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九十八章 仙帝

    贤宇此刻浑身上下沒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就连方才变身引动的光芒也消散了个干净其此刻说是法力高强的仙人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寻常的道士与寻常道士唯一不同的恐怕就是其怎么也法掩盖的飘然之气了其人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有些虚幻衣衫风自动就好似随时都会飞走一般其身上更是丝毫的杀气任谁都不会想到其此刻动了强大的杀心对面坐在那莲花上自称佛陀之人见贤宇如此眉头却是又皱的紧了些不过其也只是皱眉而已只听其淡淡的道:“早就听说伏羲天地出了个强者來此也有二十余年却一直不得见今日一见果然是非同凡响不过你方才说要在本佛的地方击杀本佛却是难以办到也好既然你自家送上门來本佛就将你灭杀左右本佛都最终要与你一战”其这话说的倒是心里话在其看來自家想在这伏羲天地做成大事终究是要大战一场才行

    贤宇闻听对方之言却不再说话只见其单手一划一个太极图在其面前出现太极图周围有八八六十四瓜像随之旋转每一个卦象都散发出青色的光芒而且旋转的越发的快了最终快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六十四卦象居然尽数消失环绕在太极图周围的不再是卦象而是风雨雷电金木水火等等而后金木水火等再次有了变化变作了这世上存在的一切东西山水火花草等等甚至还有人畜一切的一切飞快的在其上显现了出來最终这些也彻底的模糊尽数融入中央的八卦之中那八卦猛烈一震朝着对面的佛陀飞去贤宇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的大神通其知晓对方不是个好对方的角色自然是想速战速决佛陀见八卦朝着自家冲來面色却是肃穆之极其也知晓贤宇这一招的厉害自然不敢托大只见其右手捏出一个发觉接着一片叶子就出现在了其的手中这时其嘴角却是泛起了一个诡秘的笑容而后期将那片叶子扔向了冲击而來的太极八卦图那叶子一离佛陀之手却是快速的变大沒多少工夫居然变的比太极图还要大上许多接着太极图便于那叶子撞击在了一起沒有一丝一毫的声响发出那叶子居然包裹住了太极图而后停在了空中那佛陀见此情景却是猖狂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看來太上人皇也不过如此吗手段也不怎么高明啊”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你当真以为如此吗”随着贤宇话音落下只听刺啦一声包裹住太极图的大叶子居然被生生洞穿而后一柄巨大的长刀便现身出來现身之后便撞向了佛陀在撞向对方之时长刀居然再次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太极图这一切说來繁琐其实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工夫而已那太极图便是一切其能演化出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那破开叶子的长刀不过是其中之一佛陀见太极图冲來却是一愣但也并惊慌只见其周身忽然亮起了一层紫色的光芒其整个人被包裹在其中下一刻太极撞向了那紫色光芒“轰轰轰轰”只听一连串的惊天巨响发出此座大殿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太极图与那紫色光幕撞击之处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这光芒在一次充斥了整个大殿愿平根本就正不可靠自家的双眼不知过了多久在这光芒之中光阴好似飞快但又好似过于缓慢像是过了数百年又像是过了一瞬间光芒散去太极图与那紫色光幕完全消失不见佛陀看着贤宇淡淡的道:“不错不错法力果然高深莫测不过你依然不是本佛的对手今日你是必死疑的了”说话间其右手之上黑色光芒一闪接着一个黑色钵盂便出现在了其的右手手心之中此钵盂浑身漆黑之色黑的有些瘆人若是在黑夜里将此钵盂拿出你依然能在黑夜中便看到钵盂原因很是简单那是因为这钵盂被夜最黑的时候还要黑黑到了一种极致钵盂之上雕刻的是一些山水还有一颗漆黑的太阳不错是漆黑的太阳在黑色的钵盂之上这一切也能看的极为清楚最显眼便是那一轮黑色的太阳在黑色的钵盂之上居然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这是很诡异的事分明也是黑色却不溶于黑色贤宇能从那黑色钵盂上感觉到一股可怖的气息那黑色的钵盂好似能将整个三界六道都吞噬进去似乎只要一股呼吸的工夫三界六道内外就只剩下这钵盂贤宇清楚这是一种幻觉但这幻觉是那么的真实使得其心都有一丝颤动不过也只是一丝颤动而已其大袖一甩将愿平收入了大袖之中而后身上青色光芒一闪其周围的虚空却出现了崩裂一条条黑色的裂缝显现了出來但下一刻又很快闭合

