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七章 追溯(上)

    贤宇进城后回头看了看守在城门处的两人,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其方才分明感觉到两人的身上有细微的法力波动,说是法力但却与东圣浩土修行者身上的法力波动完全不同,但贤宇能确定凡人身上绝不可能有此种气息。其并未停留太久,当即朝城池的深处走去,这城中的一切看起来与东圣浩土并什么差别,唯一不同的是两旁的商贩货物中多为紫色,论是吃的还是用的,都是紫色的,即便有的并非纯紫色,那也是淡紫色的。类似东圣浩土之上的白菜,生的却是紫色。紫色的豆腐,紫色的瓜果。看的贤宇啧啧称其,心想果然是天地造化。俗话说的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即便是在同一天地间也有着很大的差别,更何况是不同的天地间,那差别完全可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城镇中的男女在忙碌着,看起来很是热闹。贤宇想了想领着诸人到了一家的酒楼,而后在二楼靠的地方坐了下来。贤宇是个吃客,到了不同的天地自然要先尝尝此地的吃食。几人一坐下就有小二上来招呼。贤宇要了几道菜一壶酒,一行人就那么吃了起来。东方倾舞诸人此刻都学会了这紫宸大陆的言语,诸人皆用紫宸大陆的言语交谈。正吃喝间,贤宇意中看到楼下的街道上,有一行三人,背后背着紫色长剑,身穿一身紫色长袍,这三人看起来一脸的傲气,看街道上的百姓就像是在看蝼蚁一般。贤宇看的清楚,这三人沿着街道的各家店铺收上来白色玉石,也就是七彩天地专用的钱币。贤宇见此情景却是一愣,心说这些人怎么和东圣浩土那些小混子差不多,没事就问百姓收什么费用。虽说逍遥皇朝历朝历代的皇帝对此都严厉打击,但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些东西是不能彻底根除的。贤宇之所以觉得奇怪,是因为这三人身上明显有着怪异的波动,也就是说这三人根本就并非凡人,而是紫宸大陆上的修行之人。修行之人像百姓收取钱财,贤宇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情景。但贤宇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所谓道理是古时候传下来的的行事准则,但这七彩天地与东圣浩土并非同一地方,是另一位大帝开辟出来的。莫说是像老百姓收钱财,即便是此处的善恶完全颠倒,贤宇也不会觉得奇怪,其心里清楚的很,这不是东圣浩土伏羲天地。既然到了人家的地方,自然就要试着适应人家的规矩,否则自家也就成了异类。贤宇如此想着,下方的一个景象却是让贤宇的眉头微微皱起,方才的想法有些动摇了。

    只见三人中其中的一个在对一个商贩喝骂:“你这凡人,我等已宽限了你一个月的工夫,上月你就说手上没钱,如今又在这里给老子哭穷!我看你分明是对我等毫敬重之心,今日若不想交钱也可以,那就留下一条手臂吧,若是如此,你这个月的税也就可以尽数免除了。”

    那商贩是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者,此刻其一脸的恐惧之色,唯唯诺诺的对三人道:“三位上仙啊,小老儿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银两,今日更是连一个东西都没卖出去。若是三位上仙能放过小老儿,那他日小老儿得了银子,定然会加倍的给上仙,还请上仙恕罪啊,恕罪。”老者说话之间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是对这三人十分的畏惧,其此刻已是老泪纵横了。

    哪里知道那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闻听老者之言却是笑了两声,而后只见其双目中射出两道紫光,在紫光穿透了老者的心口,老者那悲哀的神情永远的凝固在了脸上,衰老的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周围的百姓见到此一幕却是没有多言,而是习以为常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其余两人见到自家同伴如此,其中一人却是高声道:“尔等这些下民都听好了,若不能按时交纳钱财,这个老头就是尔等的下场。”说话间三人接着收下一家的银两,如此这般一直消失在长街的尽头。贤宇一直看着这一切,其看到了那老者的死亡,看到其身子化成了紫气。其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其发觉自家好似是错了。若这天地奔就如此,那次天地中的百姓根本就是生活在地狱之中,若此天地并非如此,那这其中定然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对于贤宇这样一个在伏羲天地生活了如此日久的人来说,今日看到的这一幕实在是匪夷所思。东圣浩土即便是邪魔都不敢在青天白日之下随意灭杀凡人百姓,可如今看来这紫宸大陆的修行者,比伏羲天地的邪魔更加的心狠手辣,根本就不把人当成是人,而是那土鸡瓦狗一般的存在。贤宇的情绪忽然见不再高涨,反而变的越发低落,其开设怀疑自家的选择是否是对的。

    东方倾舞等人自然也是将方才的一幕看在眼中,自然知晓贤宇此刻心中有些不痛快,东方倾舞想了想道:“相公不必如此,此地毕竟并非是伏羲天地,有所异常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若此片天地恒古如此的话,那这天地间的百姓却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可叹可叹啊。”[

