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结盟(三)

    接下來的几日月姬给贤宇一行人当起了向导,领着贤宇将蓝月大6许多有名气的地方转了个遍,贤宇觉这蓝月大6多水,多巨大的湖泊,有的湖泊甚至一眼望不到边际,猛一看去像极了海洋,而这些巨大的湖泊之中,往往也会裸露出一些巨大的石头,这些石头之巨大即便是贤宇也有些咋舌,因为有的石头甚至连绵数十里,其上赫然是一座巨大的城池,有的甚至在一块石头上,有两三座城池也并非稀奇之事,最终贤宇改变了自家的看法,这哪里是什么巨大的石头,分明是被水泽包围的一小块一小块的6地,这倒也形成了蓝月大6独特的风景,这些巨大的湖泊就如星星一般散布这些蓝月大6上,给人一种美,一种柔和的美,

    另,贤宇还了解道,这蓝月大6上不是沒有男子,而是男子的地位在这蓝月大6上比不了女子,这里一个女子甚至可以有两三个夫君,家中也多半是女子说了算的,如此情景却正巧与伏羲天地打了个颠倒,在伏羲大6之中女子的地位比不得男子,男子若是不喜一直休书便可了事,而在此地别说休妻,即便是在家中做了丝毫对不起妻子的事情都有可能受罚,这完全是一个女子为主的大6,女子为尊,贤宇即便是见多识广也不由对此啧啧称奇,东方倾舞这些个美人儿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尽管如东方倾舞邪凤四女这般的天之骄女,骨子里还是有着出嫁从夫的想法,再高傲的女子,一旦成了一个男子的妻妾,那就只能放下自家的高傲,甚至连自家的姓氏都要有所改变,如东方倾舞,如今名为逍遥东方倾舞,跟的是夫家的姓,其余几个女子也是如此这般,这在月姬看來是不可思议的,在东方倾舞诸女看來却是理所当然的,至此,贤宇才真正了解了不同天地所孕育出的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别,可谓是云泥之别,

    也正因为如此,月姬陪着贤宇这么个男子在蓝月大6上转悠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目光中满是惊讶之意,尤其是月姬对贤宇是比的恭敬,即便是当着自家子民的面也丝毫不敢有所怠慢,此事自然是蓝月大6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人心说难道这蓝月大6要变天了不成,不仅如此,有一些男子甚至要翻身做主,居然公然在家中与自家的夫人争论是非,一时间蓝月大6的百姓,甚至是修行界中慢慢的在孕育些什么,一股微妙的气愤在蓝月大6上弥漫开來,月姬自然是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但其却是沒有丝毫的动作,就好似这一切都与其关一般,贤宇笑着问月姬道:“月尊,朕的到來看來给你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烦,你为何不下一道旨意,來安抚一下蓝月大6的百姓。-》”贤宇可不想因为其的到來而改变蓝月大6的民风,其是个讲理的人,在其看來一个天地的诞生,一种文明的展自有一番道理,其从未想过把七彩天地变成伏羲天地,即便是紫宸大6的改朝换代也是因为当权者对下面的百姓不好,否则的话贤宇也不会去加以理会,如今在蓝月大6的百姓的生活很是平淡,不过是在男女搭配上与伏羲大6不同罢了,其又怎么回去干涉,其见此情景,甚至有些担忧自家把蓝月大6弄的混乱,那可就是罪过了,月姬闻听贤宇之言却并未立刻回应,其看着人群,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片刻才听其开口道:“这世间的事沒有一成是不变的,或许先生的到來就是改变的开始,有些事情是阻挡不住。”其说到此处看了看东方倾舞,而后接着道:“女子终究是女子,或许有些事情不是女子应该承担的,一直以來存在之物,却也不见得是对的,先不去管他,看看究竟能展到哪一步再作计较吧。”贤宇听了月姬之言却是一愣,看向其的目光中有些好奇,其心下想到,难道此女虽说身为蓝月之主,但心中却并不想过这样的日子,难道其想如伏羲天地的女子那般,被男子宠爱吗,想到此处,贤宇不禁摇了摇头,苦笑了起來,既然月姬对此并不在意,其自然不会多话,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贤宇即便再强悍也不会干涉人家,

