根根票务,目中『射』出两道金『色』光束,就好似能洞穿九重天,十八地狱一般,凡是其目光所过之处虚空都会出现一个漆黑的裂缝,看起來极为可怖,那一龙一蛟此刻也战到了激烈处,龙『吟』蛟吼震得天穹都好似要崩塌一般,此刻即便是凡尘中的百姓也感应到了事情的不妙,甚至有百姓在云层中隐隐看到仙人的身影,一些隐在山中的修行者却是更加的激动,多少年了,修行者只听闻神仙,却并未见过神仙,今日需登天便可见神仙之身,实在让人欢喜,更加坚定了修行之心,而贤宇两人却对这一切丝毫不加理会,打的激烈比,贤宇这边还未分出胜负,龙蛟却已分出胜负,只见贤宇幻化出的金龙在最后关头咬住了蛟龙的脖颈,硬生生的将蛟龙的脖颈给咬断了,让人意外的是,这蛟龙居然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这蛟龙竟然并非是幻化而出,乃是血肉之身,闲磕牙见此情景却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其一边与皇甫玉打斗一边淡淡的道:“皇甫兄好手段啊,这蛟龙原本是活物,想必是被兄抓住后抹去了其的灵魂,将自家的部分神念与魂魄注入其中,形成了身外化身,好手段好手段啊。-》”贤宇说话间一个大手印拍下,皇甫玉却倒退了出去沒敢硬接贤宇这一击,在蛟龙死后其的面『色』就变的越苍白,身上的气势也降低了不少,贤宇见此情景却也不再出手,身上的气势猛然收起,一时间天地间觉得威压尽数消除,论是修行者还是百姓都松了一口气,只听贤宇淡淡的道:“这一战可是你输了,再斗下去也是死路,不如就此摆手如何啊。”那蛟龙等于是皇甫玉的一个分身,如今蛟龙死去,其自然是损伤不小,皇甫玉今日來此是为父报仇,乃是尽的人子之道,贤宇也不过想一战而已,并杀心,\r\n\r\n  皇甫玉闻听贤宇之言却是苦笑了笑问道:“敢问兄台方才用了几成的法力。”其心中清楚,贤宇定然是沒有用全力,若是贤宇用了全力,如今恐怕就不是这个局面了,心中自然好奇,其在与贤宇一战中用出了九成的法力,可说是尽了全力了,但却依然沒能占到上风,\r\n\r\n  贤宇闻听皇甫玉之言却是微微一笑道:“方才一战朕用了七成法力,痛快,痛快啊。”皇甫玉闻听贤宇之言嘴角却是忍不住抽动了两下,方才那一战即便是凡尘中的任何一个高手到此恐怕都是是尽全力施展才能面前达到那种威势,或许根本就达不到那种威势,对方却只用了七成法力,如此两相比较,皇甫玉知晓是自家输了,不过其心中并沒有什么好遗憾的,原本其到此就是做身为人子该做的事情,其自认方才虽说沒有尽全力,但算來也差不多了,况且,即便是其尽了全力其也不一定能斗的过贤宇,方才贤宇已然说过,斗法不过是用了七成法力,也就是说即便其使出全力也不过能让贤宇用出八成的法力,若是其拼命贤宇也只需用出九成的法力就能将其击杀,论如何其都是败局,因此斗下去也不会用什么好的结局,其才不会因为法替父报仇而不想苟活,修行到其这份上的人早已将世间的一切看了个透彻,不会过分执着,既然做完了该做的事皇甫玉也不想在此停留,对贤宇工乐购转身就要离去,\r\n\r\n  贤宇见此情景却道:“且慢,皇甫兄不如留下,你我事之时还能切磋切磋,兄是个高手,当知高手寂寞,朕在这凡尘之中是沒有对手了,若兄能留下,你我千年切磋一次岂不快哉。”贤宇此话一出天界观看此战之人一个个都瞪大双眼,心说贤宇果然是狂人好动的很,\r\n\r\n  皇甫玉闻听贤宇之言深深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大笑道:“好,既然兄台有此意在下自当成全。”说罢其看了看下方南宫飞的陵园接着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在下方搭一草庐,给兄台做个守灵之人,兄台若是想要痛快一战,尽管到此來寻在下便是。”