    也就在此时那佛陀出手了其将那钵往空中一丢而后那钵盂便一阵颤抖接着其便将口对准了贤宇贤宇直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传來就好似能将这天地宇宙都吸入其中一般让人意外的事发生了贤宇居然很是轻松的被钵盂吸入了一起而后那钵盂再次飘在了空中佛陀见此情景又是一愣其怎么也沒想到贤宇居然如此容易就被自己给擒拿虽说有些意外但其也沒有在意只当是自家法力通天制住了对方其手上捏出法印就要收回那飘飞的钵盂但下一刻其面色却沉了下來论其怎么动作那钵盂却就是不愿意回到自家的手中就好似有另外一股力量在控制这钵盂与佛陀的法力对抗佛陀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只听其口中不停的念诵法咒一个个黑色的字符从其口中飞了出來朝着那钵盂之上飞去统统印在了那钵盂之上如此一來倒是真有那么一些效用那钵盂缓慢的朝着佛陀飞了过去离其越來越近眼看就要落在其的手中那钵盂却又是猛的一颤而后便飞速倒退居然退出去老远

    在佛陀看來贤宇应是早就被钵盂炼化了才对这一切都不是贤宇再搞鬼心中如此想着其便放出了一丝神念來想要靠着自家的神念來降服这钵盂哪知其的神念刚刚落在这钵盂之上异变突生只听一个声音道:“你还自称是佛佛的智慧你却是一丝一毫也不具备这一丝神念拿來吧”这是贤宇的声音其话音方落便从那钵盂之上显现出一只大手一把抓住那神念将其揉成了齑粉在哪神念化作齑粉的一刹那佛陀发出了一声闷哼其的眉心处流出了一道鲜血在其额头与鼻梁处形成了一条血线更为其增添了几分阴森之气[

    然而这一切还沒有完下一刻其那钵盂之上便发出了咔咔的声音只见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纹出现而后就是一声轰然巨响这件不错的法器居然硬生生的炸裂了开來消散在了天地之间在钵盂炸开的一刹那佛陀的身子微微一震面色甚至有些苍白这钵盂也算是其比较中意的一件法器虽说不是最好的但也是在体内温养了许久的渐渐的与其心神有了那么一丝微妙的联系如今被贤宇毁掉了这法器其心神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创伤虽说这创伤对其而言并不值一提但这对其而言绝对是个耻辱被人在法器内部硬生生的摧毁了自家的法器这看起來就不像是贤宇被对方收了而是贤宇自愿入内为的就是毁了其这件法器事实也的确是如此贤宇如今的法力人知晓究竟是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其又怎么会被对方的一件法器制服其之所以敢深入其中就是看准了对方的这件法器法伤害自家非但如此贤宇还请君入瓮让对方放出了一缕神念來收回法器如此在将对方神念灭杀一缕神念对修为高深的人自然算不上什么修养几日便会恢复但却能多少让对方的道心动摇哪怕只是一丝都有可能对今后的修行造成很大的阻碍如今对方显然是如此其不但被贤宇灭杀了一道神念还被贤宇彻底的毁掉了一件法器这对其多少是个挫折而贤宇相对來说不过是耗费了一些法力但其有皇道之气在身任何法力都能通过皇道之气补充可谓是穷尽又怎么会在乎法力损耗多少也就是说这第一局的斗法贤宇毫损伤

