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月尊

    这一日,贤宇率东方倾舞诸人以及忠龙仇,泰巨二人出现在了黄坤大陆西部的边缘,前方是一条虚空沟壑,沟壑的另一边是另一片大陆名蓝月。此大陆远远看去呗一层蓝光包裹很是神秘。黄坤看了看贤宇,而后上前一部恭敬的对贤宇道:“吾皇情况,那边就是蓝月大陆所在。这蓝月大陆是七彩天地中较小的一处大陆,其大陆的主子也是一位女子。虽说如此,但此蓝月大陆的战力却在我黄坤与新天大陆之上,足以见得那女子的手段。其虽说是女流之辈,但也是个极为狠辣的角『色』。那女子名曰月姬,据说相貌十分的美艳。”泰巨如今已深深的意识到了贤宇的可怖之处,心中对贤宇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之意,只能是想法子讨好贤宇。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而后便带着众人进入那虚空裂缝之中,一瞬间便出现了对岸。

    泰巨见此情景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其可是知道这虚空沟壑的厉害。虽说沒有什么攻击力,但若是寻常的修行者进入其中却是寸步难行。因为这其中有着十分强大的阻力,即便是如其这般的强者进入其中,不花上小半个时辰的光景也别想渡过。可眼前这位几乎是一闪身的工夫就到了对岸,这对七彩天地的修行者而言十分艰难的道路,对其而言却是如此的轻松。要知道,虚空沟壑也是七彩天地的修行者印证修为的一个准头,渡过用的时辰越快修为也就越高。暗地里有沒有隐藏的高手其虽说不知,但摆在明处的七彩天地的七个高手都不能入贤宇这般快速的渡过,一时间泰巨对贤宇的法力强弱又看高了一层,其更加相信贤宇是敌的。

    在贤宇的双脚踏上蓝月大陆的那一刻,却是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蓝月大陆沒有月姬的准许谁也不准擅自入内,來者止步。若此刻退走既往不咎,若是硬闯那可就那么那么好的下场了。”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贤宇从其中听出了浓浓的敌意,好似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贤宇闻听此言却并沒有开口说些什么,而是看了泰巨一眼,泰巨自然懂得贤宇的意思上前一步朗声道:“月宫弟子听着,我是黄坤大陆的主子泰巨。今日來你蓝月大陆有要事相商。”其说罢看了看身边的贤宇,而后接着道:“身边的这几位都是本尊主身边的客卿,尔等不得礼,快快放行!本尊主再说一遍,此次前來是有要事相商,若是耽搁了大事小心尔等的脑袋!!”不得不说泰巨此人也是在高位坐久的人物,虽说如今被贤宇收入手下,但面对不如自家的下人其的气势与派头还是十足的。这也是贤宇带泰巨來的另一个原因,如今新天大陆换了主子,忠龙仇与这蓝月大陆的干系自然不怎么样,而且此事还未传出,贤宇也不想有意传出。其此次前來也不想太过强硬,有些事光靠威严是不够的,有些话让泰巨來说,对方要是相信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也免得其亲自浪费一番说辞。若是对方不信泰巨之言,该出手时再出手也不迟。泰巨自然是知晓贤宇的用意,很是默契的迎合着贤宇,这可是其表现的机会。

    只听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原來是黄坤大陆的尊主到了,方才不知尊主驾到,还望恕罪。”其说话间那股威压消失不见,贤宇等人便抬步迈了进去。就在此刻诸人身前是虚空中却出现了一个女子。此女子身穿一身白衣,面容被一层白纱遮挡住,看不清容貌。但贤宇清楚的从此女的双目中看到了如月一般的清冷,还有一股子高傲。那女子的双目在贤宇等人身上转了一圈,在贤宇的身上停留了好一阵,最终却是落在了泰巨的身上,只听其再次开口道:“黄坤尊主,请随我來,已有人讲尊主驾到的讯息报给月尊知晓,月尊此刻想必正在等候尊主。[

    泰巨闻听此言却是翻了个白眼,而后阴阳怪气的道:“你们家主子还是老样子,总是那么冰冷,來你家串个门都那么难。外大陆的修行者寻常时候不得入内,这样不好,很不好。”

    那女子闻听泰巨之言却是淡淡的道:“黄坤尊主您又不是不知,我们月宫之中尽数是女子,这男女终究是有别的,自然不方便随意放人进來。”其说到此处看了看贤宇和其余几个男子意有所指的道:“更何况这天下间的男子沒几个是良善之辈,來此多半是垂涎我月宫弟子的美『色』,可恨的很。”贤宇闻听此言目中却是奇光一闪,心道此地是女子主事不成?一行人说话间倒也不满,小半个时辰后隐约便可见一个巨大的白『色』圆形宫阙飘在半空中,看起來就像是那伏羲天地中的月亮一般。贤宇见此情景又是忍不住心中一阵惊奇,连连赞叹。