这南宫飞之所以答应贤宇是因为其有些茫然,其的修为如今是仙帝境界,但其又沒有成仙,其有些『迷』茫,论是人还是修行者,最充实的时候并非成就了事业,修成了正果,最充实的时候是向着自家的事业还有正果迈进的那段岁月,一步步的提升修为,感受着自家从弱小一步步变成强者,这其中乍一看是心酸与痛苦,殊不知这才是人生最有趣味之时,当最终想要做的事情做成之后,或许有那么一阵是欢喜的,尽情享受自家的努力所带來的成果,但在欢喜过后剩下的就是孤独与趣了,因为自家可能从达到目的的那一刻就不会再生丝毫的变化,论多久的岁月都将如故,日子久了自然是会寂寞,若是心智不坚之人多白还会狂,如贤宇这般心中有东方倾舞四女与亲人的存在都偶尔寂寞,更不要说皇甫玉这等心中牵挂的存在了,就在其『迷』茫之时贤宇给其指了一条路,这个时候其不会在意这条路究竟是谁选的,只要有路他就会走,这也正是贤宇的意思,贤宇让皇甫玉留下自然不单单是为了与其比试切磋,也是让其有事情做,若不给其找些事情做,那搞不过其真的会变的癫狂,修行界中,天界中如此事情不是沒有,虽说仙帝之上还有数个境界,但这些境界已不能靠修炼去完成了,需要机缘,换句话说,那是虚缥缈的境界,或许你在下一刻就会迈进去,又或许此生此世都法迈进文学网有路也算是五路,前方的路时隐时现,实在不太好走,贤宇如今给其定了个目标,其可沿着此路,去寻那条缥缈的路,贤宇要yu9其切磋,其的修为自然要有所提高才行,不能总停留在原地,如此的话贤宇与他的切磋就沒有任何意义,这就使得其不得不寻那缥缈的路,\r\n\r\n  贤宇闻听皇甫玉之言自然是答应了下來,皇甫玉在何处其并不在意,即便皇甫玉不在此处也大碍,贤宇不过是给其指了一条路而已,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贤宇就到了东方倾舞几女的身边,此刻贤宇的衣衫已恢复如初,身上的伤口也消失不见,看上去很是整齐俊朗,\r\n\r\n  东方倾舞上前去给贤宇整理了一番衣衫,而后却是白了贤宇一眼,嗔道:“现下心中痛快了吗。”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嘿嘿一笑,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东方倾舞见此却是用一根玉指点了点贤宇的额头道:“你啊,都万岁的人,怎么还是这般好动呢,方才一战,可伤到了吗。”其余几女也围了上來,给贤宇整理其他地方,听了东方倾舞的话便在贤宇身上拨弄起來,贤宇见此情景却是一脸的苦笑,对着东方倾舞摇了摇,看着身边的四个女子心中很是满足,却在此时,一道碧『色』光芒从天而降,在贤宇身边不远处停下,渐渐的光芒散去,现出了里头的人來,却是一位美貌的女子,一身碧『色』长裙,身姿曼妙,凹凸有致,看起來很有风韵,\r\n\r\n  贤宇见了此女仙是一愣,而后笑了笑道:“原來是水仙子,仙子这些日子过的可好啊。”來人正是水仙,掌管天下水泽,可说是水做的人儿,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子灵动之气,\r\n\r\n  水仙闻听贤宇之言却是妩媚的白了贤宇一眼:“陛下何必多此一问呢,怕是早忘了妾身了吧。”贤宇闻听此言额头上却不由的渗出了汗水,其觉得此女言语中太过暧昧了些,忽想起当日在仙祖寿诞之上,此女说要委身于自家,贤宇面『色』游戏尴尬,不知此女究竟想做甚,\r\n\r\n  东方倾舞闻听水仙之言却是眼珠一转,而后上前两步对其行了一礼柔声道:“仙子姐姐,我们家陛下可是时时刻刻挂念着姐姐呢,不过前些日子去办了些事情,不在家中,姐姐莫要生了。”其余四女闻听此言也纷纷围了上去,五个女子叽叽喳喳的凑在一起说了一通,贤宇检测出情景总算是松了一口大气,若是被女子缠上的话其可真是有些奈,况且还是个仙女,\r\n\r\n  五女说了一阵,水仙再次将目光落在了贤宇的身上,其朝贤宇走來,对贤宇行礼语气恭敬了几分道:“妾身方才说笑,还望陛下海涵,陛下修为惊天,想必前次与一箫仙帝斗法根本就沒有施展出全力,今日算是领教了,妾身此次下界就是为了向陛下讨教修行之道,陛下可准妾身在陛下宫中住些日子吗。”贤宇闻听此言心中一阵打鼓,却还是点头答应了下來,对方毕竟是个女子,再者即便对方对他又什么企图,那想來想去还是他这个男子占了便宜,\r\n\r\n  贤宇朝天上望去,却见天穹之上还能见到一些仙人的影子,见此情景贤宇对着天穹拱了拱手哈哈一笑道:“诸位仙友,朕出丑了,出丑了,还望莫要在意,唉,这身子骨不松动松动不成啊。”