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九十七章 变身

    -》

    话说老道与愿平入了莲教后却是勤奋的很自然勤奋的是老道愿平不过是跟在其屁股后头而已而老道的种种奇遇却是让愿平有些发蒙老道每日都会引那么一两个人入教也就是说其每日都会得到许多金丹其的这些动作自然都被莲教的人看在眼中对老道却是越发的在意老道在莲教中的地位也越发的高了对此老道自然很是欢喜如此这般数月过去老道已从最初的寻常弟子升为了领班之人其手下足足有十多个莲教弟子愿平自然也在其中其地位有了变化酬劳自然也是很多其除了每日引度人有奖赏之外即便是沒有引度一人同样会得到金丹也就是说其每日都能享受做神仙那种飘飘然之感而老道对此却并不是很满意其依然很是勤奋而且带來的人也越來越多甚至有些时候一下就会引度十多人入教信仰莲神愿平越看越是惊骇在其看來老道如今的罪孽却是越发的重了这一日其终于对老道动手了老道正朝着自家的房中走去却被人一把拉住这人自然是愿平愿平用手掐住老道的脖子老道一时间满脸通后双目瞪的很大其挣扎了半天才喊出了一句话:“杀……杀……杀人……人了”这一嗓子却是如公鸭叫喊不应说是比公鸭叫的还难听愿平见此情景却丝毫沒有放手的意思而是在老道身上摸索了一阵摸出一把剪刀來其对着虚空随意动了一下剪刀只见一道裂痕出现而后期提着老道就进入了裂痕之内下一刻两人却出现在了一树林之中见此处人愿平这才放开了抓住老道脖子的手老道却是当即倒在了地上其双目圆睁口吐白沫浑身还在不停的抽搐着那模样看起來很是可怖愿平见此却是冷哼一声往老道身上踢了两脚老道的身子却是安稳了下來不再动作

    片刻之后老道却是猛的跳了起來扯着公鸭嗓子大吼道:“你这个死妮子你是要杀人吗道爷我与你冤仇你为何要对老道下毒手”其的咆哮声越发的大了可说是歇斯底里额头青筋都爆了出來可说是愤怒到了极点只听其不断的咆哮着:“老道如今可是神教的要紧之人你不过是老道手下的一个小跟班如今居然敢谋杀上峰简直是大逆不道”愿平面对老道的咆哮却是置若罔闻看向老道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老道见对方根本不理会自家而是很不屑的看着自家身子却是不由的退后了两步却在此时愿平说话了:“你难道沒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之意吗每日都带入入那邪教而且一日多于一日你可知道一个人入了邪教就有可能让更多的人受连累你究竟是人还是畜生”愿平这一声怒吼却是用上了几分法力震荡的树叶簌簌下落林中的鸟儿等也受了惊吓老道更是不堪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不停的后退此刻其面上却满是恐怖之色

    但其沒忘了回应愿平之言只听其开口道:“那些人老道并非硬拉他们入教的而是他们自愿的这分明就是你情我愿的买卖你这人为何动怒难道你能管住天下人的腿能管住天下人的心吗”其说话间仿佛觉得是自家占了一个理字居然猛的再次跳了起來怒目圆睁的看着愿平大喝道:“你这疯子分明是老道与那些虔诚百姓之间的事情与你喝干你是何人为何要管着老道你还想管着天下人我告诉你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管不了心甘情愿”老道的脾气也上來了在其看來自家如今的地位这世上是沒有人敢对其这般礼的更何况愿平又是个女子其好歹也是个男人被一个小女子呼來喝去颜面何存[

    愿平闻听此言却是冷哼一声道:“你还振振有词那哪里是什么神教分明就是个害人的邪教你自家堕落沒人说你如今却又來祸害这般多的百姓还是出家人你这是犯了死罪”说话间愿平身后的剑却是猛的出鞘下一刻就横在了老道与愿平之间剑尖儿直指老道老道见此却是连连后退谁知沒退几步就靠在了一棵大树上而此时剑尖儿却指住了其的眉心老道面色便的苍白浑身再次开始打起了哆嗦其此刻惧怕比都快哭出來了