    贤宇闻听此言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而后其双目中金光隐隐流转,一段段的记忆在其眼中闪过,贤宇正用法术在搜寻这酒楼上客人的记忆,想从中寻到一些端倪。这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人活在世上并非如木偶一般,而是要做出一些事情来,那样才有意思。贤宇倒是想看看,此地的民风是一开始就如此,还是这数岁月来,渐渐演变成了如今的局面。

    半柱香后贤宇收了法力,其眉头越皱越紧了,其搜寻了这些人所有记忆,得到的结局是,如今这等现象在他们看来却是理所当然,论是五六十岁的老者,还是十多岁的孩童都是如此认为的,也就是说如今这等局面并非是一日两日,一年两年,而是持续了很久的岁月。念想间贤宇不由的苦笑了笑,凡人的寿元能有多少,若想追根究底恐怕用凡人是不成的,贤宇心中打定了一个主意,而后便专心的吃饭,一顿饭下肚,贤宇丢在桌上几块玉石,而后扬长而去。一行人继续在人群中穿梭,都看看西看看,最终贤宇进了一条胡同。其嘴角泛起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就在此时,一丝丝的蓝光在贤宇身后汇聚,居然现出了与方才那三人打扮相同的两人身影,只是这两人的相貌,看上去比方才那三人要老一些,其中一个看相貌有四五十岁,另一个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二人现身的同时贤宇也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二人。那老者仔细打量了贤宇这一行人一番,而后开口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根本就不是我紫宸人,从实招来,否则的话就休怪本仙礼了!”其说话间身上方出一股怪异的气息,贤宇等人直觉一股威压降临,要将自家围住。但就在那似围不围之间,那股大力停了下来。老者身边的中年人也是如此,其看向贤宇的目光中满是戒备之意,似乎贤宇一说出来历其就会出手一般。贤宇闻听老者之言却并未立刻开口,而是沉默不语,在没弄清楚对方的底细之前贤宇又怎么会鲁莽行事。但此刻其已有了一丝发现,其发觉,老者身上那股怪异之力,比中年人身上要浓厚许多。而老者所放出的那威压,贤宇若是动手也可不费吹灰之力给破去。这至少让贤宇弄清楚了两点,一怪异之力越浓也就越强,二他要是像对付这两人很是容易。

    思绪急转,贤宇用紫宸语对两人道:“两位怕是误会了吧,我可是地道的紫宸人。只是最近我等都在修炼在下自创的一部**,身上的法力发生了极为奇异的改变,两位莫要误会,伤了自家人可就不好了。”贤宇这话说的是如此的自然,其可说是脸不红心不跳,很是高明。

    那老者与中年人闻听此言却是互望了一眼,似乎有些惊讶,但随后那老者却是更加严厉的道:“自创的**?哼,你当老夫是小孩子不成?我紫宸自创**的倒是不少,但都只是法力的强弱与用法不同,从未听说个连本质也一同改变的。老夫再给你等一次机会,说,你等究竟是些什么人?!”贤宇闻听老者之言面上丝毫变化,心中却是暗自嘀咕,心说这紫宸的能人倒是不少,听这老道的口气此地的修行者动不动就能自创**,如此说来着实了得。

    老者见贤宇久久不语却是有了一丝怒意,那吊在空中的压力又往几人身上落下一些,贤宇却是在此时开口道:“前辈如此说却是有些不妥了,既然我紫宸能人辈出,那为何就不能出一个更高明的人,更高的一部**呢?这天地之间奇不有,难道只能陈不能出新吗?”贤宇这话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说的那老者都一愣一愣的,一时间居然愣在哪里不知说些什么。那中年人面上却是闪过了思索之色,显然是在思索贤宇之言。一直以来,他们觉得一些事情是理所当然,从未有人如贤宇这般说出这样的理论,着实让两人心下一震。但那老者看起来也绝非寻常人物,其一楞之后就回过神来,再次仔细的打量了贤宇等人一番。最终其的目光又落在了贤宇的脸上,老者的面色越发的阴沉,看向贤宇的目光中甚至多了一丝杀意。

    只听其声音更加冰冷的道:“你以为我二人是傻瓜不成?即便你等的**是恒古未有……”说话间其再次将贤宇上下看了一遍,而后接着道:“如此怪异的衣着,难道也是自创的吗?”这老者看那模样似乎以为自家抓到了贤宇等人是异类的铁证,眼看就要对贤宇等人动手。岂料,贤宇却在此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向两人的目光中满是不屑与讥讽之意。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啧啧啧,看来前辈还真是古洛寡闻,连**都能创新,难道衣着就不能有所改变?”贤宇说话间打量了自家一番而后道:“在下这一身行头好看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