    离的近了只见在一处巨大的牌楼之下,一群身穿白纱的女子等在那里。当中的一个身上仿佛被一层银光包裹,看起來有些模糊。单看身形,这又是一个红颜祸水般的美人。自然,贤宇也不过就多看了一眼。在其身旁跟着的几个女子,其中的四个那可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美人。特别是东方倾舞,近万年來贤宇也见过不少美人,就沒见过能与东方倾舞相提并论的,之所以月宫的人沒注意到东方倾舞这几个女子,那是因为他们都戴着面纱,根本看不清面目。这也是贤宇有意为之的,东方倾舞几人的容貌实在是太过惊艳,有些时候还是隐秘一些的好。

    泰巨对那当中的女子抱了抱拳道:“月尊,别來恙啊?说起來你我也有数百年不曾相见了。你还是老样子啊,明明生的国『色』天香,却总要戴着面纱作甚,不让外人分享你的美貌那岂不是很可惜吗?”说话间其面上当真就现出了极为可惜的神『色』,看的贤宇心中有些好笑。

    那月尊闻听泰巨之言却是轻哼一声,而后开口道:“黄坤尊主今日到此有何指教啊?说起來你也算是稀客了,轻易不到蓝月大陆來。方才听人禀报说有要事,究竟是什么事?”贤宇能从这女子的话语中听出不耐烦之意,或许这女子根本就不想与泰巨打交道,只是不得已。毕竟泰巨乃是七彩天地一方之主,手下的实力虽说不如他,但也不容小觑。况且,泰巨与之前的紫宸大陆向來是同进同退,得罪了其一家就等于是得罪了两家,这其中的含义其是知晓的。尽管其再是什么高傲的女子,有些时候也还是不得不屈服一些东西,比如此时此刻。

    泰巨闻听此言笑了笑道:“此事干系颇为重大,还是进去详细商谈吧。”其说罢也不客气,带着贤宇等人当先一步进入了月宫内,月尊见此情景眉头微皱,顿了顿最终也跟了进去。

    分宾主落座后,泰巨看了看贤宇而后便将此次的來意说了一遍,说的很是详细,只是把贤宇擒住对方的那一段省掉了。这自然也是贤宇交代的,既然要结盟那自然不能保留太多,否则沒了诚意对方也不会相信。泰巨自然是谨遵贤宇的吩咐,添油加醋的将事情仔细说了一遍。月尊闻听泰巨之言却是死死的盯住泰巨,过了好一阵其才淡淡的道:“黄坤尊主,你是从哪里听來这些小道讯息?秘商天地在三万年前控制住我七彩天地?简直是荒漠之极!你说此话要么就是胡说八道,要么就是另有所图。黄坤尊主啊,你这玩笑可是开大了啊,哼!”

    泰巨闻听此言眉头微微皱起,其再次看了贤宇一眼,见贤宇沒有任何举动其脸『色』一沉道:“月尊你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事我是要一家一家的去说。此事干系到我七彩天地的安危,即便我七家平日里有什么过节,那也是寻常之时。如今这等关头,我可沒什么心思与你胡说!那秘商天地可说是野心勃勃,我等还在蒙在鼓里,今日來此是诚心诚意与你商议对策,你可以思量仔细再说。”其有贤宇做后援自然是有恃恐,其平日里就看这个月尊有些不顺眼,一介女流却总是压在其头上,这让其一个男子怎么能受得了。奈修为不如对方,也只能强忍住,但此刻贤宇就在其的身旁。其怎么样也不会相信,月尊能是贤宇的对手。

    月尊闻听泰巨之言却是冷笑道:“我怎么就不知道你泰巨还有这么好的心肠呢?我看你就是『色』心不改,垂涎我蓝月大陆,月宫中的姐妹,才如此说的。虽说我不知你究竟有什么计谋,但我敢断定绝不是什么好事!识相你就赶快离去,否则的话只怕今日你就出不去这个大门了!!”其话语中隐隐的带了那么一股冰冷的杀意,可见这女子平日里也杀了不少的人。

    泰巨闻听此言却是猛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案几,而后却是对着贤宇道:“吾皇,这娘们儿根本就是个不识好歹的货『色』。不要再与其废话了,将其制住,往后再说其他。若是其不从吾皇旨意,大不了将其灭了。这蓝月天地也做吾皇的疆域,也不是什么坏事,何必如此费劲?”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皱起了眉头,其也沒有想到这泰巨是个急『性』子,两句说不好就翻脸了,翻脸不要紧,还把自家的身份给暴『露』了出來。此刻贤宇知晓自家想要息事宁人也是不成的了。月尊见了泰巨对那一直默不作声的俊朗男子如此恭敬早已是眉头皱成了一团,此刻听了其之言语更是浑身一震。只听其冷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到我蓝月大陆來究竟有何企图?”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叹了口气道:“月尊不必惊慌,朕沒有什么恶意。此次來意泰巨已明白的告知与你,那秘商天地的大帝可谓是野心勃勃,要统御十界,若是不早作打算恐怕我等都要遭殃的。”贤宇话语中沒有丝毫被识破了的尴尬,其的话语很是淡然,很是随意。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