    佛陀小输一次却丝毫不在意反而嘿嘿一笑道:“好手段当真是好手段啊不过你莫非以为本佛的法器是那么好损毁的吗”说话间其手上黑光又是一闪那黑色钵盂居然完好损的出现在其的手心之上沒有丝毫破例的痕迹贤宇见此情景双目中射出两道精光那佛陀却在此时又开口道:“本佛生灭本佛的法器也是一般二任你法力神通再强也法毁掉本佛的任何法器更不要说本佛的金身了今日你注定要死在这里这是宿命”其说话间身前的虚空一阵扭曲一团黑气散出凝聚成了一尊佛门的护法金刚此金刚手拿双锤怒目而视频此刻的贤宇在其眼中就好似邪魔一般是需要灭杀的存在那佛陀在金刚出现之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诛杀邪魔吧”随着其话音落下那金刚便冲着贤宇而去下一刻便与贤宇大战了一起发出了铁器碰撞的声音贤宇惊奇的发现这金刚居然是实体并非虚幻两人对战之下贤宇感到了排山倒海的法力波动就好似真的一尊佛门金刚但贤宇却清楚这并非佛门的金刚而是一种类似的存在其对佛门的功法再清楚不过佛门功法神圣庄严让人崇敬而此刻与其对战的金刚给人的感觉却是极为压抑两者不可同日而语贤宇会与其对战也不过是想试试对方的神通如今却不愿与对方纠缠只见其右手忽然变的比巨大一把朝着那金刚的头部抓了下去那金刚自然是拼命的反抗但却毫用处最终被贤宇一下排成了齑粉化作一团团气流就要融入虚空之中但贤宇哪里会给其这个机会只见其手上散发出了一团金光一下飞出将那些黑气尽数的包裹在其中那些黑气被包裹住奈之下居然真的如贤宇所料再次凝聚出了一个金刚只是变的很小贤宇见此情景却是微微一笑随意的那么一抓那金刚在贤宇那么一抓之下彻底的从这世上消失再也法凝聚而出其实要毁灭这些存在对贤宇而言很是简单只需要用皇道之气炼化

    贤宇看着那佛陀淡淡的道:“不错不错但终究不是不灭的存在看來你的境界还是不够啊”贤宇早就领悟了不生不灭的意境但与对方所言的不生不灭却有着巨大的差别不生不灭就是用任何的神通法力都法灭杀法消除用任何的神通也法灭杀永远存在但如今对方的神通看似不生不灭但却被贤宇的皇道之气轻易炼化不生是真不灭为假贤宇所领悟的不生不灭的境界即便是用其的皇道之气也法抹杀力量不一定强但一定不会被抹杀佛陀闻听贤宇之言眉头再次微微皱起其并未再出手而是在思考贤宇的话却在此时贤宇出手了只见一团火球朝着佛陀冲去眨眼功夫就到了其的身前并且打在了其的身上一瞬间火苗蔓延了其的全身但佛陀却在火中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只听佛陀的讥讽的道:“逍遥贤宇你莫非以为用此手段能灭杀的了本佛吗那也太容易了些吧”说话间佛陀身上的火尽数散去其的真身再次出现在了贤宇的面前只见其周身上下沒有一丝一毫被烧过的痕迹完好如初贤宇的攻击被其轻而易举的破了去但贤宇的面上却丝毫的震惊反而现出了玩味的笑容佛陀把贤宇的这个笑容看在眼中眉头再次皱了皱下一刻其身上原本消退的火势居然再次显现了出來毫征兆见此情景那佛陀先是一愣而后冷哼一声道:“本佛就不相信灭不了你这小小的火”其说话间周身冒出一股寒气这寒气一出整座大殿都结出了一层冰冰越來越好整座宫殿成了一座冰宫佛陀此刻也被包裹在了冰中其周身的火也被冰冻住下一刻只听咔咔一声其周身的冰尽数碎裂那些火也消失不见佛陀的声音再次响起:“哈哈哈哈……怎样逍遥贤宇你还有什么手段”在其看來贤宇不过是在耍杂技贤宇的这一手段根本 称不上是法术毫新奇之处贤宇却并不言语而是静静的看着佛陀佛陀的话语也嘎然而止因为其的周身再次被火包裹住这次佛陀彻底的愣住了其不再说话也不再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周身的火只听其口中喃喃自语道:“难道真这就是不生不灭吗与法力强弱关只是不生不灭”

    贤宇的话语也在此时响起:“不错这才是真正的不生不灭可惜朕虽说早已领悟了境界但境界与法术却有所不同如今也不过是有了小小的成就并未成什么气候不过只是这小小的一团火若是朕不将法术收回你根本就法将其弄灭此火将会一直伴随着着你当然你可以将其禁锢住但论你如何禁锢禁锢在何处火还是火不增不减论你有再大的神通也法将其消除这才是不生不灭的真正含义你如今可知晓了吗”贤宇方才那一招居然不是为了击杀对方而是要让对方知晓不生不灭的真正意义并非贤宇出了什么问題而是在其看來今日对方论如何在其手上占不到什么便宜也就不那么着急灭杀对方了佛陀闻听贤宇之言却并未言语而是用手抓了一团火凑近了些仔细观察着