    这一日,月姬领着贤宇等人正在一座城中转悠,却有一个月宫弟子赶來禀报,说是绿树大6的绿苍天到了月宫,说是有事情要与月姬商议,月姬闻听此信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來,最终其将目光落在了贤宇的身上,这绿苍天与赤仙老祖交情莫逆,正是贤宇等人要攻克的对象,而今贤宇在此,对方却找上了门來,这一切都显得太过巧合,现下贤宇虽说是客,但其实际上却是做主之人,一切事情自然都要询问他,贤宇闻听此言想了想道:“既然如此自然是要去见见的,看看对方到此究竟是有何目的。”见月尊一脸的担忧之色,贤宇笑了笑,而后接着道:“月尊不必担忧,朕不会让那绿苍天觉朕与朕身边的人存在,除非其的法力比朕还要高一些。”月姬闻听贤宇之言心总算是放下了一些,况且贤宇的隐匿之术其早已见识过了,贤宇刚到蓝月大6之时,其还不是沒有觉贤宇这个异类的存在,虽说那绿苍天的修为恐怕是要高过他不少,但贤宇的修为究竟是有多深其却是并不知晓,不过看贤宇如此自信,想必对方那绿苍天也是轻而易举之事,打消了心下的顾虑,其当即先行一步回了月宫,至于贤宇其并沒有过问,待到月姬离去之后,一股金光将贤宇在内的所有人包裹,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贤宇却已出现在了月宫之中,主大殿之外,只见在大殿之内,有一个身穿绿色盔甲,身材中等的男子來回踱着步子,其浑身上下散出一股极度大的压迫气息,使得人不敢轻易靠近,贤宇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但对方却是丝毫沒能觉贤宇的存在,根本感应不到贤宇,贤宇甚至进入了大殿,随意的坐在了一张桌子后面,双目静静的看着那个來回踱着步子的男子,贤宇在看到这男子的一刻就得出了结论,此人是其至今在 七彩天地所见修为最高的一人,居然到地丹境界,而且是后境界,离天丹境界也只差一些火候,如此人物,在伏羲天地最起码相当于仙尊境界的存在,其强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仙尊境界那已不是人可战胜的,从这绿苍天一脸傲慢的神色贤宇便知晓,数岁月來其已击败过太多的对手,沒人能将其击败,人的傲慢有些是天生的,而有些却是后天养出來的,在万人敌百万人敌之后自然就会有一种目空一切的气质,这个时候傲慢也就不能再叫傲慢了,该叫自信了,极其强大的自信,在贤宇看來,此人也的确又资格如此,仙尊境界的战力,足以傲视七彩天地了,[

    沒多少工夫月尊就赶了回來,其从贤宇身边走过同样沒有觉贤宇的存在,以贤宇如今的修为其若是想隐秘身形,七彩天地修为不够者根本法觉其的存在,月尊一进门便听那绿苍天大笑道:“我说美人儿,你怎么來的那么迟啊,哥哥我可是好等了一阵了。”说话间其言语非常之亲密,难免让人想到其与月尊有着什么暧昧干系,但月尊闻听此言,眉头却皱了起來,其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男子,有一种想要将对方撕碎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了下來,

    只听其淡漠的问道:“不知你今日到我蓝月有何贵干,本尊可是忙的很,沒工夫做些用的勾当,阁下还是有话快说吧。”其根本就沒打算给此人什么好脸色,此人一直垂涎与其的美色,数岁月來色心不死,月姬对其更是极为厌烦,奈何实力不如对方,也只好忍着,如今有了贤宇那么一个大大的靠山,其心中潜移默化的胆子大了起來,说话自然冷了许多,

    绿苍天闻听此言却先是一愣,有些意外,其自然知晓这月姬对其 沒什么好感,但平日里装也装的几分顺从,如今却是这番冰冷,总让其觉得有些怪异,但其也沒有太过在意,只听其有些奈觉得道:“美人儿,你我说起來也有二百年不曾相见,你怎么如此这般冰冷呢,唉,我对你的心思想必你也清楚的很,罢了,今日有要事,这些事情就先不去说他。”说到此处其话峰忽然一转接着道:“美人儿,想必你还不知道吧,那紫宸天地如今改朝换代了,紫宸天纵那个沒用的东西不知道是死是活,如今紫宸天地是一个叫忠龙仇的人当家作主,连紫宸这名号都废掉了,改叫什么新天了。”月姬闻听此言面上现出了震惊之色,其的确是很震惊,自然是震惊对方怎么会知晓此事,据贤宇所言,子才天地之事如今外人知晓,做的很是隐秘,可对方既然知晓了此事,那就说明这其中有着很大的问題,甚至贤宇的行踪多半已经暴露,而其面上的震惊之色看在绿苍天的眼中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所应当,这的确是个惊天的讯息,七彩天地七大6之一改朝换代,此事疑是要改变七彩天地的格局,怎能算是小事,隐藏在暗中的贤宇闻听此言,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來,其也在思索是谁泄密的,

