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零二章 宴乐

    仙祖,天地初开时便已生出,据说其身乃是天地之灵气所化。伏羲大帝已身化天地,仙祖便跟随娲皇左右,可说是见证了三界六道的人物。天帝掌管天界后也不敢怠慢了自家父母的老臣子,便封其为众仙祖,掌管天界仙人。神仙神仙,仙与神却并非相同,神乃是比仙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虽说如此,但仙祖的地位在天界却是尊崇比,如今的天界除了圣皇帝以外就数其的地位最高。再者,仙人也是天界的中流砥柱,神虽说法力比仙要高,但整个天界的神算上逍遥正德满打满算还不到千人,虽说个人法力够强,但面对千军万马个人再强也是可奈何。正因如此,仙祖也就成了逍遥正德圣皇帝最为看重的一个臣子,其过大寿,逍遥正德据说也会出现。此刻,仙祖的府邸前的广场上已是车水马龙,人满为患了。可说是什么样的存在都有,鸟头人身的,大脚大嘴的,倾国清楚的仙女,英俊潇洒的仙君。五六岁的孩童,看上去七八十岁行将就木,但去双目泛起神光的老者。除了仙人自然少不了神兽坐骑,数百丈的大鹏鸟,巨大的猩猩,巨大的船,生有双头的白马,还有巨大的法剑,七彩的祥云,巨大的酒葫芦,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这些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看起来是交好的仙友。就连那些神兽也会自顾自的寻找伙伴,在那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声,自然是在交谈。这些神兽如今在天上虽说是坐骑,但论是任何一只下到凡尘中那都绝对是极为强大的存在,凡尘中的修行者都不一定对付的了,即便是畜生,人家也是仙家的畜生,哪里是寻常修行者能对付的。忽然,诸人似乎同时感应到了什么,纷纷把目光投向一处,那些神兽也是如此,停止了交谈,看向了一处地方。只见前方一座小山飘飞而来,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致。隐隐约约那小山般的存在居然是个活物,在再仔细一看居然是个生有龙头的巨龟,正是贤宇一行人到了。仙祖府邸广场上的仙人们见到这一幕,不倒吸了一口凉气,用玄武当坐骑,头一份啊。

    等到贤宇等人临近,正如面上的神色才恢复寻常,当看清来人的容貌,人群中传来了低声的议之音。只听一个手握长剑的白衣男子问身边的一个老者道:“这人是谁?好大的排场啊,修为居然也不弱,仙帝的境界啊,天界最强的十多人之一,如此强大的人物我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还有其身边的那几个女子,居然生的如此美丽,天界居然有这般动人的女子?”

    那老者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捋了捋胡须淡淡的道:“若老夫所料不错,这一位的来头可不小啊。多半就是那三皇之一的人皇,圣皇帝的后人,逍遥贤宇了。此人的修为虽说只是仙帝境界,但据说当年界战之时曾出战,那一战其可视出了不少的力气啊。这数千年来其的名头传遍了整个天界,怎么?玉箫子巨热不知此事吗?”那叫玉箫子的青年闻听此言却愣住了。

    其听到逍遥贤宇四个字之时身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沉默良久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原来是三皇之一的人皇,有那么大的排场倒是理所当然了。传说玄武一族很是稀少,愿意当人坐骑的却是没有。这人皇居然能让玄武当坐骑,看来其果真不是寻常的人物。圣皇的后人啊,果然了得,了得啊。”两人的对话并未隐瞒他人,身边的人自然都听了个清楚,看向贤宇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当下纷纷对贤宇微微躬身,以表示对其的恭敬。贤宇的身份在天界十分的特殊,若真算起来其可是天界的皇祖风族中人,即便是圣皇当年在下界留的血脉,但血统却做不了假。再加上数千年前的那场界战,在仙神冢所发之事并非秘密,怎能让人对其不敬畏?

    诸人齐声对贤宇恭敬的道:“见过逍遥仙帝。”贤宇见此却是满面笑容的对诸人拱了拱手。东方倾舞诸女跟在贤宇身后,眼珠却是咕噜咕噜乱转,好奇的看着那些神兽坐骑。那些神兽坐骑见了小玄子却也很有灵性,居然纷纷对小玄子低下了头头,模样看起来很是恭敬。小玄子见此情景偌大的脑袋却是摇晃了两下飞发出了两声低沉的吼叫,那些神兽才抬起了头来。[