    就在此时老道却是开口说话了其咋呼道:“你这个小妮子却是为何这般痛恨神教”

    愿平闻听此言身子却是不由的一震老道闭着眼耳边却传來了愿平的话语声:“我本是飞扬宗一个剑修却并非父母之人数月前下山回家探望爹娘却发现他们都入了神教起初我只当是个寻常宗教也沒在意谁知第二人爹娘就千方百计的说服我入神教我自然是不肯答应谁知爹娘见此既然以死相逼最终爹爹更是告诉我如不能拉新人入教的话那他们就得不到神丹得不到神丹就会十分的难受而且当时家母已然有些难受了我见此情景却说要仔细想想爹爹便应了我沒在枪毙我入神教哪里知道就在此时家母居然发狂似得要拉我入神教说要是我不入就要将我打死我当时也有了些怒意与父母争吵了起來最终父母居然真的对我动手了我从小便是家中独女父母对我也是十分的疼爱更是舍不得大骂我我自然不敢与父母动手只能四处躲避哪里知道父母越发的愤怒却是怎么也打不住我最终居然双双倒地身亡了父母如此这般离奇的死去我心中悲痛之余自然是觉得奇怪的很想來想去症结都在这神教身上你倒是说说我不杀这邪魔我杀谁”愿平说话间杏眼中满是泪水但更多的却是恨意老道闻听此言却是愣在了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愿平此时却收回了手中的飞剑而后就地坐在了地上居然不再去理会那个疯癫的老道其心中已打定了主意这几人就要将整个莲教覆灭其发觉莲教上下普遍的修为并不高而其的修为如今也是金身境界后阶在修行界也是能做些事情的人物了自然不惧怕纵然对方又隐藏的高手但只要是能为父母报仇其他的其倒是不在乎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了却在此时那老道坐在了愿平的对面但其并未说话而是盯着愿平看了许久许久在发呆愿平见此情景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但其却是沒有开口骂对方其对老道彻底失望了原先其以为老道是在装疯卖傻为的就是混入莲教内部从而一举击杀此门派中的头目但如今看來这老道不过就是个疯癫之人一心想做神仙为了这个其还不停的祸害凡尘百姓

    就在此时老道却开口说话了:“小妮子道爷我还是劝你一句吧神教根本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神教的后面有更强大的存在你如此做不过是寻死而已老道我如今是神教中的红人一些事情自然是知晓的清清楚楚此刻神教内就有那个强大的所在中人坐镇你根本不成你啊我看你还是好好的修行去吧若是有一日你能修成至高道术到那时再來吧嘿嘿不过我看你这小妮子是沒什么希望姐了你最好是躲在门派里别出來哈哈哈哈”老道说话间却是一把夺过愿平手中的剪刀剪开虚空遍跳了进去愿平见此情景先是一愣而后也跟了进去其放弃了动手的念头但其并未放弃报仇因为其从老道的口子得知莲教根本就不是真正害死其爹娘的凶手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既然如此其的计划就要一步步的改变接下來的日子里老道依然是忙碌不堪其带回來的人也越发的多了最终每天最少能带回五十人來这自然引起了莲教的关注这一日当初那个接老道到此处的男子寻到了老道

    “徒儿你这几个月來做的很好为师的很是欣慰你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吧为师的定然会满足你的要求的”那男子坐在了老道的对面淡淡的说着其话语中呆带着浓浓的高傲之意老道此刻就规规矩矩的站在了男子的身前负手而立卡那模样却是极为恭敬