    月尊到底是久居高位的女子,处事能力极强,心中震惊一阵过后面上的震惊之色也随之平息,却是用一种疑问的口气道:“此事你是听什么人再胡说八道的,若真有此事本尊怎会不知,你莫要听信知之人的儿戏之言,否则若是传了出去不单会动摇人心,你也难逃诸人的口诛笔伐。”其自然要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只有如此,对方才不会怀疑到其身上,绿苍天闻听此言却也沒有怀疑月姬,只因方才其听到这讯息之时的震惊之色,根本就装不出來,至于月姬说其是道听途说,其也觉得是理所当然,其刚听说此事只是也是不信,此事异于是天方夜谭,七彩天地七大6原本就相安事,数岁月來从未出过什么大的变故,改朝换代的事情可说是极为少见,七彩天地数岁月來一共才有个两次,其中一次就是紫宸大6改朝换代之事,另外一次年代太过久远,只有只字片语,法考证,而若是谁生在改朝换代的年代,那改朝换代对这一代的人而言绝对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若非如此,绿苍天也不会这般郑重,其此番前來,就是想看看月姬是否知晓此事,如今看來月姬对此事一所知,听着月姬的话,其面上浮现出了极为诡异的笑容,那笑容看在月姬眼中让其很不舒服,

    只听绿苍天接着道:“原本我也不相信此事是真,但我在紫宸大6客是有眼线的,就在三日前,那个眼线将此事告知与我,我是觉得你与我交好,就先來说与你,连我大哥我都沒有告知,怎样美人儿,我对你也算是情深意重了吧,你说呢。”其口中所言大哥自然就是那赤红仙老祖,说话间其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着月尊靠了过去,月尊见此急忙闪过了身子,对方拉开了距离,绿苍天见此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最终却是干笑了两声,也沒在纠缠,一是音月尊的手段也不容小觑,再者,其是真心喜欢月尊,并不想强迫月尊做些其不愿意做的事情,男子一旦真心实意的爱上了一个女子,那论其修为再高,其也不会想着用修为征服对方,用修为征服來的人多半只是个躯壳,不是人心,若非如此,月尊恐怕此间早就不是处子,

    只听月姬冷哼了一声道:“你在紫宸大6有探子吗,那如此说來这探子的修为应该不低吧,否则的话其根本就过不了大6与大6之间的虚沟壑,又怎么会将如此要紧的讯息送到你的手上,真是好手段,居然将探子插到了紫宸天纵那废物的身边去了,佩服,佩服啊。”其说话间心中却再次震惊,要知道能越过虚沟壑的人修为都不会很低,在大6中也多半是了不得的人物,而此人既然是探子,那就势必是紫宸天纵身边的人,否则又怎么会知晓隐秘,而要将这样一个人放在紫宸天纵的身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七彩天地早就乱套了,

    “嘿嘿嘿嘿……”绿苍天干笑了两声道:“这你就不要问了,你只需要知道讯息绝对可靠就行,不光如此,我听说那替换了紫宸天纵的并非此刻的紫宸之主,而是在此人的背后还有一个强者,据说那人,根本就不是七彩天地中的人,而是从天外來的。” 月姬闻听此言却并不怎么震惊,其早就料到会是那么一个结局,对方的探子如果连此事都打听不到,还叫什么探子,而隐藏在暗处的贤宇此刻面色也已回复,眉头也已舒展,其只是静静的听着两人的谈话,对于绿苍天知晓自家的存在贤宇并不觉得意外,此事早晚是要弄得尽人皆知的,因为想要联盟七彩天地的所有势力,贤宇就不能总是隐藏,许多时候需要其站出來说话,就想此次蓝月之行,泰巨说话那就是不管用的,若不是他跟了來, 泰巨之言月尊是不会相信的,既然早晚都要暴露就沒有什么好担忧的了,其也需担忧,其此刻隐藏在想听听对方究竟想要说些什么,贤宇断定,对方定然不只是來与月尊是紫宸大6易主之事,定然是有下文,

    果然如贤宇所料,只听泰巨对月尊道:“为兄此次前來一是为了告知你此事,二是想你能否与为兄,还有大哥结盟,我三家变一家,如此我三人就是七彩天地中实力最强的一方,也就沒有什么好怕的了,你应该知晓,紫宸天地被那神秘人拿下,黄坤多半也是保不住了,你若是独自守着蓝月大6定然是危险,而我与大哥不知晓对方的深浅,也不好下手,只有我三家结盟,三家如一这样才有可能抵御那人的侵蚀,若是到时将那人灭杀,紫宸大6与黄坤大6就是你我三家的囊中之物了吗,怎样,此事你做还是不做啊。”月尊闻听此言心中却苦笑不得,结盟,那位爷想要与七彩天地结盟对付秘商天地,如今;七彩天地内部也要结盟,而听其这话的意思,结盟却正是为了对付贤宇,这之间的干系太过错乱,实在让人有些头痛,