    贤宇伸手对着佛陀虚空一抓佛陀身上的火尽数离开了其的身子而后回到了贤宇的手中消失不见佛陀见此却是冷笑了笑道:“少在这里装出为人师表的模样來你还不是沒有参悟大成吗接我一招吧”其说话间单手一掌打出只见数的花朵出现这些花朵很是艳丽但此刻却成了能灭杀人的存在贤宇清楚的感应到那些花朵之上蕴含了情尽的法力一朵花就能瞬间灭杀一个金身境界的存在如今冲着贤宇來的却是数朵的花

    这一击若是对着旁人或许很少有人敢硬接但贤宇却丝毫不惧怕只见其随意伸出两跟手指一朵花就被其夹住至于其余的那些花朵在靠近贤宇身子半丈处却是自觉分了开來居然沒有一朵能落在贤宇的身上贤宇手中夹着那朵花看了看而后淡淡的道:“这花不错”四个字念出其将那朵花了出去看似小小的一朵花去势也并不快但佛陀却是变了颜色因为其感觉这一刻整个天地的力量似乎都汇聚在了那一朵花上冲着其压來

    其座下的那朵莲花发出了一层蓝色的光芒将佛陀护在其中使得佛陀的身影变的模糊起來此刻佛陀与贤宇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层水幕一般佛陀的防护刚刚成形那朵看似毫攻击力的花却撞上了蓝色的水幕只见一圈圈的涟漪荡漾了蓝色的水幕之上下一刻那花朵居然穿透了水幕攻击向了佛陀的身躯佛陀见此面色又是一变在花朵击在其身上的前一刻其那自从贤宇出现后就一直沒有动过的身子却是消失不见那朵花一击打在了虚空之中那佛陀座下的莲台却轰一声爆炸了开來连丝毫痕迹都不曾留下消散了个干干净净

    沒多少工夫佛陀的身影却再次出现其依然在方才那地方只不过方才是盘膝而坐此刻却是站立在原地其面色此刻变的极为凝重或许直到此刻其才真正意识到贤宇是个多么强大的存在其盯着贤宇看了许久而后淡淡的道:“你很强真的很强你有资格做本佛的对手”其说话间身上的气势猛然增强了数倍在其的脑后出现了一圈圈黑色的光圈此刻的佛陀倒是真的有些像佛了只是佛的光圈是七彩之色其的光圈是单一的黑色

    贤宇闻听佛陀之言却微微一笑道:“是吗但朕觉得你不配做朕的对手”说话间贤宇缓缓的抬起了右手只见在其右手手心之中一座小山出现而后这小山快速的变大或者说贤宇的那只手快速的变大沒多少工夫这座山居然轰破了这座巨大的宫殿两人的战场也从宫殿之中转移到宫殿外头此刻佛陀还是沒有丝毫变化但贤宇却已化作了一个巨人只见其头顶着天脚踏地手中提着一座巨大的山峰佛陀在其的面前是那么的渺小贤宇看着佛陀淡淡的道:“让一切在这里终结吧朕送你入轮回虽说你并非伏羲天地中的人但伏羲天地的地狱同样会接受你的魂魄”说话间贤宇将手中那座大山朝着佛陀砸去这不是什么精妙的神通但在强大的修为催发之下即便是再小的神通也可发挥出巨大的力量到了贤宇如今的这个境界已需在意神通与否就像逍遥正德与天帝一拳一脚之间便可毁天灭地根本就沒有什么法器之类的外物更沒有什么华丽的招式有的只是实实在在的攻击修为到了至高的境界最强大的往往是自家本身而不是外物如逍遥正德等有谁见过其用过法宝之类的东西贤宇如今虽说还未到达那种境界但已领悟到了一些端倪故而其对付这自称佛陀的人沒有用过多的法器或是过多华丽的招式只要能击杀对手的招式就是最好的招式只说那座巨山朝着佛陀落下端的是惊天地泣鬼神这地下的所在房屋殿宇尽数化为灰烬消散在了天地之间而那自称是佛陀的存在也被贤宇压在了巨山之下