    贤宇此时却是开口说话了:“诸位仙友,朕平日里在凡尘走动,不曾上天界来,故而对诸位仙友人不怎么熟悉,还请诸位仙友人见谅。”说罢其转过头去看了看东方倾舞六女而后对诸人接着道:“这是朕的四位爱妻与两个小妹,虽说未成仙,但仙祖特许上天游玩。”诸人闻听此言自然也不敢怠慢,纷纷对六女行礼一礼,六女见此也是大方的对诸人行了一礼。六女着实是吸引了诸多男子的目光,这也难怪,东方倾舞诸女实在生的太过美丽,可说是一丝一毫的缺憾。至于逍遥怜心与逍遥灵儿两女却也是清纯可爱,很是玲珑剔透,招人喜爱。东方倾舞诸女面对诸多仙人的目光却是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拘谨之色也没有,说起来对面的那些仙人也不过是比她们几个多了仙人的名头而已,六女所缺的,不过是仙劫罢了。

    一个老道闻听贤宇之言却是上前一步,宣了一声道号:“上天尊,逍遥仙帝之言我等惶恐。仙帝可是对三界六道有过巨大贡献的人物。我等小仙自然该当尊敬。说起来这三界六道内外,人界的事情却是最为繁琐,且人界乃是三界六道的重中之重。逍遥仙帝在人界辛劳,自然难得上天。倒是我等这些个仙人,整日里没事做,是闲人还差不多。久闻逍遥仙帝风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老道此言一出不少人都跟着附和,贤宇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其自然不会觉得天界的这帮人虚假,其如今的法力修为在天界原本就是少有,算是强者。加上其是三皇之人的人皇。再者,其身后还有逍遥正德,虽说贤宇不会拿逍遥正德的名头吓人,但其与逍遥正德的身份在天界已不算是什么秘密,其不在意其他的人却是在意的很,故而诸人对其如此这般客气也就不足为奇了。三界六道中强者为尊,论是在凡尘中还是在天界都是一样。诸人正在说话之间却听一个笑声传来,下一刻贤宇身前就多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这老者贤宇自然不会陌生,正是仙祖。此刻其看着贤宇一行人,脸上满是笑意。其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东方倾舞六女的身上,即便其是仙祖也有些失神,可见美人的吸引力是多么巨大。

    仙祖拉着贤宇的手朗声道:“逍遥老弟啊,你能来本祖实在是欢喜的很啊。”说罢其转身对诸人道:“诸位仙友,今日是我这老家伙的生辰,没旁的意思,就是想把诸位聚集在一起热闹热闹。老夫刚刚在府内安排宴席,不想诸位仙友既然早早的聚集在了老夫家门前,是老夫招待不周了。此刻府内宴席已然安排妥当,请诸位随我入席去吧。”说罢其转身对贤宇再次哈哈一笑道:“老弟,请随我来吧。”说话间其拉着贤宇就往府内走去,诸人自然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对贤宇的敬畏又多了那么几分。能让仙祖如此的对待,可见其的实力之强大。东方倾舞六女自然是跟随贤宇进入了府内,小玄子却留了下来,与那些神兽等呆在了一起。

    仙祖的府邸自然是豪华之极,到处都是琼楼玉宇,脚下铺的是上好的仙玉,小桥流水,就是那传说中的仙界。贤宇与仙祖走在了一起,看着周围的景致,仙祖忽然道:“老弟,为兄这府邸还不错吧?”说话间其也看了看贤宇身后的六女,像是也在询问六女的意思。其今日可是着实被六个女子吸引住了,即便其是仙祖没有太多的七情六欲,也是暗暗佩服贤宇的艳福不浅。的确,如东方倾舞四女这样的女子,旁人得一个那已是几世修来的福气,贤宇身边却跟着六女。在其看来这已不是简单的嫉妒能形容的了的,这简直是和天地抢桃花运。

    贤宇闻听仙祖之言连连点头道:“您的府邸自然是不会错的,端的是仙家之地啊。”贤宇这话倒是发自真心,其的逍遥宫前年宫虽说也是凡尘中的仙家福地,但终究不是在天界,少了一股仙家的意蕴在其中。就好似鱼儿应该呆在水中一般,没有呆在水中的鱼儿那也是鱼儿,但却少了那种在水中的灵动。虽说有贤宇在这条鱼儿依然是活的,但总让人觉得有所欠缺。