    其心中如此想着,嘴上却淡淡的道:“那你有把握对付那个天外來的人吗,万一其修为极其强大,你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那该如何是好,我与你们两个结盟,这也是祸福难料的事情。”对付既然把话说了出來,那他自然也要说些话來打,至于与绿苍天和赤仙老祖结盟,其从來就沒有想过,笑话,那位是何许人也,虽说其还未真正的施展法力,但其的一个手下恐怕都是与自家旗鼓相当的存在,更不要说是其本人,月尊虽说是女子,可并非傻子,

    绿苍天闻听月尊之言哈哈一笑道:“美人儿,你真是太惹人爱了,你说,这天下间有什么人能抵挡的住你我三人的联手吗,大哥的修为那可是功参造化,有改天换地的本事,如今虽说并未名言,可其实际上就是这七彩天地之主,单单凭借其一人的力量多半都能对付那个外來者,即便是不能,不是还有我的吗,实话说吧,我让你与我二人结盟也沒指望你能出力,还是那句话,我对你的心思你都清楚,我如此做,也不过是想护着你,若非如此那人要是忽然闯进蓝月,你一个女子如何招架的了,到时候蓝月恐怕要白白的落入外人之手,反倒是给旁人做了嫁衣裳,我的心思你明白吗。”其这话倒也算是肺腑之言,可见其对月姬的真心,

    月姬闻听此言却是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是我修为低下,需要你们两个臭男人护着吗,我告诉你,且不说你二人能否对付的了那天外之人,即便是能对付的了,我月姬也需你二人护着,你今日的來意本尊知晓了,若沒有其他事情就请回吧,本尊不送了。”月姬自然不会领对方的情,如今其已与贤宇结盟,对方神通广大,其自然不会做对自家不利的事情,更何况,其对绿苍天与赤仙老祖原本就沒有什么好印象,更不要说与他二人结盟,一旦结盟,还不知会出什么事情,方才绿苍天说出來意其就打算应付过去,如今自然不会再与对方废话,

    绿苍天闻听此言脸色猛的就变了,其原本以为自家诚心诚意前來,对方会对其有所改观,即便不能立刻钟情与自家,也会感激自家,与对方交好,却沒想到对方是这番模样,其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若非月姬是其钟爱的女子此刻恐怕早就出手了,但即便是面对自家心爱的女子,其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只听其狠狠的道:“月姬啊月姬,你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告诉你,若非老子心中对你有那么几分情意,你如今早就是老子的人了,老子迁就了你如此多年,也算是对你不错,如今七彩天地有变故,老子有巴巴地跑來与你报信,想给你六条后路,却不想你居然如此这般不识抬举。”其说话间在大殿中來回的走动,显得十分气愤,只听其接着道:“好好好,如此也好,老子也少了顾虑,你不是看不起老子吗,老子今天就把你的身子破了,让你做老子的女人,。”说话间其便朝月尊冲了过來,竟然要來硬的,月尊见此情景面上闪过一丝杀意,只见其对着绿苍天就是一掌排出,只见一道蓝色的光从其掌心射出,直冲对方射去,绿苍天见此情景却是直接出了拳头,只见其拳头上有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笼罩,一拳就将月姬的攻击挡了开來,其的脚步并未停下,此事对其而言是如此的轻而易举,月姬见此情景身形一闪,一道残影现出,其整个就到了大殿中的主位之上,冷冷的看着绿苍天,绿苍天见此情景却是冷冷一笑道:“你跑啊,老子倒要看看,你能跑到何处去。”说话间其居然沒有用法术,就那么像个寻常的男人一般朝着月姬快步走了过來,眼中满是占有的**,或许其曾经数次的梦到过这样的景象,完全以一个男人的力量,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今天其终于等到了,对于月姬那些绝情的话其不但沒有失落,反而有一种快意,知晓了这个女子对自家沒有丝毫的情意,其也就不会再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顾虑,可以放开手脚做自家想做的事情,可以将自家邪恶的本质毫保留的显现了出來,这才是真正的他,月姬见此情景自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若论修为,其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方才那一击就能看的出來,若论其他,其不过是个女子,更法与对方相比,此刻其的心中少有的出现了惊恐之意,其也不知为何,就想到了贤宇,此刻的他希望贤宇出现,将这个兽性大的男子灭掉,这是其心中的愿望,可惜,其认为贤宇根本就不会出现,此刻贤宇应该在游山玩水,