    听了男子的话老道欢喜的道:“若是果真如此那徒儿倒是有个不情之请师尊曾经说过在咱们莲教派的背后还有更要紧的存在若是师尊能替弟子引一二那弟子自然感激不尽”男子闻听此言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老道见此眼珠一转连忙接着道:“弟子的能力想必师尊您老人家是知晓的若是弟子能在后面那个大人物身上得了好处回头定然会孝敬师尊的而且若是弟子做的好师尊在哪大人物面前也有脸面地位说不准还会提高许多如此一箭双雕之事相信师尊这等聪明人不会不愿意做吧嘿嘿嘿嘿……”随着老道的话语那男子的眉头却是舒展了开來其盯着老道看了片刻嘴角却是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三日后荒漠之上的虚空中某一处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从其中走了出來在其的身后跟着老道还有就是愿平男子自然是要带着老道去见一见自家背后婆萨门了愿平之所以跟随是老道说愿平是其的一个得意的根本也是极为精明的人物会办事男子这才让愿平跟着三人落到荒漠之上男子看了老道一眼笑了笑道:“徒儿你是极为聪明的人若是真的得到了上峰的在意将來的好处可要记得师尊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啊”其自然是被老道的话说动了心思否则的话如此机密的地方其又怎会让老道与愿平知晓

    老道闻听此言自然是连连点头称是只听其笑了笑道:“这个自然若是徒儿得了好处六分是师尊的徒儿只留四分”青年听了老道的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心里却是颇为得意在其想來这是其的运气到了当日不过是想给自家拉个心人却不想却拉到了摇钱树其的目光又转到了愿平身上愿平见此情景心中冷哼一声嘴上却也说着同样的话语同时其看向其身旁老道的目光也变的更加怪异了起來这一切的事情仿佛都进行的太过顺利了

    青年见两人都这般识趣便不再多言当即口中念出了一段法咒三人脚下却出现了一个六角形其上密麻麻好似有许多的图案可还沒等老道与愿平看清那些图案三人面前的景象却是一变在三人面前偶读是一个空旷的所在有许多的和尚來回走动着这些和尚一个个的都赤着脚并未穿鞋见三人到此也沒人上來打招呼老道见此情景面上满是惊讶之色似乎对这一切极为好奇一般不仅是他愿平也是如此最终两人的目光放在正前方那座巨大的宫殿之上白衣男子似乎对这一切都很是熟悉并未太过惊讶而是很自然的领着两人超那巨大的殿宇楼台走去那楼台看似离的很近其实距离很远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到地方

    三人面前是一扇巨大的门足足有十多丈高门口两边分别站着两个和尚虽说是和尚但这两人一点也不随和看起來甚至有些凶神恶煞的模样其中一个上前來问三人道:“钱万山这还沒到训话的时候你怎么就來了呢”说话间其看了看老道两人而后接着问道:“这两人是何人啊你不知道此处是佛门圣地不得让凡尘之人随意进出的吗难道你想下地狱”其说话间面上满是冷笑梗 不像个和尚了可说其除了剃光了头沒什么地方像和尚了那叫钱万山的白衣女子闻听此言连连对那和尚作揖并说明了三人的來意那和尚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老道两人脸上的凶神恶煞之色却是少了几分想必是信了钱万山之言

    只听那和尚嘿嘿一笑道:“原來如此既然这样那你就带他们二人进去吧佛陀对这等能干的人总很喜欢会亲自召见的但若是他们两个不是如你所说的那么能干这两人的小命可就沒了嘿嘿嘿……”这僧人看了看老道两人再次发出了极为阴森的笑声论是老道还是愿平此刻心中都有些发毛心说和尚还有这模样的倒是稀奇的很啊就在两人愣神间钱万山却已走进了大门两人见此情景自然是快步跟了上去不愿意再多看那和尚一眼

    进入大门两人所见都是些亭台楼阁很难想象地下会有那么一个所在简直可说是另一个虚空即便愿平是抱着复仇的心思此刻也不由的被这些建筑吸引了心神老道也是如此东看看西看看口中还时不时的发出赞叹:“啧啧啧……瞧瞧这真是神仙住的地方啊比那些凡尘中的道观庙宇之类的实在是好了太多太多了我要成仙了我真的药成仙了”如此这般走着两人很快跟随钱万山來到一座大殿跟前老道见此情景却是呆在了原地只见前方这座大殿却是飘飞在虚空中下方离地足足有十余丈下方甚至还有和尚走动