闻听贤宇之言天穹之上众仙也纷纷对着贤宇回礼,贤宇方才弄出的威势着实是镇住了一些人,此刻主动搭话岂有不闻之理,一些赞美之词纷纷传入了贤宇耳中,贤宇闻言也都一脸笑容的接下,连称不敢,论是在凡尘中,还是在天界,人与人之间的干系都是最要要紧的,许多时候人要表达的是自家心中所想,只是在说话之时,往往会经过润『色』,\r\n\r\n  贤宇回到地上,再次到了南宫飞的坟前拜了拜,而后便回到了玄然宫中,其一看的在南宫飞陵墓的不远处有那么一间草庐,从其中传來琴声,贤宇知晓那是皇甫玉,其并未再去打搅,如此这般,贤宇在陵园之中一住就是十年,那水仙子居然沒有再提回仙界之事,十年中,贤宇与水仙子日日论道,水仙子的修为虽说并突破,但也积累了不少有用之物,大有拨云见日之感,其对贤宇的欣赏也更加的重了,时不时对贤宇表现出爱慕之意,贤宇对此却是装傻充愣,对于女子,贤宇虽说不会刻意去疏远,若是有了情意也不会拒绝,但若让其对某个女子动情,那实在是不容易,观其身边的女子,论是东方倾舞,还是邪凤,还是魔姬又或是肖相思,那都是对贤宇用情至深,贤宇原本也颇为欣赏的女子,如肖相思,贤宇虽说与其相处的机会并不多,但在得知贤宇的爱意后贤宇毫不犹豫的跟其成了亲,相处不在乎长短,爱只在心动的一刻,如今这水仙子,虽说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一切的一切都很完美,但贤宇对其却是沒有心动之意,贤宇是多情,但其并非滥情,若说让其草草接受对方,那是不可能的,这一点,贤宇身边的女子论是东方倾舞四女,还是其他诸女,都再清楚不过了,\r\n\r\n  这一日,贤宇在居所中提笔练字,逍遥怜心在帮其磨墨,只见在一张硕大的宣纸上写到逍遥仙,仙逍遥,修行终为得逍遥,有朝一日升仙去,却问仙何能逍遥,这几行字写出了修行者的奈,修行者的『迷』茫,贤宇有时也会忍不住问自己,仙逍遥吗,许多时候都沒有下文,却在此时东方倾舞走进,看了看桌案上的一副字柔声道:“逍遥难得,然,正因难得,逍遥才最美妙啊。”说话间其走到贤宇身后一把搂住贤宇的腰,贤宇只觉一个柔软的**贴上了自家的身子,虽说是隔着衣衫,但贤宇仍然能清楚的感应到那种美妙,就在贤宇有些『迷』醉之时,却听东方倾舞的声音在其耳边吐气如兰道:“相公,倾舞知晓相公不轻易动情,但水仙确是难得的好女子,相公也莫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人家毕竟是个女子,相公难得让人家投怀送抱吗。”说话间贤宇只觉自家的一边耳垂被一张柔软的小口给咬住了,那种感觉实在美妙,\r\n\r\n  好容易定住了心神,贤宇假装沒好气的道:“你啊,你要把为夫的后宫塞满了美人,难道就不怕为夫将你给忘了,那时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呵呵呵。”说话间贤宇转过了身子,而后接着道:“为夫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水仙子这样的女子,说沒有好感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好感不好感却是另一回事,有些事情总要水到渠成才好啊,对不对。”东方倾舞闻听此言温顺的点了点头,而后说了一些话就放开了东方倾舞,此地乃是南宫飞的陵寝,实在不好做那些**之事,虽说美『色』当前,但这点克制能力贤宇却还是有的,自然不会『乱』來,\r\n\r\n  就在此时萧九郎却在门外求见,贤宇自然是招呼一声让其进來,萧九郎跪在贤宇身前恭敬的道:“老祖宗,按老祖宗的吩咐,九千表现出众的弟子已集结完毕,就要前往宫修行,老祖宗还要什么旨意吗。”如今天下凡出逍遥宫玄然宫的门派,贤宇都会另门派中最杰出的一些弟子到逍遥宫修行,也算是对修行刻苦的弟子一种奖赏,往年天下宗门每个宗门可选六千弟子送我逍遥宫修行千年,而后在送回原宗门主事一方,然,贤宇念逍遥陪宫弟子辛苦,且人数众多,特将六千人改为九千人,也算是一种奖励,今日,便是那些弟子启程的日子,\r\n\r\n  贤宇闻听其之言点了点头道:“朕沒什么要说的了,你嘱咐弟子们,虽说不在一地,但皆是我逍遥玄然两宫弟子,早已不分远近亲疏,修行好了自家有底气,朕面上也有光彩,到了主宫要好生修行,功法等等都不会与主宫有什么差别,朕已吩咐主宫的,要对尔等这些分宫弟子更加照顾,主宫弟子练一遍的功法,尔等联三遍,丹『药』法器,也会比主宫的弟子多。”