    贤宇身形一闪恢复成寻常大小那座山也随着其身形的变化而渐渐消失那巨山原本就非真实的存在而是贤宇凝聚了大量的天地之力汇聚成的一座山虽非真山但却比真山还要重伤千百倍这一压之下窥仙境界的修行者论有十个还是一百个都将被压成齑粉即便是修行境界的存在若是人数少的话也会身死道消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悬念巨山不见佛陀的身影也不见了唯一剩下的就是一朵黑色的莲花这莲花通体黑色黑的瘆人贤宇单手一招莲花便飞入了其的手掌心莲花刚落入贤宇的手掌心其的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只听一个声音从莲花内传出:“逍遥贤宇你的确是个不错的对手修为高深不愧是伏羲天地人界之主不过你莫要以为已将本佛击杀实话告诉你就在方才本佛已到了数千里之外你如今手里所拿的不过是本佛的分身罢了本佛这样的分身可说是穷尽今日不过是个小小的试探你我真正的较量还未开始逍遥贤宇你要小心了我们还有再见之时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声音分明就是那自称佛陀之人的贤宇闻听此言却并未言语而是大袖一甩一股能冰封一切的寒意将这片地下的所在冻结住论是僧人还是宫殿一切的一切都法幸免这一刻此地再丝毫的生命存在贤宇却是不理会此处的一切身形一闪下一刻却是來到了荒漠之上大袖又是一甩愿平的身影出现在了其的面前此刻愿平一脸的震惊之色好似自从见到贤宇的真身后就从未消除过如今还是这般

    贤宇见此情景却是微微一笑道:“愿平姑娘你的大仇已报了这下和你可以安心修行了”愿平闻听此言却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仍旧是说不出一个字來这一切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其和如今伏羲天地大多数人一样是听着贤宇的传说长大的贤宇在他们这代人甚至数十代修行者的心目中都是神一般的存在而此时此刻这个神就站在了其的面前其怎能不激动贤宇见此情景却是笑了笑而后转身就要离去此时愿平却动了其挡在了贤宇面前贤宇见此情景也停下了动作静静的看着跪在其面前的这个女子看其究竟是要如何

    愿平面对贤宇的目光却是连忙叩首整整叩了九个头才开口道:“小女叩见太上人皇太上人皇万福金安这些日子不知是人皇嘉林故而有失礼之处还望人皇不要怪罪小女”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哈哈一笑道:“丫头你有得罪我吗这几日与你相处的人也不是朕而是那个老道啊你起來吧朕不会怪罪你的”贤宇话音落下愿平就觉得自家身子被一股法力包裹住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子而看面前的贤宇却是丝毫的动作愿平闻听贤宇之言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其分明看到老道变成了贤宇那有怎么能说老道不是贤宇呢

    想了片刻想不出个所以然來來愿平壮着胆子开口问道:“小女愚钝不知太上人皇之意”其也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知晓贤宇的一言一行其中都蕴含着大道的真意自然会抓住机会请教贤宇自然也是这个意思其若是想要离去也早就离去了也不必在此逗留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这几日与你玩耍的老道是朕也不是朕那是朕的一个意念所化并非朕的本体在朕显现之前你所见到的并非有血有肉之人而只是朕的一个意念你所见到的自然也只能算是老道并非朕了若是你日后有这个造化修炼到朕这个境界便能知晓这其中的奥妙了”|贤宇的话语如同烙印一般一字一句刻印在了愿平的心上法抹去听了贤宇的话愿平的脸色却是苦了下來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眉毛都皱成了一团

    只听此女叹了一口气道:“修炼到您这个境界这天下间有几人能修炼到您这个境界是万能來连成仙的修行者都只有您一人我等这些小辈想修炼到您这个境界根本就不可能”其这话倒也并非假话如今修行界虽说许多人 修行者都信心满满但自认能修炼到贤宇这个境界的人却是少的可怜贤宇之所以是传说是神话那就是因为其是凡尘中至高上的存在其做到了十万年來从未有人做到过的事情至于其如今的修为天下间却人知晓

    贤宇闻听愿平之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丫头连凡人都知晓世上难事只怕有心人你修行也有几年了而且天赋惊人怎地如此消沉朕这个境界怎么了这天下间比朕境界高的也不是沒有满天的神佛修为玄妙的何止数百数千你好好修行早晚会有所成就的贤宇这话倒不是安慰对方虽说这几日是其的一个念头在与对方相处但其也看的出对方的天赋对方最多修行了十年却已修行到了金身的境界可谓是天下间少有的天才人物

    愿平闻听贤宇之言自然是连连点头称是贤宇的教诲其自然是要听的沉默了片刻其忽然开口问道:“小女斗胆问一句太上人皇您如今的修为究竟到了一个怎样的境界呢”[

    贤宇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微微一笑道:“仙帝境界”h3作者有话说h3八千字,不少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