    钱万山见此情景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道见此眼珠一转也跟着跪在了地上至于愿平虽说不情愿但也跟着跪了下來只听钱万山恭敬的道:“我佛弟子今日斗胆带了两个虔诚的信徒來见我佛”说话间其看向了老道而后开口接着道:“这是弟子的一个弟子其入门数月间便度化了数百人可谓是诚心诚意另一个虽说少了些但也足足有百人了都是信徒中的佼佼者故而今日特地带來让我佛点化一番省的埋沒了人才”说罢其便将头深深埋在了地上看看的出极为恭敬一时间四周变的极为安静沒有丝毫的声响

    却在此时一个声音响了起來:“就是这两个人吗当真如此的能干吗对本佛也很诚心”三人闻听此言却是不由的抬起头來却见面前的景象再次发生了变化此刻三人身在一间大殿之内前方是一个巨大的莲台其上盘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光头男子这光头男子嘴唇漆黑看上去极为妖异方才说话的人自然就是他了却听其接着道:“既然如此就让本佛看看他们二人究竟有多么的虔诚”说话间这自称本佛的和尚双目中射出两道黑光分别射入了老道与愿平的体内三个呼吸的工夫光芒便散去了而后那和尚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的确是比的虔诚既然如此那今后就留在本佛身边做个随从吧平日事之时也要度化些人”钱万山闻听此言心中一阵狂喜其真是沒想到自己真的做了一件面上有光的事此刻其心中自然是极为欢喜的想到老道与愿平跟在佛陀身边这好处自然是少不了的他二人有了好处自然也会有自家的好处那以后自家在莲教中的地位也会高上许多好日子就要到了念想间其面上泛起了一丝笑容但就在此时一变却生一层金光照的其睁不开双眼其直觉自家好似成了瞎子双目生疼目中除了一片金光什么也看不到沒多少工夫其发觉自家不光是双目法看到东西就连体内的法力也法流动好似被冻结其大骇

    却在此时那佛陀的声音响起:“你是何人到此地來所谓何事”这话语是那么的平淡

    接着一个声音就传了出來:“朕乃逍遥皇朝太上人皇逍遥贤宇今日到此就是为了铲除你这个老魔头的”这声音也是平淡奇但话语中却透着那么一股霸绝天下的气质与威压此时愿平看着自家身边老道已不见了踪影却是站立着一股身穿白衣手拿一柄折扇样貌风尘如玉的男子这男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出尘之意如那天上的仙人一般灵动愿平此刻愣住了尤其是方才听这个男子报上了自家的名号逍遥皇朝太上人皇逍遥贤宇这几个字如惊雷一般在其脑中炸响逍遥贤宇是何许人也这天下间自然是人不知人不晓

    不错跟愿平在一起呆了书日的老道却正是贤宇其看着莲台上的和尚开口接着淡淡的道:“说起來你的藏匿手段也的确很是精妙朕也寻不到究竟是在何处只听人说神教圣地在荒漠之中这才变化了身形到了此地如今终于寻到了尔等的老巢正好将尔等一句灭杀”其这话语同样是淡然比沒有丝毫的杀意但却沒有人会怀疑其的决心沒人会怀疑逍遥贤宇说出的话这近万年來逍遥贤宇四个子便是传奇说出的话便是玉言一不成

    坐在莲台上自称佛陀的和尚仔细打量了贤宇一番眉头微微皱起只听其淡淡的道:“不错你的确很少强大要对付你即便对本佛來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你莫非以为你是本佛的对手吗你不要忘了你此刻可是身在本佛的地界凡尘中有句话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你不会沒听过吧”其虽说皱眉但言语间却丝毫的惧怕之意就好似贤宇对其而言也不过是个小麻烦而言根本算不上多大的事情其说的也是实情贤宇此刻的确是虎穴之中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用折扇敲了敲其的手掌而后用一种极为轻松的语气道:“巧的很朕最喜欢做的就是虎穴中杀虎蛇穴中灭蛇今日论你是虎还是蛇都逃不过朕的手掌心”h3作者有话说h3二合一六千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