萧九郎闻听贤宇之言心中自然是一阵激动,其能感到贤宇对自家的重视,对逍遥分宫的重视,贤宇看了看桌上刚写好的一副字,伸手一点,那字便被一层青光包裹,青光散去,原本沒有装裱的字此刻却装裱的严严实实,其接着对萧九郎道:“这字你拿回去,悬挂在房中吧。”\r\n\r\n  萧九郎闻听此言自然是欢喜的很,其自然知晓这是自家老祖的墨宝,如今天下,能得贤宇一副字的人有多少,可说是绝仅有,其得这一副字自然是如获至宝,虽说心中激动,但其也沒有『乱』了方寸,整理了一下衣衫对贤宇恭敬的叩了三个头,而后恭敬的道:“谢老祖恩典。”说罢其便拿了字退了出去,今日一事,对其而言可说是莫大的一次机缘,贤宇那看似是一副字,但不仅仅是一副字,贤宇沒有点破,是否能得到那字画中的好处就看其的造化了,\r\n\r\n  却在此时又來了一日,正是水仙,其一脸的庄重之『色』走到贤宇身前,柔声道:“妾身有话要对陛下说,不知陛下可愿听。”贤宇闻听此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其请到了作揖上,\r\n\r\n  两人坐定东方倾舞原本是要回避,却不想却被水仙拦住了道:“姐姐需回避,此事还要求姐姐准许才能算数的。”就在此时邪凤三女也到了,四女对了眼『色』便乖乖的站咋了一旁,水仙见此情景正了正身子,而后俏脸上却泛起了一些红晕,只听其柔声道:“陛下,妾身对陛下的心思想必陛下也知晓,妾身心中对陛下仰慕已久,在天界之中也……也是终日思念。”说到此处其抬头看了看贤宇,见贤宇丝毫动作,这才又开口道:“妾身知晓此事从妾身口中说出有些唐突,但陛下身边佳人围绕,一个个不知胜过妾身多少,若妾身不说出心中所想,等陛下对妾身生出怜爱之意还不知要生出多少事端來,因此,今日妾身便大着胆子把话说了,妾身想委身于陛下,侍候在左右,不知陛下可愿意收了水仙。”说完水仙却是闭上了双眼,其双颊此刻已是桃红一片,显得羞涩之际,有此可见其说出这番话之时鼓足了多大的勇气,\r\n\r\n  东方倾舞又互相看了一眼,都沒想到水仙真的就对贤宇表明了心意,这可是极为少见的,论是天上还是人间,多半都是男子对女子表『露』爱意,女子对男子表明心迹的,却是万中一,百万中也不见得能寻到一人,毕竟女子有女子的羞涩,更何况是堂堂的天界的仙子,\r\n\r\n  贤宇此刻却是沉默了下來,其静静的看着水仙,直到水仙平静了心绪睁开了双眼,其依然沒有丝毫动作,东方倾舞四女,逍遥怜心,水仙六女愣愣的看着贤宇,等待着贤宇的回应,过了良久,贤宇长出了一口气,柔声道:“好,既然仙子愿意与朕相随,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但朕也不会拘泥于其他,今后仙子就跟在朕身边,自然,朕也会按凡尘中的规矩明媒正娶水仙,不会辱沒了仙子,至于何时成婚,仙子以为选在何时好呢。”贤宇之所以会如此痛快的接受了水仙的爱意,不为其他,就为其一个女子敢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对其表『露』心迹,贤宇虽说并非女子,但其真的能体会要抛开女子的羞涩说出这样一番话,需要极大的勇气,况且对方还是高高在上的天界仙子,掌管天下水事,贤宇若再不答应,其不是要遭天谴了吗,\r\n\r\n  水仙闻听贤宇之言却是愣住了,其愣了半晌后两行清泪却从美目中流出,其方才是真的怕了,怕贤宇拒绝了其的心意,若贤宇当真拒绝了其的心意,那其就真的是颜面尽失,若是此事传入天界,她在天界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好过,定然会遭到不少人的耻笑,那等于是要了其的『性』命,换句话说,其此次对贤宇表『露』心迹等于是将自家的 『性』命给堵上了,不成那就生不如死,如今闻听贤宇答应,其自然是放心下來,这流的自然也是欢喜的眼泪,喜极而泣,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