    此时此刻的月姬真正的显示出了自家女子的一面,其厉声道:“绿苍天,你这是要做什么,你好歹也是一地之主,居然能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來,,你这个败类,你这个畜生,。”

    绿苍天闻听此言却再次怪笑了起來,只听其道:“嘿嘿嘿……嘿嘿嘿……那是因为我现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是人,既然你不喜欢我做人,那我就做畜生了,这样 你或许会听话一些。”说话间绿苍天猛的朝月姬扑了过去,月姬想要闪避开來,但却是十分的困难,而就在此时,忽然从大殿之外冲进十多个女子,见此情景怎么还不知究竟生了何事,纷纷不顾一切的攻向了绿苍天,一把把锋利的长剑,快的朝着绿苍天的背部刺了过去,其之快也很骇人,就在那十多柄剑尖将要刺绿苍天背部之时,忽然一层绿光从其身上出,硬是阻挡住了那些锋利的法剑,而后绿苍天转过了身子,狞笑一声,却是一把抓住那十多把剑,就像是拧麻花似得将那些剑扭成了一团,那些持剑的女子居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道震得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上,居然尽数昏死了过去,绿苍天见此情景再次扭过头,要对月姬下手,方才的事情生在一瞬间,月姬根本就來不及闪避开去,况且其如今与绿苍天两人相距十分的近,其也法挪动身子,绿苍天此时转过头來,让其有一种大难临头之感,其就好似一只待宰的羔羊,将要被一头凶恶的狼吞入腹中,那种感觉,实在是叫人有些绝望与助,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入了两人的耳中:“啧啧啧……你一个大男人,还是个修行之人,居然对一个女子用强的,怎么如此的龌龊呢,越是修行,怎么就越來越沒出息了呢。”闻听此言两人的身子都不由的一震,月姬面上之色先是变的有些茫然,而后却是转成了欢喜之色,而绿苍天却是猛的转过头來,其双目瞪的老大,看着坐在下方的一人,此人正是贤宇,其此刻却有一种毛骨损然之感,其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何时出现的,或许对方一直都在此地只是其沒有现而已,又或许对方是刚刚出现,但论是哪一种,都使得其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看似人畜害的男子,是个极其可怕的人,至少是能声息将其灭掉的人,其心中的震惊之意自然是以言表,其甚至有那么一瞬脑袋是空的,什么都沒有,其此刻自然是沒有一丝一毫的色心,其此刻心中有的是只是恐惧,其觉得今日起似乎不该來,但此刻后悔已沒有丝毫的用处,因为那个能在瞬间取走其性命的男子,就坐在其的面前不足五十步的距离,其丝毫不怀疑,若是对方想对其出手,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自家击杀,但即便如此,其毕竟是一方枭雄,知晓此时此刻自家应该保持冷静与镇定,而不是惊慌,其此刻正在心中盘算,如何來对付这个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现的男子,活着会所是如何给自家找个生路,

    其想了半晌最终却是问出了那么一句话:“她是你的女人吗。”这话一出口贤宇却是一愣,月姬却是红了脸,贤宇愣神过后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其也沒想到对方会问出那么一句话來,虽说觉得好笑,但其还是摇了摇头,绿苍天见对方摇头,心中却是一沉,若是对方只要救下自家的女子,那此事在其看來还有缓和的余地,大不了给对方配个不是,给对方一些好处也就是了,毕竟其还沒将对方的女人怎么样呢,可如今看來,对方的來意并非其想的那样,那这事情就变的十分复杂了,其心中一边盘算嘴上一边道:“既然如此,那阁下究竟是谁。”

    贤宇闻听此言笑了笑道:“你方才还说要对付朕,怎么还不知朕是谁呢。”此话一出绿苍天彻底的傻了眼,其是万万沒有想到,自家想要对付的那个人此刻就在自家的面前,或许自家方才与月姬的对话对方听了个清清楚楚,其猛的砖头看向月姬,月姬却给了其一个冷笑,这一切都清楚了,其费了心思來给自家心爱的女子报信,却沒想到自家心爱的女子早就知晓了一切,而且,看着阵势月姬也是与此人相识的,如此想來,其今日所做之事还真是自投罗网,想到此处其有一种十分荒唐的感觉,其想笑,但却是怎么也笑不出來,想骂人,却也骂不出來,其直觉自家心中此刻很是憋屈,处泄自家的怒火,一张脸憋的通红通红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