    仙祖闻听贤宇之言笑了笑道:“这宅子为兄也是收拾了许久,很是喜欢啊。对了老弟,为兄听闻老弟有一座千年宫,乃是圣皇所绘制,而后老弟将其变成了实物,据说那可是世间少有的住处啊。什么时候老弟请为兄的去转转,为兄的也好看看圣皇赐下的宅子有何玄妙。”其这话倒是真的,贤宇的那座千年宫原本就是三界六道中少有的,可说在这天界除了当年天帝的凌霄宫,圣皇帝的逍遥宫,再也找不出第三座能与之相比的宫殿来,毕竟是逍遥正德亲自所绘制之物。其中最要紧的就是布局,可说是吸纳三界孩子精纯灵气养的,日久年深宅子也就活了起来,怎能是寻常的死物可比的。此事,天界中一些有身份的人都知晓,仙祖自然不例外。贤宇闻听此言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仙祖对其如此的和善,贤宇对其自然也很是恭敬。这仙祖的来历其是知晓的,论辈分,这位该是逍遥正德,自家老祖的长辈,这位跟随娲皇治理三界之时,就连自家老祖与天帝也不过是个孩童而已,其又怎敢不恭敬。按理说其在此人面前该是以晚辈自居,但看这位的架势,分明是想与其平辈论交。贤宇对此却是不怎么在意,修行之人,光阴原本就没有丝毫的效用。即便是凡尘中的修行者从踏入修行界的那一刻起,光阴也就不是他们该去想的东西了,因为光阴法从他们身上带走任何东西,即便是最终羽化那也不是光阴带走的,大多数都是自家放弃的,选择了轮回转世而已,更何况是仙人。这一位虽说是年岁久远,那对其而言也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没有丝毫的意义。过寿就如其所说,那是为了将一些熟人聚集在一起,好好的欢闹一番,不过是个由头罢了。再者,还是那句话,修行界以强者为尊。贤宇虽说年纪赶不上,但修为说起来与这位仙祖却是统一级别,只不过对方是仙帝阶,贤宇是初阶罢了。但若是论真正的战力,贤宇未必会输给对方,其是有皇道之气在身,身边又有许多的高手,还有一个不知修到何种境界的小玄子坐骑。对方与其平辈论交,贤宇自然也就不会在意。一行人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走到了一座大殿之前。这一座大殿,但却少了几分庄严,多了几分随性,只见那巨大的牌匾之上书写了几个大金字,闻香来。贤宇见此自然是清楚了,此地想必就是仙祖平常用膳的地方。说起来贤宇老早就有了做仙人的潜质,其好吃。其成仙之后才知晓,仙人更加的随性,想吃就出,从不忌讳。贤宇甚至能闻到从那闻香来中飘出的一股子香味,十分的诱人,不由勾起了其的食欲。

    只听仙祖笑了笑道:“此地便是为兄平日里宴请之地,事之时也会在此一人独饮几杯。”说罢其转过身对诸人道:“诸位,里面的膳食已齐备,请诸位随我入内吧。”说话间其便当先一步走了进去。贤宇自然也跟了进去,其余诸人见此一并鱼贯而入,都进入了闻香来中。

    贤宇进了其中却是愣住了,只见一个偌大的厅堂,用几根十人都难以包住的大粗玉柱支撑住,竟然没有丝毫的间隔,不分里外,就好似一间巨大的房屋一般。房屋的最东边贤宇看的清楚,却是一排排的桌案,其上摆着的都是下厨所用之物。此刻正有不下百位厨师在忙活着。这些厨师自然都是仙人,只不过是最低一级的仙人罢了,他们一个个的在做着手中的菜。见此情景贤宇心道:“想必这仙祖也是个爱吃之人,用膳的地方如此别致,让人在用膳之时能看到膳食做出的全过程,从而更加增添了人的食欲,也满足了人的好奇心,妙哉,妙哉。”贤宇何等的聪慧,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仙祖如此布置的用意,心中想着回去之后要效仿一番。说起逍遥宫的厨房那也不是个小地方,只是没有对方的宽敞而已,贤宇回去之后是要改造。

    许多仙人显然并非第一次到这闻香来,其中一个生的十分美丽的道姑笑了笑道:“仙祖果然还是老样子,口腹之欲越发的强了。说起来我等这些整日里就知道修行的人,倒是逍遥不起来了。”说话间其用鼻子嗅了嗅,而后接着道:“天界的后厨,仙祖的当是第一位。回去之后我也弄上那么一个后厨。”说话间其看了看在那里做饭的厨师,而后接着再次道:“只是这好厨子都被仙祖弄到了自家的家中,我们这些人却是法寻到那么好的厨子了。要不然,您老就给我两个厨子吧,怎么样?”其说话间面上闪过一丝玩弄之色其余人闻言也是一笑。

    仙祖却是哈哈哈一笑道:“洁云仙子啊,你是要挖老夫的墙角啊。你可是清楚,你问老夫要法器,**,甚至是要更宝贵的东西老夫都舍得啊。只是这厨子,老夫却是好容易寻到的,断然是不会送入的。你若是想吃,那就随时到我府上来,不然住到我府上也行?”贤宇闻言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在是没想到,厨子对这位仙祖居然如此的要紧,宁愿舍弃**等等宝物,也不愿讲厨子送入。一时间,贤宇觉得自家总算是碰上了一个比自己要强的吃货了。其余众仙闻言也纷纷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间闻香来的大殿之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却听一个声音稚嫩的道:“你怎么和我贤宇哥哥一模一样,我哥哥没事也爱自家下厨做吃的。而且,我哥哥还在凡尘中开了一家名为食即天的酒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